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5章:莽娃寻仇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12本章字数:3016字

    “万素贞,我何时夺过你两魂六魄,我怎么不知道啊?”曾申先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我枕头里的那个小木偶,难道不是你放的?”万素贞一脸愤怒的说。

    “贫道从不害人,更不可能用小木偶这种东西。”曾申先在那里否认了起来。

    万素贞说的那个小木偶,该不会就是我受佘桂花的胁迫,放进她枕头里的那个吧?要她说的真是那个,夺她两魂六魄的人,可是佘桂花啊!而我,则成了佘桂花的帮凶。

    “小木偶背上刻着的符文,跟你曾申先用的符,同出一门,要不是你做的,还能是谁做的?”万素贞从兜里把那小木偶摸了出来。

    我一眼就认出来了,这小木偶就是我放进她枕头里的那个。

    “拿给贫道我看看。”曾申先走了过来,接过了万素贞手里的小木偶,在那里很认真的看了起来。

    “不可能!不可能!”曾申先一边摇头,一边说。

    “这符文,是你那一门的吧?”万素贞咄咄逼人的追问道。

    “是!”曾申先点了点头,然后说:“我会调查清楚这件事,一定给你一个解释。”

    曾申先拿着小木偶,和吴仁兴一起走了。

    他俩走了,丫丫就安全了。因此,万素贞自然没有强留他们的必要。

    “他们怎么走了?难道是我们误会曾申先了?”我试探着问了万素贞一句。

    “误会?曾申先才不会傻到跟我拼命呢!还给我一个解释,那是骗小狗的!他知道,我撑不了多久了。到时候我一去,他们再动手从你这里抢丫丫,可就要容易得多了。”万素贞说。

    “佘桂花呢?她去哪儿了?”我问。

    “到你该知道的时候,你自然会知道。”万素贞走了,给我留下了一个谜一般的背影。

    都走了,我也没必要继续待在这鬼地方了。因此,我抱着丫丫,回到了破庙里。我这前脚刚一进破庙,吴仁兴后脚就跟来了。

    “原来你果然是躲到这破庙里来了啊?”吴仁兴一脸阴笑的看着我,对着我说道。

    “你来干什么?”我白了吴仁兴一眼,没好气的问。

    吴仁兴拿了一道符出来,递给了我,告诉我说。不管我睡没睡万素贞,反正现在的我,已经是把莽娃给惹着了。不出意外,莽娃肯定是会来找我的麻烦的。他给我的这道符,是曾申先给的。在必要的时候,我可以喷点儿舌尖血在符上,然后把符贴在莽娃的眉心处。如此,至少可以给我和丫丫,争取一个活命的机会。

    大概是看出了我并不是很欢迎他,说完了这番话之后,吴仁兴把那道我没接的符留在了桌子上,然后走了。

    吴仁兴会这么好心?

    我对于吴仁兴的这个做法,有些不解。于是我问丫丫怎么看?丫丫眨了两下眼睛表示不知道。纸人丫丫也对着我摇了摇头,说它也不知道吴仁兴是怎么想的。

    莽娃是恨我的,这点毋庸置疑。之前他之所以没有来找我麻烦,是因为万素贞管着他的。不过今天,他在离开的时候是很愤怒的,而且万素贞已经招呼不住他了。所以,她要是跑来找我的麻烦,绝对不是没有可能的事。

    吴仁兴拿这么一道符给我,难道是为了丫丫?莽娃不听万素贞的了,他自然也不会听吴仁兴的,也就是说,他现在是自成一路,只想着找我报仇。丫丫是万素贞的胎运养成的,但那胎运只是万素贞的,跟莽娃没有关系。因此,莽娃很可能会因为吃我的醋,而把对我的仇恨,加到丫丫的身上。

    从万素贞说的那些信息来看,吴仁兴是想把丫丫占为己有,但并不会要了丫丫的命。莽娃就不一样了,就凭他今天的表现,我就敢肯定,他不仅想弄死我,还想把丫丫一块儿给弄死。毕竟,他老婆万素贞,为了丫丫,不仅光溜溜的跟我躺在了一张床上,而且今天还为了我,跟他动了手。

    经过一番分析之后,我把吴仁兴留下的符揣进了兜里。

    接下来的两天,吴仁兴没有来找我,万素贞也没有出现。纸人丫丫照例每晚都会去弄些动物回来,喂那几百只鬼婴。不过,因为吴仁兴家的猪和牛都已经没了,所以它是去山上弄的野猪什么的来。

    这天夜里,纸人丫丫出去给鬼婴们找食物去了,把我和丫丫留在了破庙里。

    我正在那里逗丫丫玩,然后听到破庙外传来了脚步声。

    “嗒!嗒!嗒!”

