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9章:老酒罐的提醒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12本章字数:3002字

    我跟老酒罐两个,我一杯,他一碗的在那里斗起了酒来。我这才喝了四五杯,他也才喝了四五碗,破庙外面,便吹来了一股子阴风,还传来了零碎的脚步声。

    嘎吱!嘎吱!

    破庙的门,冷不丁的来回晃了起来,就好像是有人在摇一样。我睁大了眼睛,死死地盯着门那里。可是,我看了半天,却什么都没看到。

    “来了吗?”我问老酒罐。

    “来了。”老酒罐拿过了他的酒葫芦,倒了一点儿酒在手指上,然后在我的眼皮上抹了起来。

    “你没开天眼,只要鬼不主动现形,你是看不到的,我给你抹点儿独门的琼浆玉液,你就能看到了。”

    我的眼皮,有些凉飕飕的。这白酒抹到眼皮上,难免有那么一些蛰,因此我很自然的闭上了眼睛。

    在我重新睁开眼睛的时候,我惊呆了。大门那里,有一堆白色的影子,那些影子看上去像是一个个的人,但却只有一个轮廓,脸很模糊,完全看不清。

    有一个白色的影子飘到了我的面前,立马就有一股子冷气,向着我袭了过来。

    “噗……”

    老酒罐灌了一口葫芦里的酒进嘴里,然后一下子全都喷了出来,喷到了那袭击我的白色影子上。

    我似乎听到了一声惨叫,似乎又没有听到,反正那白色的影子,在被老酒罐的漱口酒喷了之后,立马就乖乖地滚回到门口那里去了。

    “都给老子老实点儿!”老酒罐对着那白色影子骂道。

    “这孩子丢了一魂一魄,你们赶紧去给老子勾回来。要事儿办成了,你们都有好酒好肉吃。要办不成,老子要给你们好看!”老酒罐这气场,别说那些小鬼了,就连我都让他给镇住了。

    “还不快去!”见那些小鬼被他刚才那番话给震懵了,老酒罐赶紧往嘴里灌了一大口酒,然后噗的喷到了它们身上,说。

    小鬼们离开了,老酒罐说接下来我们需要做的,就是等。

    我心里有些不踏实,问老酒罐要是那些小鬼不去办事怎么办?他说谁要是不老实,他就收拾谁。还说刚才来的那些小鬼,每一只都被他喷上了琼浆玉液,要十二个时辰之内,他不帮那些小鬼把酒给解了,它们全都得魂飞魄散。所以,我们完全不用担心那些小鬼不把事办好,更不用担心它们会一去不回。

    “不管怎么说,咱们这都是在请那些小鬼办事啊?你不仅给它们下套,还这么威胁它们,真的好吗?”鬼这东西,那可是惹不起的,像这样威胁它们,我怕会适得其反。

    “鬼不是人,它们只知厉害,不讲感情。所以,让它们办事,要的是直接两个字。办好了赏,办不好就罚。”老酒罐说。

    虽然我心里还是有那么一些不踏实,但毕竟老酒罐才是专业的,所以我选择相信他。

    老酒罐很淡定的在那里继续喝着酒,吃着菜。因为心里着急,所以就算桌上摆满了美味佳肴,我也没有动筷子的兴致。

    “就这么点小事你都沉不住气,都能让你对这一桌子的美味佳肴无动于衷,我看你还是把丫丫拿给吴仁兴他们算了。毕竟,你真要把丫丫留在身边,并把她抚养成人,以后遇到的事儿,每一件可都会比这大得多得多,难得多得多啊!”这老家伙,就算是要劝我动筷子,也不应该是这么个劝法啊!

    “谁说我沉不住气啊?来,咱们继续喝!”我端起了我的小酒杯,老酒罐也端起了他的大酒碗。

    桌子上的菜,差不多都吃完了,我虽然是用的很小的杯子,但在连喝了二三十杯之后,也已经不行了。

    小鬼们回来了,走在最前面的那个家伙,手里拿着一个小纸人。小纸人是个婴儿的样子,那张脸蛋画得惟妙惟肖的,一看就是豆豆的小脸蛋。

    老酒罐接过了小鬼们递过来的纸人,很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又喝了一口葫芦里的酒,噗的吐了那些小鬼一身。

