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师父的嘱托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27本章字数:2518字

    我一向是听师父话的,所以看到这句话,我当即收住了眼泪。

    我趴在地上看着木板上师父留下的字眼,仍不在抽泣着,我知道自己再也见不到师父了。

    木板上师父继续写道:“兔崽子,不要以为把尸体葬在坑里就安枕无忧了,你记住要把九盏九星灯盏置放在那座墓坑的九个方位,按照我先前的位置摆,记住要摆三天,三天不能灭,而且不能耽搁的太久了,要是今天晚上六点之前,你还没摆好,那具尸体就会破棺而出,到时候够你小子喝一壶了。”

    我看着师父的字眼,我能想象到师父当时写这些字眼的神态和表情。

    师父在木板上写道:“马面啊!你十岁那年,我把你从棺材里带出来的时候,就心想:这孩子莫不是老天爷送给我的救星,师父不妨跟你说,师父在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师父的命数已经不多了,掐指一算,也不过十来天的样子,可是那时候师父还不想死,还有一件事没有完成,所以师父就把你带上山了。”

    看到这,我眼泪又忍不住流了下来。

    “鬼文老爹可真是个傻子,想把你害死,用来保自己的命,可是这个傻子却忽略一个最大的问题,你天上不详,不详之人,岂会那么容易死,最后鬼文老爹的下场果然凄惨。”

    “你师父我还是聪明的,用你帮我续了五年的命,哎……师父一直说你笨,可是你却是最聪明的,那天晚上我知道你肯定尝出了我的鲜血味道,但是你一直不问我,我也敢和你说,没错,我是一个黑血之人,但这是我续命的必走过程。”

    “你天生不详,别人都怕和你亲近,但是我却逆其道而行和你亲近,最后我成功利用你续命,让我这老头子多活了五年,希望你不要怪我,马面,五年来我一直在完成一件事情,这件事情花了我五年的时间,也许我看不到了成功,但是我想我应该成功了。”

    “马面,也许你心里会有个疑问,为什么师父让你背了五年的尸体,你还记得师父说的那句话叫九分阴气,一分死气的这句话吗?”

    “这种人可谓是极度不详了,你应该听说过有人克父,克夫,克母这些吧,这些人相对你来说,都是小儿科,徒弟,你命是不好,但是从某种意义上你命又是好的,特别是对于师父这种只剩几天命的人来说,师父利用你活了五年,所以师父得还给你,你死气阴气缠身,极为不详,所以师父这五年让你背尸体是为了压住你的死气,而让你喝红血是为了驱散你的阴气。”

    “师父在你身上下了一张符咒,然后我身上也有一张符咒,符咒相通,你便能帮我续命,记得背恶尸那天晚上师父和你说:要是你死了,师父也得死,而且是必须会死,我命数挂在你身上,一旦你死了,我也活不成了。”

    “可是师父千算万算,也没算到你这个臭小子居然会喝黑血,兔崽子,你知道我获知你喝了黑血那天,我一晚上没睡着,担心的要死。不过走到了这一步,师父只能让你去镇压恶尸。”

    “恶尸葬身之地为极阴之地,而且那口棺材也是阴棺,你身体偏属阴性,那里对于你来说绝对是一个‘极补’之地,而对于师父这种挂命之人,恰恰相冲。”

    “师父去了那个地方,就知道自己这次命数要尽了,不过我没有退缩,这个世界上生老病死多了去了,而我还趁机多活了五年,现在你要出事了,师父只能把命还你了。”

    “黑血驱散你身体里五年来的汇聚的‘生气’让阴气重聚,并且迅速的占据了主要,所以师父想出了一个胆大的主意,那就是完全把你变成一个阴人。”

    “阴人?而且你不是天生的阴人,是后天改命而成的,师父也不知道能否成功,抱着赌一把的心态,我让你睡在棺材上了,可是到第六天的时候,其实师父已经知道了事情差不多成了,而那时候的我的命数也差不多到尽头了。”

    “镇压恶尸,利用九星灯盏汇聚所有的阴气,以你为中心,灌聚到你的身上,最后让你身体里的那一分死气彻底散去,变成一个完完全全的阴人。”

    “阴人者,书中记载称:命数不定,可借阴气续命。”

    我看到这里,额头上已经冒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内心震惊到了无以复加,同时心跳也变的快了起来,什么?我变成了阴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忍不住打量自己的身体,可是却没有发现和普通人不同的地方。

    此时我的身体已经彻底恢复成了原来的样子。

    我下意识的开口叫道:“师父……”不过我很快就意识到师父已经不在了。

    我只能继续看着那木板上写的字,师父接下来说:你也不用恐慌自己变成了一个完全的阴人,至少你阴气死气混杂已经去除了,你不会再克制别人了,总之,你已经变成了一个相对正常的人。

    “马面,在最后几日镇压恶尸的时候,其实那时候你身体里的汇聚的阴气已经够多了,甚至已经超过你身体里能承受的范围了,所以师父只能给取找黑血压住你的身体,可是当时哪里有那么多时间去找黑血,所以师父不得已,只能取自己的鲜血给你喝下,可是一直到了第七日的晚上,你根本就压不住了。”

    “所以师父故意把那九盏九星灯盏给熄灭了几盏,让那具恶尸破棺而出……”

    师父这么做是为了让那具恶尸帮你散去你身体积存过多的阴气,以免你爆体而亡。师父知道你一定会把恶尸背出来的,所以师父早早的就准备一个坑,利用最后一口气为你挖了一口埋葬恶尸的坑,填埋恶尸的土也不是普通的土,而是染上‘道气’的土。

    马面,我知道你一直埋怨师父,为什么五年来什么也不教你,就让你干了一件背尸的活,其实是你身体不适合学本门的道术,但你现在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阴人,师父就可以教给你了本门的道术了。

    看到这里,眼泪又在我的眼眶里打转了。

    可是当看到接下来的这句话,我立马就惊住了,而且嘴角忍不住的抽动着,因为师父这句话是这么说的:“现在你最需要做的一件事情,就是把我脑门的那最后一滴鲜血给喝掉,马面,你千万不要犹豫,师父的身体不同于别人,你喝师父这滴鲜血就能为你续命,你为阴人,阴人者,命数不定,但均不会超过十年,所以身为阴人都必须找到法子为自己续命。师父修本门道五十余载,又借你吊命,最后一滴血足以为你续上几个月命,要是你不喝师父的血师父死都不会瞑目的。”

    我低头看着枕在我腿上的师父,师父生气已经褪尽了,面色已经呈现了乌青色,我心里抗拒着绝对不能喝师父脑门的那滴血。

    我又往木板上看去,师父道:喝完我的血后,快点去把九星灯盏取走,用于镇压恶尸,记住一定要点燃三天三夜,其间不能灭,对了,道术置放在师父睡觉的床板下。

    师父最后的一句话是催促着我:快点去。

    看完师父留下这些话后,我愣住了几秒,哇的一声我又大哭起来了,哭了一阵后,我开始把师父的尸体放在背上。

    背了五年的尸体,最终还是背上了自己师父的尸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