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鬼河背尸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28本章字数:2558字

    可是现在瘴气重重,想要从这里穿越过去,恐怕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更何况我身上还缠着一只恶鬼。

    我此时就像一只无头苍蝇一般,在瘴气里乱窜着。耳边的轻轻吟唱声还在继续,忽然,我感觉鬓角出传来一股阴寒之气,我下意识的就偏过了脑袋。

    可惜刚才慌乱间把木剑忘在河里了,不然我早就一木剑刺过去了。娘的,早知道就不当这出头鸟了。

    可是走了半天,都没有找到我来时的路,正当我百般纠结之时,我心下忽然一沉,因为我已经看到怨气正在朝河面上汇聚,我心里一惊,喊道:不好,凌晨要到了。

    我知道再不走,恐怕就再也走不出了,我可不想死在这里。

    我内心焦急,忽然灵光一闪,想到一个犯险的办法,那就是反其道而行之,与其这样在这里撞壁,不如返身回去赌一把,等下了河后,拾起那把木剑,可能还有一丝生还的机会。

    那一把木剑其上附注着阴气,而且还有黑血,恐怕非同小可,想通这一点后,我便转身朝着河面走去。

    而头上游匿而过的怨气也越来越多。

    背上的恶鬼依旧吟唱着,可能是感知到我转身了,忽然发出一声“吱吱吱”像是磨牙一般的冷笑声。

    我听着心里发寒,但是我已经打定主意,就算是硬着头皮也得上了。

    我背着恶鬼一步一步的往河边走去,等靠近后,我已经感知到那把木剑的位置,那一丝阴气似乎在呼唤我一般。

    我心头一喜,假装朝河里走去,我现在知道了这只恶鬼缠在我身上,就是想让我沉河而死。

    走了几步,我忽然想到师父对我说过的一句话,师父曾说:人死了七天后会还魂一次,这也就是人们口中常说的头七之日。

    而二哥今天死的日期不正好是第七天吗?那么是不是说二哥今天会还魂,想通这一点后,我心中一定,心想凌晨一到,就把二哥的尸体背上来。

    我还在往河中走去,此时河里的怨气就像要翻滚的开水一般,开始冒出阵阵青烟,可能不明就里的人,还以为是河面起了一层大雾。

    可是我心里却清清楚楚。我朝着河里走去,终于我抓住了那把木剑,这时,我就像吃了一颗定心丸了,木剑到手,我一剑朝身后的恶鬼挥去,顿时一道阴气带过落在了恶鬼的身上,恶鬼吱吱吱的嘤咛一声。

    突然一阵窒息的感觉涌上心头,虽然我没看见恶鬼的手,但是我知道它肯定是掐着我的脖子。

    已经和师父背尸,师父也没有跟我讲过关于鬼怪的事情,现在遇难了,也怪来之前没把书仔细看一遍。

    现在我唯一自救的办法就是用木驱赶这只恶鬼了。

    我心里有数,这只恶鬼肯定不是五等恶鬼,因为我在它身上没有感受到强烈的怨气,另者它掐着我,我总感觉自己的鼻息还是有一丝气息能游匿进来的。

    不过我身体在水下已经不那么灵活,还有点被限制住了,挥动了一下木剑之后,我感觉手臂有些酸痛,竟然有些抬不起来了。

    但是求生的意识驱使我再次挥了一剑,这一剑落下,流露而出的阴气散发着一层层的淡淡的荧光之色。

    随着淡淡的荧光之色转瞬即逝,我背上一轻,随即的大口喘着粗气。

    我心中定身,站在河面上大喊一声:“二哥,二嫂让我来找你,如果你听到我再喊你,你就回应我一下。”

