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9章:寻找万素贞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13本章字数:3052字

    我抱着丫丫,去了埋莽娃骨灰那里。让我意外的是,纸人丫丫明明就没什么事,可它却没有跟着我一起去。

    当然,它不愿意去,我也没有叫它。毕竟,我已经对它起疑了。它就算是跟着我去了,到时候动起手来,它到底是帮我,还是帮万素贞,还说不准呢!

    “呜呜……”

    这好像是哭声,还是女人的,而且就是从我埋莽娃骨灰的那个方向传出来的。

    我像做贼一样,脚步很轻。不过,地上的落叶实在是太多了,而且杂草又很茂盛。因此,我就算是走得再小心翼翼,也有那哗啦哗啦的声音发出来。

    纸人丫丫没有骗我,万素贞果然坐在莽娃的坟前,在那里呜呜的哭。还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看上去是一副很伤心的样子。

    都变成鬼了,还能哭得这么伤心,看来万素贞还真是人性未灭啊!

    “丑丑,快出来!”

    我一个人是干不过万素贞的,所以必须得把丑丑叫出来。要那小家伙不肯出来,那今夜,我还是别主动去送死了。

    这一次,丑丑还是比较给我面子的。我这么一叫,他就出来了。

    “你怕万素贞吗?”我很小声的问。

    丑丑对着我裂开了嘴,意思是他今夜要把万素贞吃掉。这小东西,估计是觉得跟我混熟了,所以牛逼什么的,可以随便吹了。

    还把万素贞吃掉,我看他不被万素贞吓尿裤子,我就算是烧高香了。

    万素贞发现了我,她停止了哭啼,然后转过了脑袋,用那对血红的眼珠子,死死的瞪着我。

    起风了,这股风很大,吹得呼呼的。我脚边的杂草,疯狂的摇弋了起来。

    地上的沙子,也被吹了一些起来,扑到了我的脸上。

    不对,扑到我脸上的并不全都是沙子,还有小蚂蚁。它们不仅在我的脸上爬来爬去的,而且还在咬我。我用手一抹,便有数十只小蚂蚁的尸体出现在了我的手上。

    “我要让你生不如死!”万素贞冷冷的对着我说道。

    此刻我的脚底下,居然聚了一大片黑压压的小蚂蚁。它们爬上了我的脚,顺着我的腿在不断地往上爬。一边爬,还一边在那里咬。

    被一只蚂蚁咬没什么,可被这么一大群蚂蚁咬,那绝对是有什么的。

    我赶紧拿出了老酒罐给我的那瓶药酒,他跟我说过,在遇到紧急情况,外用给不上力的时候,可以内服。

    现在我身上这么多的蚂蚁,要是外用,这么一小瓶药酒,显然是不够的。因此,我打开了瓶塞,一口将那药酒喝了个干净。

    我的脑袋,立马就变得有些晕乎乎的了。然后,感觉很热,这热是由内到外的。不过几秒钟,我的身体,就变得滚烫滚烫的了,就像是发高烧了一般。

    我全身都冒起了汗,那些爬到我身上的小蚂蚁,刚一被汗水打湿,便全都哗啦啦的落到了地上。

    “看不出来,你还有两下子。”万素贞虽然还是面无表情的,但从她说的这话,我听得出来。我如此轻松的就把这些小蚂蚁给搞掉了,让她有些意外。

    “没有金刚钻,我敢来揽你这瓷器活儿吗?”我笑呵呵的看了万素贞一眼,然后问:“你给我这脸下尸毒,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啊?”

    “你身后那高人,应该已经告诉你了吧!你要想解脸上的尸毒,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杀了我,将我开膛破肚,取出我的尸丹,挤出尸胆水涂在脸上。”

    万素贞给了我一个冷笑,然后问:“你觉得,你真有本事,杀得了我吗?”

    这不是万素贞太过于自信,而是我真的没那本事。因此,我很有自知之明的摇了摇头,说没有。

    “其实,还有一个办法,可以解掉你身上的尸毒。”万素贞说。

    看来,万素贞此时并不想要了我的小命,她是想利用我。

    “怎么解?”我问。

    “吃我的鬼奶,每过三日吃一次,可保你脸上的尸毒不扩散。不过,你的脸,还是会一直这么肿着的。”万素贞面无表情的说。

    万素贞的鬼奶,绝对不会白白拿给我吃的。再说,就算她白给我,我也不会吃。我都这么大个人了,又不是婴儿,还吃奶,这太恶心了。

    “你想跟我开什么条件啊?”我问。

    “条件就是,你得听我的。我让你往东,你不能往西。”万素贞这是想要收我当她的小喽啰吗?

    “你的意思是,我这就算是卖身给你了,一辈子都得听你的,是吗?”

