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8章:生死关头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13本章字数:3012字

    “是他害死了你老婆!是他害死了你!”曾申先指着我的鼻子,对着莽娃吼道。

    莽娃有些木讷,不过他的思想,已经被曾申先完全控制住了。他向着我走了过来,一边走,他还一边挥舞着那锋利的爪子。

    我跟丑丑使了个眼神,示意他去把莽娃后脑勺上贴着的那道符给撕了。

    丑丑的动作,那是相当敏捷的。他那么一蹦一蹿,就成功地跑到了莽娃的肩膀上。因为思想被彻底控制了,莽娃的反应速度,自然就大大的降低了。

    所以,丑丑都已经成功的把那道符给撕下来了,莽娃还没什么反应。

    “是他害死了你!是他害死了你老婆!”

    曾申先不断地在那里重复着这两句话。

    后脑勺上面的符被撕掉了之后,莽娃的反应速度立马就恢复了正常。那对翻白的眼睛,也因为愤怒,而变得血红血红的了。

    “别过来啊!过来我可真喷了啊!”我将瓶口塞进了嘴里,灌了一大口酒。

    可是,此时的莽娃,已经完全被仇恨给控制了。所以,我的威胁,对他来说,是一点儿用都没有的。

    “噗……”

    在情急之下,我一口酒喷了出去,全都喷到了莽娃的脸上。

    莽娃愣住了,不过在愣了那么一会儿之后,他发现我喷的这老白干,似乎没对他造成任何的影响。因此,他霸气的伸出了舌头,舔了舔嘴角上的酒。

    “那就是没屁用的老白干,别怕他!”曾申先在那里跟莽娃打起了气。

    “老白干,谁说是老白干?”我拿出了小葫芦,然后说:“刚才那瓶确实是老白干,不过这里面,可就不是了。”

    我喝了一口小葫芦里的酒,为了保险起见,这一次,我只喝了那么一小口。

    “噗……”

    我把这一小口酒,吐到了莽娃的嘴角处。

    不管是莽娃,还是曾申先,都看出了我这是在虚张声势,因此,出于挑衅,莽娃再一次伸出了舌头,在嘴角舔了舔。

    老酒罐给我的这药酒,只要莽娃吃进去了一滴,他就得中招。

    这不,刚舔了那么两下,莽娃那原本血红的眼珠子,立马就开始慢慢变乌,甚至有些发黑了。

    丑丑绕到了莽娃的背后,然后一下子跳到了莽娃的肩膀上,一口咬掉了莽娃的耳朵。

    有一丝一丝的黑气,从莽娃耳朵上的伤口处冒了出来。鬼气外泄,就意味着莽娃离魂飞魄散,已经不远了。

    丑丑没有下来,他张着小嘴,在那里贪婪的吸着从莽娃身体里泄露出的鬼气。

    “孽障!”

    曾申先断喝一声,然后一拂尘对着丑丑打了过去。丑丑用双手抱住了莽娃的颈子,然后那么轻松的一滚,就躲过了曾申先的这一拂尘。

    不过,曾申先这一拂尘虽然没有打到丑丑身上,但却并没有打空,而是一下子打到了莽娃的肩膀上。

    莽娃疼得“啊”的叫了一嗓子。

    在他张开嘴叫的时候,我赶紧喝了一大口药酒,然后噗的全都吐进了他的嘴里。

    在吐的时候,为了一滴都不洒出去,我差点就嘴对嘴的跟莽娃来了一个热吻。不过还好,我的嘴和莽娃的嘴,最终还是保持了那么零点零几毫米的距离。

    老酒罐的药酒,从来都是很给力的。这不,药酒一进肚,原本还霸气十足的莽娃,咚的一声就倒在了地上。

    莽娃被醉倒了,丑丑当然不会放过这样的美餐。他立马就扑到了莽娃的身上,在那里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见莽娃都没戏了,曾申先自知不是我的对手,于是立马就撒丫子跑了。

    “丑丑,别让他跑了,快追!”

    反正丑丑已经吃得差不多了,虽然我没想过要曾申先的命,但教训什么的,至少还是得给他一个的吧!

    得了我的命令之后,丑丑舔了舔小舌头,然后用那贪婪的小眼神看了看曾申先的背影。紧接着,他就撅着小屁股,飞快地向着曾申先追过去了。

    曾申先虽然是个小老头,但在跑路的时候,那速度还是很快的。我和丑丑在后面追了好几百米,还是没能追到他。

    就在这时候,前面出现了一个人影,那是佘桂花,她挡在了曾申先的面前。

    也不知道怎么的,一看到佘桂花,曾申先的脚,一下子就软了,像软脚虾一样趴在了地上,没有再往前逃窜了。

    “跑啊!你刚才不是跑得很快吗?怎么不跑了啊?”我走上前去,踢了曾申先一脚。这孙子,刚才差点儿要了我的命,踢他一脚并不过分。

    “丑丑过来!”

