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最后的师父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27本章字数:2518字

    我心里由怕生恨由恨生怒,终于我忍不住了,拿出了我的看家本领了,一个猛烈的转身,把恶尸压在身下。

    然后二话没说,熟练的抓住恶尸的手,就背在背上了。

    师父以前对我说:背尸葬尸可是有技巧的,背无坑无墓无碑的尸体,只要给他们找到一处安身之地足可,为他们寻墓,挖坑,竖碑就可,而背有墓有坑有碑的尸体,可就要斟酌,斟酌了。

    师父说:书上有云,移墓之尸,应寻一处风水上佳之地葬之,这样它才不会生出怨念,才能惠泽后代。

    可是如果要葬恶尸,一般来说,恶尸一般都是阴气压身之尸,如果要想把这种尸体的葬的全无后顾之忧,那就得寻找一处“阳之地”,书上说,阴阳,阴阳,正反两面,一面克一面。我脑子里涌上以前和师父一起背尸体的记忆。

    我背着尸体一路疯跑着,心里此时只剩下三个字“阳之地”,可是我该到哪里去找阳之地,很多人可能会认为太阳强烈的地方就是阳气茂盛之地,当然也不能说错的,但是基于皮毛上的了解。

    真正的阳气丰盛之地是处于闹市之中,当然了我现在还不了解这些。

    只是埋头背着尸体一路狂奔,可是出奇的时候,那具恶尸趴在我的背上居然没有什么太大的动静,而且好像在用嘴巴吮吸的我背部。

    我感受到这一点后,汗毛倒竖,心里骂道:“真是变态啊!”

    得快点处理点这具尸体才行,不然真的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可是这里到处都是尸体,哪里才是阳之地呢?我心里感到茫然,就在这时候,我迷迷糊糊地好像听见一个声音。

    “往南跑,一直往南跑,不要停。”

    我突然怔住了一下,因为那具恶尸让我的背部有些发痛了,我松开一只手,用力的捶了恶尸一拳,恶尸却让我的背部更疼了。

    迷迷糊糊声音还在传来,然后我好像听见有人骂了一声:“兔崽子,你怎么这么傻啊!”

    “往南,快点往南啊!”

    不管了,不信也没有办法了,我真的是急了,听着那句往南往南的话,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

    我埋头一路往南狂奔,再不停顿,因为的背部痛的已经让我冒出冷汗,感觉那具恶尸正在吸食我的后脊梁里的骨髓一般。

    我差点就要崩溃了,这具恶尸真是无耻啊!亲不到我的嘴就亲我的背。

    跑了差不多有半个小时,我差点累的瘫痪了,而出冒出了黑色的汗珠子了,我心里有点发慌了。

    突然看见脚下多了一个坑。

    坑上有一块碑,碑上写着几个大字:“把恶尸葬在此地。”

    我当即惊住了几秒,不过痛意让我很快醒悟过来了,费力的把恶尸从自己的背上给拽下来,然后丢在坑里。

    恶尸像是缠上了我一般,刚落到坑里,又想快速的爬上来,附在我身上,我见状了急了,一脚踹过去,把恶尸踹到在墓坑里。

    尸体放在墓坑里,接下来该干嘛?

    干了五年的事情,我心里早就有一套流程了,那就该填土了,我捧起一把土,就往里面坑里丢去。

    泥土一入手,我就明显的感觉到了不同,不过此时我没有时间细细的考量,很快的就把手中的泥土撒了进去。

    泥土散开,错落的落在了恶尸的身上,说来也奇怪,当泥土落下后,本来踉跄站起来的身体,居然跌落下去了。

    恶尸发出怪异的一声叫声,那张面孔看的心里发憷,特别是她的那张嘴,我是绝对不会把我这段和被恶尸亲了几个小时的经历告诉别人的。

    我疯了一般开始填土,恶尸发出的恐怖的叫声,我头皮发麻,心里发颤,但是我手上的动作可没有停住。

    终于那具恶尸的叫唤声越来越弱了,雨水在这时候也逐渐变小,快要收住了,我坐在墓碑的一旁喘着粗气,累的不行。

    天色也逐渐有点放亮来的趋势,我摸了下背部,发现衣服都破了。不过还好,没死,总算是把这具恶尸给收服了。

    约莫了休息有五分钟,我才缓缓地站起来。

    我想这时候应该去找师父了,把这个高兴地消息告诉,告诉师父:师父我们都可以了活,恶尸已经被我葬了。

    我沿着原路返回,一路上我都压不住心里的兴奋,我想告诉师父:我就说过我不怕死吧,我能应付这具恶尸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已经不怪师父他对我隐藏的秘密了。

    我嘴里呢喃着叫了声师父,然后朝着师父所在地方跑去。

    由于昨晚下了一夜的大雨,地上的泥土混合在一起,而且不断的往鞋底跟沾去,所以路途变的有些难走。

    可能是由于昨晚累了一晚上的缘故,此时走了没多久,我便感到有些疲惫了,不知觉的就把步子放慢了。

    我看着逐渐空明的天气,心里莫名有时感到一阵的轻松。

    原本背着恶尸跑着的花一个多小时的路程,此时我往回走差不多花了将近三个小时。

    昨晚下雨导致空气中的味道湿湿的,我忍不住深呼吸了一口气,还没靠近,我便叫了一声师父。

    可是师父没有回答。

    我加快步子,此时太阳已经冒出了山头,我看见师父侧身躺在地上。我顿时松了一口气,原来还怕师父出什么事呢?

    现在看着这老小子安心的睡觉,我就放心了。

    我快步的跑过去告诉师父道:“师父,那具恶尸已经被你徒弟给收拾掉了,我们都不用死了。”说完,我便笑了起来。

    可是师父却像是睡死了一般,没有回答我。

    我试探性的叫道:“师父,你听见我说话了吗?”我慢慢地蹲下身子,想把师父叫醒,可是手一接触师父,我眼泪哗的一下就流出来了。

    像我这种背过五年尸体的人,自然对死人和活人的是最清楚了,活人入手就有温度,而死人入手则是冰凉凉的。

    你不用怀疑我,就算你把死人的身体给捂热了,我依旧能摸出来了。

    我哗哗的大哭起来,感觉一阵一阵的撕心裂肺,师父死了,是的师父死了,陪伴我五年的师父现在死了。

    唯一不嫌弃,不避开,和我亲近,还准我叫他的师父的那个人死了。

    是的,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亲人死了。我趴在地上哭的不成样子,一直摇晃着师父的身体,可是师父却再也没有回应。

    可就在那么一刹那,我看见了师父嘴角挂着一丝怪异的笑容,我愣住了,收住了哭上,但是眼泪还是止不住哗哗的直流。

    我看着师父的笑,我想,师父到底是在笑什么呢?难道师父是知道我能把恶尸给收服,才笑的。

    我坐在地上,忽然感觉全身的力气都消失了。

    我站不起来,只想坐在师父的旁边,太阳慢慢地升起来了,慢慢地被淋湿的地面也变的干燥起来了。

    我眼泪也流干了,我脑袋一片空白,我今后该何去何从,我对未来充满害怕,我抱起师父的尸体,突然我发现师父身下压着的那一块木板,上面写着密密麻麻字体。

    我蹲下身子,看着上面写着:“马面,我就知道你傻,我不把木板放在明显的地方,你肯定是看不见的。”

    看到这一句话,我又忍不住滴眼泪了。

    可是当我往下看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翻了一下白眼:“先不要哭,好好看我给你留下的内容。”

    看到这句话,我赶忙的用手擦掉眼泪,我一向是听师父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