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修习道术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28本章字数:3457字

    我迷迷糊糊的张开眼睛,正好看见小亮也在睁眼看着我。

    “大师……大师没死。”小亮突然欢呼一声。顿时人群中响起七嘴八舌的声音,我看着满身的黄色灵符。

    问道:“你们这是干什么?”

    小亮见我要起身,赶忙地将我扶起来道:“大师,这是我们请的驱鬼符咒,为大师驱鬼的。”

    我狐疑的看着小亮,小亮的笑的很谄媚。

    我冷哼了一声,真把我当傻子了不成,你们就是以为我死了,才用符咒压住我,怕我生事,我心里清醒的很,但是却没有说出口来。

    我又看了眼地上的其余一个活人和一具尸体,他们也被符咒给压住了。

    我有些无语,此时我的心情已经平息下来,看了一眼众人,往前走了一步,小亮紧跟在我后头。

    我在人群中巡视了一眼,发现二嫂正紧张的看着我,想上前又一副不敢上前的样子。

    我喊了一声二嫂。

    二嫂应声:“大师,你叫我啊?”

    我嗯了声道:“你丈夫的尸体我已经给你背回来了。”

    我这句话落地,人群一下子像是炸开了,一下子哄闹了起来。

    二嫂先是一怔,随即眼圈一红就朝前走来,她顾不得那么多,先前在大师还没醒来的时候,众人都说不要接近大师,因为经历过这么多次后,发现没有任何人能安然无恙的从鬼河里回来。

    而眼前这位年轻的大师居然回来了,看其神态好像还没事。有人在人群里悄然议论着。

    我全然当做没听见,我蹲下身子把二哥的尸体上的符咒给一张一张的丢开。

    对二嫂道:“二嫂,你看看这是不是二哥。”

    眼看着二哥的尸体就在眼前,二嫂再也没有顾虑了,眼泪从眼角滑落,看了一眼地上尸体,连忙道:“大师,他就是我丈夫。”说着,便抽泣起来了,然后就要下跪,在她还没有跪下的时候,我就把她扶起来了。

    “谢谢大师把我丈夫的尸体给背回来。”

    “没事,不谢,昨天是你丈夫的头七日,他才还魂,现在好好的给他办个丧事然后安葬起来吧,让他安息才是最重要的。”

    “嗯,我会的。”

    二嫂说完,就转身喊了几个人吧二哥的尸体给抬走了。

    小亮问道:“剩下的那具尸体是谁啊?”

    人群中有人期待着,以为我背了两具尸体回来了,要是自家死的亲人的尸体给回来,谁不高兴啊!

    毕竟祖祖辈辈都讲究个入土为安。

    “昨晚这个人想要去跳河被我拉住了,你把他弄醒吧。”我对小亮道。我说的很平静,但是听在众人耳里,却感觉很惊讶,因为谁敢阻拦去跳江的活人,那么下一个死的必定是他,

    我昨晚泡了一晚上的水了,此时看起来有些疲倦。

    小亮把那人弄醒后,那年轻人还不知道咋回事,不过稍微一提点就明白过来了,对我表示了感谢。

    我对小亮道:“开门让我进去休息吧。”说完这句话,我就想到小亮这混蛋,我昨晚可是敲了一晚上的门,这家伙就是不开门。

    小亮应声,可当我正要进屋之时,突然身后的人像是商量好一样,齐刷刷的朝我跪下来,喊道:“大师,请你帮我儿子也把尸体找回来吧。”

    “我侄子可死的真惨。”

    “我那可怜的孙子啊!”

    “大师你可一定要帮我啊!”

    我手伏在门上,当即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昨晚被怨气压身还没缓过来,现在又被阳气福祉给冲到了命门,我再也压不住了,吐了一口血。

    我面色苍白,不断地咳嗽了起来。

    对众人道:“你们先起来,有什么事过了今天再说。”可是他们根本就不理会我,我心跳已经开始加速,额头冒出虚汗,我对小亮道:“你快点让他们起来,不然的话,我什么都不帮。”

    此时我满嘴的鲜血染红的牙齿。

    小亮被我的模样吓的不轻,先把我扶到家里去,然后出门对大家说:“大师说了,有什么事明天再来找大师,大师一定帮你们办到。”

    我在屋里听到这句话后,当即又强烈的咳嗽起来,我再也坐不稳了,身子瘫软到了地上。

    我现在的状态只能用“奄奄一息”来形容了,我浑身的力气像是消失了。

    我躺在床上慢慢地的入眠而去。

    外面的喧嚣声也停止了,小亮看到我睡觉也没有进来。

    等我想醒来后我的精神状态才恢复了一些,我慢慢地爬起来,此时时间应该是正在晌午。我吐纳这呼吸了一口气,但是感觉身体仍然还很虚弱。

    这时候我感觉手腕隐隐有些作痛,我把袖子挽起,入目后,当即面如土色,呼吸不自觉的沉重起来了。

    只见我手腕处有一小段已经被黑气给侵蚀了,我急匆匆的翻看全身其他地方,还好,只有手腕处才有,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这么快我的手腕就出现了黑气了,看来我想活十年是很难了,我得赶紧抓紧时间去帮那个人续命才是,不然要是我也死了,到了地下都不好跟师父交代。

