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章:做法除鬼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11本章字数:3031字

    “丫丫,你居然跟爸爸撒谎?撒谎的不是好孩子,爸爸不喜欢!”我把丫丫的小脑袋强行转了过来,看着她的眼睛,说。

    “哇……”

    丫丫直接就哭了,就好像是我欺负了她一样。哭可是小屁孩的杀手锏啊,尤其是像丫丫这么大的孩子,她这一哭,我顿时就没法儿继续跟她愉快的交流了,只能抱着她在那里哄。

    哄了一会儿之后,丫丫不哭了,扑闪着泪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我。

    “是不是你妈不让你说的?”我问。

    丫丫先是眨了一下眼睛,然后又眨了两下,接着她又眨了一下。

    这小妞,还敢跟我撒谎。难道她爹我二十几年的智商,还比不过她一个多月的?

    “你不用眨了,我知道了。”我说。

    丫丫疑惑的看着我,就好像是在说,她什么都没跟我说啊?我怎么就知道了呢?

    虽然丫丫是足够聪明的,不过,她毕竟只是一个多月大的婴儿,所以跟我斗智,她是斗不过的。

    我抱着丫丫回到了牛栏屋,然后拿起了那块小镜子,在那里照了起来。还别说,在戴上了那颗小牙齿之后,我额头上的那个黑点,居然已经慢慢的淡去了。

    折腾了大半夜,丫丫也累了,所以她呼呼的睡着了。丫丫睡了,我自然也睡了。毕竟,搞了这么大半夜,我也早就累得不行了。

    这一觉,我直接就睡到了日上三竿。还是丫丫在那里哭,把我给哭醒的。在我睁开眼睛的时候,丫丫正在吃她的手指头,此时,她的口水已经流了好大一滩了,她的小肚子,也已经咕咕的叫了起来。

    “丫丫对不起啊!爸爸这就给你弄吃的。”我找来了佘桂花弄的米糊糊,在那里给丫丫兑了起来。

    佘桂花毕竟是年满七旬的人了,因为,虽然她成功地把丫丫给生了下来,但是她并没有奶水,因此丫丫一直吃的米糊糊,还有菜粥之类的东西。当然,我这个当爹的,也去给丫丫买过奶粉,不过她并不是特别爱吃,老往外吐,所以就再没喂她了。

    吃饱了就要睡,丫丫从来都是这样的。丫丫刚一睡着,吴仁兴便来了,他那轻手轻脚的样子,就好像是在做贼一样。

    吴仁兴把我拉到了外面,很小声地问我丫丫有没有出现什么问题,比如说眉心出现了一个小黑点什么的。

    眉心出现小黑点?我正怀疑是吴仁兴搞的鬼呢,没想到他却主动送上门来了。

    我顺着吴仁兴的话,说丫丫的眉心,确实出现了一个小黑点,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

    吴仁兴听完后大喜,说曾申先果然是高人,那么掐指一算,就把小鬼想要作恶给算出来了。吴仁兴告诉我说,丫丫这是被小鬼上了身,要想保她安平,必须得请曾申先做一场法事,把附在她身上那小鬼给除了。

    为了看看吴仁兴到底是要耍什么花招,我很爽快地答应了他这个请曾申先来做法事的提议。在临走之前,吴仁兴特别嘱咐我,这一次包红包的时候,可得包厚点,不能再像上一次那样出幺蛾子了。

    经过吴仁兴跟曾申先的沟通,这场除鬼的法事,就定在了当天晚上。

    为了不让吴仁兴和那曾申先起疑,我故意用手指头沾了滴黑墨水,在丫丫的眉心那里按了一下。虽然这个黑点一看就是用墨水按上去的,不像我之前那个黑点一样,是从皮肤里透出来的。但是,晚上本就是黑灯瞎火的,视线又不好,所以用来骗骗眼神不一定好的吴仁兴和那老神棍,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吴仁兴说,除鬼需要借势,所谓的借势,就是需要把幺店子村的祖先们,全都请出来坐镇。因此,这场捉鬼的法事,需要在祠堂进行。

