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章:手指印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11本章字数:3026字

    这天,我正抱着丫丫在牛栏屋里转圈圈呢,吴仁兴那家伙,便气冲冲地杀进来了。

    “吴书记,是谁把你家鸡偷了,还是把你家狗摸了啊?怎么你这怒气冲冲的,就像是刚吃了火药一样啊?”我其实已经猜到吴仁兴为什么会这么生气了,因此才故意来了这么一句。

    吴仁兴从兜里摸出了一个信封,“啪”的一声摔到了桌子上。

    “难道是有人写检举信举报你跟神棍合伙,骗取村民们的钱财?”我笑呵呵地看了吴仁兴一眼,然后说:“这事儿真不是我干的,而且在你老人家骗村民们的钱的时候,我还给你当了托的呢!我检举你,不就等于是检举我自己吗?”

    “少跟我装蒜!这是你给曾申先的红包!”吴仁兴打开了那信封,指着那一叠厚厚的冥币,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吴书记,你这可不能怪我啊!我可是按照你老人家的要求做的啊!你也知道,我所有的存款加起来,也凑不出两千块。你要我包大红包,两千块哪里够啊?于是,我就开动了一下脑经,想着曾申先都这么大一把年纪了,要不我就提前给他送份大礼,为他的以后多存点儿钱,这样他万一哪天突然去了那边,也不愁没钱花啊!”我满脸堆笑的解释了起来。

    “数额不用变,你把这些钱,换成人民币,这事就算了。要不然,你会后悔的。”吴仁兴丢下了一句狠话,然后就走了。

    这可是几百亿啊!要是我有几百亿人民币,我还用得着跑来当村官吗?我有这么傻逼吗我?我倒要看看,这吴仁兴,到底要给我什么好看?

    吴仁兴被我气走了,丫丫在那里笑得可开心了。难道丫丫就不知道,我把吴仁兴得罪了,不仅会毁掉我这算不上仕途的仕途,而且还惹上了大麻烦。我可以不怕人,但我不能不怕鬼啊!要知道,一想起杨天华那天的惨样,我这全身的汗毛,立马就会吓得全都竖起来。

    接下来的几天,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日子就那么平稳的过着。曾申先说的那七日之期,一眨眼就到了。

    因为朱开慧很主动地给了一万块的定金,所以这天晚上,曾申先在祠堂那里摆了个法场,吴仁兴让人用凉板把杨天华抬到了法场中间。

    虽然此时杨天华的舌头已经缩回去了,而且他的眼睛也已经闭上了,不再白得那么吓人了。不过,他的脸却是青着的,一点儿血色都没有。

    在这七天里,杨天华只是喝了点糖水,连稀粥都没有吃一点儿。不过,能喝糖水,那就证明他还没有死。

    曾申先点了一支香,滴了一滴香灰在杨天华额头上贴着的那道符上。香灰一滴上去,那道符,立马就冒出了青烟。

    那股子青烟,足足冒了一刻钟,在冒烟的整个过程中,曾申先拿着拂尘,在那里左散右打的。一边打,他还一边念着恶鬼哪里逃之类的词汇,就好像是在提醒大家,他真的是在打鬼一样。

    青烟冒完,那道符便已化成了灰烬。曾申先用拂尘掸了一下,把杨天华额头上留着的灰给弄地上去了。

    “不妙!不妙!”曾申先指了指杨天华额头上留着的那个手指般大的黑印子,说。

    “怎么个不妙啊?”吴仁兴在那里配合了起来。

    “有小人作祟。”曾申先看了看我怀里的丫丫,然后又看了看我。

    “咦!”吴仁兴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指着杨天华额头上的手指印说:“这很像是手指印啊!该不会这手指印,就是那作祟的小人的吧?”

    曾申先点了点头,然后面色凝重的说:“这是道家先祖给的提示,先祖是在告诉我们,杨天华之所以被恶鬼上身,是因为有小人作祟。杨天华额头上的这个手指印,就是唯一的线索。只有找到这手指印的主人,才能追溯到那恶鬼的源头,才能除了那恶鬼。说简单点就是,要想除了这恶鬼,必须先除了那作祟的小人。不过,要想在茫茫人海之中,找到这手指印的主人,绝对不会是一件容易的事。”

    “这手指印倒是挺清晰的,从大小上来看,这手指印应该是成年男人的。杨天华平日为人和善,既没招过谁,也没惹过谁,是谁会对他下手呢?”吴仁兴在那里自言自语的说起了废话。

    “纵鬼害人,一般不会害生人,只会害熟人。因此,那作祟的小人,至少应该是认识杨天华的。”曾申先在那里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分析了起来。

    “在场的人,可都是认识杨天华的,也就是说,我们都是嫌疑人。这样,我去弄点墨水,弄张纸来,在场的每个人,都把每根手指头按一下,然后拿来对对。要是对不上,至少可以洗清咱们的嫌疑,然后再继续往下摸排。”吴仁兴说。

    丫丫用她的小手,在那里拉起了我的衣服。她这是在提醒我,吴仁兴和曾申先这两个家伙,一唱一和的,是在给我下套呢!

