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3章:魂飞魄散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13本章字数:3007字

    刚才出现的那些鬼婴,应该就是纸人丫丫喂的那些。我之前一直以为,那些鬼婴是佘桂花养的,怎么他们,会跑到吴丹家里来啊?

    吴丹和佘桂花,难道有什么关系?还有就是,纸人丫丫到底是跟谁一伙的?

    带着满脑子的问号,我倒在了床上,昏昏沉沉的睡了。

    因为睡不怎么踏实,所以一大早我就起了床。

    “起来啦!快来吃早饭。”

    吴丹每天都会早起,然后早早的把早饭给做好,今天也没例外。不过,此刻的吴丹,跟昨晚那个吴丹有些不一样。今天的她,给我的感觉,就好像昨晚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

    昨夜跟吴丹闲聊的时候,她都是正常的,对我还是比较热情的。但是,在我问她豆豆是不是她亲生的之后,她对我立马就有些冷淡了。

    看来,吴丹是不喜欢我打听她的秘密。

    吴丹取来了碗筷,从盆里舀了好几个荷包蛋到我碗里,然后递给了我。吴丹煮的醪糟荷包蛋,绝对称得上是一绝啊!不仅香甜可口,而且那蛋特别的嫩,蛋黄里还有汁。

    吃饭的过程中,吴丹在那里有一搭没一搭的跟我闲聊,昨夜的事,她一句都没提。我呢,也不是那种不懂事的人,吴丹没提,我自然也没说。

    在我吃得正酣的时候,纸人丫丫来了。

    “纸人丫丫?”我停下了筷子,很吃惊的瞪着纸人丫丫。

    吴丹那边则没什么反应,她继续在那里小口小口的吃着荷包蛋。

    纸人丫丫叽里呱啦的对着我说了起来,还一个劲儿的往外面指,见我没什么反应,它还拽着我往外面走。

    我看向了吴丹,想看看她是个什么态度。结果吴丹根本就没有搭理我,而是继续在那里吃她的荷包蛋。

    纸人丫丫看上去是一副很着急的样子,也就是说,肯定是有什么大事发生。

    我必须得去看看。

    我放下了筷子,进屋子抱起了熟睡中的丫丫,跟着纸人丫丫出门了。

    整个过程中,吴丹一言不发。我也不知道,她这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丫丫醒了,大概是有好一段日子没看到纸人丫丫了,所以在看到纸人丫丫之后,她有些小兴奋。纸人丫丫也一样,一个劲儿的在那里逗丫丫玩。

    这两个小家伙,虽然一个是纸人,一个是鬼婴,但倒还真是有些两小无猜啊!

    纸人丫丫带着我去的,是野鬼坡的方向。

    其实,在出发之前,我就已经猜到了。要真是出了什么大事,那也绝对是野鬼坡那里出的。毕竟,那地方邪性,每次出什么事儿,都跟那鬼地方有关。

    老酒罐离开也有十来天了,该不会是老酒罐回来了,去了破庙,见我人没在,于是就叫纸人丫丫来叫我回去的吧?

    老酒罐那家伙,好像有些忌讳去吴丹家里,所以哪怕是帮豆豆招魂,吴丹邀请他去她家吃饭,他都给谢绝了。因此,他就算知道我在吴丹家,也不会自己跑去找我。

    纸人丫丫没有带着我去破庙,而是带着我去了它喂食鬼婴们的那大坑那里。

    坑里有呻吟声,还有哀嚎声,可我看了半天,什么都没看到。

    丫丫哇的哭了,她这不是真的要哭,而是为了给我挤点儿眼泪出来,好让我看到坑里的情况。

    丫丫像前几次一样,用小手抹了些眼泪在我的眼皮上。然后,我就能看清坑里的情况了。

    婴儿,坑里全都是婴儿。

    这些婴儿,就是昨晚那些帮我忙的鬼婴。不过现在,他们好像有些不对,一个个奄奄一息的,有的全身都已经溃烂了,还有些,就只剩下那么一两丝残魂了。

    “这是怎么回事?”我问。

    纸人丫丫指了指那些婴儿,然后又指了指自己的嘴。

    “你是说它们吃了不该吃的东西,中毒了?”我问。

    中毒这个说法,并不是特别的专业,但大致是这么个意思。因此,纸人丫丫在犹豫了那么一两秒钟之后,对着我点了下头。

    “是不是昨夜他们吃了吴彪,才变成这个样子的?”我问。

    纸人丫丫很肯定的点了一下头。

    我就说,昨夜的事,有些太蹊跷了。

    吴仁兴这老狐狸,既然都派莽娃和吴彪来找我的麻烦了,怎么可能这么轻松地就让我过关呢!更何况,昨晚在动手的时候,那两只恶鬼,非但没有占到便宜,吴彪反而还被鬼婴们给分而食之了。

    现在,鬼婴们中招了,这就说明,昨晚那吴彪,是吴仁兴故意送给鬼婴们吃的。

    吴仁兴这老狐狸,他这到底是要闹哪一出啊?

