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0章:火烧棺材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12本章字数:3016字

    考虑到万素贞和莽娃晚上很可能会跑到祠堂来抢丫丫,因此曾申先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和我一起在祠堂里守了一夜。

    天亮了,太阳也出来了,曾申先说万素贞和莽娃,就算是胆子再大,也不敢大白天跑出来。不过,现在那两位已经成了气候,必须得赶紧把他们除掉。

    曾申先让我去把吴仁兴找了来,然后跟我们说,莽娃他们两口子,之所以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变成厉鬼,除了佘桂花养的那小鬼作祟之外,还跟他们的尸体有关。横死的尸体,本就是充满怨气的,魂魄留在上面,会迅速变成厉鬼。

    虽然曾申先并没有想到好的办法,能把那对鬼夫妻给除了。不过,把他们俩的尸体给毁了,那还是没问题的。

    毁了尸体,就算那对鬼夫妻还在,因为没有怨气的给养,拖个十天半月,他俩就算自己没有魂飞魄散,那也会变得很好对付。

    万素贞的尸体,肯定是在那血色棺材里的。至于莽娃的尸体,多半也在里面。因此,曾申先准备放一把大火,把那棺材给烧了。不过,因为那棺材是在佘桂花家里的,大家也都知道,就算是力气再大,也抬不动那棺材。所以,要想烧掉棺材,必须得把佘桂花的家给烧了。

    虽然佘桂花养小鬼有些十恶不赦,但吴仁兴还是让我在动手之前,进屋去把她的东西拿出来。还说这件事之后,只要佘桂花肯改邪归正,不再养小鬼害人,他可以带头,让村民们重新给她修一栋小楼。

    佘桂花本来就是个穷老太婆,家里也没什么东西。再则,那对鬼夫妻很可能就在堂屋那血色棺材里呢!所以我跟吴仁兴说,东西就不用去拿了,大不了事后,我给她买新的就是了,反正她屋里那些东西,也值不了几个钱。

    吴仁兴组织村民们去弄了好几十捆干柴棍来,并用它们严严实实的把佘桂花的屋子围了一圈。

    摆好之后,曾申先设坛做了场简短的法事。做完之后,时间已经到了午时三刻,也就是太阳最盛的时候。

    吴仁兴一声令下,吴彪和几个村民,分别站在了屋子的四面八方,同时点燃了火。干柴棍是极其易燃的,火一点上,不过十来秒钟,那些干柴棍就燃得噼里啪啦的了。

    佘桂花这屋子,本就是十分破旧的,哪里经得住这样的熊熊烈火啊!这不,在烧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之后,屋顶的瓦片,开始哗啦哗啦的往下掉了。甚至屋子的墙面,也开始轰隆轰隆的往下倒了。

    这把大火,足足烧了半天,一直烧到了天黑,把佘桂花的屋子,烧成了一片废墟。

    在烧完之后,吴仁兴带着村民们,把这片废墟找了个遍。让人意外的是,那血色棺材,居然连一点儿影子都没有。

    在放火之前,大家是确认了的,那口血色棺材,就摆在佘桂花家的堂屋里。怎么这一把火烧了之后,那口棺材,连一点儿灰都没有留下啊?

    难不成,那口血色棺材,会上天入地?

    “哎!”

    曾申先的两条眉毛,都皱到一起了。他一边在那里摇头,一边在那里唉声叹气的。

    “曾道长,这是怎么一回事啊?”吴仁兴问。

    “都是贫道的错,都是贫道的错啊!贫道太莽撞了,我原本以为,一把火烧了那对鬼夫妻的尸体,再除掉他们,抢回丫丫的魂魄,会容易一些。没想到,这血色棺材居然这么厉害。不仅让我这把火白烧了,还让我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把那对鬼夫妻,彻底给惹怒了。”曾申先说。

    曾申先跟大家分析说,那血色棺材的突然失踪,应该跟佘桂花有关。佘桂花虽然这段时间没有露面,但她绝对是在村里的,只是不知道她躲到哪里去了?

    站在废墟中的吴彪,突然在那里叫了起来,他在废墟里发现了一条地道。那条地道很宽,足够那口血色棺材通过。

    曾申先小跑了过去,那地道里黑黢黢的,正在往外面冒白烟。我只闻了一点点那白烟,脑袋就有那么一点儿晕乎乎的了。

    “这是迷烟,大家快退后。”曾申先捂住了自己的鼻子,招呼大家往后退了起来。

    血色棺材虽然不能自己上天,但却有人能让它入地。这个地道的发现,至少是可以解释,为什么那血色棺材会凭空消失了。同时,这也让我确信了一点,那就是佘桂花真的没有离开,她只是在暗处躲着。

