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章:血色棺材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12本章字数:3017字

    在离开的时候,吴仁兴跟我说,要是有什么事需要帮忙,我可以去找他。只要是他力所能及的,他肯定会帮我。

    搬回佘桂花家之后,我是住的之前那间屋子。因为吴仁兴跟我说的那番话,晚上休息的时候,我不仅把门给别上了,而且还找来了一根大木棍,把门给抵住了。如此,万素贞再怎么都进不了屋了,自然也就不可能对丫丫做什么了。

    丫丫已经睡着了,不过我还是醒着的。我这心里,总感觉有那么一些不踏实,总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有脚步声,有脚步声来了,那脚步声就在门外。这脚步声难道是万素贞的?她跑到我的门边来,是要干什么呢?

    “咚!咚!”

    万素贞居然敲了两下门,这个让我很有些意外。按照常理来说,万素贞若是过来干什么坏事,她应该悄悄的把门给弄开,然后进来啊!

    “哐当!”

    那原本是别着的门闩,突然一下子划开了。

    “哗啦!”

    那原本是抵着门的大木棒,居然一下子摔落到了地上。

    嘎吱一声,门被推开了,出现在门口的,果然是万素贞。她双眼泛白,面无表情,迈着步子,一步一步的向着我这边来了。

    一到床边,万素贞便伸出了那惨白的手,向着丫丫的小脸蛋摸了过去。我赶紧一把将丫丫抱了起来,把她藏到了我的身后。

    也不知道是不是丫丫睡得太死,反正直到这时,她都还没有醒来,还在那里呼呼大睡。

    万素贞将双手伸了出来,做出了一个要抱丫丫的动作,意思是想让我把丫丫拿给她抱。要没有白天吴仁兴说的那番话,或许我真的就把丫丫拿给万素贞了。不过,现在我是绝对不会把丫丫拿给她抱的。要知道,现在的万素贞,她不是个人。

    我把食指竖在了嘴前,轻轻嘘了一声,然后告诉万素贞说,丫丫睡了,让她自己赶紧回到那血色棺材里去。

    哪知道,我这话说完之后,万素贞非但没有走,还一屁股坐了下来,坐到了我的床上。

    “你要干什么?”我问。

    万素贞用那一对白眼仁死死地盯着我,看得我的整个背脊,都有些发凉了,我的额头上,也冒出了冷汗。吴仁兴没有骗我,跟恶鬼混在一起,果然是没有好果子吃的。

    “我不会把丫丫给你的!”我虽然十分的害怕,但无论怎样,我都得把丫丫给护着啊!

    我用整个身体,挡住了丫丫,这样,万素贞的手,就碰不到丫丫了。

    万素贞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轻轻地一拽,就把我给拽了起来,然后咚的一声,把我扔到了地上。万素贞可是个女人啊!她此时的力气,居然这么大。我好歹也有一百二十斤呢,没想到她这么轻轻的一拎,就把我给拎起来了,还一下子把我扔到了地上。

    万素贞抱起了丫丫,此时丫丫已经醒了,她还在那里,对着万素贞咯咯的笑,是一副很喜欢万素贞抱的样子。

    万素贞倒也没有做什么过火的举动,她只是抱着丫丫,在那里用手轻轻地拍,就像是妈妈在哄自己的宝贝睡觉一样。

    看来我是误会了,万素贞大半夜的,跑来抱丫丫,多半是因为她母爱泛滥了,所以想来爱抚丫丫一下。据我所知,万素贞和莽娃结婚已经有十几年了,可却一直都没有怀上孩子。更奇怪的是,她和莽娃都去医院检查过,检查结果是两人都没有问题,至于为什么怀不上孩子,医生也说不清楚。

    万素贞都是四十几岁的女人了,自己又没个孩子,母爱没地方用,有些泛滥也是可以理解的。反正佘桂花又不在,丫丫正缺一个妈呢,让万素贞给她一点儿母爱,也算得上是一件好事嘛!

    在哄了一会儿之后,丫丫睡着了,万素贞没有把她放到床上,而是抱着她向着门外去了。

    “把丫丫还给我,你要干吗?”