    还有吴丹,昨晚我确实没有看出门道,难道她也没看出来吗?

    “昨晚是谁派鬼婴们去的?”我问纸人丫丫。

    纸人丫丫用手指了指它自己。

    “是不是吴丹让你派鬼婴们去的?”我问。

    纸人丫丫摇头。

    “是佘桂花让你这么做的?”我追问了一句。

    纸人丫丫仍是摇头。

    不过这一次,纸人丫丫先用手指了一下我,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然后又用手指了指它自己的脑袋,接着指了一下坑里的鬼婴。意思是没人叫它这样做,是它见我有危险,自作主张这么干的。

    坑里的哀嚎声,慢慢的变小了。里面的那些鬼婴,一个个的,都不怎么动弹了。甚至,有些鬼婴,已经因为魂飞魄散,开始慢慢地消失了。

    丑丑突然跑了出来,飞快地跳进了大坑里,然后他张开了嘴,在那里撕咬起那些还没完全停止动弹的鬼婴来了。

    鬼婴们,自然是没有力气反抗的。

    丫丫的眼里,流出了眼泪。这一次的眼泪,她不是为我流的。

    纸人丫丫一边用手哗哗的搓着鼻子,一边发着呜呜的声音。它流不出眼泪,不过我还是感受得到它的伤心。

    至于大坑里的丑丑,则很没良心的,在那里大快朵颐的继续吃着。

    丑丑本就是吃小鬼的,鬼婴们也是小鬼。反正这些鬼婴都快要魂飞魄散了,所以丑丑要吃,就让它吃个痛快吧!

    不对!这些鬼婴全都是被毒死的,丑丑吃了他们,该不会中毒吧!

    “丑丑别吃了,他们有毒,吃不得!”我在那里后知后觉的吼了起来。

    纸人丫丫用手轻轻地拍了拍它自己的胸口,意思是让我把心揣回肚子里去,丑丑不会有事的。

    纸人丫丫的话,我能信吗?

    我有些疑惑地看向了丫丫,丫丫赶紧对着我眨了一下眼睛。

    大坑里那些凡是还有一口气的鬼婴,全都让丑丑吃进了肚子里,至于那些一点儿都没有动弹的,丑丑那是一口都没有吃。

    丑丑的肚子,涨得圆溜溜的,像个大西瓜。坑里的那些鬼婴,全都散了,一个都没有留下。

    吃饱喝足的丑丑,回到了小牙齿里。

    纸人丫丫则跪在了坑旁,对着大坑磕起了头。

    丫丫继续在那里流眼泪。

    而我,心里有些复杂,有些酸酸的,反正不怎么好过。

    不能再这么被动了,老是像这样等着吴仁兴出招,然后自己疲于应对,那不是个办法。我必须得主动起来,主动出击,给吴仁兴一个好看。

    我没有回吴丹那里,而是去了破庙。

    破庙里的情况,跟我走之前是差不多的,也就是说,我离开的这段时间,应该没有人来过。

    我把丑丑叫了出来,跟他说晚上咱们去收拾一下吴仁兴,他很爽快的答应了我。

    我在破庙里,一直待到了夜深。在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的时候,我抱着丫丫,出发了。

    纸人丫丫没有跟着我们一起去,它在大坑那儿蹲着,还在伤心呢!

    那些死掉的鬼婴,一直都是附在纸人丫丫身上的那只小鬼在养,所以它才会这么的伤心难过。

    现在这个点,村民们都已经睡了。因此,每家每户都是黑着灯的。吴仁兴家,自然也不例外。

    我没有走大门,而是来到了吴仁兴家的后檐沟那里。他家的后门就在后檐沟边上,这地方比较隐蔽,一般没有人过路,所以我进门的时候,会方便一些。

    我拿出了提前准备好的小刀,把它伸进了门缝,然后在那里一点一点的拨了起来。

    “哐当!”

    门闩掉落到了地上,不过发出的声音有些大。

    我今天是来给吴仁兴一个教训的,并不是来做贼的,所以就算声音大了点儿,把吴仁兴给吵醒了,那也是没什么的。

    “嘎吱!”

    我推开了门,进到了吴仁兴的灶房屋里。屋里黑黢黢的,不过我有小手电。

    我借着小手电的光亮,来到了堂屋。

    这时候,堂屋的灯,一下子就亮了起来,吴仁兴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秦泣,你狗日的不仅纵鬼害命,还跑到我屋头来偷东西!看老子今天不弄死你!”吴仁兴拿起了角落里的锄头,气势汹汹的对着我吼道。

    “我不是来偷东西的,我是来给你一个教训的。”我无比淡定的对着吴仁兴说了这么一句。

    我这话一说完,丑丑立马就十分配合的从小牙齿里钻了出来,站在了吴仁兴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