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1章:纸人丫丫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12本章字数:3016字

    丫丫发现了我,她转过了头,对着我咯咯的笑了笑,还对着我招了招小手,示意我过去,跟她们一起玩耍。

    “别去!”

    曾申先想要阻止我,不过他并没有成功,因为叫我过去的是丫丫。

    一走到丫丫身边,她就伸出了两只小手,想让我抱。我很自然的把她抱了起来,这时候,那个纸人丫丫,也对着我伸出了小手,意思是它也要抱抱。

    丫丫对着我眨了一下眼睛,让我把那个纸人丫丫也抱起来。我抱起了纸人丫丫,因为那是纸人,所以抱着并不重,这么一只手一个,我还是抱得动的。

    “放下那纸婴,要不然你小命都会丢掉的。”曾申先在我身后吼了起来。

    丫丫指了指前方,让我抱着她们往前走,看来她是不喜欢曾申先在那里聒噪。又或者,她是想带我去见什么人。

    我抱着丫丫和纸人丫丫往前去了,曾申先只是在背后喊了我两声,并没有追上来。

    一路上,丫丫指哪儿,我就往哪儿走。最后,我来到了一片竹林里。四周都是黑黢黢的,身边的竹子,随风晃着,看上去有些鬼影重重的,反正很吓人。

    这时候,前方出现了一个白色的身影。那是一个女人,穿着白裙子的女人,那白裙子上,还有一些血迹。

    那女人靠近了,这时我才看清,原来她是万素贞。

    “保护好她们,远离吴仁兴和曾申先。”万素贞指了指我怀里抱着的两个小家伙,淡淡地说了这么一句。说完之后,万素贞就走了,消失在了竹林深处。

    我抱着两个小家伙离开了竹林,回到了牛栏屋里。我不能继续跟吴仁兴他们搅在一起了,因为我始终觉得,他和曾申先,不是什么好鸟。

    丫丫和纸人丫丫很要好,就算是睡觉,两个小家伙都要睡在一起。牛栏屋里的那张床本就不大,所以我只能把床让给了那两个小家伙,让她们在上面睡。我则弄了两根长凳来,并排着,然后躺在了上面。

    “秦泣,给我出来!”我眼睛刚闭上,正准备美美的睡上一觉呢!没想到吴仁兴的声音,就从门外传了进来。

    还好丫丫没有醒,要知道我刚才可是哄了好半天,才把她给哄睡着啊!

    为了避免吴仁兴继续这么大声嚷嚷,把丫丫给吵醒了,我赶紧开了门,走了出去。

    “大晚上的,干什么啊?”我把吴仁兴拉到了边上,小声地对着他问道。

    “那纸婴是不是在你这里?”吴仁兴问我。

    “纸婴?没在我这儿啊!我把丫丫抱回来之后,它就跑不见了。”我说。

    “真的吗?”吴仁兴不相信我说的,一把推开了我,然后进了门。

    丫丫在床上睡着,睡得很香,原本睡在她身旁的纸婴,不知道去哪儿了。

    “你知道纸婴跑哪儿去了吗?”眼见为实之后,吴仁兴好像是信了我的话了,因此他问了我这么一句。

    “不知道。”我摇了摇头,说。

    “要你发现了那纸婴,一定要及时通知我,那东西邪乎得很,若是没处理好,是会惹大麻烦的。”说完,吴仁兴便走了。

    在他走远之后,我很疑惑的走到了床边,掀开了被子。纸婴没有躲在被子里,刚刚它明明还在,怎么一转眼,它就不见了呢?

    这时候,床底下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我勾下脑袋一看,发现纸人丫丫,正在往外爬。这小家伙,还挺聪明的,居然知道自己钻到床底下去躲着。

    爬出来之后,纸人丫丫拍了拍身上的尘灰,然后一下子就蹦到床上去了,重新睡到了丫丫的身边。

    万素贞让我保护好这两个小家伙,没想到我刚带着这两个小家伙回来,吴仁兴就上门来要人来了。

    大约是在后半夜,当时我睡得迷迷糊糊的,突然传来了“嘎吱”的一声。这是开门的声音,我一下子坐了起来,发现丫丫还躺在床上,不过那个纸人丫丫,已经不见了。那原本是关着的大门,被打开了一条缝。

    在睡觉之前,我是把门闩别上了的,门闩离地面少说也有一米多高,那纸人丫丫个头跟丫丫是差不多的,就算她能站起来,踮着脚也够不着门闩啊!我很好奇,它是怎么把门给打开的。

    丫丫还在打呼噜,看来她不知道纸人丫丫已经离开了。

    我本来想追出去的,但是看了看睡熟的丫丫,我还是决定就留在屋里。毕竟,丫丫远比那个纸人丫丫重要,我还是好好的守着她吧!

