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章:偷尸养鬼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11本章字数:3002字

    “吴彪家的大黄狗,把吴彪给咬了!”吴仁兴黑着脸,对着我吼道。

    果然是大黄狗出事了,我就说,把大黄狗的血滴到小纸人上,绝对是要出幺蛾子的。这不,这么快,那幺蛾子就出了。

    “吴彪被自己家的大黄狗咬了,跟我有什么关系啊?又不是我指使的。”我笑呵呵地说。

    “你还笑?”吴仁兴瞪了我一眼,说:“是不是你把大黄狗的血,涂到了昨天那小纸人上面?”

    “没有啊!”这种事做得,但是承认不得。

    “跟我走吧!去吴彪家看看。”吴仁兴说。

    我跟着吴仁兴来到了吴彪家里,那咬人的大黄狗已经被铁链子拴住了,像发了疯似的,在那里汪汪的吠个不停。

    至于吴彪,他小腿上有好大一块肉都给扯掉了,露出了一个血窟窿,他老婆刘淑芬正在给他包扎。

    除了村民们,曾申先也在现场,他正拿着一个罗盘,在那里掐着手指算。

    “大黄狗咬人,是被鬼上了身啊!那鬼,应该是从野鬼坡那边来的。万素贞的尸体,还没取下来,还挂在那大槐树上。这事儿,可能跟万素贞有些关系。”曾申先说。

    万素贞吊死之后,因为看上去有些邪性,加上她又没个后人,连走得近一点儿的亲戚都没有,所以没人敢去把她的尸体放下来。故而,她的尸体,一直是在那大槐树上挂着的。

    照理说万素贞是幺店子村的人,村民们不管,作为村支书的吴仁兴,再怎么都应该组织一下的。不过,一想都把工作做得很到位的吴仁兴,这一次却把万素贞这事儿给忘了。

    大家跟着曾申先,来到了野鬼坡。万素贞上吊的那根麻绳还在,但是她的尸体,却已经不见了。

    “万素贞死后,你们有谁来过这里吗?”曾申先问。

    野鬼坡这鬼地方,谁敢来啊?村民们一个个的,自然都在那里摇头否认。

    “万素贞的尸体,被吊在了这大槐树上,上不沾天,下不接地,是不可能尸变的。也就是说,肯定不是她自己跑掉的,一定是有人偷了她的尸体。”曾申先说。

    “李瘸子,是不是你偷的啊?在万素贞活着的时候,你就去偷看过她洗澡。现在她死了,你是不是起了打猫心肠,连她的尸体都不放过啊?”朱开慧开起了李瘸子的玩笑。

    “哪个龟儿子偷的!朱开慧你虽然长得比万素贞丑很多,但好歹还是活的啊!我就算偷你,也不会去偷她啊!”李瘸子这个老光棍,跟村里这些堂客说话,从来都是口无遮拦的。

    “不要打岔,听曾道长说。”让那两位扯下去,估计扯上三天三夜,这犊子都扯不完。因此,吴仁兴黑着脸说了这么一句,让朱开慧和李瘸子把嘴给闭上了。

    “偷万素贞尸体的人,可能是在养鬼。”曾申先用手捋了捋自己的小胡子,一脸严肃的说。

    “养鬼?”吴仁兴立马就配合了起来,在那里跟曾申先唱起了双簧。

    “正常人是不会养鬼的,因为鬼这东西养来,除了害人之外,没有别的用处。”曾申先说。

    “那是谁在养鬼?曾道长你能算出来吗?”吴仁兴问。

    曾申先摇了摇头,说:“我又不是神仙,怎么可能什么事都算得出来。不过,要是没有深仇大恨,不可能养鬼害人。现在被害的村民,一共有三个,除了死了的莽娃夫妇,还有被狗咬了的吴彪。幺店子村过去的事,我并不清楚,大家都是这里土生土长的人,他们三个是不是有什么仇家,你们应该比我清楚。”

    “91年,宰羊羔!”朱开慧冷不丁地冒了这么一句,然后她就像说错了话一样,赶紧用手把自己的嘴给捂住了。

    “走,去佘桂花家里。”吴仁兴立马接过了话。

    在吴仁兴和曾申先的带领下,大部队向着佘桂花家里去了。

    佘桂花家的大门是关着的,不过并没有上锁。有一丝一丝的烟雾,从门缝里飘出来,那烟,应该是偏房里点着的那柱香弄出来的。

    “这是香的味道,青天白日的在家里点香,肯定有问题。”吴仁兴说着,一把推开了大门。

    一口血红色的棺材,静静的放在堂屋正中间。整个堂屋里,都是烟雾缭绕的,全是香烛纸钱的味道。此外,堂屋的顶上,还挂着一些白幡。根本就没有风,但那些白幡,却在哗啦啦的响着。

    这口血红色的棺材,应该就是我上次在偏房里看到的那口,难道,佘桂花回来了,把棺材搬到堂屋里来了?

