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8章:破庙盛宴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12本章字数:3022字

    我和杨八斤的这场酒,一直喝到了傍晚。杨八斤这家伙,这一整天灌进肚子里的酒,就算没有七八斤,那也有五六斤,让人无语的是,在喝了这么多白酒之后,他仅仅只是略微有那么一点儿醉意。

    “走吧!我这就去帮你们把豆豆的一魂一魄召回来!”杨八斤拿起了他的酒葫芦,去墙角那大酒坛里打满了酒,然后让我在前面带路,说去幺店子村。

    “就这么去啊?”我有些疑惑的看着杨八斤。招魂什么的,我虽然不懂,但我也知道,再怎么都不能空手去招啊!至少得准备个法器什么的啊!

    “是啊!”杨八斤理所当然的说。

    “你招魂不需要法器啊?”我问。

    杨八斤笑了笑,说不用。

    到了幺店子村,杨八斤带着我们在村里贼迷鼠眼的转悠了一圈,然后说什么不想得罪吴仁兴他们,招魂这事儿不能明着做,所以就让我们跟着他去野鬼坡。

    为了隐蔽,杨八斤需要一间屋子,所以我直接把他带到了我暂住的破庙里。

    杨八斤让我找了四个碗来,摆在了桌子上,分别在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然后拿着他的酒葫芦,往那四个碗里倒了一点儿白酒。

    “好了!”杨八斤让我和吴丹别挡住门,自己找地儿坐,然后他拿着酒葫芦,在那里继续喝了起来。

    “老酒罐,你这是唱的哪一出啊?”我问。

    “勾魂勾魄这种事,我做不了,不过野鬼坡的野鬼能做,所以我才摆了这么几碗酒,想宴请一下那些野鬼。毕竟,吃人嘴软,拿人手短嘛!野鬼们喝了我老酒罐的酒,再怎么也得给个面子,帮我把事给办妥帖了啊!”杨八斤说。

    “就这么几碗酒,都不弄点儿下酒菜,是不是太寒酸了些啊?”我问。

    “六杯倒,我可是帮你的忙啊!为了帮你这忙,我把百年窖藏的琼浆玉液都给贡献出来了,下酒菜你还好意思让我出啊?”杨八斤白了我一眼。

    “还百年窖藏的琼浆玉液,明明就是几块钱一斤的老白干。”我说。

    说完之后,我叫过了纸人丫丫,让它辛苦一趟,去弄点儿野味回来。

    打猎这种事儿,是纸人丫丫最擅长的。这不,它出去了最多十来分钟时间,就提着一只野鸡,两只野兔,还有一条菜花蛇回来了。

    “天上飞的,地面跑的,土里面钻的都齐活了,干得不错!”杨八斤赞了纸人丫丫一句,还取了一个碗,倒了一大碗酒,递给了它。

    “它可是纸人,不喝酒的。”我这话还没说完,纸人丫丫便把杨八斤递给它的那一大碗白酒,咕噜咕噜的喝进肚了。

    “好酒量!可惜我这葫芦里的酒不多了,要不然今天定要跟你喝个一醉方休!”老酒罐就是老酒罐,谁能喝,他就能跟谁做朋友,真是一点儿节操都没有。

    纸人丫丫一听完这话,立马就跑出了门。在它回来的时候,它的身后,跟了一大群咿咿呀呀的鬼婴。那些小家伙,正合力搬着一个大酒坛子。这酒坛子,足足有一米多高,里面少说也装了好几十斤。

    “酒你也能弄来?”杨八斤就像那三天没吃东西的猫见了鱼一样,一见到那大酒坛子,立马就扑了上去。

    “好酒!好酒!”杨八斤用大碗在酒坛子里舀了半碗白酒,啜了一口,说。

    杨八斤和纸人丫丫,一人拿了个大土碗,在那里喝上了。至于我,老酒罐说我酒量不行,因此酒就不用喝了,让我去把那野鸡、野兔和菜花蛇,该清炖的清炖,该火烤的火烤,该红烧的红烧,弄好了拿来招待三更半夜才会来的贵客。

    下厨这种事,我虽然会,但并不怎么擅长。纸人丫丫弄回来的这些野味,可都是活蹦乱跳的,都是上等的美味啊!要是经过我的手那么一弄,给弄瞎了,那可就有些太浪费了。

    不过还好,今天有吴丹在。吴丹烧的菜,那可是一绝啊!

    纸人丫丫让那些鬼婴们,去吴仁兴家里把吴丹需要的调料什么的全都弄来了,然后吴丹就在我临时隔出的厨房里,大展起了身手。

    山珍炖野鸡、双椒兔丁、干烧蛇段、香辣兔头、泡椒鸡杂、清炒野菜……

    不过两三个小时的时间,吴丹便把这些原材料,弄成了一大桌子色香味俱全的盛宴。我光是看看,都忍不住在那里流起了口水。

    “真香啊!”杨八斤将鼻子凑到了桌子边上,大大的吸了一口气。

    “六杯倒,上碗筷!”杨八斤在那里指挥起了我。

    我这碗筷都还没来得及摆好呢,他就已经用手捞起了一大块蛇段,塞进了嘴里,在那里美美的吃了起来。老酒罐这家伙,不仅连骨头都没吐,而且还把手指上残留着的作料都给吸干净了,我就不相信,这干烧蛇段,真的有这么好吃?

