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一些秘密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27本章字数:2508字

    “因为他能让你活命。”师父简短的道。

    我和师父卖力的刨着土,等整副棺材现出来后,我和师父同时噤声,怕惊动里面的存在。

    师父对我说:“你先让开点。”

    我往后退了些步子。

    不知道师父从哪里摸出了那只公鸡,又从身上摸出一把明晃晃的刀子。

    “师父你干什么?”

    “杀鸡啊。”

    “能不能不杀这只鸡啊!”

    “兔崽子,你要他的命还要自己的。”

    我迟疑了会道:“要自己的。”

    那只公鸡来到这里之后,居然没有叫了一声,师父一只手抓住公鸡的翅膀,然后用刀子割开了公鸡的脖子,鲜血顿时就流了出来,师父让我那个碗接住。

    大概接满了一碗鲜血。

    师父把公鸡丢在地上,我跑过去看了一眼,可是让我没想到是,那只公鸡虽然痉挛着身体,可依旧啄了我一下,然后就不再动弹了。

    我心想,这是多大仇啊!它临死都要啄我一口。

    师父把那盛满公鸡血的碗捧起来,先是在棺材的四周洒了鲜血,接着,自己喝了一口,直接喷在了棺材盖上。

    就在这时候,棺材盖动了一下。

    我倒吸了口凉气,师父对我道:“兔崽子,等下这具尸体万一不小心自己从棺材里钻出来话,你什么话都不要说,就一把抱住它。”

    “什么,师父你说什么?”

    师父居然说出这么不靠谱的话,什么叫那具尸体不小心从棺材里钻出来。

    “哐当,哐当...”的声音不时的响起,看来那具尸体从棺材里爬出来是必定了,师父居然说不小心。

    “别顶嘴,按照我说的做就行,不然的话,就算是太上老君也救不了你了。”

    我唉声叹气,事到如今也只能破罐子破摔了。

    师父继续喷了一口鸡血,棺材盖往上反弹的幅度也变的大起来了,师父下意识的退了几步,然后对我道:“马面,准备行动。”

    师父说这话,态度相当端正,我也只能硬着头皮往上走了,现在自己这副样子本身就人不人鬼不鬼,我心想:要是待会棺材里的尸体看到我这副模样被我吓的自己跑回棺材里那该多好。

    可事实证明我不是多想的。

    待师父再次喷了一口鸡血之后,棺材盖终于不受控制的被弹飞了,一阵阴风四起,从棺材里面钻出一尸体,不过这具尸体却是穿了衣服的。

    看背影像是一妙龄女子一般。

    她转头看向我们这边,顿时我被吓的半死,一张脸孔一半有肉,一半已经成了骷髅了。

    我差点打退堂鼓了,可是让我没想到是,这具女尸发出一声怪异的叫声,然后自己重新跑回到了棺材里。

    而棺材盖还在远处颤动着,看样子要重新盖上棺材了。

    我看呆了,忘记了动作。

    最后是被师父踹了我一脚,然后道:“兔崽子,还等什么。”

    听着师父这一声大叫,我顿时热血回涌,忘记了刚才那张鬼脸,我跳进棺材里就死死的抱住女尸,然后站起来想往岸上跑。

    此时,阴风怒号着,棺材盖被师父紧紧给压着的。

    我抱着那具女尸,上了坑之后,便大喊道:“师父,我把它背到哪里去。”

    师父也像是忘了这一茬事道:“不管了,你先背着。”

    师父卖力地压着棺材盖,最后是用活人的鲜血把棺材盖给镇住了。

    我抱着那具女尸,感觉浑身不自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就在原地兜着圈子。

    师父看着我在瞎跑,急了道:“老子怎么收了你这么一个笨徒弟,快点取她眉心那滴鲜血啊!”

