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恶鬼缠身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28本章字数:2575字

    我捉住桃木剑的剑柄,仔细打量了一眼,似乎还能看见剑身上有一丝阴气在游匿着,我用手一抓,那一丝阴气就消失在我的手掌间。

    我心想这柄剑有点意思,看得出拿这柄剑的人应该是有真本事的。不过可惜了本事不够高,还是死了。

    我把那柄剑捡起来了,用红色的腰带束缚在背上。

    因为这柄木剑有点奇怪,它能吸附住阴气,这才是我把它带走的主要原因,我心想总有一天自己会用上的。

    我继续朝前赶去,快要接近那条河流的时候,我已经闻到那股冲天的臭味了,这是尸体的臭味。

    我看了眼天色,天上流云飘过,风云变幻,这时候一只乌鸦从我头顶飞过,我再往前走,就看见白条子了。

    白条子被挂在道路的两侧,随风飘摇,隐隐的还有一股怨气朝我压来,我微微的皱眉,我本来就是个阴人,所以这点怨气我还是受的住的。

    此时,我已经能听见水流的声音,我知道马上就要到了,今天晚上我主要的任务就是把二哥的尸体给背回去,捉恶鬼这活我可不干,没这本事,我不敢应承下来。

    越靠近河边,那股怨气就越加的浓郁。

    我已经感受到一股让人窒息的气氛正在弥漫开来,我下意识的取下了那柄桃木剑。

    心想要是那只恶鬼等下爬上岸了,大不了我刺它一剑,然后立刻跑路,木剑被我拿在手中,轻微的似乎还在颤动一般。

    等我走到了河边的时候,我已经出了一身的冷汗,我往河里看了一眼,顿时感觉五脏六腑当即翻腾起来,我强压制下去了,捂住口鼻。

    看着满河的尸体,脑袋有些发痛,这怎么才能找到二哥。

    总不能我跳下去一具一具的找吧,我是不敢下河,这满河的怨气都像是在翻动了一般,这恐怕不是一只恶鬼能吸收的怨气,如果真的是一只恶鬼,被这么些怨气养着,那最起码是五等恶鬼了。

    师父书上说:碰到五等恶鬼先自行保命。不过看这阵势,河里真的藏着五等恶鬼也一定,我心里在打鼓。

    顺着河边走了几步,看着河中的漂浮的尸体,有的皮肤已经溃烂的不成样了,甚至已经起了蛆虫了。

    而有的则是浑身浮肿的飘在飘在水中,而更夸张的则是,脑袋,手脚和身体分开了,他们这样堆积在河流的一个拐弯处被卡住了,接下来从上游漂来的尸体都被汇聚在一堆了,所以小亮才会说:河已经被尸体给截断了。

    我之前以为是小亮这家伙话说夸张了,现在亲眼所见,才被震撼住了,这么多具尸体,着实让人吃惊。

    虽说我有五年的时间在背尸体,但是如今看着这些腐烂臃肿碎裂的尸体,心里还是反胃的。

    我在这满河的尸体堆里打量了一眼,打算干正事了,二嫂说他的丈夫刚死七天,所以目前尸体腐烂的应该还不太严重,现在才最多是皮肤浮肿,身体溃烂了,而且应该是这堆尸体的外围了。