    手指印?其实,刚才在看到杨天华恶额头上出现手指印的时候,我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因为,之前吴仁兴给过我一个小纸人,让我滴一滴丫丫的指尖血在上面,那一次,我玩了一出李代桃僵,把自己的血按了上去。

    因为我当时是按的,所以留在那小纸人上面的,是一个血手印。我最开始还以为,吴仁兴是大意了,没有看出来我搞了假呢!不过现在看来,他当时应该是故意视而不见的。

    其目的,自然是为了把那手指印留到现在,用来栽赃我。

    我虽然没有弄明白,曾申先是怎么把我的血手指印拓到杨天华的脑门上去的。不过,刚才他在用拂尘掸那些灰烬的时候,手和杨天华的脑门,是有过接触的。

    在进这深山老林当村官之前,我看到过一则新闻,就说网上可以定做那种代打卡的指纹套。只要你提供指纹,就可以给你做一个。有了那玩意儿,上班就不用再担心迟到了。

    那种定做的指纹套,连指纹打卡机都能糊弄过去,糊弄一下大家的眼睛,自然更是没有问题的啊!所以,我怀疑,刚才曾申先的手上,很可能戴着用我的指纹做成的指纹套。正是他戴着指纹套,在杨天华的额头上那么一摸,我的指纹,就像铁证一般,印在那里了。

    继续留在这里,对我是十分不利的。可是,我要就这么走了,那岂不就是做贼心虚吗?

    这时,吴仁兴已经率先把自己的手指印按了出来,然后还请了两个村民当证人,装模作样地在那里比对了起来。

    吴仁兴的手指印,自然跟杨天华额头上的是对不上的。在证明完了自己的清白之后,吴仁兴组织着大家排起了队,一个个的在那里按起了指纹。

    为了不让别人看到我的心虚,我也主动的排到了队伍里面,不过我排的是最后一个。吴仁兴看到了我的小动作,他意味深长的对着我笑了笑,意思是在说,该来的终究是要来的,躲是躲不掉的。

    丫丫现在是安安静静的,她并没有任何的表示。毕竟,她还只是一个婴儿,能够提醒我,就已经是她能做的极限了。

    指纹这玩意儿,每个手指头都是有一些差异的。我上次是用的右手中指摁的,要是我能把右手中指的指纹给毁了,这一关,至少是可以敷衍过去的嘛!

    毁掉指纹,最直接,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把手指头给弄破。手指头破了,指纹自然就不全了。如此一来,我不就可以暂时躲过这一关了吗?

    我悄悄地用手指甲,在那里扣起了我的手指头。还好我有一个星期没剪指甲了,这真是冥冥中自有天定啊!

    我成功地抠破了右手中指的指肚,有血流了出来,还有点微微的痛。为了让指纹变得更凌乱一些,我继续在那里扣着。

    用自己的指甲抠自己的伤口,那感觉,可真的不止是酸爽!那痛,虽然算不上是钻心,但至少是让我在那里丝丝的吸起了凉气。

    轮到我了,排在我前面的村民,没有一个的手指印是对上了的,因此,大家都把目光聚集到了排在最后的我的身上。

    我泰然自若的,先挨个把左手的手指头都按了一遍,自然是一个都没对上。接着,我就开始按我的右手了。

    按到中指姆的时候,那张白纸上,出现了一个大黑疤,指纹什么的,根本就看不清。

    “怎么回事?”吴仁兴问我。

    “昨天劈柴的时候,把手指头弄破了。”这借口是我早就想好了的。

    “早不破晚不破,这个时候破!”吴仁兴在那里质疑起我来了。

    “你怎么不说,早不验指纹,晚不验指纹,这个时候来验啊?早知道今天要验指纹,我昨天就不该劈柴,该直接去你家拿一捆柴来烧。”虽然杨天华额头上那指纹是我的,但因为我是被陷害的,所以我并没有半分的心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