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万素贞失踪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11本章字数:2567字

    我指了指牛栏屋的方向,说刚才莽娃去牛栏屋找我了。吴仁兴在听完我的叙述之后,立马就组织了几个村民,让他们拿着家伙,由我带着队,向着牛栏屋那边找去了。

    我们找了一路,不仅把牛栏屋里面翻了个底儿朝天,还把牛栏屋附近能找的地方都找了,可是连莽娃的一根头发丝,都没能找到。

    莽娃不见了,刘仁清问我是不是看花眼了。我指了指牛栏屋地上那根被我砸瘸了一条腿的凳子,很肯定地说没有。

    莽娃尸体失踪,本就是一件很蹊跷的事,现在,他又在大晚上跑出来了,而且还是来找我的。这个,不要说村民们了,就连我自己都知道,他多半是跑来找我报仇的。

    刘仁清问我莽娃究竟是个活人,还是尸体?对于这个问题,我说不太清楚。那莽娃穿的是寿衣,而且脸色卡白,还是浮肿着的,甚至身上还有尸臭,看上去很像是一具尸体。但是,他在活动的时候,给我的感觉,更像是一个活人。

    我有些怀疑,莽娃根本就没有死,他只是诈死,把自己伪装成了僵尸,想用这种手段,把我的小命给害了。至于他为什么要害我的小命,或许就是因为他误会了,以为我把他老婆给睡了。

    夺妻之恨跟杀父之仇是一样的,确实是值得拼命的。

    那夜在野鬼坡,我也看到了一个穿寿衣的家伙,虽然当时我只看到一个背影,但我还是可以确定,那家伙穿的那身寿衣,跟莽娃穿的这身是一样的。

    在野鬼坡的时候,我整个人都被定住了,要那家伙是莽娃,他完全可以直接要了我的命。可是,那天他只是把那些小黄旗给踢飞了,别的什么都没干。莫非,佘桂花没有骗我,当时是她救了我?是因为有她在,所以莽娃才没有下手。

    佘桂花在把丫丫交给我的时候,还特别叮嘱说,不要把她出门的事说出去,要不然有人会害我。她在说这话的时候,不像是在开玩笑。

    除了能在七十岁的时候生个孩子出来之外,我也没看出佘桂花有什么过人的本事啊?为什么她就那么有自信,说只要她在,那想害我的人就不敢害我?

    这一次,莽娃来偷袭我。跑出来之后,我扯着嗓子那么一吼,他就消失了。莫非,他是怕我把佘桂花给叫出来了?

    幺店子村的这档子事,我是越开越看不懂了。

    吴仁兴带着村民,把整个幺店子村都找了个遍,也没能找到莽娃。最后,他说不管那莽娃是真起尸,还是假起尸,都得把曾申先请来看了才知道。这一次,因为莽娃是来找我的麻烦的,所以给曾申先的红包,需要我来包。

    当村官的收入不高,一个月只有一千多块钱,不过,在这深山老林的小山村,就算拿着钱,也花不怎么出去。所以,当了一年多村官的我,还是存了七八千块钱的。

    第二天上午,吴仁兴就把那曾申先给请到村里来了。因为吴仁兴是提前吩咐了的,所以红包什么的,我提前就准备好了。

    虽然我有七八千的存款,但我每月的工资,也就只有一千多块钱。再则,对于曾申先这种招摇撞骗的神棍,我本就没什么好感,因此,在包红包的时候,出于恶作剧,我就只包了二十块钱。

    曾申先一到,我便把红包递给了他。他接过之后,用手轻轻地捏了一下,捏完他的脸立马就拉了下来。

    “道长是方外之人,再则我也是个穷人,虽然这礼有些轻,但情谊还是非常重的。”我笑呵呵地说。

    钱再少也是钱啊!曾申先没有拒绝我的红包,而是直接把它揣进了兜里。曾申先在牛栏屋里转了一圈,转完之后,他的脸色,立马就变得十分凝重了。

    “死不瞑目啊!死不瞑目!”曾申先怪模怪样的,在那里仰天长叹了一句。

    “道长,有什么话,你直说吧!”从曾申先的反应来看,似乎事情有些严重,因此,吴仁兴有些着急了。

    “哎!”曾申先叹了口气,然后从兜里把刚才我给他的那个红包摸了出来,拍到了吴仁兴的手上,说:“这份情谊太重,我这肩膀担不起,你还是另请高明吧!”