    尸体像是听明白了师父的话,挣扎的力度骤然提升。一下子我没抱稳,那具尸体挣脱出去了,朝着我师父奔去,师父退闪不及,被尸体在心脏处抓了一下。

    这时候我也不敢耽搁,又冲上去抱住了尸体,这回我抱的死死的,师父面色已经形如枯槁了。

    我坐在尸体的身上,掏出匕首对准女尸的眉心插了进去,那具女尸发出凄惨的叫声。

    等那滴鲜血从那具女尸的额头冒出来之后。

    师父对我道:“快点喝下,千万不要让它跑了。”

    我嗯了声,伸出舌头在那具女尸额头上舔了一下,那滴鲜血就进入了我的肚子里。

    “好了,师父。”

    师父这回没说话了,而是拼尽全力用染了红血的绳子把尸体给捆住了。

    然后让我抱着往棺材里放,女尸还在动弹着,我死死的压着。

    师父抱着棺材盖走过来骂我道:“你小子还抱上瘾了啊,快点上来。”

    我松开手之后,那具女尸居然开始蜷缩起来。

    师父当即道:“不好了。”话落,师父快速的把棺材盖给盖上了,然后又用带了血的棺钉把棺材给封死了。

    但是几分钟过来,棺材盖再次剧烈反弹着。

    我和师父面面相觑。

    “这不会是又要爬出来了。”

    此时的师父看起来,神色极为不好看,他叫了我一声道:“马面,这里面困着的是一具恶尸,你刚才夺了她脑门的那滴鲜血,她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那怎么办?”我着急的脱口而出。

    师父突然猛烈的咳嗽了一阵,然后吐出一口鲜血。

    我关切询问师父的身体情况,可是师父只是朝我摆了摆手,师父对我道:“这是具恶尸,如果不压住她,那么她就一定会找山门来报复,现在只有一个办法了能永绝后患了。”

    “什么办法。”

    “那就是你要在棺材盖上睡上七天七夜,用来镇压她。”师父说完后又咳出了鲜血。

    我愣住了。

    师父像是看出我的顾虑道:“放心吧,你不会有事的,你命本来就硬能压得住他,何况你还喝了黑血。”

    这话听着怎么感觉和鬼文老爹那么相像,但是上次鬼文老爹是让我睡在棺材里面,而这次师父是让我睡在棺材外面。

    但是我心里仍不免有些阴影,我心虚地看着师父道:“这样有没有用?”

    因为上次鬼文老爹让我睡在棺材里,最后根本就没管我,要不是师父救了我,恐怕我现在也成了棺中的死人了。

    此刻师父的气色已极为难看了。

    但是我心里发慌,根本没有一点底子,我其实想拒绝师父的。

    师父看着我这副模样,气的咳出了鲜血骂道:“兔崽子,你什么事都怕,以后别想活了。”

    我对师父道:“师父,不是我不想睡,你看我现在这个样子,根本就没有个人样子,还能活吗?”

    师父吐了一口浊气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我道:“你喝了这具恶尸的血,再加上恶尸所葬之地是极阴之地,那口棺材自然也是难得阴棺,哎...”说到这里,师父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我知道师父是在气我。

    师父坐在地上从腰间取下烟斗,兀自的点燃起来了,抽了一口,然后慢悠悠地吐出来,在手电筒照射出来的昏暗的黄光下师父显的有些落寞。

    “马面,你知道鬼文老爹是怎么死的吗?”

    我顿时怔住了,这五年来师父从来没有和我说过这件事,我也没从来没问过,因为我怕知道真相,鬼文老爹是因为我死的。

    我是个不祥之人,我怕被人提起。其实这五年来我一直在好奇师父到底是怎样在我身边活下来的。

    我没有说话,等着师父的回答。

    可是师父似乎在这时候成了一个有耐心的人,旱烟抽了一抖,又一抖,我看着自己这副鬼模样,心里也是担忧的很。

    现在我既期待师父说出答案,又害怕师父说出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