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那道符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11本章字数:2514字

    虽然曾申先说的这番话是经不起推敲的,但跟神棍鬼扯,我是扯不赢的。所以,我没有继续跟他鬼扯,而是直接问他,说这么大一堆,到底是想让我这个系铃人怎么解铃。

    曾申先说,要想收了那野鬼,他需要在野鬼坡布个阵,让我作诱饵。为了避免我在作诱饵的时候受到伤害,曾申先给了我一道符,让我揣在兜里。说只要有那道符在,野鬼坡的那只野鬼,是伤不到我的。

    在吴仁兴的带领下,我们一大群人来到了野鬼坡,曾申先所谓的布阵,其实就是在那颗大槐树附近,插些小黄旗。

    插完之后,曾申先告诉我说,天黑之后,我需要一个人待在那小黄旗围成的圈里。他还特别提醒我,兜里的那道符,一定不能搞丢了,要不然,那野鬼定会夺了我的魂,吃了我的魄什么的。

    就在曾申先布阵的时候,佘桂花走到了我的身边,她笑声跟我说,让我把那道符给她。她说那道符不是用来保我的命的,是用来催我的命的,我要不听她的,保管活不过今夜。

    佘桂花和吴仁兴本就不盯对,曾申先又是吴仁兴请来的,所以,佘桂花找我要那道符,想要坏曾申先的事儿,这也是可以理解的。

    这些神神鬼鬼的事,他们信,但我不信。佘桂花毕竟是帮过我的,所以,她找我要符,我并没有拒绝,而是悄悄地把那道符拿给了她。

    曾申先那边忙完,天已经有些黑了。曾申先说,除了我之外,不能留任何人在这里,要不然那野鬼不会来。说完,他就让吴仁兴带着村民们回村去了。

    至于曾申先那家伙,他没有跟着吴仁兴他们回村,也没有说去哪儿。不过,在吴仁兴他们走后,他也走了。在离开之前,他还告诉我,让我不要害怕,说他给我的那道符是能保护我的,还说什么他就在附近,只要那野鬼一出现,他立马就能赶来。

    所有人都走了,就剩下了我一个,傻逼的站在那颗大槐树底下。我特地抬头看了看,这槐树上是没有槐花的,一串都没有。

    虽说正值盛夏,但大晚上的,在这到处是野坟的野鬼坡站着,不管是从心里的感受,还是从生理的感受来说,都有那么一些凉飕飕的。

    起风了,槐树的叶子,被吹得哗哗的响了起来。我抬头一看,立马就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刚才明明一串槐花都没有,怎么这风一吹,这大槐树的枝头,就挂满了槐花了啊?

    我一定是眼花了,我赶紧揉了揉眼睛。可是,无论我怎么揉,那槐花都还在,而且还在不断的往下落,很快就把整片地,都铺得雪白雪白的了。

    有脚步声,我的身后有脚步声传来,我想扭过头看,可是我的脖子,就像是被定住了一样,居然转不动。脖子都动弹不得,我的身子,自然就更是动不了了啊!

    “蹬!蹬!蹬!”

    脚步声近了,我的后背冒起了冷汗,有一个黑影,向着我压了过来。那东西此时就在我的身后,他是有影子的,因为,此时我的影子,已经被他的影子给遮住了。

    我想喊,可是我的嘴巴张得老大,却一点儿声音都发不出来。

    “哗啦!哗啦!”我身后的那些,曾申先插的小黄旗,被那东西踢飞了起来,凌乱的落到了地上。

    在踢完了我背后的小黄旗之后,一双大手,落到了我的肩膀上。然后,那双大手将我的身子转了半圈,让我掉了个头。

    “哗啦!哗啦!”那家伙又在那里踢起了我身后的小黄旗。

    在把所有的小黄旗都踢完之后,那家伙在我的肩膀上拍了拍,然后就走了。

    那家伙的脚步声,慢慢地远了。此时,我用力的一转,咔嚓一声,我的脖子扭着了,不过,我能转过头了。

    前面有个背影,是男人的背影,那男人穿着一身寿衣。

    “别装神弄鬼的,你到底是谁?”我吼了出来,不过在吼完之后,我的嗓子传来了撕裂的疼痛。

    这时候,突然起了一股子大风,迎面向我吹了过来,把沙子吹进了我的眼睛。沙子进了眼睛,我必须得把眼睛闭上,然后揉啊!