    此时我心里起惊涛骇浪,我一连喊了好几声。也做了随时后退的准备。只要二哥的回魂我应该就能找到他的尸体。

    此时我心里的异常的紧张,因为我知道真正的恶鬼还没有出现,也许是一只五等恶鬼,也许比五等恶鬼更强。

    我站在水里,浑身的每一个毛孔都在吸收着恐惧。

    我目光朝河面上看去,一群尸体,我忍不住埋怨了一声,二哥怎么还不回魂,可是就在我话落不久,二哥可能是听见了我的呼声。

    忽然只见一个地方一团怨气在涌动着,而且幅度比其它的地方的怨气更加浓厚,我心里一紧,突然眼前一亮,一点绿色的光火闪烁了一下。

    位置差不多在和中央,我当下快速的瞟了一眼河面,怨气继续汇聚着,我不敢再耽搁,急匆匆的朝河中央游去,木剑被我捆在身上。

    我往中间游去,已经看到了那具尸体上飘着的一团绿火,于此同时,我发现水面又出现了一顶轿子。

    我被吓的半死,赶忙地抓住那具尸体就往岸上拖。

    拖到岸上后,往背上一扛,就疯一般的跑了起来,我知道再不跑可能就走不了,所有的怨气冲聚而来,反而把之前的瘴气给冲散了。

    我背着二哥的尸体一路疯跑着,跑了几步,我心里发痒,忍不住回头了看了一眼,只见河面上的那顶轿子就像是一个黑洞,瞬息吞噬着怨气,而且在轿子顶上和四周绝对围着不止十只恶鬼。

    我被吓的心发颤,奶奶的,幸好跑的快,要是被同时几只恶鬼给缠上的话,我肯定是活不了的了。

    我转过身后,就再也没有回头,一路疯跑着,只是跑着跑着我忽然又感觉背上一沉,但是我没有去过多的怀疑,权当做背着二哥的尸体跑的太累了。

    约莫又过了半个小时,感受到的怨气压的我心脏隐隐发痛。我大口的喘着粗气,终于我看到了我来时的那条路,但此时我的速度也变的慢起来了。

    身体上负担太重了,又走了半个小时之后,实在是走不动了,于是我就把二哥的尸体放到背上休息起来。

    只是我把二哥的尸体放下后,莫名的我感觉背上还是有些重,我伸手我背后抓了一下,可是什么也没抓到。

    又用木剑砍了一下,同样什么没砍到,我心里断定那应该是我多疑了。

    我休息了约莫十分钟,再一次背着二哥的尸体跑了起来,终于到了村子里,村子里一片漆黑,我凭着记忆去敲小亮家的门,先是敲了几下,没人回应,又敲了几下还是没人回应,于是我用力的一阵猛敲,还是没人回应,我当下心里有点火了,踹了几脚,还是没反应。

    此时我浑身通透着不舒服,于是我又跑去敲别人家的门,一连敲了好几家,都没人应门。

    我不禁有些无语,这些人白天把我当大师,晚上就翻脸不认人了,我又重新回到小亮的门口,心想:你这家伙坑我坑的最深了。

    哎,可是他现在不开门我也没辙,我靠在门上,感觉到一阵一阵地凉飕飕的寒风朝我吹来,这让我打了好几个冷机灵。

    可能是因为刚才在河边经历一阵紧张刺激的折腾之后,现在安下心来后,反而感觉有些疲累,可是正当我想要睡觉的时候。

    突然我看见一道黑影,从我前面飘过。

    起初我以为是恶鬼跟来后,可是等我定睛一看,加上又闻到了人的气味,我这才敢断定这是一个活人。

    可是大晚上的他干嘛呢?

    我忽然想到白天小亮给我讲的,村子里的年轻都离奇跳江死亡。而眼前这个人,看其在状态,现在肯定是“离神”了。

    本来想睡觉的我,顿时清醒过来了,我不能见死不救,于是我跑了过去,唤了一声后。、,抓住他的手腕想往回拉,可是却没有半点作用,最后不得已,我直接拍晕了他,把他抗在背上然后和二哥的尸体放在一起。

    做完这一切后,很快困意又袭来了,我迷迷糊糊的睡去了,可是第二天一起来,我就发现我身上贴满了黄色的灵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