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章:鬼夫妻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12本章字数:3006字

    在教吴丹识字的过程中,她不断往我的身上靠,而我则是小心翼翼地在那里躲着。我问吴丹,豆豆她爹去哪儿了。她说不知道,不想跟他过了。还问我在当完两年村官之后,能不能带着她和豆豆去城里。

    我也不知道,吴丹这话是个什么意思。不过,为了成功把豆豆抱走,现在我必须得把关系跟她拉近一点儿。所以,我对着她点了点头,说可以。

    吴丹一下子就变得很开心了,还一把抱住了我。

    “豆豆看着呢!”我说了这么一句,然后小心翼翼地推开了吴丹。

    之前是佘桂花,现在又来个吴丹,我这是犯了桃花运,还是桃花劫啊!怎么老是遇到这种当现成爹的事儿啊!

    当然,吴丹的姿色还是不错的,刚才她那么一抱,确实让我的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不过我很清楚,我是不可能对她负责的。要我妈知道我跟一个给别人生过孩子的女人搅在一起,那还不得打死我啊!所以,我一定要把握好分寸,一定要管住自己。毕竟,有些事,一旦做了,就算是不想负责,那也是不好摆脱的。

    “快到饭点儿了,我去做饭,你就留在这里吃晚饭吧!”吴丹向我发出了邀请。

    留在这里吃晚饭,估计吃完之后,她还得让我留宿。

    “行!”我点了点头,说:“豆豆已经醒了,要不我抱着她出去转悠一圈?”

    自从我答应带她去城里之后,吴丹对我已经不设防了。所以,我这话一说,她想都没想,就点头答应了。

    我抱着豆豆,直接奔向了幺店子村。

    取魂魄需要的东西,曾申先早就准备好了的。不过,曾申先说,因为婴儿的魂魄本就比较脆弱,在取魂魄的时候,周围不能有生人。因此,他直接把豆豆抱进了一间小屋子里,我和吴仁兴都被他留在了门外。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满头大汗的曾申先出来了。他说过程比较顺利,现在我可以把豆豆抱走了。至于把这一魂一魄送进丫丫身体的事,他会办好的,不用我操心。

    被取了一魂一魄的豆豆,除了目光变得有些呆滞了之外,好像并没有别的异常。

    吴丹还在家里等着呢,我得赶紧把豆豆还回去。

    回到吴丹家的时候,吴丹已经弄了一大桌子菜了。香肠腊肉、活水豆花、清炒小菜……满满一大桌子,就像是过年吃年饭一样。

    “弄这么多?我们俩吃得完吗?”

    吴丹没有回答我,只是在那里害羞的笑了笑。

    我知道吴丹为什么要做这么一大桌子菜,我也知道这顿饭意味着什么。不过,为了丫丫,我就先半推半就的应着吧!反正我只要不走到最后一步,那就还有回旋的余地。

    果然,不出我所料,吃完饭之后,吴丹果然让我晚上就在这里住。我只能推脱说,晚上幺店子村要开一个很重要的会,我必须出席。

    吴丹不是那种胡搅蛮缠的女人,所以我这么一说,她就没有强留我了,只是让我有空就来她这里。

    至于豆豆的眼神变得呆滞了这事儿,吴丹好像并没有发现。最主要的原因是,她把精力都放到我的身上了。

    我成功地从吴丹家里逃了出来,回到了幺店子村。

    这时,曾申先已经把该做的事都做完了。从豆豆身上取的那一魂一魄,已经进入了丫丫的身体。

    曾申先说,现在已经给丫丫争取到了三十天的时间,在这三十天之内,他会在合适的时机,想办法把万素贞给除了,将丫丫的魂魄夺回来,彻底了结这事儿。

    从佘桂花家里出来之后,我重新搬回了牛栏屋。

    这天晚上,我正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没想到有人跑来敲我的门了。

    “咚!咚!咚!”

    这深更半夜的,是谁在敲我的门呢?该不会是那吴丹吧?

    这么一想,我赶紧把脑袋捂在了被子里,大气都不敢出一口,装出了一副屋里没有人的样子。

    “咔嚓!”

    那家伙在敲了半天门,没人搭理之后,不知道用什么东西,一下子把我的门闩给拨开了,然后嘎吱一声推开了门。

    躲是躲不过的,我把被子掀开了一个小角,让眼睛能看到外面。

    万素贞,居然是万素贞!

    她那张卡白的脸正对着我的床,那一对白眼仁,看着还是那么的渗人,让我吓得不自觉的在床上发起了抖。

    万素贞来找我,该不会是她已经发现,她抢走的那个丫丫是假的吧!