    我闭上眼睛揉了一会儿,在睁开的时候,不仅一树的槐花没了,地上的槐花也没了。身边那原本是围成一个圈的小黄旗,凌乱的散落在了地上。不过,看上去它们并不是被人给踢翻的,而是被大风给刮成这样子的。

    “怎么回事?”曾申先气冲冲地提着桃木剑冲了出来,指着我的鼻子问道。

    “你还好意思问我怎么回事?我还想问问你怎么回事呢?你说要摆阵捉鬼,刚才鬼来了,差点儿都把我吓得尿了裤子了,可是你呢,躲哪儿去了?”我说。

    “你是故意的,故意把我给你的那道符丢了,你跟那恶鬼是一伙的!要不然,他刚才为什么只是破了我的阵,却没有伤你!”曾申先用手抓着我的衣领,对着我质问道。

    “你才跟恶鬼是一伙的!”我一把推开了曾申先,然后说:“装神弄鬼,招摇撞骗,你以为你这假道士真神棍骗得过村民,就骗得过我啊!”

    说完之后,我也没有再搭理那曾申先,而是迈着步子走了。

    我刚一走出野鬼坡,便看到前面出现了一个黑影。难道这就是那装神弄鬼的家伙?我想都没想,赶紧小跑着追了过去。那黑影似乎也发现了我,他一个闪身,躲进了旁边的树林里。

    管它是真鬼还是假鬼,今天我一定得把他给捉住。

    我追进了树林,刚一钻进去,我就看到了一个老太婆。那老太婆不是佘桂花,还能是谁。

    佘桂花穿着跟我成亲那天穿的那身嫁衣,蹲在地上,在那里烧纸钱。

    “你来了?”佘桂花抬起头,很淡然地对着我说道。

    “是你搞的鬼?”我问。

    “我不是在搞鬼,我是在救你。”佘桂花说。

    “救我?你为什么要救我,难道就因为我是你所谓的男人?”佘桂花肯定是在说谎,因此我的语气并不是那么的客气。

    “要不是因为你是我女儿她爹,你是死是活,都跟我没关系,我才懒得冒险管你呢!”佘桂花在说这句假得不能再假的假话的时候,是一副很认真的语气,就好像我真的是丫丫的亲爹似的。

    “你这么装神弄鬼,到底是想要做什么?”我问。

    “你可以不相信世上有鬼,但鬼是真实存在的。刚才你是不是看到了那原本没有槐花的大槐树,一下子就开满了槐花,然后一下子那些槐花又都没了。你觉得,那是装神弄鬼能弄得出来的吗?”佘桂花说。

    “这么说,刚才那个穿寿衣的家伙,是鬼啰?”我还是不相信佘桂花说的。

    “你看到他了?”佘桂花叹了口气,然后用低沉的语气说:“鬼是看不得的,没道行的人,只要是见到了鬼,都得死。”

    “既然你说那是鬼,那你干吗从我这里拿走那道符,坏了曾申先的阵,不让把他把鬼给收了啊?”

    “曾申先那两把刷子,治不了那鬼的。你要是留着那道符,那鬼就会感受到你身上的敌意。鬼感受到了你的敌意,你觉得你还能活吗?吴仁兴找个没多少真本事的道士来收鬼,与其是说他想把那鬼给收了,还不如说他是想把那鬼给彻底激怒!”佘桂花说。

    “吴仁兴为什么要这么做?”我问。

    “他不是好人。”佘桂花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