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章:鬼上身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11本章字数:3047字

    曾申先的眼角,划过了一丝冷笑。在那冷笑之后,那些原本是洒落在地上的纸钱,一张张的飞了起来。不!应该是被人给捡了起来,只是,那捡纸钱的人,用肉眼无法看到。

    有看不到的东西在捡纸钱,原本那些丝毫不感到害怕的村民,一个个的,脸上都变得有那么一些紧张了。甚至,还有好几位村民的脚,都已经发起抖来了。

    “鬼可来了啊!”吴仁兴提醒了大家一句。当然,在说完了提醒的话之后,他还不忘把手上的纸钱晃了晃。

    在看了一眼吴仁兴之后,村民们都看向了我。我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因为我的脸上没有丝毫害怕的表情。

    “秦泣,你已经给曾申先包了一个大红包,而且你还养着个孩子,不容易。这道符,就当是我送你的。”吴仁兴走了过来,免费递了一道符给我。

    吴仁兴这招,还真是够阴损的。他这不就是想利用我,把村民们的最后一道防线给击溃吗?我要是接了这道符,村民们估计就会因为害怕,而乖乖掏钱了。

    这一次,我可是来看吴仁兴和曾申先到底是要耍什么花招的,现在好戏都还没开锣呢!我要在此时搞点儿幺蛾子出来,扫了那两位的兴,这戏我还怎么看啊?于是,我很配合地接过了吴仁兴递过来的符,然后还跟他说了声谢谢。

    “连有知识有文化崇尚科学的大学生都信,你们这些人,居然还不信?”吴仁兴装腔作势地说了这么一句。

    在吴仁兴说这话的时候,曾申先那边很配合的安静了下来,不过,那肉眼看不到的东西,还在一张一张的捡纸钱。

    每飘起一张纸钱,就会伴着一声脚步声,那脚步声有些像是人的,不过比人走出来的要轻一些。

    经常跟吴仁兴穿一条裤子的吴彪站了出来,大大方方的摸出了五百块,在吴仁兴那里买了一道符,然后说什么钱财乃身外之物,还是小命最重要。

    这头一开,自然就有好些个村民选择了跟风。不过,有些实在是不愿意花钱的,就准备回家睡觉了。

    “恶鬼来之前你们可以走,现在那恶鬼已经来了,而且都已经看到你们了,你们现在回去,能睡得安稳吗?”在那些村民准备离开的时候,吴仁兴来了这么一句。

    村民们本就是经不住吓的,吴仁兴这么一吓唬,那些原本想要走的村民们,一个个的,便都站住了。

    吴仁兴这是要强买强卖的意思,不过村民们还是很忌惮鬼这东西的。因此,他们就算是铁了心不买,那也不能说什么啊!

    被击溃了防线的村民都已经买了符,剩下的那几个,看样子是绝对不会买的。

    这时候,有一张纸钱突然飞了起来,一下子飘到了杨天华那里,贴到了他的脸上。

    杨天华惊恐的张大了嘴,然后他的舌头,从嘴里吐了出来,就像被什么东西扯着了一样,掉得老长老长的。舌头被扯住,自然是叫不出来的,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他的眼睛瞪得很大,比牛眼睛还大,不过黑眼仁已经翻上去了,露出来的全都是眼白。

    “天华!天华!”朱开慧紧紧地抱住了杨天华,在那里着急的喊了起来。

    “你男人可能是被鬼上身了,刚才就跟你们说过,不要把钱看得那么重,你们偏不信,这下好了吧!”吴仁兴落井下石的说道。

    “吴书记,求求你,救救我家天华吧!”朱开慧都快急哭了。

    “求我没用,我又不是道士,拿鬼又没有办法。”吴仁兴装腔作势地说,在说完之后,他还暗暗的给朱开慧使了个眼神,示意她赶紧去求曾申先。

    “曾道长,求你救救我家天华吧!”朱开慧领悟了吴仁兴的意思,立马转过头,在那里求起了曾申先。

    曾申先微微地皱了皱眉,然后用他的手,捋了捋他的小胡子。

    “难办啊!难办!”曾申先一脸为难地说。

    “曾道长,我们知道你本事大,你就出手帮帮杨天华吧!”吴仁兴也在那里给朱开慧帮起了腔。

    在帮腔的同时,吴仁兴还对着朱开慧用大拇指在食指和中指上搓了搓,示意她赶紧给曾申先包红包。

    “曾道长,你就帮帮忙吧!我这就去给你准备一个大红包。”朱开慧说。

    “红包不是给我的,我拿去也是孝敬道家的先祖们了。附在杨天华身上的这只恶鬼,甚是厉害,贫道我法力有限,是制不服的。因此,想要除掉这恶鬼,必须得把我道家先祖给请出来。至于道家先祖肯不肯现身,不仅要看缘分,还得看你们的诚意。”曾申先这话,无疑是在告诉朱开慧,要想成功地把道家先祖给请出来,红包什么的,绝对是不能少的。

