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8章:引蛇出洞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13本章字数:3029字

    回到破庙之后,白天倒是没什么,可一到了晚上,尤其是纸人丫丫出门捕猎之后,我总是能听到那窸窸窣窣的声音,就好像是有人在附近活动一样。

    可是,我每次循着声音找去,却连一个鬼影子都找不到。就算是用脚趾头想,我也能想得明白,破庙周围出现这样的声音,多半是吴仁兴搞的鬼。

    这天晚上,纸人丫丫照例出去捕猎去了,我坐在床边,在那里哄丫丫睡觉。

    “嘎吱!嘎吱!”

    原本是半开着的大门,突然摇晃了起来。还有一股子阴风,呼呼的吹了进来。

    打探了这么多天的情报,吴仁兴终于是安排好了一切,开始对我出招了。

    我把丫丫抱在了怀里,用另一只手拿起了老酒罐给我的那小葫芦。一会儿来的那东西,要是丑丑搞不定,我还得把老酒罐给我的这破魂酒用上一用。

    一个白色的人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我有些意外,因为来的这位,居然是万素贞。

    “上次鼻子被咬了,这么快就忘了痛了啊?”

    一看到是万素贞,我这心里,顿时就有底了。万素贞的本事不比丑丑大,更何况我还有破魂酒,所以要来的只有她一个,我是完全不必感到害怕的。

    万素贞用手摸了摸那缺了大半块肉的鼻子,然后裂开了嘴,把牙齿磨得咯吱咯吱的,就好像是要把我给生吞活剥了一样。

    “丑丑,来活儿了。”我赶紧把丑丑叫了出来。

    这一次,丑丑没有出幺蛾子,我这么一喊,他立马就出来了。

    见万素贞是一副龇牙咧嘴的模样,丑丑也张开了嘴巴,在那里“哇哇”的回应起了她。

    万素贞那对翻白的眼睛,不知道是充了血还是怎么的,反正一下子就变红了,还是那种血色的红。

    红了眼的万素贞,那缺了一半的鼻孔,还往外冒起了黑气。

    丑丑不再“哇哇”乱叫了,他居然往后退了起来,看样子是有些怕了。

    今天的万素贞,跟那天的不一样。我也不知道,吴仁兴到底是对她做了什么手脚。

    “素贞姐,咱们有话好好说。在小孩子面前,这么打打杀杀的,多影响你曾经那和蔼可亲的形象啊!”

    丑丑都露出怯意了,我要是还硬来,那绝对是傻逼。因此,我想试试,看能不能说几句软话,把今夜这事儿给躲过去。

    万素贞没有回我的话,她只给了我一张面无表情的脸。然后,她一爪子抓向了丑丑。

    丑丑本来是想蹦的,可没来得及,因此只能有些狼狈的在地上打了个滚。不过,最终他还是很幸运地躲过了万素贞的这一爪子。

    “哇……”

    丫丫给万素贞吓哭了。

    我捏了捏手里的小葫芦,想要出手,不过最终还是忍住了。破魂酒是我的最后一张底牌,现在还不适合打出去。毕竟,丑丑现在只是显得有些狼狈,并不能说明,他就完全不是万素贞的对手了。

    丑丑一下子蹦了起来,准备向着万素贞的脸扑过去。不过,万素贞一爪子,就把他撂翻在了地上。

    丑丑的小胳膊,被抓出了好几条血路子。他用舌头,在自己的伤口上舔了舔,然后对着万素贞,哇哇的叫了起来。

    万素贞没有搭理丑丑,她直接向着我走了过来。她伸出了手,啪的一巴掌打在了我的脸上。我还没怎么反应过来,她反手又来了一巴掌。

    “我要你生不如死!”万素贞说。

    挨了两巴掌,我的腮帮子并没有感觉到痛,不过我的两半边脸,都像馒头一样肿了起来。

    丑丑很无助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变成了一丝青烟,钻回到小牙齿里面去了。

    丑丑都怕了,躲牙齿里去了。

    我心想这下完了,丑丑都撂挑子了,我还干得过个蛋啊?

    就在这时候,奇迹出现了,万素贞给了我一个冷冷的笑,然后走了。

    她走了,她居然就这么就走了!她这次来不是要取我小命的吗?我虽然挨了两巴掌,但小命还在啊!她怎么这就走了呢?

    我那肿得像馒头的脸,好像有些痒。于是,我赶紧进了屋,打了盆清水,在那里洗了起来。

    不管我怎么搓,脸上都是痒飕飕的,就像有无数只小蚂蚁在爬一样。

    我的脸,好像慢慢在变黑。

    不对,这不对!

    刚才在扇完我那两巴掌之后,万素贞跟我说她要让我生不如死。难道,她指的就是我这脸。

    我得去找老酒罐,这事儿我自己搞不定。虽然我不是妹子,但我的这张脸,还是很重要的啊!而且,我这脸这么痒着,那也不是个办法啊!

