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2章:双鬼拍门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13本章字数:3008字

    “我这里有道符,你拿去贴在那小鬼额头上,他自然就会魂飞魄散了。”曾申先摸了一道符出来,递给了吴彪。

    吴彪有些茫然的看着曾申先,大概他是觉得,收拾小鬼这种事,应该是道士干的啊!就算是要往小鬼额头上贴符,那也应该是曾申先自己去贴啊!怎么一转眼,曾申先就让贴符这重任,落到他的头上了呢?

    “还不快去!曾道长得做法,不能一心二用,要不然贴符这样的美差,怎么可能落到你身上?”吴仁兴催促了吴彪一句。

    吴彪站了起来,拿着那道符,扑向了丑丑。

    “哇!”

    丑丑大叫了一声,然后一下子扑倒了吴彪,他手上的那道符,自然也撒落到地上了。

    “不要!”

    我这一声虽然吼得很及时,但还是没能阻止到丑丑,丑丑一口咬到了吴彪的脖子上。

    吴彪张大了嘴,脸因为惊恐,扭曲成了麻花状。吴彪没有再动弹了,看样子他是死了,被丑丑一口给咬死了。

    “秦泣,你还说你没有纵鬼杀人,这又杀了一个!”吴仁兴指着我的鼻子说道。

    丑丑没有要收手的意思,他像疯了一样,在弄死了吴彪之后,立马又向着吴仁兴扑了过去。

    曾申先赶紧掏出了桃木剑,替吴仁兴挡了一下,他才算是逃过了一劫。

    “咱们走!”

    曾申先没有念战,而是带着吴仁兴一起,撒丫子跑了。

    “丑丑,谁叫你杀人的?”我很愤怒的用手指着丑丑,对着他吼道。

    “哇!”丑丑居然对我也龇牙咧嘴的,我给他吓了一大跳,背都给吓出冷汗来了。

    丑丑只是吓唬了我一下,并没有对我发动攻击。最后,他变成了一丝青烟,回到了我脖子上挂着的小牙齿里。

    丫丫用她的小手,指了指沙坝子村的方向,意思是在说,我们应该听老酒罐的,去吴丹家里避难。

    刘淑芬死了,吴彪也死了,又死了两个人。虽然吴彪是丑丑弄死的,但这绝对是吴仁兴和曾申先设的圈套。

    刚才在仓皇逃离的时候,曾申先没有管吴彪的尸体,不过他却把落在地上的那张符给拿走了。

    曾申先肯定是怕那道符落到了我的手里,那符肯定有什么玄机。在那道符出现之前,丑丑从来都是很听话的。丑丑突然变得不受控制,肯定和那道符有关。

    要真是如此,只要那道符还在曾申先的手里,以后他来找我麻烦的时候,我很可能就控制不住丑丑了。

    老酒罐不会坑我,我还是照他说的做,去吴丹那里避避难吧!

    吴彪的尸体,吴仁兴肯定是会回来处理的,所以我没必要去管。

    我回破庙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东西,然后就抱着丫丫,向着沙坝子村去了。

    这一路上,我都在想,一会儿在见了吴丹之后,我该怎么跟她说啊?

    吴丹家的房子,已经出现在我的眼前了。

    房门是关着的,不过外面没有上锁,这就证明,吴丹应该在家里。

    “咚咚咚!”我轻轻的敲了敲门。

    过了一会儿,门嘎吱一声开了,开门的正是吴丹。

    “你这是?”吴丹有些诧异的看着我,问。

    “我没地方住了。”我说。

    “进来吧!”吴丹把我让进了门,也没问我为什么没地方住了。

    “这间屋子一直都是空着的,你和丫丫就住这里吧!”

    吴丹带着我来到了她卧室旁边的那间屋子,这屋里就只有一张床,别的什么都没有。大概是因为一直空着,所以不仅地上,就连床上都有厚厚的一层灰。

    “你稍等一下,我给你打扫打扫。”

    吴丹立马去拿了抹布什么的来,在那里打扫起了房间。

    这女人,真贤惠。

    在吴丹打扫房间的时候,我不知道怎么的,心里突然就有了这么一个感概。

    我在吴丹家里已经住了好几天了,她一直都没有问我,为什么会搬到她这里来。还有就是,这几天我和丫丫一直都是吃她的,喝她的。我想帮她做点事,就算只是洗个碗什么的,她都不让,就让我那么闲着,像伺候皇帝一样伺候着我。

    吴丹对我太好了,好得都让我有些不敢相信,老觉得这不是真的,老认为她是有所图。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这天,我实在是忍不住,于是就问了出来。

    吴丹对着我浅浅的笑了笑,脸上还飞出了一抹红霞,然后她娇羞的扭过了头,跑到里屋去了。

    我明白了,吴丹这是喜欢上我了。吴丹虽然已经有孩子了,但她的年龄,其实跟我是差不多的。吴丹长得,其实挺漂亮的,配我那是绰绰有余了。但是,她已经有了孩子了啊!就这一条,在我爸妈那里就绝对通不过。

    吴丹一直没说过她男人的事,吴仁兴说她根本就没有男人。要吴丹没有男人,那么豆豆是哪里来的啊?该不会吴丹跟我一样,是稀里糊涂的捡了一个妈来当吧!

