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4章:葫芦里是什么酒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13本章字数:3009字

    老酒罐虽然好那一口马尿水,但就算是喝得再多,头脑都是清醒的。因此,他让我先陪他喝酒,那就证明,纸人丫丫的事并不难办,他能够搞定。

    “行!那我今天就先把你喝高兴!”悬着的心放了下来,我自然也就轻松了。

    “你就这么相信我?”老酒罐还真是够贼的,这么快就把我的心思给看穿了。

    “你是我在这里认识的人中,最值得相信的一个。”我这话,绝对是肺腑之言。

    老酒罐哈哈大笑了起来,很高兴的跟我碰了一下。

    丫丫哇的哭了,她这哭,哭得很没来由啊!

    “你说我是最值得相信的人,你女儿不干了。你这话,把她和她妈置于何地啊?”丫丫的小心思,也让老酒罐给看穿了。

    “丫丫是我的宝贝女儿,我能不信吗?至于她妈,我还真不敢全信。”真人面前不说假话,不管是丫丫,还是老酒罐,都是我最亲近的人,因此我没有必要骗他们。

    丫丫不哭了,她吐起了口水泡泡,自己在那里玩了起来。

    这小丫头,还真是懂事。我忍不住,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

    可是,我的嘴刚伸过去,她便伸出小手来把我给挡住了。

    “刚喝了酒,一嘴的口臭,也不怕把你女儿给熏着。”老酒罐说了我一句。

    好吧!老酒罐在有些时候,真的比我还要懂丫丫。丫丫用手挡着我,不让我亲她,我都还没想明白这是为什么呢!没想到老酒罐一句话就给说明白了。

    在喝了几杯之后,老酒罐不知道怎么的,居然眯着眼睛,死死地盯着我的脸看了起来。

    “你看什么啊?我脸上有花吗?”我很不解的问。

    “没有,不过有红肿。”在喝酒的时候,老酒罐最喜欢干的事,就是拿我开涮。

    我没有搭理老酒罐,他则继续在那里喋喋不休的说了起来。

    “六杯倒,我看你这脸,不像是女人亲出来的,更像是被人打了一巴掌啊!你跟我说说,你是不是去调戏了谁家的小媳妇,然后被人给揍了啊?”

    老酒罐这是故意的,虽然我还没有说,但就凭他那本事,绝对一眼就能看出来,我这脸,是被鬼给打了的。

    “小媳妇有这么大的力气,能把我打成这样吗?再说,我长得这么帅,不仅风流倜傥,还玉树临风,哪家小媳妇见了我舍得动手打我啊?”

    喝了酒之后,就是得说说胡话,这样才过瘾儿嘛!要不然,怎么会有那句酒后吐真言的至理名言啊?

    丫丫停止了吐泡泡,对着我萌萌的眨了一下眼睛,表示我说的很对。同时,她还用小手指了指她的嘴角,意思是口水已经泛滥了,是到了该擦擦的时候了。

    “你这脸,到底是被谁扇的啊?”

    在我正忙着替丫丫擦口水的时候,老酒罐继续在那里问了起来。

    “那歪嘴老头打的。”我说。

    “被鬼打了脸,我看你这脸啊!至少得肿上半个月,才好得了。”

    “这么久?”虽然我没有哇哇乱叫,但我的脸,现在都还是很痛的。那疼痛,不仅吃东西会加剧,就连说话,都会加重。

    “嗯!”老酒罐点了点头,然后说:“不过,还好你有我。”

    老酒罐拿起他的酒葫芦,往嘴里灌了一口酒,然后噗的喷到了我受伤的那半边脸上。

    这带着口臭的酒,在喷到我的脸上之后,我脸上顿时就传来了一股子凉飕飕的感觉,就像是涂了风油精一样。

    “怎么样?感觉是不是好多了啊?”老酒罐问我。

    “是好多了,不过你要是在喷之前,先漱一下口,就更好了。”我笑呵呵的说。

    “你还嫌弃老子?”老酒罐有些生气了。

    “有的时候,你是挺招人嫌的。”

    “好你个六杯倒,今天你要喝不倒我,我绝对不帮你救这纸人丫丫。”老酒罐开始威胁我了。

    “难道你就不觉得,咱们这么喝寡酒,连个下酒菜都没有,很没意思吗?”我说。

    老酒罐开始吞口水了,看来,我这么随随便便的一句话,就让他想起了那晚的野味。

    “要是纸人丫丫还活着就好了,只要它出手,最多半个小时,就能把各种各样的野味给弄回来。干烧蛇段、山珍炖野鸡、双椒兔丁,光是想想,都让人忍不住吞口水啊!”说这番话的时候,我可是声情并茂的。因为,我自己也很想再饱一下口福,再吃一次野味。