    我虽然整个身子都是躲在被子里的,连一根头发丝都没有露出来。但是,万素贞还是向着我这边走了过来。

    万素贞走到了床边,那对白眼仁死死地盯着床。她伸出了手,一把揪住了被子,然后那么用力的一扯,被子便被她扯开了。只穿着一条大裤衩的我,完全暴露在了她的面前。

    我蜷缩成了一团,额头上冒出了冷汗,全身都发起抖来了。我睡的这张本就不太结实的小木床,因为我这么一发抖,在那里嘎吱嘎吱的响了起来。

    万素贞的嘴角,浮过了一丝冷笑。

    她肯定已经发现我了,害怕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我赶紧一个驴打滚,咚的一声滚到了地上。顾不得那被摔痛了的背,我一把抓过了床底下的小木凳,拿到了手上。

    然后,我开始往后退,往门那里在退。

    “别过来啊!你要是过来,我就用小木凳砸你!”我在那里威胁起了万素贞。

    我的这看上去有些苍白无力的威胁,居然起了作用。因为,万素贞果然没有过来,她只是在那里站着,不过嘴角,还是挂着那么一丝冷笑。

    在就要退到门口的时候,我感觉自己的背,好像是撞到了什么东西。我回过头一看,竟是那穿着寿衣的莽娃。我吓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手上的小木凳,自然也给吓掉了。

    “你们两口子这是要干吗啊?莽娃,我真的没有睡你老婆啊!我也真的没有害过你啊!你摔的那一跤,真的只是一个意外啊!”我在那里替自己解释了起来。

    莽娃没有动,万素贞也没有动。她们就这么一前一后的站着,把我夹在了中间,我就算是想跑,那也没地儿跑啊!

    万素贞走了过来,弯腰捡起了那根小木凳,然后把它递给了我。

    我不知道万素贞这是个什么意思,不过我还是伸手去接了过来,然后把小木凳放在了地上,一屁股坐了上去。

    莽娃向前走了两步,然后把他那双臭烘烘的手,按在了我的肩膀上,死死地把我往下压。

    “咚”的一声,我摔到了地上。那莽娃一个转身,一屁股坐到了我的小腹上。

    “救命!救命啊!”我刚喊了一声,莽娃便用他的虎口掐住了我的脖子,让我再也发不出声音来了。

    万素贞走了过来,她瞪了一眼莽娃,莽娃的手,立马就松了一些了。

    “丫丫是我的,不许帮吴仁兴。”

    说完之后,万素贞对着莽娃招了招手,莽娃很听话的站了起来,放开了我,然后跟在万素贞的身后,出门去了。

    莽娃是什么时候和万素贞混到一起的?看样子,好像变成鬼的莽娃,也是一个耙耳朵,还是由他老婆说了算。

    万素贞说丫丫是她的,这是个什么意思?她要没发现她抢回去的纸人,那意思应该就是让我不要帮着吴仁兴去抢那个纸人丫丫;她要是发现了那丫丫是个纸人,这意思应该就是她马上就要去祠堂抢真正的丫丫,还威胁我,让我不要去帮吴仁兴。

    这事儿再怎么说,都应该是吴仁兴帮我啊!毕竟我才是丫丫的爹嘛!万素贞怎么会说让我不要去帮吴仁兴呢?看来,在变成了鬼之后,万素贞的智商,确实是下降了不少。她的脑子,都已经有些糊里糊涂,搞不清楚谁是谁了。

    在平复了一下心情,确定万素贞和莽娃已经走远之后,我踉踉跄跄的向着祠堂跑了去。曾申先在祠堂里,我得去找他,把万素贞和莽娃来找我的事告诉他。

    在听了我说的之后,曾申先还是多少有些吃惊的。让他吃惊的并不是万素贞来找我,而是莽娃居然是跟着万素贞一起的。

    万素贞跟莽娃在一起,证明他们两口子,都已经成了恶鬼了。这一对鬼夫妻,加上佘桂花养的那只小鬼,现在的幺店子村,至少是有三只恶鬼了。这三只恶鬼,要是发起狂来。最多一夜时间,就能把整个幺店子村的人全都害死。

    曾申先还说,万素贞和莽娃全都变成了恶鬼,肯定跟佘桂花养的那只小鬼有关系。那只小鬼,说不定能把所有害死的人都变成恶鬼。要真是这样,幺店子村的村民在被害死之后,全都会变成恶鬼,那样的话,事情就有些不敢想象了。

    莽娃意外死亡,佘桂花突然离开,万素贞离奇上吊,然后莽娃和万素贞两口子变成了一对鬼夫妻。这之间,到底有什么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