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章:栽赃陷害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11本章字数:3040字

    “曾道长,你一定要帮我们把那恶鬼除了啊!你一定能行的,我们相信你!”吴仁兴居然当着众人的面,跪在了曾申先的面前。

    “要想活命的,都跪下!”

    我没有想到,吴仁兴的这句疯话,居然是那么的有号召力,在他把这话说完之后,在场的村民,居然一下子全都跪下了。

    我没有跪,孤立立的在那里站着,显得有些突兀。丫丫指了指曾申先那里,示意我站到曾申先身边去,如此,吴仁兴他们跪的,就是我和曾申先两个人了,我也就不会显得那么突兀了。

    反正我和吴仁兴都已经没有和解的可能了,他又不是没跪过我,就算是再跪一次,又不会折寿。于是,我一个箭步就跨到了曾申先的身边,和他并排站在了一起。

    “秦泣,你干什么?”吴仁兴对着我吼道。

    “没干什么啊?反正你都已经开始陷害我了,先跪我一下,给我道个歉,赔赔罪什么的,你又不吃亏。”我笑呵呵地说。

    “你们都起来吧!”曾申先有些无语地笑了笑,然后指了指我,说:“你们刚才那一跪,可是跪的他啊!所以,贫道我并不欠你们什么。不过,你们的心意,我还是领了。屋里恶鬼这事,要是能想到办法,我一定会想办法的。现在,你们还是跟我进去看看,先看看情况再说。”

    曾申先说能想办法,吴仁兴的脸上,立马就露出了一副如释重负的表情。村民们脸上的神色,也不像之前那般凝重了。

    吴仁兴叫了两个人盯着我,说别让我跑了。

    我要是有跑的打算,早就跑了,用得着在这幺店子村留这么久吗?我之所以一直没跑,一是因为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我毕竟是来幺店子村当村官的,所以我的档案,吴仁兴是查得到的。至于第二,那是因为丫丫,佘桂花既然把丫丫托付给了我,就算我要走,也得等她回来,把丫丫还给她之后,我才能走啊!

    那血红棺材里,确实有一只女鬼。我没有进屋,而是站在了门口,在那里看戏。此时的我,多么希望那女鬼能发威,直接把吴仁兴和那曾申先给吓尿裤子啊!那样的话,曾申先这个招摇撞骗的神棍的高人形象,必然就会轰然倒塌,到时候,村民们自然就不会再相信他了。没有曾申先的支持,我看吴仁兴一个人,还唱得出什么好戏?

    曾申先围着那血红棺材转了几圈,在转圈的时候,他的那张嘴,一直都在碎碎念,也不知道是在念些什么。

    “孽障!还不出来?”一声断喝之后,曾申先将手中的桃木剑,对着棺材盖正上方的空气猛的刺了一下。然后,那原本是静止的棺材,发起抖来了。抖的样子,跟之前我看到的是一样的。

    在看到了这副景象之后,村民们一个个的,都吓得开始往后退了。吴仁兴非但没有后退,反而还像上两次一样,拿出了一叠符,在那里分发了起来,在场的每个村民都被发了一张。

    “这符是白给的吗?”被曾申先宰得最惨,还欠着一屁股烂帐的杨天华,忍不住问了吴仁兴这么一句。

    “今天大家是在帮幺店子村做事,所以这些符,都算在我的账上。作为村支书,为村里出点血,也是应该的。”吴仁兴说。

    吴仁兴这话,算是给在场的各位吃了颗定心丸。毕竟,这出工出力也就罢了,要是还出钱,那吴仁兴,可真就太不是个东西了。

    “得开棺。”曾申先那边,突然冒了这么三个字出来。

    “都去拿家伙,开棺!”吴仁兴说。

    洋铲、錾子、手锤什么的,村民们家里面都是有的。因此,在吴仁兴说了之后,不过几分钟,吴彪便把需要的家伙什全都拿来了。

    棺材盖本来就没封,其实不用工具,就算只用手,都是能够推开的。所以,吴彪他们根本就没费什么力气,便轻轻松松的把那棺材盖给弄开了。

    棺材里没有别的东西,只有万素贞的尸体。不过,让人咂舌的是,万素贞居然是光溜溜的,什么衣服都没穿。上次见万素贞的尸体的时候,她可是穿着衣服的啊!

    “阴阳媾和,怪不得这么快那小鬼就成恶鬼了!”曾申先瞪着我,然后说:“没想到,为了速成,为了赶在我做法之前把这恶鬼养成,你居然会如此的不择手段!当着自己女儿的面,跟女尸媾和,你也真是做得出来!”

