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1章:恶鬼采阴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13本章字数:3009字

    老酒罐走了,他什么都没给我留下。

    让我去找吴丹,跟她说搬到她家里去住,我就算是脸皮再厚,那也是开不了口的。因此,在想了一会儿之后,我还是决定,继续住在破庙里。

    莽娃被养成厉鬼,只是老酒罐的推断。再说,就算是莽娃真的成了厉鬼,那也不会立马就来找我啊!还有就是,老酒罐给我的破魂酒,我还没用完呢!再加上,我还有丑丑。所以,就算变成厉鬼之后的莽娃,真的来找我的麻烦,我也是可以跟他一战的。

    接下来的几天,日子倒是过得平平淡淡的,没出什么幺蛾子事。

    不过,这种无风无浪,让人悠哉乐哉的日子,注定是不会一直持续的。

    这天,天刚一黑,我就听到破庙外面传来了脚步声。

    有人来了。

    我赶紧走到了大门口,往外看了一眼。

    我看到了一个黑影,那玩意儿就晃了那么一下,然后便向着野鬼坡那边跑去了。

    这时候,丑丑跑出来了,它指了指那黑影消失的方向,然后又指了指自己的嘴,还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堆我听不懂的鬼语。

    通过丫丫的翻译,我很快就明白了丑丑的意思。丑丑说那黑影是个小鬼,还是个小鲜肉,味道一定很好,想把他打来吃了。

    我怀疑那小鬼是吴仁兴派来摸我的底的,要是丑丑把他吃了,也算是给了吴仁兴一个下马威。所以,我很果断的抱起了丫丫,向着那小鬼消失的方向追了过去。

    追到了野鬼坡,我没有看到那小鬼。不过,那大槐树下,好像有一具尸体。

    出于好奇,我走了过去。

    刘淑芬!居然是刘淑芬!她已经死了,脸色卡白,而且全身都是赤裸的。

    又死人了!是吴仁兴干的?还是佘桂花弄的?

    就在我正走神的时候,有嘈杂的说话声传了过来。

    吴仁兴来了,他的身后,跟了好几个村民,吴彪也在里面。

    “秦泣,你个畜生!”吴仁兴骂了我一句,就好像刘淑芬是我害死的一样。

    吴彪一看到他老婆那赤身裸体的尸体,立马就提着洋铲,向着我冲了过来。

    “害我老婆,老子弄死你!”

    吴彪一铲子向着我砍了过来。

    丑丑见状,一下子扑了过去,把吴彪扑倒在了地上,然后张开了嘴,一口向着吴彪咬了过去。

    “不许害人性命!”我吼了一嗓子,丑丑及时收了嘴,然后转过头,有些不满的看了我一眼。

    “吴彪,你老婆不是我害死的。我也是刚到这里,一来就看到她的尸体了。”我赶紧解释了一句。

    “不是你害死的?你说不是你害死的就不是你害死的吗?刘淑芬到底是不是你害死的,口说无凭,你得拿出证据来,证明你的清白。”吴仁兴说。

    “你要我拿什么证据?”我问。

    “人证、物证都可以。”吴仁兴说。

    “刚才我看到一只小鬼,追它追到了这里,然后看到了刘淑芬的尸体。这个,丫丫可以给我证明。”我说。

    丫丫赶紧眨了一下眼睛,证明了我的清白。

    “丫丫证明?她可是个鬼婴,而且跟你本就是一伙的。她的证明,能作数吗?”吴仁兴这是在故意刁难我。他明明知道,这鬼地方一般不会有人来,我去哪里找什么人证啊?

    “既然你都说到了证据,从法律层面上来讲,有一条叫谁主张谁举证。吴书记你一口咬定说是我害死了刘淑芬,你是不是得把证据拿出来啊?要拿不出证据,你这可是栽赃啊!那我也可以说,刘淑芬是被你先奸后杀,害死在这里的。”

    不就是栽赃嫁祸,血口喷人吗?又不是什么技术含量很高的事,我也会。

    “你……”吴仁兴用手指着我的鼻子,气得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你什么你,没有证据就被乱栽赃。”我回了吴仁兴一句。

    “走!去他住的那破庙,我就不相信在那里找不出任何的蛛丝马迹!”吴仁兴气呼呼的吼道。

    吴仁兴和村民们向着我那破庙去了,一走到大门口,我便感觉有些不对。

    刚才我出门的时候,并没有关门,而现在,门已经关上了。这就说明,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有人来过。

    吴彪一脚踹开了门,在我的床上,地上,乱七八糟的撒着一些女人的衣服。

    这衣服我认得出来,是刘淑芬的。

    “这是什么?”吴仁兴指着我的鼻子质问道!

