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马面下山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28本章字数:2507字

    我急了赶忙地寻摸出师父的那本道术,翻看了一遍,上面说:阴人者,阴气可续命,道气也可续命。

    看到这条之后,我心里就安下来了,只要我不下山,不就能活很久了吗,这山上最不差的就是阴气了。

    可是我却太天真了,上次阴气散尽了,想要聚拢并不是一件那么容易的事情。

    而且师父让我立刻下山去找那个人,为他续命。

    并且恶尸也丢失了,这些种种,让我都不能在山上待下去了。

    于是我又在屋里呆了一天,心里矛盾重重,下山的话我可能救不活自己,不下山的话我又违背了师父的对我嘱托。

    我百般纠结,最后终于下定了决心,那就是下山,就算死,我也不能辜负师父对我的嘱托。

    我把纸条藏好,躺在床上,也许是这些天折腾的太累,所以很快我就迷迷糊糊睡着了,在睡梦中,我好像看着师父朝我走来。

    师父阴沉着一张脸问:你为什么把恶尸给丢了?为什么。师父重复的问我。

    而我站在师父面前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师父连续的质问了我好几遍,见我说不出来,最后叹了口气对我道:“马面,你这傻小子,居然敢不喝我脑门的鲜血,你知道你犯了什么大错吗?”梦中的师父突然脸色一变,变的狰狞无比对我道:“马面,你要是今晚不喝我脑门的血,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师父说这句话的时候,面容极为凄惨,我当即被吓出了一身冷汗,从梦中惊醒,大口的喘着粗气。

    擦了额头的一把冷汗,心里空落落的。

    脑海中一直回荡着:马面,你要是今晚上不喝我脑门的血,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坊间都传说,亲人在离开自己几天之后,都会托梦给他最亲的那个人,师父这会不会托梦给我了,我如此想道。

    但是内心却愈发的不安。

    此时时间已经到了凌晨了,外面一片漆黑,呼啸着阴冷的寒风,师父墓前的香纸烟灰已经被吹散的无影无踪了。

    蜡烛也燃烧殆尽了,我站在师父墓前,感觉浑身发冷,脑门冒出密密麻麻的汗珠子,我面目严肃的对师父道:“师父,你在天之灵,要是真的允许我喝你脑门的那滴黑血,你就给我一点回应。”

    我话落后,本来还平静的阴风,突然就变的狂风大作起来,我面色一变,身形有些不稳,我大喊起来道:“师父,是你吗?”

    “是你在回应我吗?”

    忍不住我又带着哭腔喊道。这阵狂烈的阴风猛烈的吹过,时间很短,就像师父回答了我一句话一般。

    我再次问道:“师父,是你吗?”可是四周静然无声,再无回应。

    我愣愣的站了会,便不再犹豫了,走进屋里,拿出一把铲子,在凌晨一两点,我开始挖师父的坟墓。

    我一铲子一铲子把自己填埋的土再给抛出来,我累的满头大汗,我像是在发泄自己,直到见到了师父尸体后,我才停止动作。

    师父的尸体已经呈现了乌青色,皮肤显的有些干瘪,他面目紧闭,脸上还保持着当日的那一丝诡谲的笑容。

    我看着师父这一丝鬼魅的笑容,手僵持了会。

    我在心里对自己道:马面是师父让你这么做的,你不用怕,你这是在完成师父的遗愿。

    我一脚跨进墓坑里,可是脚刚落地,我又拔了出来,对着师父的尸体行了三拜九叩大礼,然后用刀子小心翼翼的割裂师父脑门,很快一滴浓郁的黑血冒了出来,这滴黑血不同于别的尸体冒出来的黑血,它似乎有了生命力,在师父脑门上蠕动着,我怔住了会,终于不再犹豫,我把师父的那滴血给喝下了。

    一秒钟过后,我的五脏六腑像是被人点了一把火一般,烧的我忍不住痛苦的叫出声来了,上了坑之后,在地上打滚。

    从来没有哪具尸体上的鲜血对我造成如此大的反应,即使是当初那具恶尸也没有。

    我躺在地上,痛苦的大叫着,差不多挣扎了一刻钟,我的痛苦才缓缓地减轻了,我浑身已经湿透了,像是洗了一个澡一般。

    我呼吸急促,瞳孔翻白,即使我现在脑门吹过一阵阵凉风,但是我却丝毫的感受不到。

    我突然深吸了一口气,迷糊中我能感受到一丝黑气朝我涌来,不过将要到我身边的时候,却又瞬间消散了。

    我全身都像是失去力气了,躺在地上不愿起来。

    逐渐地我才感受地面带给我的湿冷,我起身,重新把师父尸体给掩埋上,在掩埋的过程,我发现师父的脑门上有道黑气也彻底散去了。

    填埋好师父的尸体,叩拜过后,我回到屋里,又洗了个澡,这时候我发现手腕处的那一丝黑气已经不见了。

    师父是的没错,他脑门上黑血可以帮我续命。

    也就是在这时候,我才彻底接受我是个“阴人”的身份。

    躺在床上我试图入眠,可是后半夜我再也没有睡着,天刚亮,我打扫了一遍屋子,把所有清理收拾一遍,因为我今天要下山了。

    十岁那年师父给我取了道名叫马面,我知道马面代表什么着含义,死人后不都是被牛头马面给勾走魂魄的吗?但是我从来没想师父抗议过,因为我知道自己生来不详。

    如今五年已过,师父已不再,而我将沿着五年前上山的路再次下山,走入当初让我心慌的世界。

    不过如今我却是个阴人,我下山来为人续命,也是来向人借命的。

    多年不下山,如今要下山,心里还是有些忐忑的,收拾房间的时候,我找到了师父剩余的一些钱财,我一股脑的全部带在身上。

    下山之时,我身上带的东西有:一本旧书,一张符咒,一张纸条,一块玉佩。东西很少,因为我知道自己还会再回来的。

    我在心里打定主意下山帮师傅为那个人续完命,然后把那具恶尸给追回来,我就返回山上,这是我最初的想法,可是等我下山之后,发现事情永远不会像想象中那么简单……

    因为之后诡谲怪异之事层出不穷,而我只是一个会背尸体的人而已,奈何最后别人却把我当成了捉鬼大师。

    下山之后,山下的一切对我来都是新奇的,山下的村庄田园人群都是我很少见到的,所以一路上,我眼睛都快看不过来了。

    快要到中午休憩的时分,我来到了一个小村庄,村庄的小路是用青石铺垫的,而在站在村庄朝不远处眺望,能看到一条蜿蜒而来的河流。

    我来这个村子之后,看见村头有一块石头,石头很平整,干干净净的,在其上方有一棵遮天的大树,此时我已经差不多走累了,看到这么好的一个地方,我当即就坐下来了,这时候我还在心里盘算着,应该要找点东西来吃。

    可是当我坐下没多久,突然,哗啦的一下,就有数百人朝我涌来。

    我敢说我当时真的没有发现一个人,而等我坐下之后,这么多人哗啦的一下朝我涌过来,我被吓了一跳,一动不敢动。

    这些人看着我眼神,就像恶狼看见肉食一般,我被看的有些不自然,同时心里不自在,心想莫不是他们看出来我是阴人的身份了,知道我是来向人借命的,我目光不自觉的有些闪避。

    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一秒钟之后,数百号人,哗啦的一下犹如潮水一般向我下跪。

    这下我彻底慌了。

    想走也不知道往哪里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