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7章:破魂酒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13本章字数:3006字

    “丑丑,丑丑快出来!”

    现在,只有丑丑能给我安全感,因此我在那里喊了起来。可是,我喊了半天,丑丑都没有要出来的意思。

    之前不管是哪一次,只要我一喊,丑丑立马就会钻出来。这一次,我都喊了这么多嗓子了,丑丑却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不对,这情况有些不对。

    大门还在嘎吱嘎吱的晃着,因为丑丑不肯出来,所以我心里有些发慌。

    丫丫用她的小手,向着门外指了指,意思是让我赶紧出去,不要再待在祠堂里了。

    丫丫每一次都是对的,所以我没敢耽搁,而是飞快地转了身,跑了出去。

    “哐当!”

    我刚跨出门槛,祠堂的大门,便一下子关上了。

    天空中下起了纸钱,一张张的,在那里飘飘洒洒的,就像是秋天的落叶一般。落下的这些纸钱,每一张上面,都用红墨水写着一行字。

    “要么秦泣死,要么全村都得死!”

    我刚才抱着丫丫从祠堂里跑出来的时候有些狼狈,村民们是看到了的。所以,现在我不管怎么解释,他们都不会再相信我了。

    “祠堂里那鬼东西,还真是有两把刷子。不过没关系,等我回去拿点儿家伙什来,轻轻松松的就能把它给收了。”

    我灵机一动,来了这么一句。

    事情都已经被搞成这个样子了,我反正是无能为力了,所以还是找个借口,赶紧撒丫子溜吧!

    “回去拿家伙什?我看你是想借机溜走吧!”

    吴仁兴还真是火眼金睛,一眼就把我的小心思给看穿了。

    “吴书记,我知道你想的什么,你不就是怕我回去把家伙什拿来,把你弄的那恶鬼给收了。这样,你干的那些坏事可就得曝光了,如此,你以后别说当村支书了,就连待都没脸在幺店子村待了啊!”

    虽然在我说完这番话之后,村民们还是没有选择相信我,不过他们好像也不太相信吴仁兴了。现在,无论是我,还是吴仁兴,在他们的眼里,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成功把吴仁兴拖下了水,村民们自然也不会帮他什么了,我和他,现在就是光棍对光棍了。

    “要么秦泣死,要么全村都得死!”

    那阴森森的,老人的声音,很不合时宜的从祠堂里传了出来。

    “不能让他走,他要是走了,肯定就不会再回来了。那样,咱们整个幺店子村,都得完蛋!”吴仁兴指着我的鼻子说。同时,他还给吴彪使了一个眼色。

    吴彪跟吴仁兴,本就是穿一条裤子的。因此,他立马就站了出来,看样子是准备替吴仁兴把我给拿下。

    刘淑芬一把拉住了吴彪,还狠狠地在他的胳膊上掐了一下。

    “你的记性被狗吃了啊?上次猪圈里的大肥猪没了,有人赔你吗?”刘淑芬很生气的扯着吴彪的耳朵,对着他吼道。

    在这件事上,刘淑芬比吴彪要冷静。毕竟,吴彪跟着吴仁兴混,非但没有捞到什么实质上的好处,自家的大肥猪还遭了殃。

    吴仁兴瞪了吴彪一眼,就好像在说,一个大男人,被一个堂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揪耳朵,真是没出息。

    吴彪都喊不动,别的村民,吴仁兴自然更是喊不动了啊!因此,他没有再喊人,而是自己向着我走了过来,挡在了我的面前。

    “我是不会让你离开的!”吴仁兴说。

    丫丫一直在用小手往破庙的方向指,意思是让我赶紧离开这里。其实,刚才在祠堂里的时候,我就已经感觉到了,今晚有些凶险,此地不宜久留。

    刚才我叫丑丑,他没有出来,估计是因为他知道,在祠堂里动手,咱们讨不到便宜。

    “脚长在我身上,又不是你身上的。走不走,是我说了算,不是你说了算!”

    我往侧面跨了一步,想从吴仁兴的身边绕过去。可是,他并没有要让步的意思,而是跟着往侧面移了一步,继续挡在了我的面前。

    “让开!”

    这时候,有一丝青烟从小牙齿里飘了出来。

    丑丑现形了,他张开了嘴,哇的对着吴仁兴叫了一声。

    吴仁兴让丑丑这么一吓,立马就踉跄的往后退了好几步,还差点儿摔倒在了地上。

    丑丑骑在了我的肩膀上,就像在骑马马肩一样。

    有他在我肩膀上这么骑着,吴仁兴都不敢再靠近我,更别说村民们了。因此,我再迈着步子走的时候,就没有人拦我了。

    虽然我成功地回到了破庙里,但我心里很清楚。丑丑在众目睽睽之下现身,肯定是会给我招惹一些麻烦的。

    趁着吴仁兴还没来,我赶紧把丑丑给叫了出来,问它在祠堂的时候,为什么不出来帮我。

    丑丑在那里叽里咕噜的说起了鬼语,我一句都没听懂。不过,在丫丫的翻译下,我用手比划了半天,终于还是弄明白了。

    丑丑说,祠堂里有一只非常厉害的恶鬼,不是万素贞,他打不过,所以没敢出来。

    非常厉害的恶鬼,还不是万素贞?难道,我在祠堂里看到的那个白影,并不是万素贞?