    万素贞没有搭理我,我一个箭步追了出去,想从万素贞手里把丫丫抢过来,可她用胳膊肘轻轻的往我胸口上一撞,就把我给撞翻在了地上,疼得我哎哟连天的叫。

    “丫丫!丫丫!”我在那里扯着喉咙喊了起来,可是,不管我怎么喊,丫丫都没有要醒来的意思。

    万素贞抱着丫丫,坐进了棺材里面。她还在那里轻轻的拍着,就像妈妈拍自家宝贝一样温柔。可是,我这心里,终究有那么一些不踏实。

    我也不知道,万素贞打的到底是个什么主意,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那就是我不能让丫丫在万素贞的手里。

    夜里,正是万素贞最厉害的时候,我是斗不过她的,更何况,刚才她已经让我领教到了她的厉害了。不过,值得庆幸的是,至少到目前为止,万素贞还没有对丫丫做什么。因此,我没必要去硬抢,我只需要看着万素贞,不让她伤害到丫丫就是了。

    我一边死死地盯着万素贞,一边慢慢移动起了步子,来到了墙角,把那根大木棒捡了起来,拿到了手里。要是一会儿发生了什么突发情况,我是必须得动手的。跟恶鬼打架,赤手空拳哪儿能行呢?我手里必须得拿个家伙啊!

    一晚上的时间,慢慢的过了。在这一夜,万素贞没有干别的,她一直坐在血色棺材里,在那里像妈妈一样抱着丫丫。至于丫丫,则甜甜的睡了一宿。而我呢,则手握大木棒,在那里守了一整晚。

    天亮了,万素贞抱着丫丫躺进了棺材里,那原本是滑开的棺材盖,哗啦一声合上了。

    “把丫丫还给我。”我冲了过去,用力的在棺材盖上拍了起来。甚至,我还用力在那里掰起了棺材盖。可是,我把吃奶的劲儿都用出来了,那棺材盖却是纹丝不动的,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我进灶房屋拿来了砍柴刀,想把那血色棺材砍开,可是,我在猛的砍了几刀之后,那血色棺材上,居然一点儿印子都没有留下。

    后来,我又去找了根錾子来,想把棺材盖给撬开,可还是不行。

    吴仁兴说,我要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去找他。现在,我也只能去找他了。

    我飞奔到了吴仁兴家里,在那里咚咚的敲了半天门,睡眼惺忪的吴仁兴,才慢悠悠的把门给打开了。

    “你这大清早的,是要干吗啊?”吴仁兴有些不快的对着我说了这么一句。

    “丫丫被万素贞抱进那口血色棺材里面了。”我把昨晚的情况,简明扼要的跟吴仁兴说了一下。

    吴仁兴听完之后,说他去找曾申先,然后让我赶紧去棺材那里守着,不能让万素贞逃了。

    我回到了佘桂花家里,守在了血色棺材旁边,还不时的用手在棺材盖上拍拍,喊丫丫两声。可是,让我郁闷的是,不管我怎么拍,棺材里都没有回声。

    我一直等到了中午,吴仁兴终于是带着曾申先慢悠悠的来了。

    “曾道长,快帮我想想办法啊!”我虽然打心眼儿里认为曾申先只是个神棍,但现在我没有别的招啊!只能病急乱投医啊!所以,我还是恭恭敬敬的叫了他一声曾道长。

    “你不说我是一个招摇撞骗的神棍吗?我这神棍,除了骗钱,别的什么都不会,你让我怎么帮你啊?”曾申先这是知道我有求于他,所以在那里摆起了谱,想为难为难我。

    吴仁兴给我递了个眼色,意思是让我赶紧给个红包,让曾道长消消火。

    我把兜里仅剩的两百多块钱的现金摸了出来,递了过去。曾申先很不屑的扫了一眼,并没有接。

    “曾道长,你就先帮我想想办法吧!事情紧急,钱在我卡里,等事成之后,我定会重谢于你的。”只要曾申先能把丫丫弄出来,就算把卡里的几千块钱全都拿给他,我都不心痛。

    “重谢?你拿什么来重谢?又拿几百亿冥币来吗?你要是有心重谢,还是先把上次的冥币换成人民币之后再说吧!”曾申先说。

    “曾道长,上次的事,确实是我的错,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我吧!”我在那里跟曾申先求起饶来了。

    “要想我饶了你,也不是没可能,不过,你污过我的名声。钱财的事,我一个方外之人,可以不计较,但是污我名声这事,你必须得拿个说法出来。”曾申先捋着他的小胡子,十分神气的说。

    “你要什么样的说法啊?”我问。

    “是你给我说法,不是我给你说法。所以,该给个什么样的说法,得你自己想。你什么时候想好了,就什么时候来找我。”曾申先说完就要走。

    “要不这样,秦泣你在祠堂,当着全村人的面,给曾道长跪下道个歉,说你错了。我相信,在你道完歉之后,曾道长一定会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你的。”吴仁兴在那里出起了主意。

    让我当着全村人的面,给一个神棍跪下,还给他道歉,我对得起我的膝盖骨吗?男儿膝下,可是有黄金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