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章:小纸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11本章字数:3026字

    “你怎么来了?不是说好我去找你的吗?”在我来到吴仁兴家里的时候,他多少有些吃惊。

    “丫丫在家呢,还是我来找你好一些。”我说。

    “丫丫?”吴仁兴疑惑地看了我一眼,说:“她不就是一个婴儿吗?”

    我没有说话,只是无奈地笑了笑。

    “曾申先说丫丫身上有东西,必须把那东西除了,要不然,丫丫肯定活不成。你既然都主动跑来找我了,那就证明,你应该是在丫丫身上发现了一些不对了。丫丫不管是不是你的亲骨肉,她毕竟只是一个孩子,是无辜的。佘桂花也真是够毒辣的,居然把小鬼养在自己的孩子身上,她现在已经疯了,为了报仇连自己的孩子都害!”吴仁兴说。

    吴仁兴要不说最后这一句,我还真差些被他给忽悠住了。可是,他最后栽赃佘桂花的这一句,我是不会信的。佘桂花害谁都有可能,但要说她害丫丫,那绝对是不可能的。我虽然没当过妈,但我也是有妈的。佘桂花看丫丫的眼神,和我妈看我的眼神是一样的。

    我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这时候,吴仁兴从兜里摸了一个小纸人出来,拿给了我,让我在回去之后,悄悄地戳破丫丫右手中指的指尖,然后滴一滴血在这小纸人的眉心上。弄好了之后,让我把这小纸人拿来还给他。

    我拿过了小纸人,仔细看了看,发现这小纸人身上写着一些符文,就跟鬼画桃符似的,让人完全看不懂。

    “你不相信我?”吴仁兴有些狐疑的看着我,问。

    “不啊!我怎么会不相信吴书记你呢?我只是有些好奇,不知道这小纸人上写的是些什么?”我笑呵呵地回了一句。

    “这小纸人是曾申先给的,我也看不懂。总之,你就照着我说的做就对了,这种东西,我们这种凡人,知道得太多了,并没什么好处。”吴仁兴说。

    虽然我并不懂什么鬼神之道,但是,至少从电影电视剧,以及鬼怪小说什么的来看,小纸人这样的东西,从来都是用来害人的。所以,吴仁兴让我把丫丫的指尖血弄在这小纸人的眉心上,我总感觉,吴仁兴很可能是想要害丫丫。

    在进行滴血认亲的时候,丫丫的血跟我的血能溶在一起,这是不是就说明,至少我的血,跟丫丫的血,在某些方面是一样的。

    在想了一会儿之后,我决定把我的指尖血,涂在那小纸人的眉心上,然后告诉吴仁兴说那血是丫丫的。毕竟,我都让丫丫跟我姓秦了,我这个喜当爹的,还是得有个当爹的样子啊!像这种可能有危险的事儿,我得替自己的闺女扛了啊!

    为了避免吴仁兴起疑,我还是回了一趟牛栏屋。在我回来的时候,丫丫这小妞大概是哭累了,已经趴在床上睡着了。我没有打搅她,而是用嘴咬破了手指头,然后在那小纸人的眉心上按了一下。

    做完了这些之后,我立马就拿着小纸人向着吴仁兴家里去了。

    “这么快?”吴仁兴狐疑地看着我,就好像这事儿我办得是多么的不靠谱似的。

    “是啊!不就是让丫丫滴一滴血吗?又不是什么很难的事,当然快啊!”我说。

    “丫丫能配合你?”吴仁兴问。

    “她不就是一个婴儿吗?能有什么配合不配合的?”我说。

    “行吧!没事儿了,你先回去休息吧!”吴仁兴将信将疑地点了点头,然后就开始打发我走了。

    这次我回到牛栏屋的时候,丫丫那小丫头已经醒了,她正瞪着一对大眼睛,在那里看着我。她的眼睛,有些泪汪汪的,还有些红,就好像是刚哭过一样。

    “丫丫乖乖睡!爸爸陪着你呢!”我把丫丫抱了起来,用手轻轻地在那里拍着。

    丫丫用小手,对着我的额头指了指,然后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丫丫怎么了?是不是爸爸没洗脸,脸上有些花,把你给吓着了?”我一边说着,一边赶紧拿过了床边的小镜子,在那里照了起来。

    我的额头上,有一个小黑点,就好像是沾了一滴墨水似的。从那小黑点的形状来看,有些像是一个手指印。莫非是刚才生火做饭的时候,我用手擦脸上的汗水弄上去的?

