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章:上吊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11本章字数:2512字

    虽然曾申先那事儿让吴仁兴有那么一些生气,但万素贞失踪毕竟是一件大事。所以,在我跟他说了万素贞很可能在野鬼坡之后,他直接就招呼村民们,往野鬼坡去了。

    万素贞在野鬼坡,这是丫丫说的,她说得准不准,我还是比较好奇的。因此,在吴仁兴带着村民们前去的时候,我自然跟在了后面。

    万素贞死了,她穿着一条麻布做的裙子,吊死在了那颗歪脖子大槐树上。这颗歪脖子树有十来米高,万素贞的脚,离地至少有四五米。反正,这看上去,不像是她自己上吊死的。

    我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这颗歪脖子大槐树,并没有人爬过的痕迹,不像是有人把万素贞给吊上去的。挂在万素贞脖子上的是一根麻绳,跟曾经挂在我脖子上的那根是一样的。

    野鬼坡这地儿本来就邪乎,而且万素贞又死得这么诡异,村民们立马就在下面议论开了。在议论了半天之后,村民么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万素贞是被莽娃害死的。

    万素贞红杏出墙,跟我这个野男人上床,被莽娃捉了奸。在追我的时候,莽娃意外摔死了。所以,莽娃的这条命债,不仅有我的份,还有万素贞的份。

    既然万素贞是莽娃害死的,那么,她就算是死得再诡异,那都是解释得通的。毕竟,莽娃现在,要么是鬼,要么是僵尸。不管是僵尸,还是鬼,杀人的方法,都是很诡异的。

    照说,万素贞都死了,还是吊死的,算得上是死于非命,村民们应该及时把她的尸体放下来。可是,因为这是在野鬼坡,而且这人又很可能是被鬼给害死的,所以村民们都不敢去放万素贞的尸体。

    “要不是你这个野男人,万素贞也不至于落得这个下场,她又没个后人,男人也死了,所以她的尸,得你去收。”朱开慧这个平时和万素贞打得十分火热的二号长舌妇,对着我说了这么一句。

    她这话一说完,村民们自然就看向了我。虽然万素贞的死,真的跟我没有太大的关系,但我这心里,还是有那么一点儿内疚的。再说,这大白天的,哪有什么鬼啊?有什么好怕的?

    “我收就我收,不过你得帮我抱着丫丫,这样我才能腾出手来爬树,上去把万素贞给放下来。”我把丫丫递给了朱开慧。

    可是,在朱开慧的手刚碰到丫丫的时候,丫丫就在那里嚎啕大哭了起来,她还用小手死死地拽着我的衣袖,不肯松开。

    丫丫这孩子不怕生啊!在佘桂花坐月子的时候,抱过她的人不少啊!那时候,不管谁抱她,她都没哭过。今天,她这是怎么了?

    “万素贞的尸体不忙取,我还是去找曾申先来看看!另外,现在是文明社会了,鬼神那一套,就算是有,也不能说。所以,吴彪你去一趟乡里,到派出所去报个案。其余的人,留几个在这里守着,保护现场。别的就回去,该干嘛干嘛!”吴仁兴这个村支书,还是有点水平的,就这么三言两语的就把任务给安排妥帖了。

    过了大半天,派出所的人来了,他们在扫了一眼现场,又简单的询问了一下之后,说万素贞是自杀的,然后他们就走了。

    这时候,吴仁兴带着曾申先来了。

    在围着大槐树转了一圈之后,曾申先露出了一张苦瓜脸,就好像这问题,有多么的严重似的。

    最后,曾申先把吴仁兴叫到了一旁,小声地嘀咕了几句。说完之后,吴仁兴的脸色,一下子也变得难看了。

    “吴书记,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吴彪有些急了,便对着吴仁兴问了这么一句。

    “鬼索命。莽娃枉死,心有不甘,跑来找万素贞索命。”吴仁兴这话,明显是在撒谎。

    “万素贞的尸体怎么办啊?”莽娃问。

    “我现在还不敢确定,莽娃害死万素贞,是舍不得那夫妻情分,想跟她做一对鬼夫妻,还是出于愤怒,所以才取了她的性命。”曾申先像世外高人一样捋了捋自己的小胡子,然后说:“今夜我在莽娃家里,设坛问鬼,把莽娃尚存的命魂给招来,看能不能问出点儿什么?”

    设坛做法,需要做些准备,曾申先跟吴仁兴说,他得先回去准备点儿东西。至于万素贞的尸体,可以留两个人在这里守着,当然,要是没有人愿意留,也可以不留人,反正这尸体挂在这里又不会跑。

    这可是野鬼坡,再说万素贞可是被莽娃给害死的,留在这儿给她守尸,万一那莽娃来找麻烦,岂不是吃不了兜着走了啊?因此,在场的人,没有一个人愿意留下来。

    吴仁兴看向了我,他这是故意的,故意想让我难堪。不过,在这件事上,我是不会冲动的,我就当什么都没看到一样,没有去搭理吴仁兴。

    自讨了没趣,吴仁兴便招呼大家回村了,我也跟在了后面。

    傍晚的时候,曾申先来了,他扛了个纸人来。那纸人的个头,跟莽娃的个头差不多,而且体型也几乎是一样的。甚至,纸人的那张脸,跟莽娃的都还有那么一些神似。

    这纸人,是曾申先自己做的,纸人的脸,自然也是他画的。纸人的眼睛,不是黑的,是红的,是曾申先用朱砂点的。

    曾申先让吴仁兴去找了件莽娃生前穿过的衣服,找来之后,他把那衣服穿在了纸人身上。

    接下来,曾申先拿出了黑白两色的小蜡烛,摆了个八卦阵的造型,还取了一黑一白两支小旗子,分别插在了阴阳眼上。

    摆好了阵,曾申先跟大家说,子时开始做法,胆子大的可以留在这里观看,胆子小的,最好是回家去把门关好,免得吓着了。

    对于鬼这玩意儿,大家都听说过,要说见,还真没人见过。因此,村民们自然是有些好奇的。再说,有曾申先在这里,他既然能把鬼给招来,自然是能保护大家的啊!所以,没有人回家,所有人都在这儿翘首以盼的等着,等曾申先把莽娃给招来。

    见大家都不走,曾申先拿了一叠符出来,说:“虽然那鬼就是莽娃,但他已经成了鬼,到时候,他来了认不认你们,我可说不准。你们留在这里看热闹,要是他上了你们的谁的身,我可是不负责的。不过,我这里有些符,只要拿一道去,用自己的中指血沾了,贴在自己的额头上,便能保那莽娃近不了你身,伤不了你人。”

    曾申先的符,自然不是白给的,你要想要,那就得拿红包去换。在这方面,吴仁兴从来都是很懂得起的。他立马就从兜里摸了五百块钱出来,在曾申先那里换了一道符。

    村民们并不富裕,这五百块钱一道的符,买着还是很让人肉疼的。因此,不少刚才还说不怕的村民,立马就说什么鬼不是好东西,见了也没好处,然后就灰溜溜地走了。不过,还是有几个稍微有点钱的村民,在曾申先那里买了符。

    至于我,自然是不会去买符的。当然,我也不会走。鬼这玩意儿,我也没见过,今天我再怎么也得让自己开开眼界啊!

    “鬼上身,可是要命的啊!”吴仁兴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说:“以前我觉得你挺大方的啊?怎么现在,为了一点儿小钱,连命都不要了啊?”

    “以前没孩子,不知道奶粉贵。”我笑呵呵地说。

    吴仁兴回了我一个冷笑,没有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