    “愣着干什么?整啊!”老酒罐指着桌子上的菜,对着我说道。

    “你不是说,这是用来招待请来帮忙的野鬼们的吗?”我问。

    “招待它们?老子给它们剩点汤就算对得起它们了。”老酒罐把我拉到了凳子上,然后让吴丹也坐下吃。

    吴丹看着我,有些不敢坐。毕竟,她忙活这么半天,就是为了把那些野鬼给招待好,好让它们去把豆豆的魂魄勾回来。要是我们自己坐下吃了,只留残羹剩菜给那些野鬼,把它们给惹生气了,那今晚的努力,可全都白费了。

    “你们不吃,是不相信我?还是这菜里有毒,不敢吃啊?”老酒罐有些生气了。

    “吃!忙活了大半夜,早就饿得饥肠辘辘,肚子都已经在咕咕叫了。这美味佳肴就在嘴边,岂有不吃的道理?”我拿起了筷子,夹了一块蛇段,塞进了嘴里。

    好吃!太好吃了!外焦里嫩,鲜美多汁。不仅将麻辣的诱惑发挥得淋漓尽致,而且还完全保留住了蛇肉的鲜美。

    “这干烧蛇段怎么样?”老酒罐问我。

    “麻辣鲜香。”我作了四字总结。

    “总结得好!”老酒罐看着没动筷子的吴丹,问:“你怎么不吃啊?”

    “忙活了这么久,你也饿了,快动筷子吧!”我夹了一个大鸡腿,放进了吴丹碗里。本来这只是一个很普通寻常的动作,但不知道怎么的,吴丹的脸上,忽的就窜出了一抹红霞。

    “哇……”

    之前还很开心的丫丫,突然在那里哭了起来,一边哭她还一边用小手在我的怀里乱抓。丫丫这是生气了,她每次跟我生气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难道,她是因为我给吴丹夹了一个鸡腿,所以才生气的。

    老酒罐贼贼的对着我笑了笑,然后继续在那里一边喝酒,一边大快朵颐。吴丹则像一个犯了错的小媳妇似的,端着碗,到灶台那边去了。

    吴丹一离开桌子,丫丫就不哭闹了,还在那里很得意的咯咯笑了起来。

    “丫丫,你太过分了!”我举起了手,真想一巴掌拍到这淘气小妞的屁股上,给她一个教训。

    可是,她却在那里对着我眨眼睛,想用她那萌萌的样子,把我打倒。

    “有意思,真有意思!恐怕你小子以后,随便跟那个女人走近点儿,丫丫都得跟你闹上一闹。”老酒罐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说:“反正你跟那佘桂花孩子都有,要不为了丫丫,你索性就把她娶了吧?她虽然老了点,嘴里的牙齿估计也掉光了,但毕竟还是个女人嘛!以丫丫的性子,你反正是不大可能找到别的女人的。这有个女人,总比没女人好吧!所以,你真的可以好好考虑一下我的这个建议。”

    “滚!”我只回了这么一个字。这老酒罐,他不灌我酒了,就开始用语言洗刷我了。老是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我的痛苦之上,有他这么当朋友的吗?

    “丫丫,我说的对不对啊?”老酒罐不生气,还笑嘻嘻的对着丫丫问道。

    丫丫赶紧眨了一下眼睛。

    “真是生女外向,你这小胳膊肘,怎么老是往外拐啊?”我轻轻的掐了丫丫的屁股一下。

    她没有哭,而是又眨了一下眼睛,表示我说得很对。

    “喝酒!”我倒了一大碗酒,也给老酒罐倒了满满一碗,说:“我今天要喝不倒你,我就不是六杯倒!”

    “喝倒我?”老酒罐很自信的笑了,然后说:“就你这酒量,还想喝倒我。这样吧,你用小碗,我用大腕,我看你能不能把我喝倒?”

    纸人丫丫不知道是不是脑子抽筋了,它居然真的跑到碗柜那里拿了一个小碗,不,应该是一个小杯子来。这小杯子,真是喝白酒的杯子,只有大拇指那么大,小得一两酒估计都可以倒三四杯。

    “我允许你用这个,你一杯,我一碗,咱们来比试一下。你要是把我喝倒了,我再也不拿你和佘桂花开玩笑了;你要是没把我喝倒,那我以后就天天拿你小子跟佘桂花取乐。”老酒罐这赌注开得还真是老奸巨猾,不管是输是赢,他都不吃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