    “来两个胆子大的,把这棺材盖打开,看看万素贞的尸体,到底有没有在里面。”吴仁兴一招呼,立马就有两个胆子大的挽起袖子上了。

    毕竟,有曾申先在这里坐镇,就算是有鬼,村民们也用不着怕啊!

    哗啦一声,棺材盖被打开了。没有出任何的意外,万素贞的尸体,果然是静静的躺在那棺材里的。只是,让我倍感意外的是,万素贞都已经死了这么些天了,这棺材又不是冰棺,可她的尸体,却一点儿都没腐烂,甚至连一丁点儿尸臭味都没有。

    村民们疑惑地看向了曾申先,希望他能对此给个解释,毕竟在场的,就只有他才是专业人士嘛!

    “尸体不腐,果然是在养小鬼。所谓的小鬼,就是指人死之后的魂魄。本来,人死之后,天魂归天,地魂入地府,命魂入坟墓。至于气魄,则是散于这天地之间,回归本源。养小鬼,就是阻其天魂上天,地魂入地,强留七魄不散。无论是魂,还是魄,要想保留在人间,都需要一个载体,而魂魄最好的载体,自然就是本人的尸体。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只要能保尸体不腐,就能保魂魄不散。”曾申先在那里卖弄起了他的专业知识,想借此多增加一些村民们对其的信任感,这样他在下次卖符的时候,也好卖嘛!

    曾申先说,鬼这东西,是不认人的,虽然佘桂花养小鬼是为了私怨,但在真的养成之后,那小鬼估计不会受她的控制。到时候,恐怕整个幺店子村,甚至附近的十里八乡,都得遭殃。防患于未然,佘桂花养的这小鬼,必须立马除掉。那口血红色的棺材,万素贞的尸体,以及佘桂花家里的这些摆设,暂时不能动。

    说完了这些利害关系之后,曾申先立马就拿了些小黄旗出来,围着佘桂花的屋子插了一圈。插完了小黄旗,他又拿了几道符出来,把佘桂花家的门、窗子什么的都贴了个遍。

    曾申先掐了掐手指,说三天之后,正是除鬼吉日,那天他会做场大法事,把佘桂花养的这小鬼给除了。同时,他还告诫村民,在未来的三日之内,不能靠近佘桂花的屋子。因为,只要距离这屋子在十丈之内,都是有可能被小鬼上身的。

    在说完了该说的话之后,曾申先便走了。

    第二天晚上,丫丫一直在用她的小手向佘桂花屋子的方向指。

    “你是想让我抱着你去你妈家里?”我问。

    丫丫很肯定地对着我眨了一下眼睛。

    在救了杨天华之后,曾申先在村民们心中的地位,就算不是神仙,那也算得上是个高人啊!他叮嘱村民们的话,村民们自然是会听的。因此,就算是白天,都不会有人去佘桂花家附近,别说这大晚上的了。

    去佘桂花家,人我倒是不怕撞见,但她家里有一口血红色的棺材啊!而且万素贞的尸体,还放在那棺材里面呢!

    “我怕!万素贞的尸体还在那屋里呢!”虽然当爹的在自己女儿面前说这两个字显得有些窝囊,但我是真的怕啊!

    丫丫用食指,在她的小脸蛋上划了划,意思是在说我羞羞,连去她妈家里都怕。

    命能丢,做父亲的尊严不能丢。再说,丫丫可是我女儿,她又不会害我。所以,我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之后,一把抱起了丫丫,硬着头皮出了门。

    自从曾申先说佘桂花家那棺材里养着小鬼之后,天刚一黑,村民们就把门给关得死死的了,那些喜欢晚上出来歇凉,聚在一堆吹空龙门阵的长舌妇们,也都乖乖的把自己锁屋里了。所以,虽然现在才刚到八点,但幺店子村,却是一副死寂寂,就像已经是深更半夜的景象了。

    虽然村民们不会出来,但我还是怕被人发现,因此我并没有打手电筒。不过,借着微弱的月光,我还是勉强能看清路的。

    佘桂花的屋子,看上去有些阴森森的。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里面躺着一具尸体,反正在走到大门口的时候,我的背脊,立马就变得凉飕飕的了。

    “咯噔!咯噔!咯噔!”

    这不是我心跳的声音,而是屋子里发出的声音。是万素贞诈尸了?还是那传说中的小鬼出现了?又或者是佘桂花回来了?

    丫丫指了指门,意思是让我把门推开,然后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