    这脚步声很怪,还很沉,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来了。反正,每“嗒”那么一声,我的心就会紧那么一下。

    是莽娃,他已经站在了破庙的门口,还穿着那身黑色寿衣,翻着一对白眼瞪着我。

    “哇!”丫丫给莽娃吓哭了,把整个小脑袋都埋在了我的怀里。

    “莽娃,你来干什么?”虽然我知道莽娃来者不善,但我还是想跟他好好谈谈,冤家宜解不宜结嘛!

    “取你和这小杂种的狗命!”莽娃向着我冲了过来。

    我顺手拿起了一根大木棍,“咚”的一声敲在了莽娃的脑壳顶上。莽娃的脑袋,被我敲出了一条大口子,有暗红色的血液流了出来。

    莽娃用手在头顶上摸了摸,弄了一手的血,然后他把手放到了嘴前,用舌头舔了舔。舔血的莽娃,就像是一头嗜血的狼。他那一对泛白的眼睛,虽然看不出任何的眼神,但我能感受到其露出来的凶光。

    我抱着丫丫,赶紧往后退了几步,退到了墙角那里。退到墙角,虽然会让我无路可退,但却能避免我遭受背后偷袭。

    这深山老林的,谁能保证没有别的野鬼啊?谁又能保证,莽娃来寻仇的时候,没有带帮手来啊?这也是为什么,刚才我明明有机会跑出门去,却没有跑出去的原因。我怕万一出去,莽娃安排了别的野鬼在那里等着,我可就是羊入虎口了。

    舔干净了手上的血,莽娃继续向着我走了过来。我一手抱着丫丫,一手紧紧的捏着那根木棒。

    纸人丫丫出去已经有好一阵子了,不出意外,最多再等个十来分钟,它就该回来了。纸人丫丫的本事,那是很大的。只要它一回来,莽娃应该就不敢造次了。所以,我只需要靠着墙角,用手中这根大木棒,坚守个十来分钟,就够了。

    莽娃已经靠近,我赶紧又是一棒子打了下去。这一次,我还是瞄准的他的脑袋。反正他的脑袋都已经开口了,我要是能给他打开花,直接把他结果了,我和丫丫自然就安全了。

    “咚!”莽娃用手挡了一下。

    我这一闷棍,敲在了他的小臂上。

    莽娃的小臂,只是被划出了一条小口子,并没什么大碍。而我手中的这根大木棒,却裂开了一条大口子,看样子像是要断掉了。

    莽娃用舌头舔了舔手臂上的小伤口,然后对着我诡异的笑了笑,甚至他还挑衅的指了指我手中的大木棒,意思是让我再给他一下。

    “咔嚓!”我又一棒子打了过去,这一次莽娃没有躲,我成功地敲中了他的脑袋。不过,他的脑袋并没有开花,我手中的那根大木棒,倒是断成了两截。

    莽娃一脚踢开了断在地上的那半截木棒,然后用手指了指他自己的脑袋,意思是让我继续。

    这可是生死攸关的时刻,我才不会跟莽娃客气呢!虽然只有半截木棒,但一样可以用来打人嘛!

    我使出了吃奶的劲儿,用手中那断掉的木棒,一下子向着莽娃的胸口捅了过去。

    “噗!”

    一股子黑血飙了出来,那半截木棒,成功地扎进了莽娃的胸口。可是,莽娃并没有倒下,他用手抓住了木棒,然后猛的一扯,就把那木棒给扯了出来。

    莽娃用他的虎口,掐住了我的脖子,将我的脑袋死死地抵在了墙角上。然后,他用另一只手,捏着那半截木棒,将那沾满了黑血,而又无比尖锐的断口处,对准了我的胸口。

    “还你!”莽娃鼓着那对白眼球,愤怒地吼道。

    我赶紧一口咬破了舌尖,从兜里掏出了那道吴仁兴给我的符,把舌尖血喷了上去,然后一巴掌将那道符贴在了莽娃的额头上。

    “哐当!”

    莽娃手上拿着的那半截木棒掉到了地上,他那掐着我脖子的手,也一下子没了力气,然后松开了。

    伴着那“咚”的一声闷响,莽娃倒在了地上。这时,他额头上的那道符,突然燃了起来。随即,莽娃的脑袋,被那符燃出的火给点燃了,还发出了噼里啪啦的响声。

    不一会儿,那火势便沿着莽娃的颈子,蔓延到了他的身上,最后把他的脚也给点燃了。莽娃的尸体,被淹没在了一片火海之中。

    没想到,一道符居然能有这么大的威力。早知道吴仁兴没有坑我,我早就把这道符拿出来用了。要知道,刚才我要是稍微慢那么零点几秒,那半截木棒,就已经插进我的胸口了。我的小命,估计也得玩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