    法事开始之前,吴仁兴说我是丫丫的亲爹,这次请老祖先们出来,是让他们来帮丫丫,所以,我这个当爹的,为了表示诚意,必须得先给老祖先们磕头。

    幺店子村的人不多,但老祖宗那还真是多,祠堂里的牌位,足足有两三百个。一个老祖先磕三个头,这两三百个老祖先,让我磕了差不多一千个头。

    这一千个头磕完,不仅我的脑袋晕了,就连我的脚,都已经麻得失去了知觉,不再是我的了。

    丫丫知道我的想法,而且我在她眉心涂墨水作假的事儿,她也是知道的。因此,在整个过程中,她不哭不闹的,在摇篮里呼呼大睡,倒是十分的配合我。

    丫丫眉心那个人造的黑点,虽然看上去很假,但因为吴仁兴和曾申先都没有细看,所以并没有露出破绽。

    至于吴仁兴说的那个厚厚的红包,我是包了的。不过,我这人本来就穷,而且还养着个孩子,所以让我用人民币包一个厚厚的大红包,显然是不现实的。有句话说得好,穷则思变,我这人穷,并不代表我就没脑子啊!我在佘桂花的屋子里,发现了一大叠冥币,要论数额,那可至少是上万亿的巨款。于是,在包红包的时候,我就借花献佛,在哪儿弄了个几千亿,包在了红包里面。

    人都有一死嘛!我这么做,也是为曾申先以后着想啊!毕竟,他都这把年纪了,万一被我这么一气,一蹬腿就去了那边,我也好将就用这几千个亿,给他赔赔罪,让他消消气,免得他半夜来爬我家窗户什么的啊!

    我这上千亿的巨额红包,在装之前,我是摸了一张百元大钞出来比较了一下的。反正,除了手感差一点,发行的银行不一样之外,大小什么的,跟百元大钞都是一样的。所以,在我装好红包之后,用手捏上去,里面真的很像是装的一大叠百元大钞。

    在临近亥时的时候,吴仁兴示意我把红包给曾申先,我毫不犹豫的把那大信封给掏了出来,无比爽快地递了过去。

    曾申先结果之后,用手捏了捏,然后又掂了掂,给了我一个十分满意的微笑。

    “小伙子不错,有进步!”吴仁兴赞了我一句。

    “肯定啊!为了自己的女儿,就算是倾家荡产,也是值得的。”我说。

    不管怎么说,曾申先至少是个高人啊!所以,在接过红包之后,肯定不能当着这么多村民的面打开看啊!所以,他直接就把红包塞进了那印着八卦图案的大布袋里。然后拿出了家伙什,在那里设起了坛,准备开始做法事了。

    丫丫还在睡,虽然她呼呼的,是一副睡得很死的样子。不过,我看得出来,她的脸上,挂着一丝让人看不透的笑。那笑,像是孩子在做了恶作剧之后的坏笑,又像是坏人在做了坏事之后的阴笑。

    丫丫应该是醒着的,她这绝对是在装睡。一个多月大的丫头片子,就学会装睡了。我这个女儿,日后长大了,那绝对不是省油的灯啊!我别的不担心,我就担心,以后我要给她找个后妈,那绝对不是一件轻松的事。

    曾申先做法,用的还是老一套,那就是在地上插些小黄旗,然后用那黑白色的蜡烛,摆了一个阴阳图案。在那阴阳眼上,他这一次没有插小黄旗,而是分别插了一支香。

    摆好了这些,他立马又拿出了一大叠纸钱,在那里一张一张的撒了起来。在撒纸钱的时候,那曾申先的嘴里还在鬼念鬼念的念着,至于他念的到底是什么,估计他自己都听不懂。

    过了一会儿,有一股莫名其妙的风吹了过来。那插在阴阳眼上,原本没有点燃的香,居然一下子燃了起来,而且还燃得飞快,不过一眨眼的时间,那两只香就燃完了。

    “恶鬼就要出来了,闲人回避!”曾申先说。

    这时候,吴仁兴很应景的拿了一叠符出来的。

    “这些符是曾道长用念力画出来的,有驱鬼的作用,只要拿在手里,恶鬼就不敢近身。不愿意回避,想要看热闹的,可以过来领。”

    用脚趾头想都能想到,这些符绝对是不可能白领的。不管是谁,要想去领,那都是得先包个红包的。

    这个把戏,曾申先之前就耍过一次,而且上次,那些花了五百个大洋想看稀奇的村民,屁都没看到,就只看到了曾申先在那里自言自语的唱独角戏。所以这一次,村民们自然是不会再上当了。

    村民们没有去吴仁兴那里领符,也没有走。上次我不就没有领符吗?我在现场看了那曾申先招鬼,不也屁事没有吗?

    “哎!”吴仁兴叹了一口气,然后摆出了一副很痛心的样子,说:“乡下人的命真是贱,连五百块钱都不值!”

    村民们对于吴仁兴的这个说法,根本就没有搭理,继续在那里抄着手,干站着看热闹。

    “恶鬼将至,闲人回避!若不回避,丢了性命,可别怪贫道没有提醒!”见吴仁兴说了半天废话也没什么用,曾申先立马就在那里来了这么一句。

    不过,这一次村民们可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了,不管那曾申先和吴仁兴怎么威胁,他们就是不上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