• 第3章:老村长的村规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10本章字数:2567字

    “吴书记,你这脸色咋变了啊?是心里虚吗?”见吴仁兴拉着脸不表态,万素贞立马又添油加醋地说了这么一句。

    “哪个龟儿子才心虚!”吴仁兴骂道。

    骂完之后,吴仁兴清了清嗓子,然后补充道:“我和佘桂花是表亲,在血缘上,还是有一些关系的。丫丫是佘桂花的亲骨肉,自然有一半血脉是佘桂花的。我吴仁兴行得正,坐得端,照说配合一下,做个滴血认亲,那是没得啥子的,我也是乐于配合的。但是,因为我和佘桂花的血液,毕竟有一部分是相同的,所以我怕让我来做这个滴血认亲,会对结果产生干扰。”

    吴仁兴说的这个是事实,他妈和佘桂花她爹是亲兄妹,所以他和佘桂花,也确实是表姊妹关系。

    “滴血认亲,只有亲骨肉的血才会融合,不要说表兄表妹,就算是亲兄妹的血,都是融不到一起的。吴书记你现在来扯表兄表妹,是不是怕滴了血,亲上加亲啊?”我之前对于万素贞这种翻空话,爱挑事的泼辣村妇,是没有一丝好感的。不过现在,我看她的眼神,简直比看我亲姐姐都还要亲。

    “老子没做那些事,老子不得怕!”吴仁兴的脸都给气白了。

    “不怕你就滴血啊?”在挑事的时候,万素贞从来都是仗义执言的。

    “要不是老子怎么说?”

    “你想怎么说?莫非你睡了你表妹还不够,还打起了我的主意?”

    在打嘴仗这种事上,男人一般都不是女人的对手,尤其是万素贞这样的女人。万素贞一句话,就把吴仁兴的嘴给堵住了,让吴仁兴那张脸给憋得红一半白一半的,半个响屁都放不出来。

    “老子滴!”吴仁兴妥协了。

    一碗清澈的井水,放在了桌子正中央。气呼呼的吴仁兴针都没有用,直接用嘴咬破了手指,滴了一滴血在左侧。

    此时的我,心里是比较放松的。因此,我慢悠悠地拿起了一根绣花针,在指尖上刺了一下,滴了一滴血在右侧。

    我和吴仁兴的血,都已经滴进去了,这一下,该轮到丫丫滴血了。

    一言不发的佘桂花,取了一根新的绣花针,在丫丫的手指头上扎了一下,一滴鲜红的血液冒了出来。

    丫丫没哭,之前被绣花针扎的时候,她也没哭。正常的婴儿,在被针扎了之后,不哭得歇斯底里的就不错了,这丫丫居然一点儿都没哭。

    佘桂花挤了一下丫丫的手指头,把那滴血滴在了两滴血的正中间。丫丫的那滴血,刚一滴进水里,便开始慢慢的向着右侧移动了起来。最后,丫丫的这滴血,和我的那滴血融为了一体,变成了一大滴血。

    “你还有什么说的?”吴仁兴这话既是在对我说,也是在对万素贞说。

    “秦泣,你可以不认我,但丫丫是你的亲骨肉,你必须得认。老太婆我也活不到好久了,在我走了后,你不能不管丫丫。”佘桂花用乞求的眼神看着我,很可怜地说道。

    “男子八叉的,一个钉子一个眼,承诺过的话就得认账。在滴血认亲之前,秦泣你是承诺了的,要丫丫是你的娃儿,你就得明媒正娶把佘桂花娶过门,就算她走了,在丫丫成人之前,你也不能再娶。佘桂花是个孤老太婆,没亲人,没娘家,我们幺店子村就是佘桂花的娘家,我们幺店子村的人,全都是她的娘家人。有我们这些娘家人在,你休想欺负她!搞大了她的肚子,她还给你生了娃儿,你必须得对她负责,对丫丫负责。”万素贞调转了枪口,对准了我。

    刚才我还把万素贞当成亲姐姐一般看待,这一转眼的功夫,她这亲姐姐就跟我翻脸了,还把矛头对准了我。看来,姐姐什么的,真是不能乱认的啊!

