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7章:杨八斤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12本章字数:3047字

    我本来以为,吴仁兴还会跟我说点儿什么,不过他没有。在屋子里打了一通酱油之后,他让我自己好好想想,然后他就走了。

    转眼,又到了夜深。

    “秦泣!秦泣!”

    有人在喊我,是个女人的声音,这声音好像是从野鬼坡那边来的。这大半夜的,是谁在找我呢?不管是谁,我还是先过去看看再说。

    丫丫已经睡着了,纸人丫丫出去找食儿还没回来。把丫丫一个人留在这破庙里睡觉,应该没什么事。

    我一个人向着野鬼坡去了,刚一到,便看到了一个女人,她还抱着一个孩子。是吴丹,她怀里抱着的不是豆豆,还能是谁?

    “你果然在这里。”吴丹一看到我,脸上立马就笑开了花。

    “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啊?”我问。

    “豆豆这几天有些不对,你那天抱着她出去,没出什么怪事吧?”吴丹很认真的问我。

    该来的还是来了,豆豆被那曾申先弄走了一魂一魄,肯定会表现出一些不对的啊!正是因为有愧于豆豆,有愧于吴丹,所以这段时间,我一直没敢去找她。

    吴丹把豆豆抱到了我的跟前,豆豆的眼睛是闭着的,脸色有些青,嘴唇还有些发紫。

    “你去过医院了吗?”我问。

    吴丹摇了摇头,说她手里没钱,就算去了镇上的医院,医生也不会给豆豆治病的。

    “咱们这就去医院吧!钱的事不用你担心。”我之所以提出这个建议,是因为我心里还抱着一丝侥幸。我希望豆豆出现这种情况,是真的生病了,而不是因为被那曾申先动了手脚。

    去镇上医院,那可要走好几个小时啊!因此,我不能把丫丫一个人留在破庙里。我先回了破庙,抱起了睡得正香的丫丫,然后和吴丹一起,向着镇上的医院去了。

    赶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医生给豆豆做了各种检查,花了我两三千块钱,可却什么都没有查出来。

    有个在医院扫地的阿姨,看了一眼豆豆,然后说什么找医生没用,最好去找个阴人看看。阴人,就是道士、观花婆这类善于跟鬼怪打交道之人的总称。

    我问那扫地的阿姨附近有没有那种有本事的阴人,她跟我说荒沟有个杨八斤,让我去找他试试。

    杨八斤叫这么个名字,并不是因为他生下来有八斤,而是因为他是个酒罐,传说能喝八斤老白干。那扫地阿姨说,杨八斤以前拜过道士为师,后来又跟观花婆学过,反正神神鬼鬼的那一套,他是学了不少的。

    荒沟离镇上有十来里路的距离,并不是太远,走路也就两三个小时。

    所谓的荒沟,其实就是两座荒山中间的一条小山沟,这里只有一座土墙房子,杨八斤就住在那儿。

    “杨八斤在吗?”大门是开着的,所以我把脑袋探进了门里,在那里喊了起来。

    堂屋里面,除了一张八仙桌之外,还摆了好几个一人多高的大酒坛子。

    “你……你是谁?”一个拿着葫芦,正把葫芦口对着嘴,在往肚子里灌酒,瘦得跟猴子一样的驼背老头儿出来了。

    “我是从幺店子村来的,这孩子最近几天有些不对,我听说你很有本事,所以想让你看看。”我赶紧指了指豆豆,很客气的对着杨八斤说道。

    杨八斤扫了豆豆一眼,然后说:“丢魂儿啦!魄也给丢了!不是鬼勾走的,是你们得罪人啦!”

    “我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没有得罪人啊!”吴丹有些疑惑的说。

    “那是我说错了,我没本事,你们另请高明吧!”杨八斤这老头儿,还真是有些怪。吴丹不就说了这么一句,他居然就一边把我们往门外推,一边做出了关门的动作,就好像是要关门谢客似的。

    “您老没说错,我确实是惹了人,没想到,您一眼就看出来了,真是高人啊!”我赶紧在那里说起了好话。

    杨八斤不再关门了,也不再赶我们了。

    “说错了话,罚酒三杯!喝完了才许进我的门。”杨八斤没有开玩笑,他真的去拿了个杯子来,另外还拿了一瓶老白干。

    这一杯,少说也得有二两啊!杨八斤倒了满满一杯,递给了吴丹。

    “我不会喝酒。”吴丹有些为难的说。

    “我来!”喝酒这种事,作为男人,再怎么也得替女人挡一下啊!虽然我的酒量也不行,但三杯老白干,我还是勉强能整下去的。

    “是她说错的话,你要是想代她受罚,酒得加倍。”杨八斤说。

    “行!”我说。

    看来,这杨八斤不仅是个老酒罐,还喜欢灌别人喝酒。我这门都还没进呢,就被他灌了一斤多老白干了。

    六杯老白干下肚,我这胃里,顿时就翻江倒海了起来,然后“哇”的一口,我很不争气的吐了。

    丫丫用小手捏住了她自己的小鼻子,意思是在说好难闻,好臭。

    “你小子不行啊!才喝这么点儿,就吐成这样了。”杨八斤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酒量不行,但酒品好,很对我胃口,你这个朋友,我有兴趣交。”