    我把门关了过去,不过没有别上,我怕别上后,纸人丫丫回来推不开门。

    我睡到了床上,睡在了丫丫的身边,不过我并没有睡着,一直保持着那种半清醒的状态。

    大约一个小时之后,嘎吱一声,门再一次被推开了。一个小脑袋挤了进来,那不是纸人丫丫还能是谁?

    进屋之后,它嘎吱一声关上了门,然后一下子蹦了起来,用它的小手,把门闩给别上了。

    大概是见我睡在床上,那纸人丫丫并没有上床,而是跳到了那两条长凳上面,躺下睡了。

    虽然这小家伙只是一个纸人,但再怎么说,它都只是一个小家伙啊!所以,我起了床,走到了长凳边上。

    纸人丫丫刚才干吗去了,怎么它的小嘴唇上沾满了鲜血啊?

    “你干吗去了?”我摇了摇纸人丫丫,可是它在那里装睡,不管我怎么喊都不醒。

    嘴上有鲜血,莫非这纸人丫丫要吸血?要是这样的话,我可不能把它留着,我必须得去找吴仁兴,让那曾申先来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刚走到门边,正准备把门闩打开,没想到那纸人丫丫居然跑了过来,用它的背,死死地把门给抵住了,不让我开。

    这纸人丫丫的力气还真是大,它这么把门抵着,我一个大老爷们儿,居然怎么用力,都打不开那门了。

    “要我不去找人也行,你得告诉我,刚才干吗去了?”我用很严厉的语气,对着纸人丫丫问道。

    纸人丫丫指了指肚子。

    “你饿了,所以跑去吸血,填你的肚子?”我问。

    纸人丫丫点了点头。

    “你吸的什么血?”我问。

    “哞!”纸人丫丫居然学了一声牛叫。

    “吸的牛血?”我问。

    纸人丫丫点了点头。

    “去床上睡觉吧!”我说。这纸人丫丫,居然能在牛身上吸到血,看来它的本事,还真是不小啊!

    天一亮,村里就炸开了。昨天夜里,吴仁兴牛棚里的那头大水牛死了。我抱着丫丫去了现场,发现那大水牛身上并没有别的伤口,只是脖子那里有两排小牙齿印。

    吴仁兴家的牛棚,离他睡觉的那间屋子并不远,要是牛棚里有什么动静,他肯定是听得到的。不过,昨晚他什么动静都没听到。

    还有就是,虽然牛脖子上留下了两排小牙齿印,但是,这么大的一头大水牛,别说只是两排小牙齿印了,就算是弄一只大老虎来撕咬,那也得咬上好一阵子,才可能被咬死啊!

    在大家看来,这件事是极其蹊跷的。我知道凶手是谁,就是纸人丫丫。不过,我还是有些想不通,那纸人丫丫虽然肚子饿了要吸血,但它个头毕竟只有那么点儿啊!怎么可能直接把这么大一头水牛给吸死呢?

    曾申先来了,他在看了一眼水牛脖子上的伤口之后,说:“定是那纸婴干的,它把这水牛的血吸干了。”

    一个纸婴,居然能吸干一头水牛的血!

    曾申先这话一说完,村民们立马就炸开了锅。要知道,这牛身上的血,可比人身上的要多好多倍啊?像纸婴这么个吸法,要是它吸人血,一次不知道得吸好多个人才能吸得饱?

    白白死了一头大水牛,吴仁兴自然有些郁闷。要知道,这么一头大水牛,少说也得值好几千块钱啊!

    “我家的水牛死了,损失的也就是几千块钱。不过,那纸婴昨晚吸牛血,说不定今晚就得吸人血。这牛死了可以再买,人死了怎么办?所以,大家伙儿都把眼睛放尖一点儿,一定要把那纸婴找到,让曾道长帮我们把它给收了。要不然,那玩意儿哪天爬到了谁的床上,把谁的血给吸了,那可就是人命关天的事了。”吴仁兴说。

    在说完这番话之后,吴仁兴用他那一对满是愤怒的眼睛,死死地盯向了我。他这意思是在告诉村民们,我知道那纸婴的下落。

    “秦泣,昨天晚上,丫丫不是在和那纸婴玩吗?而且后来,还是你一手抱着丫丫,一手抱着那纸婴,把她们抱走的。”曾申先在那里配合起了吴仁兴来。

    “是啊!我把它们抱到了竹林那里,然后那纸婴就从我怀里跳了下去,消失在了竹林深处。至于它跑哪里去了,我也不知道。”我说。

    “你真的不知道?”曾申先冷冷地反问了我一句。

    “要我没记错的话,那纸婴可是曾道长你用纸糊的,你都不知道,我怎么能知道啊?”我不甘示弱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