    “你怎么说?”吴仁兴走到了我面前,用手重重地在我的肩膀上拍了一下。

    “孩子不是我的,我没做过!”我吼了起来。

    “哇……”

    丫丫哭了,不知道是不是被我吓哭的,反正她一边哇哇大哭,一边用泪汪汪的小眼神看着我。

    “不是你的,不是你的娃儿为啥子一听到你说不认她就开始哭?”万素贞一只手叉着腰,一只手指着我的鼻子训斥道:“像你这种亲生骨肉都不认的老汉,就该甩到野鬼坡去喂野鬼!”

    野鬼坡我知道,就是一个野坟坡,那是一片槐树林,里面有好几十个野坟。那些野坟大都是上百年的老坟,坟里埋的是谁,没有人知道。当然,清明的时候,也没人去那里上坟。

    本来那片槐树林是没有名字的,也不知什么时候,那里有了闹鬼的传闻,便有了野鬼坡这么一个名字。

    甩到野鬼坡去喂鬼,是幺店子村的老村长立下的村规。凡是在幺店子村做了恶事的人,都会被五花大绑地绑在野鬼坡的那颗歪脖子大槐树上。绑的具体天数,需根据作恶时情节的轻重来判定,最少一天,最多十天。之所以最多只有十天,那是因为按照老祖宗的说法,人一共有三魂七魄,而野鬼坡的野鬼,一夜只会夺被绑之人的一魂或者一魄。因此,要是谁被绑了十天,他的三魂七魄全都会被野鬼夺去。三魂七魄都没了,人自然就活不成了,所以也没必要继续绑下去了。

    对于鬼这种东西,受过不入流的高等教育的我,自然是不会信的。所以,万素贞威胁我说把我甩到野鬼坡去喂野鬼,我一点儿都不感到害怕。

    “你要是不同意娶佘桂花为妻,今晚就把你绑到野鬼坡去喂野鬼。”吴仁兴这个幺店子村最有见识的人,居然也用这话来威胁我。

    我这人,向来是吃软不吃硬的,而且这事,不管是软,还是硬,我都不能吃。考上村官的时候,我爸妈都高兴的不得了,说我踏进了公门,有出息了,当官了。本来我在幺店子村瞎混日子,一年都没个长进,就已经没脸面对他们了,要我还娶一个老太婆回去当他们的儿媳妇,还生了个孩子,我爸妈就算不把我打死,也得被我活活气死。

    在吴仁兴和万素贞的煽动下,村民们一个个都是群情激奋的。那佘桂花,只是在一旁,默默地哄着孩子,一句话都没有说。

    我绝对不能答应娶佘桂花,但为了不引起公愤,我也不能拒绝。因此,此时的我,只能保持沉默。

    “你以为你不说话就能把这事给搪塞过去吗?”吴仁兴瞪了我一眼,然后看了看天。

    “吴书记,天都要黑了,要不我们先把这良心遭狗吃了的绑了甩到野鬼坡去,让他在那里好好想一夜,也让他晓得锅儿是铁打的,不得是泥巴烧的。”万素贞在那里出起了馊主意。

    虽然我很想回万素贞一句砂锅就是泥巴烧的,但我还是忍住了。虽然我扪心自问,没有对佘桂花做过任何对不起良心的事,但在一大群不明真相,已经被煽动成了佘桂花娘家人的村民们面前,我还是不说话,继续装孙子比较明智。

    见我半天不说话,吴仁兴便挥了一下手,说:“去拿麻绳来,今晚就让野鬼坡的野鬼,好好教教让这没良心的狗东西怎么做人!”

    村民们都是庄稼汉子,一个个的力气都很大,而且他们现在是几十个对付我一个,我要在这时候反抗,绝对是个傻逼。

    我的钥匙扣上挂着一把水果刀,村民们把我绑了,甩到野鬼坡之后,肯定不会留人在那里守着。到时候,我就想办法用水果刀把绑我的绳子割断,然后跑出去求救。大不了,这村官我不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