    “就算纸人丫丫把那些野味弄回来了,你也不会做啊!”老酒罐知道我打的是个什么主意,于是他很机智的来了这么一句。

    “你不相信我的厨艺?”我问。

    “肯定不信啊!吃了吴丹做的那些菜之后,上次我去镇上味道最好的那家馆子,吃以前最喜欢吃的豆瓣鱼,吃着都感觉是味同爵蜡。上次吴丹做菜的时候我又不是没看到,你小子连个野兔都杀不利索,还好意思让我相信你的厨艺。”

    老酒罐的观察,还真是仔细。上次杀野兔,一刀没给捅死,连着补了好多刀才把那野兔弄死的事儿,我都忘了,他居然还记着。

    “那咱们就去找吴丹!让纸人丫丫去弄野味,吴丹主厨,咱俩就负责吃。”我说。

    “好主意。”老酒罐对着我竖起了大拇指,然后说:“要想拴住男人心的,就得先拴住他的胃。最开始我一直觉得这是句屁话,不过现在,我有点儿信了。要是你小子真和吴丹走到了一起,以后我每天都可以到你家蹭吃蹭喝了。”

    “你不是说让我离吴丹远点儿吗?”我问。

    “我只是不知道她的来路,但这并不能说明,她肯定就是个坏人啊!做人得厚道,咱们不能因为不清楚人家的底细,就断定人家肯定是个坏人嘛!再说,是不是坏人,得深入交流之后,才能确定嘛!要以后咱们真的确定了她是坏人,而且还无可救药之后,再离她远点儿,不再吃她弄的菜,也是可以的嘛!”

    我一直以为,老酒罐是一个很有分寸,就算是喝了很多酒,也很冷静的人。不过现在看来,我真的是看走眼了。

    不过,我也必须得承认,一想到那晚的一桌子盛宴,我肚子里的馋虫,也全都跑出来了。

    “那你快把纸人丫丫救活啊!”我说。

    “纸人丫丫的身子是白纸糊的,所以我需要一些白纸,可我家里没有。”老酒罐说。

    “这还不简单,我去镇上买。”我说。

    “镇上这么远,我肚子里的馋虫等不及了,反正都是个纸人,也不一定非要用白纸。”

    老酒罐去里屋拿了几张挂历出来,这挂历是去年的,上面印着的是香车美女。那上面的美女,全都是穿的比基尼,还是很性感的那种。

    老酒罐拿着剪刀、刀子什么的,在那里裁了起来。后来,他又去拿了点剩饭,用来当胶水用。

    经过大半个时辰的折腾,纸人丫丫的身子恢复了。不过,以前的它是一片雪白,但现在,它前面挂着一对美女的大胸,后面是性感的翘臀。

    “你是故意的。”我对着老酒罐说道。

    “谁说我是故意的?我在给它打布丁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注意,这只是赶巧了。”老酒罐在那里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解释了起来。

    “好吧!就算你不是故意的,那接下来呢!纸人丫丫虽然身体恢复了,但它还没醒来,还不会动啊!”我说。

    老酒罐进了里屋,拿了一个小葫芦出来,那葫芦里自然也是装的酒。他喝了一口小葫芦里的酒,然后又喝了几口大葫芦里面的。在喝大葫芦里面的酒的时候,他每喝一口之后,都会把那大葫芦转上那么小半圈。

    “噗……”

    在用嘴把那些酒混在一起之后,老酒罐把它们全都喷到了纸人丫丫的脸上。

    “一刻钟之后,它就能蹦能跳了。”老酒罐说。

    “你刚才喝这大葫芦里的酒的时候,为什么每喝一口都要转一下啊?”我问。

    “我这大葫芦里面,被分成了好几十格,每一格里面的酒的作用都不一样。不同的组合,有不同的作用。”老酒罐说。

    一刻钟之后,纸人丫丫动了,它睁开了眼睛,然后一下子坐了起来。

    “纸人丫丫,你终于醒了。”我很激动的冲了过去,紧紧地抱住了它。

    纸人丫丫对着我笑了笑,然后它埋下了头,看到了自己的胸。紧接着,它那张纸做的脸,一下子就拉了下来。

    “这是老酒罐干的。”我赶紧指了指老酒罐。

    老酒罐在那里嘿嘿的笑,还死死的盯着纸人丫丫,那眼神,就像看到了孤身一人的小萝莉的怪蜀黍一样。

    纸人丫丫赶紧把手抱在了胸前。

    “屁股还露在外面呢!”老酒罐一脸坏笑的说。

    纸人丫丫给老酒罐这话气得鼻子都冒烟了。

    最后,它心一狠,把抱在胸前的手放了下去,还直接把屁股给撅了起来,对准了老酒罐。

    就好像是在说,你不是喜欢看吗?那你看啊!让你看个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