    “您老这意思是,愿意帮我这个忙了?”虽然有些醉醺醺的了,不过此行的目的,我还是记得的。

    “我不叫您老。”杨八斤说。

    “你叫老酒罐。”马尿水喝多了之后,人的胆子不自然就会变大。这不,我明明是来求杨八斤帮忙的,这刚一见面,我就给他取了个不怎么好听的绰号。

    “你叫六杯倒!哈哈!”杨八斤把我拉进了屋,然后抱了两大坛子酒到八仙桌上,接着又去整了一包花生,拿了两个大土碗来。

    “老酒罐,你这是要干吗啊?”我问。

    “喝酒啊!”杨八斤理所当然的说。

    “要不咱们先把正事办了,我再陪你喝,行吗?”

    “要想我给你办事,你得先把我喝倒。”杨八斤可是传说中能喝八斤白酒的人啊?现在我都已经醉得晕乎乎的了,还把他喝倒?我自己就算是倒了十次,他估计都不会倒。

    “好!喝!我先干为敬!”我端起满满的一土碗白酒,咕噜咕噜的往肚子里倒了起来。

    杨八斤这家伙,喜欢喝酒耿直的人,所以我就算已经喝不下了,那也不能不耿直。为了豆豆,我可是豁出去了,大不了就是喝了吐,吐了再喝嘛!

    “耿直!”杨八斤也端起了碗,像喝白开水一样,把一大碗白酒灌进了肚里。

    我一碗酒下肚,就在那里哇哇的吐了起来,那杨八斤喝完之后,却屁事没有。这酒量的高低,真是一碗就可以见分晓啊!

    连着灌了几大碗白酒,在我吐得不成样子的时候,杨八斤让吴丹把豆豆给抱了过去。

    杨八斤用手指强行撑开了豆豆的眼皮,然后说:“被弄走了一魂一魄,差不多有半个月了,你们怎么不早点儿来?”

    半个月?我算了算时间,上次我去吴丹家里,差不多就是半个月前。

    “你得罪的人是谁?”杨八斤问我。

    “吴仁兴和曾申先。”我把那两个家伙给得罪了的事儿,幺店子村的人都是知道的,所以我没必要隐瞒。

    “因为这孩子?”杨八斤指了指丫丫,说。

    “嗯!”我点了点头。这杨八斤,虽然是个老酒罐,但就凭他这番句句都说到了点子上的话,我就能确定,这一次,我真的是找对人了。

    “我交了你这朋友,能帮的忙,我自然会帮。这小孩的一魂一魄,我可以给你想办法。不过,你得罪吴仁兴和曾申先的事,我可就不便插手了。”杨八斤端起了酒碗,跟我又干了一碗。

    “你认识他们两个?”我问。

    “曾申先,是个道士。”杨八斤苦笑了一下,然后说:“吴仁兴,本事不小。”

    听杨八斤这意思,好像吴仁兴比曾申先还要厉害啊!

    “其实,我跟他们也没什么仇,没什么怨。就是他们老想着伤害丫丫,所以我才惹着他们的。”我说。

    “他们不会伤害丫丫的,不过,他们会把丫丫拿去,当小鬼养。”杨八斤说。

    “丫丫是我女儿,我决不会让别人把她夺去,更不会允许有人把她当成小鬼养。”我说。

    “她本就是鬼婴,拿去当小鬼养也没什么错。当鬼养,她能变得很厉害,同时也会毫无人性。你要当女儿养,不管怎么养,她都是成不了正常人的,只会落得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下场。人鬼殊途,人鬼殊途啊!”杨八斤像是在说醉话,但也是句大实话。

    “谁说人鬼就一定得殊途啊?人鬼还能情未了呢!”我必须得用满满的正能量,把杨八斤说的这句大实话带给我的负面情绪压下去。

    “难!难啊!不过你要执意如此,也不是百分之百没有可能。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嘛!只是,把鬼婴养成正常人,不比羽化升仙容易啊!”杨八斤又端起了酒碗,跟我碰了一下,说。

    在耿直的喝了好几碗之后,我实在是耿直不下去了。所以,之后都是,杨八斤喝一大碗,我喝一小口。那老酒罐知道我在偷奸耍滑,不过却没有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