    我去打了盆水,拿来了毛巾,在额头上擦了擦。可是,我擦了好半天,那个黑点还在。我都把自己的额头给擦红了,那小黑点还没有擦掉。

    “丫丫,你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吗?”我问。

    丫丫停止了哭声,而是用小手向着屋外指了指。丫丫小手指的方向,正是吴仁兴家所在的方向。难道丫丫是在告诉我,这小黑点是吴仁兴搞的鬼。

    刚才,我把自己的指尖血摁在了那小纸人的眉心处,现在,我的额头上就出现了这么一个小黑点。这小黑点所处的位置,跟我按在小纸人眉心处那指尖血所处的位置是差不多的,难道这之间有联系?

    “是吴仁兴在搞鬼?”我问。

    丫丫眨了一下眼睛。

    “你知道该怎么办吗?”丫丫要只是一个普通的婴儿,我这么问题,那绝对是无比傻逼的行为。不过,丫丫不是一个普通的婴儿,对于这个问题,我相信她至少是能给出一些提示的。

    丫丫用小手指了指,这一次,她指的是另一个方向。那个方向,真是佘桂花家所处的位置。

    “你是说你妈家里有东西能对付这个?”佘桂花没有在家里,丫丫用小手指向了她家,定然是在告诉我,佘桂花是给我留下了什么宝贝的。

    丫丫不会害我,佘桂花应该也不会害我,毕竟,再怎么说我都是孩子她爹嘛!

    我赶紧抱着丫丫,向着佘桂花家里去了。

    佘桂花家的大门是紧闭着的,不过门外并没有上锁,因此,我那么轻轻一推,就“嘎吱”一声,把那门给推开了。

    在推开了门之后,有一股子浓烈的香烛纸钱味传了出来,同时,还有一股子浓烟扑了出来,就好像是着火了似的。

    为了避免丫丫被呛着,我赶紧用手把她的鼻子给捂住了。没想到,我刚把手放到她的小鼻子上,丫丫这小妞,居然也把小手伸了出来,有样学样地捂起了我的鼻子。

    “丫丫真乖!”我忍不住亲了她一口。

    丫丫则在那里咯咯的,很开心地笑了起来。

    我这闺女,才一个多月大,就这么的懂事了,我这个爹,当得可真是幸福啊!

    门开了一会儿,烟雾也散了不少了,没那么呛人了,我便把大门给关了,然后拉开了那盏昏黄的电灯。

    我还没开口,丫丫便用她的小手,向着偏房那里指了指。

    不出我所料,那东西果然是在偏房里的。我抱着丫丫走到了偏房的门边,用手推了推,一下子就把那偏房给推开了。

    偏方里面点着香,那香足有婴儿的手臂那么粗,有差不多两米长。此时,那香已经燃了差不多三分之一了。

    “这香是你妈离开之前点的吗?”我问。

    丫丫眨了一下眼睛。

    在那柱香的后面有两根长凳,上面放着一口血红色的棺材,棺材下面,点着一盏长明灯。

    丫丫用小手指了指棺材。

    “你是让我把棺材盖打开?”

    丫丫又眨了一下眼睛。

    这棺材盖并没有用钉子定死,因此我稍微一用力,便哗啦一声把它给打开了。

    棺材里面躺着一个纸人,那纸人是一个婴儿的模样,在婴儿的手里,捏着一张小纸条。这婴儿,看上去跟丫丫长得很像,莫非,她跟丫丫有什么关系?

    在看到那纸婴之后,丫丫咯咯的笑了,那纸婴也笑了,笑得跟丫丫一样灿烂。在笑完之后,那纸婴的小手居然动了一下,把手里拽着的那张小纸条给松开了。

    我拿起了那张小纸条,上面写得有一行字。

    “听你女儿的。”

    “你妈叫我听你的?”我看向了丫丫。

    丫丫眨了一下眼睛,然后向着东北角指了指。我走了过去,在那里找了半天,什么都没发现。

    这时候,丫丫指了指我脚下的地面。

    “你是说东西埋在地底下的?”我问。

    丫丫很肯定地眨了一下眼睛。

    我去找了一把小洋铲来,把地面给挖开了。在地底下,埋着一个小陶罐。陶罐里面有一颗小牙齿一样的东西,那东西上面穿着一根红绳。

    丫丫指了指我的脖子,示意我把那小牙齿戴在脖子上。

    我照做了,可是,这颗小牙齿,看上去应该是没什么分量的。但是,在我把它戴到脖子上之后,总感觉脖子酸酸的,就好像有什么东西,骑到了我的脖子上似的。

    丫丫在笑,笑得咯咯咯的,很开心。不过,她好像不是在对着我笑,而是对着我的身后在笑。难道,我的脖子上,真的骑得有什么东西?

    “丫丫,你是不是看到了什么?”我问。

    丫丫对着我眨了两下眼睛,表示不是。丫丫在说谎,她这绝对是在说谎。我之所以敢肯定,那是因为在眨完了眼睛之后,丫丫都不敢看着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