    我看着这满河的尸体感到头疼,这要怎么才能找到二哥的尸体。

    河流的宽度在七八米的样子,而这个拐口则是四米的样子,所以尸体在拐口处被堵死了。我朝尸体的外围走去,猜测二哥才死没多久,尸体在外面才对。

    约莫在顺着河流朝上走了数十米,才到了这堆尸体的最外围,我再次拿出二哥的照片看了一眼。

    然后开始寻摸起来,手电筒的光线照着,在河边上尸体还好,一眼就能认出来了,可是在浮在河中央的就不好办了,特别有的背部朝下,这样根本难以分辨。

    我不禁心里有些发急了,我不能等时间到了凌晨,一旦时间到了凌晨,肯定会有变故发生,这时候是一天的结束和另一天的开始。

    我匆忙地寻摸着,但是不见效果,后来我在河边上找了一根木杆,一具一具的翻动着,实在累的不行了,就躺在岸边休息会。

    在这么多尸体里去寻一具尸体实在是太难了。

    我不禁有些犯难了,看了眼天色,心想要不然还是回去算了,告知二嫂没有看见二哥的尸体。

    这么多具尸体真的不好找,而且还要担心河底的那只恶鬼,正当我准备转身的时候,我握在手中的木剑突然颤动了一下。

    这下我是分明清晰的感受到了木剑的颤抖。

    我心里一惊,看剑柄上看去,这时候我发现剑柄上有一点亮光,我定目看去,发现是一滴黑色的鲜血。

    我被惊的目瞪口呆,黑血,剑柄上居然有一滴黑血,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黑血后,我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师父。

    难道这柄木剑是师父留下的?

    不过我又立马给否决了,不可能啊!五年来我可从来没有见师父用过剑。

    正当我脑海中窜过万千的信息的时候,突然,我听见一阵轻微的吟唱声,这声音很诡谲,首先是轻,轻中还带着怨,怨中夹杂着空灵。

    我猛然回头看去,心跳骤然加速,只见河面上突然浮上一顶轿子,轿子没有抬就这样诡谲地在河里漂流着,而且在轿子上还坐着一个不知道是人还是鬼的影子。

    我看了一眼,心里下意识断定轿子上坐着的肯定是一只恶鬼了,我心想不会这么倒霉吧,真的碰上了这只恶鬼了,看来今晚上是凶多吉少了。

    我悄然的往身后退了一步,可是此时身后已经起了一层白色的障气,身后像是被隔断了。

    我忍不住往肚子里咽了一口口水。

    怎么办?我在心里问自己,总不能现在把那只恶鬼背起来吧,然后葬在坑里,可是我现在并没有千年“棺土”。

    我讷讷地朝河面上看了一眼,忽然一阵诡异的阴风朝我吹来。

    那阵轻轻地吟唱声入耳,咦!怎么还挺好听的,我心里响起这个声音,并且不自觉的朝着河里走去。

    慢慢地我来到河边,一只脚已经踩进了水里,紧接着另一只脚也踏入其中了。

    我脑海中全是那轻轻的吟唱声。

    终于我河水已经淹没到了我胸口的位置了,不过我依旧没有醒悟过来,嘴里竟然还不自觉的跟着吟唱起来。

    那顶轿子朝我漂浮而来,上面那只恶鬼嘴巴张合,轻轻的朝我招着手,我鬼使神差的朝着恶鬼走去。

    眼看就要到了轿子旁边。

    忽然我的手心袭来一阵痛意,手中的木剑居然破水而出,我彻底醒悟过来了,缓过神来,看到轿子上的那只恶鬼,我怪叫了一声,一个猛扎子潜入了水中。

    然后朝着岸边游去,头上的矿灯已经熄灭,我摸黑前进,眼看我就要回到了岸上,突然我感觉背部一重。

    耳边再次响起那阵轻轻的吟唱声,只不过这次更加清晰了而已。

    我当下心一沉,心想肯定是被恶鬼缠身了,但是不知道这只恶鬼是几等恶鬼,我心里回想着师父旧书上所写的内容,同时心里冒上阵阵的寒气。

    我现在心里有些怕,因为我还没完成师父交代的事情,我可不想像那些腐烂的尸体一样飘在水面上。

    我一路朝前走着,故意装作不知道有一只恶鬼压在我的背上,我现在根本不敢乱动,因为没有好的法子把它收服。

    可是出奇的是,这只恶鬼居然还没对我下手,真不知道它趴在我背上在干嘛。

    我现在只想活着离开这里,所以也管不了捞二哥的尸体了。

    我一路朝下走着,我心里知道此时已经快要凌晨了,我根本不敢回头,恶鬼趴在我的背上轻轻的吟唱着。

    很快我就进入了那阵厚厚的白色障气中,迷失了方向,恶鬼不离身,我也没办法,只好假装的继续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