    “我怎么知道,这又不是我弄的。”我说。

    丫丫悄悄地往身后指了指,意思是解释什么的,都是没用的。现在我们需要做的,是赶紧跑。

    丑丑出来了,他龇牙咧嘴的,在那里哇哇乱叫,露出了一副要吃人的样子。

    “都给我滚!”再怎么解释都是无用的,我也懒得再解释什么了,而是对着村民们吼了这么一句。

    吴仁兴看了一眼丑丑,然后跟村民们说这恶鬼是能害人性命的,需要把曾申先请来。

    说完之后,吴仁兴便带着村民们走了。

    李淑芬肯定是被吴仁兴害死的,其目的,就是为了嫁祸于我。要不然,今天怎么可能这么巧?我这刚一发现李淑芬的尸体,吴仁兴就带着村民们出现了。至于破庙里那些李淑芬的衣服,肯定也是吴仁兴搞的鬼。

    今天这事一出,恐怕以后,我就算是说破了嘴皮,村民们都不会再相信我了。不过这也没关系,反正我有丑丑。因此,村民们就算认为我是坏人,那也不敢来找我麻烦的。

    只是,有一点我没有想通。吴彪一直是跟着吴仁兴混的,吴仁兴为什么会对他老婆下手啊?难道是因为,有刘淑芬在,吴仁兴在使唤吴彪的时候,不是那么的方便?

    次日中午,在太阳最大的时候,吴仁兴带着曾申先,还有吴彪一起来了。

    看来,昨天我丢下的那句狠话,对村民们还是起到了一定的震慑作用。这次除了当事人吴彪,没有一个村民前来。

    “秦泣,还不把那恶鬼交出来!”吴仁兴对着我吼道。

    “我这里没有恶鬼,刘淑芬的死跟我也没有关系。”这话我是对吴彪说的。

    “铁一般的事实就在眼前,你居然还敢说跟你没有关系!”吴仁兴指着我的鼻子吼道。

    “秦泣,你不要抵赖了。虽然贫道我不养小鬼,但养小鬼的门道,我也是知道一些的。刘淑芬的尸体,我已经仔仔细细的看过了,她是死于恶鬼采阴。说直白一点儿,就是被恶鬼强暴而死的。你让大家看到的那只小鬼,是个婴儿,恶鬼采阴这种事,绝对是做不出来的。”曾申先说。

    “既然恶鬼采阴是鬼做的事,而我养的丑丑又做不出来,那你们还来找我的麻烦干什么?”也不知道曾申先是脑子短路了还是怎么的,他说的这番话,听上去完全像是在替我开脱啊!

    “这正是你的高明之处。”曾申先看了我一眼,然后说:“你既然是养小鬼的,那么你肯定很清楚。鬼这东西,只要它自己不主动现身,普通人是看不到的。昨天,你当着村民们的面,把丑丑亮了出来,这不就是在向村民们说,你养的小鬼还是个婴儿,根本就干不出那恶鬼采阴的事,想以此刘淑芬的死撇清关系。可实际上,这事就是你坐的,因为你养的小鬼,不止丑丑一只。所以,你还是把那作案的小鬼给交出来吧!刘淑芬现在死而不僵,要你把那小鬼交出来,我还可以试试,看能不能把被那东西采去的阴气逼出来,还到刘淑芬的身上。如此,或许能让刘淑芬起死回生。”

    曾申先这老神棍,还真是阴险啊!说什么我只要把那小鬼交出来,他就能让刘淑芬起死回生。可是,他明明就知道我这里除了丑丑之外,根本就没有别的小鬼。

    他说的这番话,吴彪可是听进去了的。我要是交不出那小鬼,吴彪还不得恨死我啊?

    吴彪用那种恶狠狠的眼神瞪着我,吴仁兴也看着我。

    “怎么,你是不知悔改,想要顽抗到底吗?”见我半天没说话,曾申先来了这么一句。

    “都说官字两张口,我看你这神棍,加起来再怎么也得有六张口啊!什么恶鬼采阴,什么别的小鬼,我通通都不知道。”我说。

    “跟他讲道理有用吗?吴彪,直接去把他拿下。”吴仁兴对着吴彪下了命令。

    吴彪往前走了两步,他的手里还拿着一根大麻绳,看样子,他是准备把我给绑了。

    “丑丑,快出来!”我喊了丑丑一声。

    吴彪长得可比我要壮得多,他的力气,自然也是比我要大很多的,跟他单打独斗,我自然是打不过的。因此,我需要把丑丑叫出来。

    丑丑一现身,立马就对着吴彪龇牙咧嘴的哇哇乱叫了起来。

    吴彪毕竟只是一个普通人,所以在看到丑丑之后,还是很怕的。这不,被丑丑这么一吓,他不仅把自己手上的麻绳给丢了,而且还一个踉跄,一屁股摔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