    佘桂花对着丑丑喊了一声,丑丑立马便撅着小屁股爬了过去。

    “想吃吗?”佘桂花指了指曾申先的脑袋,对着丑丑问道。

    丑丑很兴奋的点了点头,还把小舌头伸了出来,在那里舔起了嘴角。

    “你要干什么?”我感觉这事儿有些不妙,因此问了佘桂花这么一句。

    “跟你没关系。”

    佘桂花敷衍了我一句,然后拿出了一把小刀,慢慢地向着曾申先走了过去。

    “你到底要干什么?”

    我挡在了佘桂花面前,不想让她继续往前走。

    曾申先就算是犯了死罪,那也不能由佘桂花来处理。所以,我必须拦住佘桂花,不能让她做傻事。

    “你也想死?”佘桂花冷冷地对着我说道。

    她这眼神,她这声音,当真是让我有些不寒而栗。

    身后有哗啦啦的声音传来,纸人丫丫来了。

    “把他拉开,要再碍我的事,他也得死!”佘桂花对着纸人丫丫下了命令。

    纸人丫丫立马就走上前来,拉住了我的手,把我往边上拖。

    我自然是不愿意走的,所以纸人丫丫虽然力气不小,但却并没有拉动我。

    这时候,纸人丫丫不知道怎么的,力气突然变大了,它直接一个公主抱,把我给抱了起来。

    一个小纸人,用公主抱这种方式,抱我一个大男人。这事儿传出去,那得多丢脸啊!

    我挣扎了起来,可是,纸人丫丫的力气实在是太大了,所以我不管怎么挣扎,都弄不开它的手。

    就这么,我被纸人丫丫抱到了边上,它没有要把我放下来的意思,就那么一直抱着我。

    佘桂花拿着小刀,走到了曾申先的身边,用小刀的刀尖,对准了他的眼睛。

    曾申先被吓得全身都颤抖了起来,我看他的额头,都冒出了冷汗。不过,此时的他,似乎已经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力了,除了害怕,什么都做不了。

    佘桂花并没有将小刀向着曾申先的眼睛刺去,她手腕一转,小刀的刀尖便准确无误的插进了曾申先的头盖骨。

    “嘭!”

    伴着一声闷响,曾申先的天灵盖被撬开了,那血淋淋的脑子,全都露了出来。

    丑丑一看到那脑子,立马就像看到了鱼的小猫一样,一下子就扑了上去,用小手抓着,狼吞虎咽的在那里吃了起来。

    “曾申先虽然并没有得道,但毕竟算是道门之人,他的脑子,丑丑吃了有好处。丫丫现在太小了,等再大一点儿之后,她也可以吃。”

    佘桂花这话,让我的胃里,立马就翻江倒海了起来。

    “我绝不允许丫丫吃这么恶心的东西!”我一边打着干呕,一边吼了起来。

    “恶不恶心,不是你说了算,丫丫喜欢就是了。再说,现在你已经保护不了丫丫了,所以我不会再把丫丫拿给你带了。”

    此时,丑丑已经把曾申先的脑子给吃完了,曾申先也已经死了。

    佘桂花抱起了丫丫,带着丑丑,向着远处去了。

    “把丫丫留下!把丫丫留下!”

    丑丑本就是只小鬼,佘桂花要带走便带走,但丫丫不行。

    丫丫就算不是我亲生的,那也是我的女儿,我绝不允许佘桂花把她从我这里抢走,还给她吃那么恶心的东西。

    “你自己回城里去吧!幺店子村的事,你是招惹不起的。”

    佘桂花并不是特别的没良心,至少在她的背影消失之前,她给我留下了这么一句话。

    纸人丫丫应该是得到了佘桂花的命令,所以直到佘桂花的背影,都消失了好半天了,它才把我给放下来。

    “她们去哪儿了?”我很愤怒的对着纸人丫丫问道。

    纸人丫丫对着我摇了摇头,意思是它不能说。

    “滚!给我滚!”脑子里乱糟糟,而又无比愤怒的我,对着纸人丫丫咆哮了起来。

    纸人丫丫并没有滚,它就那么静静的,待在我的身边。

    我狠狠的给了它一拳,它没有躲,被我打翻在了地上。很快,纸人丫丫站了起来,它没有要还手的意思,还挺起胸膛站在了我的面前。意思是我要想出气,就尽管在它身上出。

    “哇哇……”

    哭声,这时丫丫的哭声。

    丫丫哭了,丫丫为什么会哭?佘桂花是不是对她做了什么?

    我愤怒的瞪向了纸人丫丫,纸人丫丫不敢看我的眼睛,它低下了头,呜呜的哭了起来。

    “佘桂花到底把丫丫怎么了?”

    纸人丫丫跑了,丫丫的哭声也慢慢的小了,最后小得一点儿都听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