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老本行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28本章字数:2507字

    我跟着小亮回到了他的家里,简单的吃了些东西,我就对小亮道:“你能详细和我说说那条河的事情吗?”

    小亮顿了会,才道:“,大师,那条河现在已经飘满了尸体,要说真是可怕,几乎每天都有人死,而且死的人都像是着了魔一般,往河里跳,并且人在死前没有任何征兆,哎,大师,你不知道我们这两年来是怎么过来的,可谓是惨不忍睹啊!每天都是人心惶惶的。”

    我听着小亮说话,忽然插话道:“那为什么你们不搬离这里?”我话刚落,小亮面色突然变的惨白起来,他语气变的尖锐起来道:“大师,这话可千万不要说,要是被那恶鬼听见了,可是要死人的。”

    “这关恶鬼什么事?恶鬼还能听见我们说话吗?”

    小亮一副紧张兮兮的样子,看了眼窗外,赶忙地把门窗给关好。

    屋里顿时就变的封闭起来了,看着小亮这样的举动,我也莫名的跟着紧张起来了,说道:“你干嘛啊?”

    小亮蹑手蹑脚的回来对我道:“大师这话可说不得,就在前几日,小三哥举家搬离,最后全家五口人的尸体都出现在江面上,就连我那三岁的小侄女也没放过。所以我们不是不搬,而是搬不走,不能搬啊!大师。”

    见小亮说的这么恐怖,我心里不禁琢磨起来,这到底是一只什么样子恶鬼?居然手段如此残忍。

    我坐在凳子上没有往下接话,小亮也识趣,也没有往下说。

    我在想如果这只恶鬼真的这么恐怖,我要不要按照师父留给的那本秘籍上说的,先去找到千年“棺土”呢,我心里没底。

    打算再看下师父留给我的那本名叫《葬人续命》旧书。

    我故意耷拉着眼皮让小亮看见,小亮也是个机灵人,看到我有了睡意,于是便把我带到内屋休息。

    我微闭着眼睛躺下,等小亮一出门,我便翻开师父留给我的那本旧书,师父这本书我之前粗略的看了一遍,但是许多内容没记住,于是我打算重新看一遍关于恶鬼的篇章。

    师父曾经说过:这天下没有什么是坑装不下的,土埋不了的,碑压不住的。所以天下万物,无论是,牛鬼蛇神,还是粽子僵尸,均逃不过,一坑一墓一碑。

    我小心的翻看到恶鬼篇,我目睹内容,开篇就说:凡恶鬼者,均怨气缠身,恶鬼分五等,一等者:小打小闹,害人霉运,二等者:拦路撞人,害人残疾,三等者:积恶存恶,害人家破,四等者:满是恶念,害人身死,五等者:罪大恶极,夺人魂魄,害人福祉,永为厉鬼。

    一等者不足为虑,一旦碰到二等者需收服,三等者需剿灭,四等者必诛之,而碰到了五等者先自行保命。

    看到这里,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光是二等恶鬼就已经害人不浅了,而三等四等更是让人心寒,要是碰到五等恶鬼,就连师父书上都说了,一旦碰到五等恶鬼,先自行保命。

    我在心里暗自度量起来,这条“鬼河”两年来死了这么多人,要河地下真的藏着一只恶鬼,那得是几等恶鬼,两年来,害了几百条性命,想想都让人心颤。

    这五年来我干的事情,就只有背尸体了,面对这么一只恶鬼,我真的斟酌斟酌了,恶鬼是怨气加身,而我却是个阴人,阴气加身之人。

    我继续往下翻看,师父旧书中这样写道:恶鬼者,怨气加身,千年不散,而且越积越深,将会后患无穷,欲除掉恶鬼,需寻的千年“棺土”。

    又回到了千年“棺土”身上了。

    我刚要往下继续看,没想到小亮这时候敲门对我道:“马大师,二嫂来找你来了。”

    我赶忙收起了旧书,对小亮道:“进来吧。”

    小亮推门进来,后面跟着今天那个年轻的妇人。

    我平复了自己刚才的激动地心情,让自己尽量看的波澜不惊。

    二嫂子一进门,就开口说话道:“大师,大师,我把我丈夫的照片给带来了。”

    我也没有废话,直接从她手中接过照片,看了一眼,是一个面容尚未成熟的少年,眉眼颇有点英俊,不过想到他的尸体现在还在河面上飘着,我不免叹了一口气。

    我怔住了会。

    二嫂开口道:“大师啊!你这回一定要帮我给死去的丈夫报仇,然后帮我寻回丈夫的尸体。”

    说着她又要抽泣起来了。

    小亮道:“二嫂,你这真是为难大师,大师收服恶鬼已经很费法力了,你还想着捞尸体,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二嫂你在意一具尸体干嘛?”

    小亮仍然持着白天的态度。

    我知道接下来他们又要吵了,果然不出我所料,二嫂子抬头挺胸,拉开架势骂起来。

    我先行捂住耳朵。

    小亮被骂了一个狗血淋头,讪讪的退出去了。

    终于安静下来了,但是二嫂还没走,于是我问二嫂道:“你还有什么事情吗?”

    二嫂已经收起了对小亮那副凶神恶煞的模样,转而变成了一副楚楚可怜的,媚波流转了,我看的心里阵阵骚动着。

    二嫂突然毫无征兆的朝前走了一步,身子微微倾斜着,瞬间让我想到了当初那具女尸压在我身上的场景。

    我心想,莫不是……想到这,我脸色一红。

    正想着如何义正言辞冠冕堂皇的去面对,可是在下一秒事情就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二嫂一下子就跪下来了。

    她抽泣的道:“大师,我生来命苦,好不容嫁了个好丈夫,没想到他死的这么惨,我现在也没有别的念想了,如果大师帮我丈夫的尸体给背回来了,我什么都愿意帮大师干。”

    我一时语塞,但是想到师父的遗嘱还没完成,于是我就道:“二哥的尸体,我会帮你背回来的,你也不用回报我什么,只要到时候大家不要阻拦我离开就是了。”我说着这样的违心话,心里着实不得劲啊!

    二嫂还跪在地上,我上前把二嫂给扶起来对二嫂道:“要是没什么事,你就先回去吧,二哥的事我已经记住了。”

    二嫂起身,擦去眼泪,对我说了声谢谢然后道:“马大师,你一到这里,我就觉得你不同于其他人,你年纪轻轻,就是大师了,真是年轻有为。”

    我特么的想说,谁是大师了,谁他娘的愿意当这大师了,还不是被你们给逼的啊!我本来是想一路离开这里的,现在被你们弄成了大师,我自己都生死未卜了,什么年轻有为,我根本还什么都没干。

    我心里虽然是这么想的,但是我却没这么说,我对二嫂道:“二嫂,你放心,二哥的尸体你就交给我了,我明天早上一定让你给二哥风风光光办丧事。”

    二嫂还想说什么,但是终究没说出口。

    看着二嫂离开,我才松了口气,要说我对付那河底的恶鬼,我是真的没把握,但是对于帮二嫂把二哥的尸体给背回来,我却是心里有底子的,毕竟干了五年的事情,总不会忘了老本的。

    手上有功夫,心里有底子不是。

    我躺在床上休息了会,时间分秒的过着,想着那老小子给我定的一个晚上九点我心里就气愤不过。

    那老小子和小亮可谓是狼狈为奸的典范。

    夜在不知觉中开始来临,其实在这之前,我在心里作了挣扎,我根本不是什么大师,降服恶鬼这种活我根本干不了,我只能干老本行,那就是背回二哥的那具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