    “不用一辈子,在杀了佘桂花和吴仁兴,替我和莽娃报了仇之后,我就还你自由。”

    万素贞这话说得很真,可我却有些不太敢相信。

    害死万素贞的那小木偶,确实是佘桂花让我放的,因此,万素贞的死,跟她绝对是有关系的。可是,上次我问佘桂花,她跟我说万素贞不是她害死的。她当时不像是在说谎,我信她那话。因此,我估摸着,吴仁兴肯定借机下了黑手,借佘桂花的手,把万素贞给害死了,还成功地嫁祸到了佘桂花身上。

    不过,万素贞虽然变成了厉鬼,但却没有变成傻子。因此,她应该是把事情给调查清楚了。

    “害你和莽娃的,到底是谁啊?”我有些好奇地问。

    “佘桂花为了丫丫,用那小木偶勾走了我的魂魄,不过那并不会让我死。因为,在用完之后,她会把魂魄还给我。在佘桂花替我还魂的时候,吴仁兴动了手脚,因此魂没能还到我的身上,我就这么死了。还好,老天有眼,我死后没有入地府,也没有魂飞魄散,而是变成了厉鬼,让我有了报仇的机会。”万素贞说。

    “你都说佘桂花没想着害死你,还给你还魂,你干吗还要杀她啊?”我问。

    “我爹让她断了后,在我爹死后,她把怨恨转移到了我的身上,用那些鬼把戏坏我胎运,让我怀不上孩子。这十几年,我每天做梦都想着怀孩子,可却一直怀不上,你说这仇,我该不该报?”说完,万素贞看了丫丫一眼。

    “莽娃呢,他是怎么死的?”我问。

    “吴仁兴拘了他的魂魄,所以那天早上,他才会突然回来。他摔死,不是意外,而是曾申先设了一个风水局。”万素贞果然把一切都调查清楚了。

    “那天晚上,我跟你躺到一张床上的事儿,你知道?”

    “我那时候已经是半具尸体了,已经不受自己控制了,至于你,则是被那迷香迷倒了。”

    “是佘桂花弄的?”

    “她也是为了丫丫,那时候她已经知道我没救了,所以必须得把我身上的胎运转移出来,这样在我死后,丫丫才能无事。至于为什么选择你,那是因为你的八字,恰好跟丫丫很合,很适合当她的奶爸。佘桂花把我身上的胎运转移到了你的身上,而丫丫又是佘桂花利用我的胎运孕育出来的。正是因此,丫丫才会如此的亲近你。”万素贞说。

    “你会伤害丫丫吗?”我问。

    万素贞摇了摇头,说:“她有一半是佘桂花的,有一半是我的,算是我的半个孩子。只要你帮我报了仇,我不仅不会伤害她,连你也不会伤害。报完仇,心中的那口怨气自然就没了,我就得魂飞魄散了。我虽然只是半个妈,但也得为丫丫考虑考虑啊!你这个奶爸,虽然本事不济,人品也不行,像根墙头草,风往那边吹,你就往那边倒。但是,在带丫丫这件事上,你还是比较靠谱的。所以,丫丫交给你,我还是比较放心的。”

    “纸人丫丫是不是你安排在我身边的卧底?”既然万素贞都跟我这么开诚布公了,我也就不用再跟她客气什么了。有什么想问的,我索性全都问了出来。

    “它吃过我几天鬼奶,但却是出自曾申先之手,后来又让你身后那高人修理了一番。所以,它是个变数。跟你一样,是颗墙头草。”万素贞说。

    老酒罐曾经跟我说过,鬼这东西,并不像人那么复杂。他们强留在这世上,要么是被人养着的;要么是没地方去,只能乱飘乱荡;要么就像万素贞这样,心里有口怨气,有什么事没完成,等完成之后,他们自己就会魂飞魄散。

    万素贞跟我本就没什么仇,而且她自己也调查清楚了,她和莽娃的死,都跟我没什么关系。我在其间,最多只能算是一颗被利用的棋子而已。因此,她确实没有害我性命的必要。

    “要你说的是真的,你干吗给我下尸毒啊?有什么话,咱们好好说不行吗?”我问。

    “因为你是墙头草。”万素贞瞪了我一眼,然后说:“还有,你是一个人,不是恶鬼。因此,我要是不给你下尸毒,你会乖乖听我的话,帮我去害吴仁兴和佘桂花的性命吗?他们俩就算是再恶毒,在你的眼里,那也是两个大活人。好了,该说的我都说完了,该你选择了。你是杀了我,取尸胆水解毒;还是替我做事,让我用鬼奶保你尸毒脸上的不扩散;又或者,你宁愿自己毒死,也不干害人性命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