    我想到了曾申先会往我身上泼脏水,但我真的没有想到,他会对我泼这样的脏水。当着自己女儿的面,奸污女尸,就算是畜生,也干不出来这样的事啊?我可是有道德有节操的有为青年,怎么可能干出这样的事呢?更何况,这女尸还是四五十岁的村妇。我的口味,能有这么重吗?

    “曾申先,这玩笑可不能乱开。你说我对万素贞的尸体做那事儿?你自己信吗?我真有那么缺女人吗?”我有些无语的说道。

    “要是别人,或许我是不会信的。但是你,作为一个能把七旬老太婆的肚子搞大,还让她生下了孩子的畜生,什么样的畜生事,你做不出来啊?”曾申先这话说得很有道理,而且我必须得承认,他这话,真的是戳到了我的软肋。

    “就是,连佘桂花那样的七旬老太都不放过,更何况是万素贞这样的美艳女尸了?”李瘸子在那里补起刀来了。在说这话的时候,他的两只小眼睛,是直勾勾的盯着万素贞的尸体的,嘴角的口水,自然也哗啦啦的流了出来。要不是有这么多人在场,我估计李瘸子早就一个恶狗扑屎,扑上去啃了。

    “万素贞的尸体本来就邪乎,所以,她身上的衣服不见了,也只能说是有些邪乎,并不能证明我干了什么吧?”我说。

    “衣服不见了是不能证明什么?那她身上的这些粘液,总能证明了吧!”曾申先指了指万素贞的下身,说。

    顺着曾申先手所指的方向看去,那里确实有些粘液,只要是个成年人都应该能看得出来,那粘液是什么?

    “那不是我的。”我矢口否认道。

    “不是你的是谁的?刚才就你一个人在这屋子里,你要是能从这屋里找出第二个男人来,就能证明这事不是你做的。”吴仁兴有些咄咄逼人。

    这一定是吴仁兴安排好了的,他设好了圈套,就等着我往里面钻呢!可是,他怎么就敢肯定,我今夜会偷偷跑进佘桂花家里啊?

    “不是我做的就不是我做的!”说完,我便想要抱着丫丫离去。可是,我这刚迈了一步,就被吴彪给拦住了。

    “把他给我绑了,绑到祠堂去,然后咱们当着列祖列宗的面,好好地审审他。”吴仁兴说。

    “谁敢绑我?”我冷冷地笑了笑,然后说:“既然你们已经知道我养了只厉鬼出来,那么你们应该很清楚,要是得罪了我,你们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曾申先不是什么大慈大悲的菩萨,他是不会免费救人的。他救杨天华的事你们也都清楚,朱开慧不仅给了一万块的现金,还打了张十万块的欠条。”

    就在我说这话的时候,那被揭开了盖子的血色棺材,居然很配合的在那里抖动了起来。棺材的突然抖动,应该不是吴仁兴和曾申先事先计划好的。因为,那棺材一抖,曾申先的眉头,立马就皱了起来。

    原本是按着我肩膀的吴彪,在看到那血色棺材动了之后,脸一下子就吓得卡白卡白的了,他那按着我的手,自然也就松开了。

    “大家都退出去!”

    曾申先这么一招呼,就连那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的李瘸子,都不敢再多看一眼了,而是连滚带爬的出了门。别的那些村民,自然也都出门去了。

    “这恶鬼虽然是养成了,不过还不能离开这尸体,因此,只要秦泣一离开这屋子,咱们就可以把他拿了。就算他一直待在这里,那也没什么,咱们只需要在这里死守七天七夜。七日之后,我自有办法,把那恶鬼给除了。”刚一走出大门口,曾申先就说了这么一番话。

    曾申先这是故意的,他应该知道我根本就不会养鬼。要是村民们真在门口堵我七天七夜,不让我出去,我就算没有被这屋里的女鬼吓死,那也得饿死啊!还有就是,丫丫可只有一个多月大呢!七天七夜,不吃不喝,她能活得了。

    “把大门锁上,他不是喜欢跟那女尸媾和吗?咱们就给他个机会,让他在里面快活个够!”吴仁兴不知道从哪里拿了一把大锁出来,咔嚓一声,把大门给锁了。

    佘桂花这屋子,可就只有一扇门啊!现在吴仁兴把大门给我锁上了,我岂不是得困死在这里了。

    那棺材现在已经静下来了,不过因为棺材盖并没有盖上,所以画面有那么一些不雅。我这人虽然算不上是正人君子,但死人的便宜我还是不会占的。因此,我替万素贞,盖上了棺材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