    此时的杨天华,已经倒在了地上,他的舌头吐得老长,瞪着一对硕大的白眼仁,脸色也已经变得卡白卡白的了。

    “我这里有一道符,拿去贴在杨天华的额头上,能保他七日无事。七日之后,若是道家先祖被你诚意打动,肯显灵相助,我就做场法事,圆了这功德。”曾申先说。

    曾申先拿出了一道跟吴仁兴手里拿着的那一叠一模一样的符,贴在了杨天华的额头上,然后念了几句经文。

    诵完经,曾申先便开始收拾起之前他摆的这法场了。

    “曾道长,你不是说要做法除鬼吗?怎么不做了啊?”我有些好奇地问。

    “那恶鬼本是附在丫丫身上的,现在他已经跑到杨天华身上去了。在丫丫身上的时候,因为丫丫只是个婴儿,而且是女婴。女婴身上是没什么阳气的,没有阳气跟那恶鬼的鬼气相冲,他并没有露出凶相,因而我低估了他。现在,那恶鬼在上了杨天华的身之后,因为阳气与其相冲,立马就露了凶相。贫道自知道行浅薄,若是强行铲除那恶鬼,虽然也有一定的成功几率,但杨天华已与其一命相连。强除恶鬼,就算保得住杨天华的三魂,也留不住他的七魄。所以,为了杨天华的安危,今夜这场法事,只能罢了。”曾申先说。

    村民们都花钱买了符了,等于说是门票都已经买了,可这曾申先居然口风一变,就说好戏不开锣了。

    感觉上了当的村民,立马就把吴仁兴给围住了,说他们不要那符了,让吴仁兴把红包退给他们。

    “他们既然不信,那就退给他们吧!我不能辱了道家先祖的名声。不过,我还是有必要提醒大家一句,还符就等于是与我道家决裂,日后有什么事,我道家先祖可是不会出手的。上杨天华身的那只恶鬼,我也不能保证肯定能除了他,万一他逃脱了,跑到了下一个人的身上,那也是说不准的。”曾申先捋着他的小胡子说。

    威胁!这是赤裸裸的威胁!曾申先这个神棍,居然用这样的语言来威胁村民们。不过,杨天华的惨状还历历在目。要因为五百块钱把这曾申先给得罪了,绝对不是什么好事?说不定,过不了两天,自己就得变成下一个杨天华。

    村民们虽然还是有些骂骂咧咧的,不过他们都不再围着吴仁兴,让他退钱了。

    感到被坑了的村民,也没兴趣再看曾申先捉鬼的热闹了。这热闹,每看一次,都得损失五百个大洋,可以说,比看演唱会都贵。村民们本就没什么钱,这么三天两头的被坑五百块,谁遭得住啊?

    曾申先在收拾他的法场,吴仁兴则走到了朱开慧身边,跟她比出了一个手指头,让她先准备一万块钱,拿给曾申先,让曾申先去采购一些请道家先祖显灵的器物。当然,这一万块钱,只是整场法事的一小部分,要把整个法事做下来,估计要十来万。

    十来万?在这幺店子村,就算是最富有的吴仁兴家里,也拿不出十来万啊!朱开慧就算是把自己给卖了,也卖不到这么多钱啊!

    因此,朱开慧在听完之后,便扑通一声,跪在了吴仁兴的面前,让他去给曾申先求求情,少要一点儿。

    吴仁兴把朱开慧扶了起来,让她先去筹一万块钱,至于剩下的,可以等法事做完了,把杨天华救回来之后,再想办法给。毕竟,这人都还没救回来,就把钱全都给了,对于朱开慧来说,也不太公平。纵然是道家先祖,那也不能只拿钱不办事嘛!

    一万块钱,虽然也不少了,但并不是特别的多。不管是哪家,只要凑一凑,还是凑得出来的。

    第二天一大早,朱开慧便拿着存折去了乡里,取了一万块钱出来,拿到了吴仁兴那里去。吴仁兴让朱开慧立了个字据,大意就是,若是法事没成功,这一万块不用退还,若是成功了,在杨天华醒来之后,朱开慧需要再付十万元。

    这年头,就算是看病都得先交钱,要是钱不够,哪怕手术只做了一半,医院都得给你按个暂停。所以,曾申先这种只收一万块的订金,把人救活之后再收余款的行为,真的称得上是业界良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