    小鬼们非但不恼,反而还露出了一副很开心的样子,欢呼雀跃的离开了。

    老酒罐让我去找了个没用过的碗来,然后叫吴丹去弄无根水。所谓的无根水,就是上不沾天,下不接地的水,说通俗一点儿,就是锅盖上的蒸馏水。

    吴丹烧了一大锅水,弄了好几十次,才弄足了老酒罐需要的量。

    老酒罐把小纸人放进了那个装了大半碗无根水的碗里,然后倒了一些葫芦里的白酒进去。几分钟之后,那小纸人居然开始一点一点的消失了,就好像是融进了那水里一般。

    “这是在干什么啊?”我有些好奇地问。

    “曾申先把豆豆的一魂一魄弄到了这小纸人上,要想把魂魄还回豆豆的身体里,需先把那一魂一魄完好无损地融进这无根水与我那琼浆玉液的混合液里,然后再让豆豆把这酒水混合物喝了。如此,再调养个几天,豆豆就不会有什么问题了。”老酒罐说。

    喝了老酒罐弄的这酒水混合物,豆豆立马就拉了一泡黑乎乎的屎,然后他的神色,立马就好转了不少。

    不过,老酒罐说,虽然一魂一魄归位了,但还需要好好的养几天,才能彻底恢复。另外就是,破庙这里鬼东西多,阴气也重,豆豆不适合待在这里。

    吴丹其实有些不想走的,想留在破庙这里,跟我一起住。可是,老酒罐说豆豆不适合待在这里,因此她只能念念不舍的,带着豆豆回沙坝子村去了。

    “六杯倒,我只能帮你到这儿了啊!那吴丹,虽然我不知道她是谁,但我觉得她不简单,豆豆也不是一个完全正常的孩子。还有就是,丫丫不让你跟吴丹太亲近,并不全是在为她妈吃醋。鬼婴也是婴儿,婴儿的眼睛,是最纯粹的。虽然她不会说话,也不太能表达清楚,但对于真假的判断,却比你我要准得多。”吴丹走远了之后,老酒罐拍了拍我的肩膀,对着我说道。

    说完之后,老酒罐便拿着他的酒葫芦走了。临走前他让我好好想想,为什么吴仁兴在叫我去弄婴儿来取魂魄的时候,指名道姓的,让我去吴丹那里。

    丫丫跟老酒罐很亲近,从我的感觉来看,老酒罐也是相当的靠谱的。他虽然跟我说了一大堆半截话,没有把话完全说透,但我还是很感激他的。

    我隐约能感觉到,老酒罐不太想招惹吴仁兴他们。其实,只要丫丫好好的,我也没兴趣去招惹那两个瘟神。

    瘟神有一个特点,那就是你不去招惹他,他也会主动来找你。这不,我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在破庙里躲了好多天,就是为了躲着吴仁兴。可让人郁闷的是,我还是没能躲过去,吴仁兴这家伙,再一次的不请自来了。

    “吴书记,你百忙之中抽出时间,跑到我这小破庙来视察工作,我真是不胜荣幸啊!不胜荣幸!”一看到吴仁兴,我就全身不爽,所以在开口打招呼的时候,我难免就刻薄了那么一些。

    “虽然你搬到这破庙来了,但毕竟是分到我们幺店子村的大学生村官嘛!我作为你的直接上司,就算是再忙,也得抽出时间来,关心关心你的生活,关心关心你的工作,关心关心你的成长啊!”吴仁兴满脸堆笑的说。

    姜还是老的辣,在打官腔这种事上,我真不是吴仁兴的对手。因此,我需要换一种交流方式,跟吴仁兴进行对话。

    “你到我这里来,是又有什么事吗?”我问。

    “你最近,是不是跟吴丹走得很近啊?”吴仁兴问我。

    我正准备否认,吴仁兴却对着我摆了摆手,说:“别急着否认,你作为大学生村官,多关心关心村民们的生活,也是应该的。但是,你在关心之前,得先搞清楚你的工作范围,你是幺店子村的村官,怎么能跑到沙坝子村去做工作呢?还有就是,你就算想要去支持一下邻村的工作,那也不能只关心女性村民,而不关心男性村民啊!寡妇门前是非多,瓜田李下的,你又是这么的年轻气盛,万一出了干柴烈火那档子事,让那吴丹又给你生个小崽子,我看你怎么收场!”

    吴仁兴说的这番话,说句实在的,我真没怎么听明白。我知道他话里有话,不过却不知道,他到底是想跟我表达什么?

    “吴书记,你能把话说明白点儿吗?我怎么听不太懂啊!”

    “吴丹根本就没有男人,没有男人还能生孩子,这事儿比佘桂花那七旬老太生孩子还要奇怪。你要继续跟她走这么近,说不定那天,她也会像佘桂花那样,大着肚子跟你说,怀了你的孩子。一个丫丫就够你受的了,要是再来一个,我看你这一辈子,差不多是完了。”吴仁兴一脸认真的对着我说道。

    “这么说,你让我去偷豆豆,不是为了救丫丫,而是另有目的?”我板着一张脸,问吴仁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