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睡棺材盖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27本章字数:2569字

    此刻天色阴暗,师父口中的恶尸躺在阴棺里没有动静,之前怒号的阴风也变的安静下来了。我闻着师父烟斗里飘出里烟味,咳嗽了几声。

    “马面”师父突然叫了我一声,我心里一紧,手心已经冒出冷汗了,不自觉的呼吸也变的粗重起来,我面目紧张地盯着师父,等他说出鬼文老爹的死因。

    师父看着我紧张害怕的模样,也不拆穿继续道:“其实鬼文老爹的命是被棺材里的尸体给带走的。”

    我没有听懂师父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于是问道:“鬼文老爹又没有睡在棺材里他怎么会被棺材里的尸体把命给拿走了。”

    师父冷笑一声道:“他这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他想用你的命格去压住棺材里的尸体,可是没想到棺材里的尸体最后来了玉石俱焚,鬼文老爹的‘命门’碎了,而那具尸体也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师父说的神乎其神,我都没消化过来。我疑惑的看着师父问道:“什么意思?”

    师父看着我一副孺子不可教的模样快速脱口道:“鬼文老爹的命本来就不长了...甚至到了应该要死的那一步了。”师父说到这,突然像是冷不丁的就顿住了话头,过了会才继续道:“现在和你说你也不明白。”我本想追问,可是没想到师父话锋一转对我道:“马面,你还记得你出生在什么地方吗?”

    我摇了摇头,脑袋一片空白。

    师父突然诡谲的一笑,看着带着点邪气。

    “师父虽然不知道你出生之地是什么地方,但是师父知道你和这口阴棺的气性是最适合的。”

    “什么意思?”

    师父听到我这么问,突然毫无预兆的拿烟斗敲了下我脑袋,然后佯装气愤地对我道:“兔崽子,你这跟了我五年没有一点长进啊!以后出去不要说是我的徒弟。”

    其实我想说:你老小子到底教过我什么,这五年来我一直在背尸体,然后不停的喝死人血,我能学会什么,唯一学会的就只有背尸体了。

    但是看着师父在气头上,我也不敢顶撞。

    师父忽然念叨着:“九分阴气还有一分是死气之人,能活下来就是天大福分了。”

    我没听懂师父的话是什么意思。

    “徒弟,你可要知道这口阴棺是很难得的啊?”

    我无奈的看着师父,说到底绕来绕去,又绕到睡棺材盖上这事情上来了,我看着师父,犹豫了几秒,其实我是在考虑,考虑之后我对师父道:“师父,我知道你的目的是让我睡在棺材盖上,镇压恶尸,可是我现在自身都难保,喝了恶尸的血,到现在我还是黑不溜秋的样子。”

    “你看看的你的手背。”

    听师父这么说,我匆忙地看向手背,发现手背的黑色纹络已经隐去了,我顿时心喜,看着师父道:“咦!还真不见了。”

    “这是自然的,要是你睡在这棺材盖上你会恢复的更快,不然我也不能保证你是否能完全恢复原来的样子,要是留下什么后遗症,可是很恐怖的。”

    我着急的问师父道:“留下后遗症会怎么?”

    “轻则损害外貌,重则要你性命。”

    我听后,顿时冷汗刷刷的直流。

    师父看着我这副模样,笑而不语,等着我回答。

    我咬着牙,心里十分担忧,终于我下了决心,我对师父道:“这棺材盖我睡了,但是师父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兔崽子什么条件,你说。”

    “就是在我睡棺材盖上这段时间,你也得一直守在这里,怎么样?”我像小孩一样挑衅着师父。

    可是我却没有看到师父眼里闪烁的那一丝难色,这里阴气太盛,根本就不适合活人在这里生存,更何况师父还是……

    “好,我答应你了”

    听到师父应承下来,我心里总算是安稳下来了,其实我不是怕死……我是怕师父也像鬼文老爹当初那般丢弃我。

    “那什么时候开始?”

    话落,师父终于忍受不住我一副跟他讨价还价的模样,一脚踹在我的屁股上骂道:“兔崽子,给鼻子你还上脸了,现在就滚上去。”

    我麻溜的滚到棺材盖上躺了下来,这和我当初睡在棺材里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但是此时我却能清晰的感受到一丝一丝凉意透过我衣服侵入了我的皮肤里,这给我带来的心里上的恐惧,但是想到师父在我身边,我也就把恐惧给强压下来了,时间慢慢地过着,后来,我居然感觉自己的神经在慢慢地放松,然后有一丝疲倦席上心头,最后我陷入了沉睡。

    等我醒过来之后,太阳已经挂在半空之中了,我精神有些恍然,刚准备折腾着起床,可是猛然的反应过来,我现在是睡在棺材上,仍不免地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我慌忙地叫了声师父,可是却没有得到回应,我目光绕了一圈,没有发现师父的身影,我开始变的有些没有底子了,心想:师父不会也这样丢抛弃我了吧。

    我想从棺材盖上下来,但是想到师父的嘱咐,我又忍住了,和师父相处五年了,我不相信师父会丢下我不管的。

    我茫然四顾,终于从一条小路上看到一道人影,顿时我如同吃了一颗定心丸。

    我兴奋的叫了声师父。

    师父应了声快步走近对我道:“先吃点东西,吃完东西,你可以看看自己的身体了。”

    听师傅这么说,我哪还有心思吃东西,赶忙的看向自己的身体,发现两只手已经要变成了正常的颜色,我急忙地想跳下棺材脱掉衣服检查下其它的部位,可是却被师父给按下了。

    我看着师父,却发现师父脸上的“沟壑”变的更深刻起来。

    “怎么了?”我不知情的问道。

    师父神色肃穆地道说:“一旦你睡在这口阴棺之上,时间不到你绝对是不能下来的。”

    我心当即往下一沉看着师父嗫嚅了下嘴唇,本想说什么,但终究是没张开口。

    我和师父简单的吃过东西之后,师父抬头看了一眼天空,然后对我道:“不好,阳气太盛了,我得去找一样东西把阳气给挡住。”

    “马面,你可记住了千万不要下来,就算死了也不要下来。”

    师父丢下这句话,转身的时候身形不稳踉跄了一步,我看着师父狼狈的模样,不以为然的失笑了一声。

    可要是当时我看到师父的正脸,恐怕我就笑不出来了。

    师父离开的一个小时之内,我就这么躺在棺材盖上,天上的太阳虽然火辣,但是我睡在这口阴棺上反而感到凉爽。

    而且我的身体也在慢慢地蜕变着。

    我忽然想起自己刚上山的那一年,当时我觉得师父的模样丑陋。怕他是坏人。于是开口对他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你不会杀了我吧......”

    还记得师父那时候是这么回答的:“那可不一定。”

    我当时心想反正是一个不祥之人,早死了也好,所以那时候我就打定主意一直跟在师父旁边,盼望着他能把我杀死,结束我这罪恶的人生。

    可是师父并没有对我下手...而是让我活到了现在...

    我正想着往事,师父把做饭的装备都给扛上来了,他的胳肢窝下还夹着一把黑色的伞。师父把东西放下后,径直的朝我走来,把黑色的伞撑开,让我拿着挡住照射在恶尸头部位置的阳光,然后嘱咐我顺便也把照在自己的脑袋上的阳光给挡住。

    我正要按照师父的说来,可是却忽然发现了一件尬尴的事情,因为我此时正和那具恶尸头脚相反。

    我准备调转身子换过来,可是没想到被刚转身的师父给眼里喝住了:“马面,你干什么吗?想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