    我到老酒罐那里的时候,正直深更半夜。

    “咚!咚!”

    我才敲了两声门,老酒罐就把门给打开了。整个屋子里,都是酒气。桌子上有一堆花生壳,还有好几个东倒西歪的酒瓶子。

    “这么晚了,你还在喝啊!”我这腮帮子又痒又胀的,说话很不舒服。不过,我还是跟老酒罐寒暄了这么一句。

    “哟!”老酒罐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盯着我的脸,问:“在外面偷腥,被媳妇扇了?”

    “我哪有什么媳妇?”我很无语的回道。

    “佘桂花不就是你媳妇吗?你们不仅拜了堂,还入了洞房的。”老酒罐这是存心在气我。

    不过,他既然在这个时候洗刷我,那就证明,我脸这问题,并不是特别的严重,他肯定能搞定。

    “万素贞打的。”我这脸肿得难受,不想跟老酒罐继续扯淡,所以就直接把答案告诉了他。

    老酒罐拿过了他那大葫芦,在那里转着圈喝了几口,然后“噗”的一声,把嘴里的酒喷到了我的脸上。

    我的脸,顿时就传来了一种凉飕飕的感觉。

    “感觉怎么样?”老酒罐问我。

    “还行吧!”我说。

    “还行个屁!”老酒罐瞪了我一眼,说:“你怎么就这么不小心啊?我给你的破魂酒你怎么不知道用啊?你中了万素贞的尸毒,只有用她的尸胆水才能解。说直白一点儿,要想解你这尸毒,必须得把万素贞灭了,将她开膛破肚,取出尸胆,然后挤出胆水,涂在你的脸上。”

    “你没骗我?”

    要老酒罐说的是真的,万素贞扇我这两巴掌,不就等于是在逼我灭了她吗?毕竟,要是不灭掉她,我这尸毒就没法儿解啊!

    “你是不是想不通万素贞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老酒罐问我。

    我点了点头。

    “你斗得过万素贞吗?”

    我摇头。

    “加上丑丑呢?”

    我还是摇头。

    “加上佘桂花呢?”

    “这我就不知道了。”

    “你敢肯定佘桂花会帮你吗?”

    “她在哪儿我都不知道,就算她愿意帮我,我也找不到她人啊!”

    “这就对了。”老酒罐用那种俨然已经看透了一切的语气,对着我说道。

    “什么对了?”我问。

    “万素贞肯定知道你背后有高人,所以才来了这么一手引蛇出洞,想把我引出去,然后把我们一网打尽。”老酒罐说。

    “这么说,你是蛇?”我跟老酒罐开起了玩笑。

    老酒罐白了我一眼,然后说:“我得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那就是我这条蛇,是条正在冬眠的蛇,所以是不会出洞的。”

    “这大夏天的,你冬眠个鸟啊?”老酒罐居然敢不帮我,这也太不仗义了,我必须得骂骂他。

    “好,不冬眠,我睡懒觉可以吧!夏日炎炎正好眠啊!”老酒罐拍了拍我的肩膀,说:“自己捅的篓子,自己去了。上次我给你的破魂酒,你不是还没用吗?还有就是,你那丑丑,有些太胆小了,你应该好好让他历练历练。”

    老酒罐这是个什么意思?我怎么感觉,他跟我说这番话的意思就是,就凭我手里的破魂酒和丑丑,就能把那万素贞给搞定啊!

    老酒罐说的话,我还是比较相信的。因此,在老酒罐给了我一小瓶活血化瘀,涂在脸上能让我舒服一些的药酒之后,我便抱着丫丫走了。

    之前,每次都是万素贞来找我,这次,我可得主动去找找她了。

    可是,万素贞那恶鬼,平日里到底是躲在什么地方的啊?

    我先回了破庙,纸人丫丫每天都在山里跑来跑去的,或许他那里有线索。于是,我一回去,就跟它打听起来了。

    还别说,我这运气,还真是好。纸人丫丫虽然不知道万素贞的落脚点到底在哪儿,不过它还是掌握了一些信息的,知道万素贞平时都在那些地方活动。

    万素贞平时出现得最多的地方,就在后山上,就是我埋莽娃骨灰那里。据纸人丫丫说,万素贞经常坐在那里哇哇的哭,就像是在哭丧一样。

    莽娃埋在那里,我没有跟任何人说,至于万素贞是怎么知道的,我也不知道。

    纸人丫丫怎么对万素贞的行踪这么清楚?当时埋莽娃骨灰的时候,可是纸人丫丫带的路,也是它让我把莽娃埋在那里的。还有就是,每次万素贞来找我的麻烦,纸人丫丫都不在破庙。一次两次可以说是巧合,每次都这样,难道还是巧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