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恶尸被盗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28本章字数:2550字

    五年,整整五年,我心想一定要给师父找上一处绝佳之地给埋葬。

    我本来想先葬师父的,但是又不想草草了事,所以决定先按照师父的遗嘱,先把九星灯盏给布置好。

    我把师父捆绑在背上,想到师父把自己的血都给我喝完了,我不免伤心难过。

    我拾起地上的九星灯盏,径直的朝着恶尸埋葬的地方走去,想把这件事情落定,此时天色正值中午时分,阳气最盛,我把九星灯盏按照师父所布置的位置点燃后,然后做了防护措施,确定九星灯盏不会灭后,我就背着师父望屋里走去。

    五年前我跟着师父屁股后头走进屋里,五年后我背着师父尸体再次走进屋里,五年时间,足以物是人非。

    我在屋门口没多远的一块空地,挖了一个墓坑,我知道这栋房子的位置是这片深山里位置最好,所以把师父给葬在这里,也算是回家了,我把屋里的元宝蜡烛一次性给师父烧光了,让师父一路走好。

    烧完这些后,我一直跪到天亮。

    但是因为担心九星灯盏会熄灭,所以我其间去看过几次,确定没问题,再加上天气晴朗,所以我去的次数也渐渐的少了。

    我开始收拾师父的遗物,整理一番后,我找到师父的所说的睡觉床板的本门道术,那是一本泛黄的旧书,书的侧面已经蓬松起来,看得出年代已经很久远了。

    我扬了下灰尘,才看清楚书封面上的几个大字:《葬人续命》看到这四个字后,我先是震颤了会,随即翻开了第一页:葬他人续己命为禁忌之道,不过却为本门正道。

    我初始没看明白这句话后,所以往后随便翻了一页,里面夹着一张符咒,我把符咒拿出来,这张符咒我认得,是师父三十年前从茅山道士那里求来的。

    我也是因为揭开了这张符咒,才走到今天这一步的。

    我把书全部翻了一遍,在最后一页又找到一张纸条,我把纸条拿出来,上面写着一句话:我每年要下山一趟,是为了帮一个人续命,马面,如果我死了,这趟活就要你接手了,这个人的命必须续,所以你不能拒绝,记得看完这张纸条,就去下山找这个人。

    我顿时愣住了,续命?到底是什么人让师父说下如此重的话。我心里好奇,但是此时又没有能给我答案。

    在纸条的落款处,师父给我留下了地址。

    我看着这个陌生的地址,五年没下山了。不知道下山后会碰到什么事情,我心里有些茫然。

    我坐在地上呆呆的,空荡荡房子让我有些许落寞。

    过了会,我起身走出门外,深吸了一口气,师父墓葬上的土还没干。

    今天已经是葬恶尸的第二天了,我顺着沿着路途向着埋着恶尸的地方走去,九星灯盏依旧释放着幽绿色的光火。

    我一屁股就坐下来,看着恶尸上竖立的那块木头,上面写着:把恶尸葬在此地,我几乎能想象出师父当时焦急的模样。

    这具恶尸真是可恶,这次我一定要让它彻底消亡。

    我看着这九星灯盏,心里燃起了一股恨意,我在这里坐到了第三天的早上,只要过了今晚上的十二点,关于这具恶尸的事情就彻底结束了。

    可是第三天早上我突然想到没给师父供奉祭品,于是我又急急的跑回去给师父叩头上香,其实师父走了,我发现我的生活彻底乱了,也许我该下山一趟了。

    师父对我说过:你已成为阴人,阴人者,命数不定,但均不会超过十年,一旦黑气侵蚀到你的天灵盖之时,你命数将尽。

    我脑子很乱,脑海中全是师父曾经对我说的话,和师父在木板上写给我的话。

    我想努力的全部接收这些信息,但是却发现怎么也接收不过来,其实我最不能接受的就是师父的死。

    胡思乱想的又到了晚上,因为这是镇压恶尸的最后一个晚上了,所以我格外的上心,差不多七点的时候,我就去了葬恶尸之所。

    可是当我到了地方之后,意外发生了,九盏九星灯盏已经全部熄灭了,而且地面之上一片狼藉,填埋墓坑的土被洒的到处都是,我再往坑里看去,顿时我的心凉了半截,恶尸不见了。

    我汗毛倒竖起来,心里发慌,嘴里呢喃着:“恶尸怎么会不见了呢?”

    我四处寻摸起来,可是在这周围寻一遍之后,却没有发现半点恶尸的踪迹。

    我又回来原来地方,脑子一片空白,忽然的一下,我瞥见了地面上多了几个脚印。

    此时天色阴暗,我头上的矿灯亮的通明,把我的恐惧照的无处躲藏,恶尸不见了,意味着灾难可能再次发生。

    我仔细看着地面上的鞋印,这些鞋印显的有些慌乱,我心里猜测应该走的不远,于是我循着脚印再次追去。

    果然没错,这几个人肯定很慌乱,因为他们走过的路,草木全部被掠的东倒西歪了,绝对不能让他们把恶尸带走。

    我快速的追逐着,差不多一刻钟之后,我看见几点亮光了,我迅速的追了过去,发现了三道黑影。

    我叫了一声:“你们干嘛?不能把恶尸带走”

    可就是因为我这一声叫声,导致那三道黑影速度加快了不少,差不多半个小时之后,他们突然诡谲一般消失在我的视线内。

    我诧然,这三个到底是什么人?怎么把恶尸的尸体给盗走?我心里惊疑不定,但是我知道绝对不能让他们把恶尸带走,我又追了一程,突然一丝亮光反射到了我眼睛,我低头看去,发现地上有一枚通透的玉佩,我捡起来看了下,顿时心里涌上一股不舒服的感觉,因为我感受到玉佩上通透的全部是一股“死气”。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能如此清晰的感受出来,可能是因为我完全变了一个阴人,所以对于其余的气息都异常的敏感。

    虽然反感这枚玉佩,但是我知道这是我找到那具恶尸的线索,我把玉佩收好,继续寻摸那群人的踪迹,不过却再也没有找到。

    此时时间差不多已经是八点了,有人把恶尸盗走了,这让我心绪不宁,可这些人为什么要盗尸体呢?

    想到这句话,我脑子突然像是被炸开了,心里念叨了一句:不好,师父。

    师父的身体该不会出事吧!想到这里,我内心已经极度的恐慌,要是有人敢把师父身体给盗走的话,我就算追到天涯海角也不会放过他的。

    我神色匆匆往屋里赶去,等到了之后,发现师父的墓碑前燃烧着几根蜡烛,我赶忙地跑过去检查师父的墓葬。

    我心里快速的确定,土没被动过,碑也没被过,只是多了几根蜡烛,这时候我的心才安了安。

    怎么师父一走,就发生这么多奇怪的事情,蜡烛明显是刚被点燃的,难道是师父的故人来祭拜师父了。

    可是师父的的死,除了我之外,不可能还会有其他的人知道,这一系列的疑点,差点让我的脑袋都要炸裂了,因为我根本得不到答案。

    我茫然的站在师父的碑前告诉师父恶尸被盗走了,但是我一定会寻回来的。

    我走入屋里,换了一身衣服,可是当换衣服的时候,我突然发现我手腕处已经多了一丝黑气。

    不会吧,黑气居然这么快出现了,师父不是说我可以活十年吗?难道这老小子又骗我了,我摸着手腕的那一丝黑气,能感觉它似乎在血管里涌动,一点点的往上增长,师父说黑气一旦到了天灵盖,我命数将尽,如果是按照这个趋势,我绝对活不到明天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