    想到这,我从床上坐了起来,身下被我压着的那本旧书落入了我眼睛。

    从收到这本书后,我都还没好好看,师父临终遗言讲,五年来他没有教我本门道术,最后传了这本书给我。

    昨晚之后,我也意识到,我自己的法术太缺乏了,光是只会背尸体,我肯定是活不下的来的,也许我现在应该学习一些本门的道术了。

    光是那条鬼河里的恶鬼,不要说是五等恶鬼了,就连一等恶鬼也够我喝一壶了。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调节了下自己的心神,我重新拿起那本书,我不再像是当初随便的翻看一眼。

    《葬人续命》四个大字映入眼帘。

    我翻开第一页,我看到:凡是我派弟子,均要习本门道书,本门千年来一脉单传,还望各代传人坚定履行自己的责任,将门内道术发扬光大。

    我盯着这几个字愣了会神,随即翻开第二页,第二页的扉页上写着几个黑体大字:聚气法决。

    在翻开一页:凡天地间,存有道气,阴气,怨气等气息,而聚气法决则是选取其中一样为己所用,聚气丹田,凝练心神,最后做到为自己所有,聚气为基础,是为日后修习其它功法辅助。

    虽说天地间,存在的气息很多,但是不是每一种都可为己所用,所以需要本门道术修习者自己去辨别,选择最适合自己的,择为己用。

    天地为始,顺心而为,聚气丹田,凝神静心,收为己用……后面还有一段,我开始吟念这段口诀起来了,慢慢地,我眼睛闭上,心神收住,感受到一丝丝的气息的在我眼前游离着。

    我以先入为主的观念,以为自己是阴人,就必定适合择取天地间的阴气来辅助自身,可是最后我发现自己错了,错的让我也很吃惊,因为我发现道气是最适合我的,天地之间存有无论何处都会存有道气的,道气所在,才是正义所存。

    我静心打坐,一时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等再次张开眼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此时我发现自己的精神好了许多,感觉丹田有些发热。

    我朝前看去,似乎还能感受到空气在涌动一般。

    我下床出了门,又听见了外面的喧闹声,我心下一紧,不会那些人又来了吧,我这还没恢复呢。难道又要去鬼河给他们背尸体吗?

    我这还没立稳脚跟,我脑子里窜过很多条信息,其中有一条是:要不要在装死会。不过很快又被否决了,要是你装死的话,这里的人铁定会要符咒把你给埋了。

    我摇晃了下脑袋,然后朝着门外走去,然而我并没有看到很多人堵在门口,外面空荡荡的,我喊了一声小亮。

    不过却没人回应,我坐在门槛上,感觉肚子有点饿了,正在这时一个人匆匆忙的朝着这边跑来。

    他头上绑着一块白布,匆匆忙忙地:“大师,你醒了啊!”

    我嗯了声。

    “二嫂让我来请大师给二哥去超度超度。”

    我听到这句话,当下傻了,超度,超度什么?超度亡魂吗?这点我可不会,一:我不是大师,二:我不会抓鬼,三:我更不会超度。

    我现在一心想要离开这里,“鬼河”里现在那么多具尸体,我怎么背的过来,更可怕的是,鬼河里还有很多恶鬼。

    那天晚上我可看得清清楚楚。

    小亮看着我没有动,继续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

    我沉吟了会,对小亮道:“小亮啊!我真的不是什么大师,我既不会抓鬼也不会超度,你回去告诉二嫂,这事我办不了,我明天天亮就得离开。”

    我离开两字刚落,小亮噗通的一声就跪在我面前,学着二嫂当日的模样号啕大哭起来。

    “大师,你千万不要离开我们啊!你一离开,我们可就都活不了。”

    我有些无语的道:“你先起来。”

    “不,我不起来,你不答应我我就不起来了。”说着小亮跪着前进,一把抱着的我大腿,继续哀嚎起来。

    我:……

    小亮的哭声很快就吸引了一些人围过来,他们一听我要离开,顿时多个“小亮”一起出现了。

    终于我吃不消了,只能勉强的答应他们。

    我跟着小亮来到了二哥的灵堂。二哥的灵堂已经布置好了,白色的条子挂的到处都是,门楣处还写着挽联。

    二嫂见到我来,立马就朝我跪下,因为哭了很久,眼圈都是红的,所以此时看起来一副媚眼如丝的样子。

    “大师,你来了啊!”

    我点了下头,让二嫂赶紧起来。

    我打量了一眼灵堂,灵堂四周用黑白两种颜色的布条和纸条布置起来了,黑白相间寓意黑白无常。

    灵堂中间就是二哥的棺材了,我走上前去,鞠了一个躬。

    二嫂跟着我后面对我道:“还请大师今晚上为我丈夫超度一晚上。”

    什么,超度一晚上,我诧异的看着二嫂。二嫂也回看我道:“难道大师不愿意吗?我这丈夫死的惨,我怕他的魂魄找不到阎王殿的大门,还望大师帮我。”

    说着又要跪下来了。

    我急忙道:“打住,我答应你了。”不就超度吗?虽然我是真的不会,但是权当在这间灵堂睡一晚上算了。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看着这副棺材总感觉怪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