    豆豆跟丫丫一样,不是个正常的孩子。这个,老酒罐是跟我说过的。这么一分析,我难免就有些怀疑,吴丹很可能是跟我同病相怜了。

    晚上的时候,丫丫和豆豆都睡着了,我找到了吴丹,跟她闲聊了起来。

    “豆豆是你亲生的吗?”在聊得差不多之后,我冷不丁的问了这么一句。

    大概是我这话问得有些唐突,所以吴丹愣了一下。

    “丫丫是你亲生的吗?”

    吴丹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把同样的问题抛回给了我。

    “这么说,你还没嫁人?”

    “你还没娶妻?”

    吴丹绝对是故意的,没想到,她调皮起来,居然是这么的调皮,在回答问题的时候,一点儿都不严肃。

    “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搬到你这里来吗?”

    “为了丫丫。”

    “你怎么这么肯定?”

    “吴仁兴为了得到丫丫,肯定又去找你的麻烦了。这次的麻烦太大,你搞不定,所以就躲我这儿来了。”

    “你这地方,能躲得住吗?”

    “躲不住你跑这里来干吗?”

    说完这话之后,吴丹说她要睡了,于是就回屋去了。

    虽然吴丹对我好像没什么恶意,但我始终觉得,我和她之间,隔着一层什么东西。说话的时候,她对我有所保留,我对她也是。

    我刚一回到屋里,还没来得及脱衣服上床呢,就听到屋外传来了一些奇怪的声音。

    难道是莽娃跑来找我的麻烦来了?

    这时,吴丹也走了出来。

    “来了。”她淡淡的说了这么两个字。

    “你家的门闩结实吗?咱们要不要把门抵一下啊?”一边说着,我一边很没志气的走到了那八仙桌旁,搬着桌子就要去抵门。

    吴丹对着我浅浅的一笑,然后大大方方的走到了大门那里,咔嚓一声拉开了门闩,然后嘎吱一声把大门给打开了。

    风很大,吹得呼啦啦的,屋外那些槐树,哗啦啦的摇着。甚至,有些枝条,都让风给吹落到地上了。

    有一黑一白两个声音,出现在了槐树林的那头。

    在他们走近之后,我才看清。这两位,可都是我的熟人。一位是穿黑色寿衣的莽娃,一个是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吴彪。

    吴彪身上穿着的这条白色连衣裙,就是万素贞穿的那条。

    我看向了吴丹,问她是怎么回事。她没有回答我,只是安静的站在门口,冷冷地用眼睛盯着那两个家伙。

    在离吴丹还有四五米远的时候,那两个家伙停了下来。

    “从哪儿来,回哪儿去。”吴丹淡淡地说了这么一句。

    那两个家伙,自然是不会听吴丹的话的。

    这不,吴彪的嘴,立马就变歪了,脸也扭成了麻花状,露出了一副十分恐怖,而又有些狰狞的样子,向着吴丹走了过来。

    有咿咿呀呀的声音,是鬼婴,突然有好多的鬼婴,出现在了槐树林里。

    那些小家伙爬得很快,一眨眼的功夫,他们就把吴彪和莽娃给围住了。

    莽娃没有动,可吴彪似乎根本就没把这些鬼婴放在眼里,他一脚踢向了挡住其去路的那只鬼婴,将那鬼婴踢飞了出去。

    别的鬼婴见状,立马就咿咿呀呀的扑向了他。

    虽然单个的鬼婴跟吴彪斗是占不到便宜的,但此时,眼前的这些鬼婴,少说也有好几百个啊!他们全都扑向了吴彪,把他扑倒在了地上。然后,鬼婴们一个个的,全都张开了嘴,在那里对着吴彪,撕咬了起来。

    不过几分钟时间,吴彪就被鬼婴们给啃干净了。

    莽娃见状,自然是不敢再往前了。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些害怕的情绪,开始一步一步的往后退。

    鬼婴们没有去追莽娃,他们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莽娃,一步一步的退出了槐树林,然后消失在了黑幕之中。

    鬼婴们咿咿呀呀的爬走了,在往外爬的时候,一个个都是撅着小屁股的,看上去真是可爱至极。

    “为什么要放走莽娃?”我问吴丹。

    吴丹对着我浅浅的笑了笑,没有说话。

    她关了大门,咔嚓一声别上了门闩,给我留了一个让人看不透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