    如此看来,吴仁兴那老狐狸,还真是有存货的啊!

    祠堂里的那只恶鬼,跟吴仁兴肯定有关系,说不定那玩意儿就是吴仁兴养的。

    吴仁兴比曾申先厉害,这个我早就知道了。这一次的祠堂之行,也算是让我探到一些底了。

    那只恶鬼,虽然丑丑都怕,但在我跑出祠堂之后,他并没有追出来。

    没有追出来,那就说明那家伙,要么是被什么东西困住了,要么是不便于出来。反正,祠堂那鬼地方我是不会去了,去那里完全就是主动送死。

    老酒罐知道吴仁兴的底细,也不知道祠堂里那恶鬼的情况他知不知道?

    虽然我现在已经回到了破庙里,但我这心里,还是有那么一些不踏实。于是,我决定去找老酒罐。

    到老酒罐家的时候,天刚蒙蒙亮。这时的老酒罐,自然是在睡大觉啊!

    “咚咚咚!咚咚咚!”

    我敲了好半天门,这大门才终于是开了。老酒罐虽然是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样,但却带着一身酒气。

    “天都还没亮。”老酒罐打着哈欠,有些不满的来了这么一句。

    “谁说天没亮啊?”我指了指天边的鱼肚白,说。

    “你属鸡的啊?起这么早!”

    老酒罐虽然对于我大清早就跑来把他给闹醒了这事,很有一些不满。不过,他还是把我让进了屋。

    “说吧!什么事?”这可是第一次,老酒罐没有先喝酒,而是先让我说事。看来,以后我找他办事,就得大清早来。

    我刚准备开口,老酒罐就对着我摆了摆手,说:“算了,你还是等我先喝二两,醒醒瞌睡之后再说吧!”

    喝酒醒瞌睡?我这还是第一次听说。

    老酒罐拿出了他的酒葫芦,在那里咕噜咕噜的喝了起来。他这哪里是喝酒啊?这分明就是在喝水嘛!

    “好了,说吧!”

    老酒罐打了个酒嗝,要知道,他这可是刚起床,口都还没漱啊!他这酒嗝一打,口臭加上酒臭,全都扑在了我的脸上。那酸爽,真是不摆了。

    “幺店子村的祠堂里,有一只能把丑丑吓得不敢出来的恶鬼,好像是吴仁兴养的,你知道吗?”我问。

    “恶鬼?吴仁兴养的?”老酒罐有些吃惊的看着我,确定道:“你说的是真的?”

    “嗯!”我很肯定的点了点头。

    “看来,那传言果然是真的啊!”老酒罐说。

    “什么传言?”我问。

    老酒罐摇了摇头,说:“你就算知道了,那也没用。而且,知道的越多,你就越危险。所以,不是我不愿意告诉你,而是我不能告诉你。”

    在我面前,老酒罐从来都是很耿直的,是不会跟我卖关子什么的。他不告诉我,自然有不告诉我的道理。因此,我没有继续追问。

    “对那恶鬼,我其实也没什么兴趣,当然我也不想去招惹他。不过现在,吴仁兴已经开始在用那恶鬼找我的麻烦了。”我说。

    说完之后,我把吴仁兴来找我,还有纸钱血书的事,跟老酒罐说了。

    老酒罐在听完之后,告诉我说,让我一定不要再去祠堂,就乖乖在破庙里待着。同时,他还跟我说,吴仁兴千方百计想把丫丫弄到手,恐怕和那恶鬼有关。

    至于别的,老酒罐就没有跟我再说了。不过,他给了我一个小葫芦,那里面装了些他自己调制的破魂酒,让我在关键的时候使用。

    老酒罐说,祠堂里的那恶鬼既然上次没有追出来,那就证明短时间内他是不可能离开祠堂的。我有丑丑,还有纸人丫丫,现在他又拿了一小葫芦破魂酒给我。因此,吴仁兴就算是再去找我的麻烦,我也是扛得住的。别的不说,至少我和丫丫的命,绝对保得住。

    老酒罐说他不想扯进这件事里面,因此暂时只能帮到我这么多。我明白老酒罐的苦衷,也不想让他为难,所以在道过谢之后,便抱着丫丫离开了他家,回了破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