    曾申先这老神棍,我给他二十块钱的红包他又不亏,他居然还这样来暗算我。他这么一搞,在场的人不全都知道,曾申先不出手,是因为我红包给得太没诚意了吗?

    “秦泣,你好歹也是城里来的,怎么比咱们农村人还小气啊?”吴仁兴很生气地看着我,说。

    “我每个月就那么一点儿工资,吴书记你又不是不知道。再说,这种招摇撞骗的老神棍,我给他二十块钱,已经是很不错的了。要知道,一般的乞丐,我都是一毛两毛的给的。”曾申先都不给我面子,我干吗给他啊?

    一个老神棍,在我面前摆谱,分明就是给脸不要脸嘛!

    “心诚则灵,心不诚则不灵。这位小兄弟不信我,是他与我无缘,吴书记你也别往心里去。世间万事,皆讲究个因果,因是这位小兄弟种下的,果自然得他自己摘。至于幺店子村的其他人,只要不主动牵扯进去,是不会受到什么影响的。”说完这通屁话之后,曾申先就大摇大摆地走了。

    “莽娃的老婆是你睡的,他虽然是摔死的,但也是在追打你的时候出的意外。他死不瞑目,跑来找你,我帮忙去把曾申先请来,你却不识好歹,把人给气走了。从今天开始,你的事,我不会再管了,幺店子村的村民们,也不会再管了。那莽娃晚上来取你的性命,你就算再怎么喊,我们都不会出来了,你自己好自为之吧!”吴仁兴说。

    吴仁兴走了,村民们也走了,看样子,他们是不准备搭理我了。

    下午的时候,我抱着丫丫在村里瞎转悠,村民们见到我,就像是见到了瘟神一样,一个个都躲得远远的,就好像离我稍微近那么一点儿,就会招惹到那死不瞑目的莽娃似的。

    这天晚上,并没有发生什么异常情况。不过,在第二天的时候,村里又出事了。这一次,出事的是万素贞,她不见了,不知道去哪儿了。

    吴仁兴让大家分头去找,可是找了半天,也没人找到万素贞的下落。

    虽然村民们不搭理我,但万素贞失踪了,我不知道也就罢了,这知道了,再怎么也得搭把力啊!因此,我抱着丫丫,在村子里瞎转悠了起来,一边转,一边喊万素贞的名字。

    “爸爸!”丫丫突然叫了我一声,然后用她的小手指,向着西边指了指。

    野鬼坡就在西边,所有的怪事都是从我被绑到了野鬼坡之后开始的,丫丫现在用小手指西边,莫非是想说,万素贞在野鬼坡。

    “丫丫,你是不是想说,万素贞是在野鬼坡的啊?”我问。丫丫虽然会说话,但她只会说两个字,那就是‘爸爸’,不过,她听得懂我说话,还会用眨一下眼睛和眨两下眼睛来表达对或者不对。

    丫丫眨了一下她的小眼睛,这是我说对了的意思。

    之前我确实不信鬼,不过现在,我到底信不信,自己都不知道。反正,在经历了这些乱七八糟的事之后,对于鬼神之说,我不会再像以前一样嗤之以鼻了。

    村民们在找万素贞的时候,都是在村子附近找,没有人往野鬼坡那边去。我还听说,婴儿的眼睛,能看到大人看不到的东西。丫丫给我指路,说不定是她看到了什么。所以,我决定把万素贞可能在野鬼坡的消息,告诉吴仁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