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章:人心叵测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11本章字数:3011字

    “嗒!嗒!嗒!”

    外面突然传来了脚步声,这脚步声很重,而且听上去还有些渗人。循着那脚步声望去,村民们一个个的,全都惊掉了下巴,傻了眼。

    万素贞来了,她身上披着我的外套,下半身仍旧是光溜溜的。她一张脸是卡白卡白的,两只眼睛,也只有白眼仁,并没有黑眼珠,她的样子,看上去十分的恐怖。所以,村民们并没敢多看,而是全都躲到了曾申先的身后。

    “她怎么来了?”吴仁兴对着曾申先问道。

    曾申先摇了摇头,说不知道,然后把桃木剑给拿了出来。

    万素贞直接走向了曾申先,在她到的时候,曾申先直接将手中的桃木剑刺了过去。不过,也不知道是万素贞的身子骨太硬,还是曾申先的桃木剑不够锋利。反正,曾申先的桃木剑,虽然是刺中了,但却没能刺进万素贞的身体。

    万素贞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曾申先的脸,刷的一下就给吓白了,他踉跄的退了几步,然后闪到了一边去。不过,万素贞似乎没准备放过他,她向前跨了一步,一把抓住了曾申先的衣领,然后用另一只手指了指我。

    “把他放了!”万素贞说。

    “吴彪,快放人,救曾道长要紧。”吴仁兴赶紧给吴彪下了命令。

    得到命令的吴彪,哪里敢有半刻的迟疑,他赶紧跑到了我的身边,把我身上的绳子给解开了。

    “把铁笼子打开!”我没有顾身上被麻绳勒出的伤口,一个箭步冲到了那铁笼子面前,对着吴仁兴吼道。

    万素贞将脑袋转向了吴仁兴,吴仁兴吓得赶紧把钥匙丢了过来。

    我拿起钥匙,打开了铁笼子,把丫丫抱了出来。丫丫没有哭,她还咯咯的对着我笑,就好像她那被划破了皮,血淋淋的小手根本就不痛似的。

    丫丫是不想让我担心,不想让我难过,所以才表现得这般坚强的。可是。在看了她这坚强的微笑之后,我的心里,顿时就觉得有些酸酸的了。我的眼角,立马就变得有那么一些湿润了。

    “走!”万素贞说了这么一个字,然后一把松开了曾申先。

    有万素贞在前面开路,连曾申先和吴仁兴都不敢拦我,村民们自然就更不敢了啊!因此,我和丫丫跟在万素贞的屁股后面,很顺利的离开了祠堂。

    在离开的时候,吴仁兴和曾申先在商量着什么。曾申先好像是在说,他这一次之所以栽了,那是因为他没把自己的看家法器拿来。

    万素贞是向佘桂花的屋子去的,我现在还需要她的保护,因此只能跟着她。在远离了祠堂之后,丫丫突然伸出了小手,挡在了我的眼睛前面。我弄了半天才搞明白,原来丫丫是怕我偷看万素贞。毕竟,现在她只穿了件我的外套,下半身还是光着的。

    为了避免尴尬,一进佘桂花的家门,我便去柜子里找了几件佘桂花的衣服出来。虽然这些老太婆穿的衣服不怎么好看,但再怎么也好过衣不遮体啊!万素贞现在已经不是人了,所以在穿着方面,她并不怎么在乎。我一把衣服递过去,她立马便穿在了身上。

    丫丫的小手,破了好多的口子,我必须得给她处理一下。灶房屋里虽然没有吃的,不过有半瓶白酒,我把它取了来,给丫丫清洗起了伤口。

    用白酒清洗伤口,自然是很痛的。丫丫都痛得咧着嘴咝咝的吸起了凉气,不过她却没有哭。

    “痛就哭,不要忍着。”

    我这话刚一说完,丫丫就哇的哭了起来,哭得那是一个酣畅淋漓。不过,她这哭里面,没有半点儿的伤心,因为她是被痛哭的。

    万素贞躺进了那血色棺材里,闭上了眼睛,就像一个死人一样。

    今晚让万素贞这么一闹,吴仁兴和曾申先自然是不敢再来找我的麻烦了。此时的我,早已经是饿得前胸贴后背了,丫丫肯定也饿了。因此,我抱着丫丫回到了牛栏屋,把我囤积的那些吃的,全都搬到了佘桂花家里。

