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章:人鬼同身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11本章字数:3027字

    因为是要引诱丫丫前来救我,所以吴仁兴没有安排人在祠堂这里留守。甚至,为了方便丫丫进入,来个关门打狗,祠堂的大门都是大开着的。

    下半夜的时候,祠堂外面有了动静,丫丫来了,她撅着个小屁股,向着祠堂爬了进来。

    “别进来,快跑!”我对着丫丫吼了起来。

    就在大门的正上方,有一个铁笼子,那是吴仁兴他们弄的。虽然他们人没有守在这里,但那铁笼子应该是跟某个机关连着的,只要丫丫一爬到那里,铁笼子肯定就会掉下去,然后把丫丫给困住。

    丫丫没有听我的招呼,她还在那里奋力的往我这边爬。转眼,丫丫已经爬到了门边。

    “门上有铁笼子,别进来!”

    我这么一吼,丫丫立马就停住了。

    “快跑!危险!”这时候,吴仁兴已经带着人出现了。

    村民们围成了一个半圆,慢慢向着丫丫靠了过来。丫丫扑闪着一对大眼睛,在那里左看看右看看的,并没有感到丝毫的害怕。

    丫丫爬进了门槛,那吊着的铁笼子,哗啦一声落了下来。还好,在那铁笼子即将罩到丫丫身上的时候,丫丫就地一个驴打滚,躲了过去。

    村民们在吴仁兴的带领下冲了进来,丫丫飞快地爬到了我的身边,然后用她的小嘴,咬起了我脚上绑着的麻绳。

    “丫丫!”我有些哽咽了,因为此时丫丫的小嘴,已经被那麻绳给磨破了。从她嘴上破口处流出的鲜血,都已经把麻绳给染红了。

    “丫丫,快跑!”

    丫丫没有跑,她还在那里努力地替我解着麻绳。我真恨我自己,怎么就这么笨?要是我不这么轻易地被吴仁兴他们给捉住,丫丫就不会像这样以身犯险来救我了。

    “丫丫果然是你的亲生女儿啊!为了救你这个当爹的,她连自己的小命都不顾了。你瞧瞧,多么嫩的小嘴唇啊!可惜被麻绳这么一磨,全都给磨破了,还流了这么多的血。你这个当爹的不心痛,我这个外人,看了都心痛啊!”吴仁兴在那里说起了风凉话。

    此时的我,恨吴仁兴都已经恨得咬牙切齿的了。要不是我被绑得死死的,一点儿都动不了,我定会冲过去暴揍他一顿。

    “吴仁兴,你还有一点儿人性吗?”

    “秦泣,你不要激动,我们这么做,也是为了丫丫。丫丫之所以是个鬼婴,那是因为她的身上附着一只小鬼。只要把那小鬼除了,丫丫就能恢复正常,就会变成一个正常的婴儿。所以,我们这么做,不仅是为了幺店子村好,也是为了你好啊!你这个当爹的,肯定也不愿意自己的女儿让一只小鬼把身子给占了吧?”吴仁兴要在以前说这话,我是会信的。不过现在,在经历了这么多之后,我已经把他看透了。因此,不管他说什么,我现在都是不会相信的。

    “我要还信你,我就是傻逼!”我用怒吼,表明了我的态度。

    “现在已经由不得你了,不管你愿不愿意,丫丫身上的小鬼,今天都必须得除掉!”吴仁兴挥了一下手,吴彪把祠堂的大门给关上了,如此,丫丫就逃不出去了。

    丫丫还在用嘴帮我解脚上的绳子,这时候,曾申先拿了一道符出来,递给了吴仁兴,让他把那道符贴在了丫丫的额头上。

    吴仁兴拿着符,向着丫丫走了过来。不过,丫丫根本就没有搭理他,而是继续在那里帮我解着绳子,就好像吴仁兴手中拿的那道符,对她根本就起不到任何的作用似的。

    “啪!”

    吴仁兴很轻松的将手一拍,便把手中的那道符,拍到了丫丫的额头上。丫丫转过了头,张大了嘴,用眼睛死死地瞪着吴仁兴,还哇哇的大叫了两声。

    丫丫的样子并不恐怖,但吴仁兴却不知道怎么的,居然被她吓得往后退了两步。

    “曾道长,快把这小恶鬼收了!”吴仁兴对着曾申先说道。

    曾申先掐着手诀,在那里叽里咕噜的念了起来,一边念,他还一边跨着那奇怪的步子。在搞了一阵之后,曾申先突然停下了所有的动作,在那里皱起了眉头。

    “怎么了?”吴仁兴问。

    “不对!不对!”曾申先的两根眉毛,都快凑到一块儿了。在表演方面,他还真是挺有天赋的。我知道,他这是又准备跟吴仁兴唱一出双簧了。

    “怎么不对?”毕竟是老搭档,吴仁兴在配合的时候,自然是十分娴熟的。

    “那恶鬼明明就在丫丫体内,照说我的这道符,是能够镇住她的。不过,从刚才的反应来看,好像我的这道符,对那恶鬼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由此看来,我还是低估了这恶鬼的本事啊!”曾申先愁容满面的说。