    不对!要这一切是佘桂花搞的,丫丫的事儿怎么解释啊?佘桂花什么恶事都可能做,但绝对是不会害丫丫的。

    万素贞若真是佘桂花弄出来的恶鬼,那么她把丫丫抢走,肯定也是佘桂花的主意啊!万素贞当时在抢走丫丫之后,是把她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看待的,她确实并没有要伤害丫丫的意思。后来她和莽娃来找我,跟我说丫丫是她的,还让我不要帮吴仁兴。那莽娃本是准备伤害我的,结果被万素贞阻止了。由此可见,万素贞并没想害我。

    待丫丫如亲生骨肉,还不伤害我,这真的很像是佘桂花的做派。反观吴仁兴和曾申先,虽然他们嘴上说是为了救丫丫,可实际上呢,他们却把丫丫关在了铁笼子里,让她不吃不喝的。此外,吴仁兴和曾申先还唱了一出双簧,让我去偷吴丹家的孩子。

    要吴仁兴让我去偷的是别人家的孩子,或许我还不会起疑,但吴丹家,我反正在看到那片槐树林之后,总觉得有什么不对。

    不管了,我得先去把丫丫放出来,不能再让她关在铁笼子里面了。

    吴仁兴和曾申先正忙着在那里研究那个地道,没工夫搭理我,所以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我向着祠堂去了。

    “爸爸!爸爸!”我刚一走进祠堂,便听到了丫丫虚弱的喊声。

    “丫丫!爸爸在这儿!”我赶紧把那铁笼子放了下来,然后找来了一把斧子,直接把那锁给劈断了,把丫丫抱了出来。

    丫丫很虚弱,不过她用她的小手,指了指肚子,意思是她饿。

    我抱着丫丫回了牛栏屋,给她弄了些米糊糊,在喂完之后,她便在我怀里睡了。

    丫丫睡得很香,一觉睡到了天亮。在醒来的时候,她的脸色已经好了很多,还能调皮的对着我笑了。

    吴仁兴来了,他的脸色有些难看,在看到我怀里的丫丫之后,他直接就在那里发起了飙。

    “谁叫你把丫丫抱走的?”

    “丫丫醒了,她饿了,要吃东西,难道我还让她继续关在那铁笼子里,让她活活饿死吗?”我说。

    吴仁兴瞪了我一眼,大概找不出反驳我的理由,因此,他没有再说话。

    时间一晃,就到了下午。吴仁兴再一次不请自来,来到了牛栏屋里。这一次,吴仁兴跟我说,我把丫丫取下来,就等于是让丫丫接了地气。如此一来,那万素贞自然会知道,之前她抢走的丫丫是假的,所以,万素贞随时都可能再来,把丫丫给抢回去。

    吴仁兴的意思是,我可以不把丫丫放回铁笼子里去。不过,为了丫丫的安全,我最好是搬到祠堂去住。毕竟,曾申先这段时间是住在祠堂里的,他会保护我和丫丫。

    对于吴仁兴这样的要求,我是不能拒绝的,而且我也没想着要拒绝。

    我搬进了祠堂里,其实,住在祠堂里面,除了那些幺店子村的老祖先们的灵位,让人在看了之后有些不舒服之外,别的也没什么。

    一住进祠堂,丫丫立马就变得有些愁眉苦脸的了,看样子她好像很不喜欢住在这里。在看到那个被我砍烂了的铁笼子之后,丫丫居然还嚎啕大哭了起来。

    被那铁笼子关了这么久,丫丫自然是有心理阴影的。我把那铁笼子拿去丢了,丫丫那哭花了的脸上,才算是勉强挤出了一点儿笑容,而且她对祠堂,好像也不是那么的反感了。

    这小妞,小小年纪,居然就会为了一个铁笼子,而憎恨一个地方了。

    住进祠堂之后,曾申先跟我说,让我没事的时候,尽量不要离开祠堂。还有就是,晚上睡觉的时候,稍微警觉一点儿。因为他也不知道,万素贞什么时候会来。

    一晃就到了晚上,本来我想一夜不睡的,不过在撑到半夜之后,我实在是撑不住了,于是就倒在床上睡了。

    在我睡的时候,丫丫已经呼噜呼噜的睡了好久了,她的梦口水,都已经流出来了。

    “丫丫!丫丫!”

    在眯了那么一会儿之后,我不放心的睁开了眼,没想到丫丫居然不见了。不过,我能听到丫丫咯咯笑的声音,我赶紧循声跑了出去。

    丫丫在院子里,除了她之外,院子里还有一个纸人丫丫。纸人丫丫和丫丫像两个要好的小伙伴一样,在那里嬉闹,玩得可开心了。

    “该来的还是来了。”曾申先出现在了我的身后,冷不丁的来了这么一句,把我吓了一大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