    接下来的两天,曾申先并没有在村子里,所以吴仁兴并没有来找我的麻烦。至于万素贞,她一直是躺在那血色棺材里的,动都没动一下。

    丫丫小手上的伤口,全都已经结痂了,她一天到晚都很开心,是一副无忧无虑的,婴儿该有的样子。

    这事肯定没完,只要那曾申先一回来,吴仁兴肯定又得跑来找我麻烦。这不,说曹操曹操到,我正想到吴仁兴还会来呢,他立马就出现在我的面前了。

    “吴书记,你还真是会挑时候啊!以前你不都喜欢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偷偷摸摸的来找我吗?怎么这一次,你顶着大太阳就来了啊?”我知道吴仁兴之所以选择下午太阳最大的时候来找我,是怕万素贞起尸。毕竟,按照常理来说,在白天,尤其是出大太阳的时候,就算是再厉害的鬼,都是不敢出来的。

    “你出来,我有事跟你说。”吴仁兴没敢进屋,他就站在大太阳底下。

    “吴书记你都上门了,就算是有事,也应该进屋,先坐下来喝杯茶,然后咱们再谈啊!”我说。

    “我要说的,跟丫丫有关,你要不出来,就算了,反正丫丫又不是我的女儿,就算出了什么事,那也轮不到我心痛。”吴仁兴这话是诈我的。可是,丫丫现在已经成了我的软肋,就算我知道吴仁兴说的是假话,但我还是想听听,他到底要说些什么。

    我抱着丫丫出了门,来到了吴仁兴的跟前。

    “我们到那边去说。”吴仁兴往着外边指了指。

    我有些犹豫,于是用狐疑的眼神,看了看吴仁兴。

    “怎么?你是怕了吗?这大白天的,光天化日之下,我又不能把你给什么了。”吴仁兴笑呵呵地跟我说了一句,还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在前面带起了路。

    “跟他去吗?”虽然我已经打定了主意,但还是问了丫丫这么一句。

    丫丫眨了一下眼睛,她的答案,跟我不谋而合。

    吴仁兴带着我走了差不多半里地,在一棵黄桷树下,他停了下来。

    “你是不是存心想要害死丫丫?”

    吴仁兴一开口,就让我愣住了。我没有回他的话,只是回了他一个冷笑。

    “我知道,虽然你搞大了佘桂花的肚子,她生下了丫丫,还成功地逼着你跟她成了亲,但你的心里,是一点儿都不愿意的。至于丫丫,虽然是你的亲骨肉,但你考虑着以后还得娶正常的媳妇,所以带着她不方便,甚至很可能因为她,你讨不到老婆。所以,你才跟万素贞合伙,想要把丫丫给害死。但是,万素贞可是一个已经死了的人啊!她现在已经成了一只恶鬼,跟恶鬼合作,你觉得你能有好果子吃吗?至于丫丫,再怎么她都是你的亲骨肉啊!就算你不想要她,不带她走,那也不能把她给害死啊!你把她留在幺店子村,自然是有人,把她抚养成人的。”书记就是书记,就这么三言两语的,我就成了不仅要抛弃自己女儿,而且还想着将她害死的十恶不赦之徒了。

    丫丫哇的一声哭了,就好像吴仁兴说的是真,我已经有了要把她害死的心思似的。

    “别听他胡说!”我在丫丫的额头上亲了一下,她立马就不哭了。

    丫丫有时候很聪明,有时候又有些笨笨的,别人说什么她都信。不过,她才一个多月大嘛!智力不成熟,那也是很正常的。

    “我是不是胡说,你自己心里清楚。”吴仁兴这话说得斩钉截铁的,就好像手里握得有我的铁证一样。

    “你今天来,就是跟我说这个的?”我问。

    “我今天找你,主要是想跟你表明一个态度,那就是我吴仁兴,绝对没有起过要害丫丫的心。不过,那万素贞跑到祠堂去,表面上是救了你和丫丫,实际上,她是要害丫丫。”吴仁兴这话,完全就是硬在往万素贞身上泼脏水,我自然是不会信的。

    见我不信,吴仁兴在那里无奈的笑了一笑。

    “我知道你已经不相信我了,不过,你要是真的没有起害丫丫的心。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要让万素贞跟丫丫独处。还有就是,在晚上的时候,你最好是小心一点儿,把丫丫看好。要不然,出了什么幺蛾子,有你后悔的。”

    吴仁兴在说完这番屁话之后,拍拍屁股就走了,让我一个人愣在了那里。

    万素贞为什么会救我和丫丫,说句实在的,直到现在,我都没想明白。毕竟,我除了给她披过一件外套之外,又没有为她做过别的什么,她凭什么要帮我这么大个忙,出手救我和丫丫啊?

    吴仁兴没安什么好心,万素贞也不一定是什么好鸟,至于佘桂花,她甚至连人影都不知道去哪儿了,连自己女儿都不管,更不是个好东西。

    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啊?分到哪个村当村官不好,怎么偏偏就分到这幺店子村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