    “那怎么办啊?”吴仁兴问。

    “这是劫,是幺店子村的劫。没想到,佘桂花这老妇,居然是这般的毒辣。”曾申先在那里说起了半截话。

    “曾道长,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能不能给我们说明白些啊?”这话是吴彪问的。毕竟,老是唱双簧,这戏看着也没意思嘛!所以,在必要的时候,还是需要来个群众演员客串一下的。

    “你们想过没有,佘桂花都已经是七旬老妇了,她干吗还生个孩子出来?她是为了给自己养老?显然不是。她的身子骨你们又不是不知道,都没几年活头了,估计孩子还没上小学,她就该去阎王爷那里报道了。再说,一个正常的妈,在明知道孩子养不大自己就得死的情况下,是不可能把孩子生下来的。因此,佘桂花生丫丫,根本就不是因为她想当妈。她只是把丫丫当成了一个工具,一个养鬼的工具。佘桂花把那恶鬼,养在了丫丫的身上,让那恶鬼跟丫丫同命相连。说简单点儿就是,只要丫丫还有一口气,那恶鬼就灭不了。要想除了那恶鬼,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让丫丫死。”曾申先在那里唾沫横飞的忽悠起大家来了。

    “她为什么要这样做,不管怎么说,丫丫都是她的亲骨肉啊!”吴仁兴在那里夸张地拍着胸脯,装出了一副无比痛心的样子。

    “养恶鬼这种事,纸是包不住火的。因此,佘桂花肯定能料到,只要事情一败露,肯定会有正义之士出手,除了那恶鬼。她把那恶鬼养在了丫丫身上,一个无辜女婴的身上。要想除了恶鬼,必须先杀丫丫。你觉得,像贫道这样的正义之士,还能忍心动手吗?”曾申先说。

    “那怎么办啊?”吴仁兴为难了。他这为难的表情,虽然是装的,但看上去真的不像是装的。

    “先把丫丫关起来吧!佘桂花这种养恶鬼的方法,虽然让除鬼很不方便,但她同时也等于是给那恶鬼拴了一根铁链子,让那恶鬼不能离开丫丫的身子。”曾申先说着,指了指大门口地上的那个铁笼子。

    吴仁兴只是使了个眼神,吴彪便很主动的跑了过去,把那铁笼子给拿了过来。

    “不许把丫丫关到笼子里!”我现在能做的,只有声嘶力竭的吼。不过,我就算是吼破了嗓子,也是没有丝毫的作用的。

    吴彪拿着铁笼子过来了,他像揪小狗一样,一把揪住了丫丫的颈子,然后咚的一声,把丫丫扔进了铁笼子里面。

    “哗啦!”

    吴彪关上了铁笼子的小门,吴仁兴拿出了提前准备好的大锁,“咔嚓”一声把那铁笼子给锁住了。

    丫丫用小手在铁笼子上乱抓,把整双小手都抓得血淋淋的了,不过那铁笼子,却没有被抓破半点儿。

    “你们还是不是人啊?你们没有看到丫丫的手都抓破了吗?她仅仅只是一个婴儿,你们却这样对她!”我在那里咆哮了起来。

    “抓破了好,这流的血越多,躲在她身体里的恶鬼,就越待不住。要能把那恶鬼给逼出来,不仅能把恶鬼除了,还能保住丫丫一条命。”曾申先十分淡然的说道。

    我之前只是觉得,曾申先是个招摇撞骗的神棍,不过现在看来,他跟吴仁兴一样,也是一个没有人性的家伙。

    “对一个婴儿都能如此的残忍,你还好意思说自己是道士,我看道家先祖的脸,都让你给丢光了。”我破口大骂道。

    除了吴仁兴和曾申先,在丫丫用手抓铁笼子的时候,别的那些村民,都是把头转到后面去了的。把一个婴儿关在铁笼子了,看她用手抓笼子,还把小手抓得血淋淋的。这画面,只要是一个正常人,都是不忍心看的。

    村民们都还是有良知的,他们也不想让丫丫这个样子。不过,吴仁兴和曾申先这双簧,实在是唱得太好,太逼真了,蒙住了村民们的心,所以他们才在这里当起了帮凶。

    “我们都出去吧!那恶鬼聪明得很,她知道像这样做会让大家不忍心,所以才故意把丫丫的手指头给抓破的。我们不在这里看,她就不会再乱抓了。”吴仁兴不愧是个领导,这话说得,那是相当有水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