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棺藏玄机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28本章字数:2801字

    二哥的棺材置放在灵堂中央的位置,棺材上压着一顶用竹条编织的“棺顶”,“棺顶”上扎着白纸花。

    我虚眯了一眼,好像看见一丝怨气在往棺材里钻去,我心想,难道是二哥死不瞑目,魂存怨气。

    我围着棺材走了一圈,用手在棺材上轻轻地敲了一下,空洞的声音传来,我好像闻见了一丝更浓烈的怨气。

    不对啊!二哥的怨气有这么重吗?我心里生出疑惑,要是二哥的怨气如此的重,那么恐怕当时就不会愿意跟着我回来了,既然回来了,肯定还是想入土为安的,所以这怨气到底是从何处而来的?

    正当我准备敲第二下。

    二嫂忽然开口道:“大师,怎么了?有什么不妥吗?”

    我要敲下去的手僵住在半空中了,农村死人入棺了,一般是不允许外人接触棺材的,更不要说像我这样敲打。

    我对二嫂道:“没事,我只是想看看棺材是否严实,好让二哥彻底安息。”

    “有劳大师了。”

    我点了下头,没有往下接话,此时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了,因为我今晚上要帮二哥超度,所以那些憋着一口气想让我去河里背尸体的人一直没有机会开口,因为死者为大,更何况现在还在死者的灵堂。

    我正愣神间,小亮走到我身边来叫道:“大师,这是写好的祭文。”

    听到祭文两个字,我异常的敏感,我猛然转头瞪着小亮,刹那间,我热血回涌。小亮看着我有些铁青的神情问道:“大师,你怎么了?”

    我摇了摇头,调节了下气息,从小亮的手中接过祭文,看了一眼祭文上的内容,然后呆站着没动。

    很快,吹喇叭的声音就想起来了,外面了一阵的鞭炮声响起,我看着那副棺材,越看越觉得心里不对劲,这里面葬的到底是不是二哥。

    但是现在灵堂里人多,我不好验证,其实我现在是想打开二哥的棺材验明下真身,要不是二哥葬在里面,那我可害了二哥。

    想到这,我就更上心了。我打定主意,等灵堂里的人走的差不多了,我就开棺,其实我最怕的是恶鬼借二哥的尸体,借尸还魂,如果这样的话,二哥可就永世不得超生了。

    “大师,可以开始读祭文了。”

    我撇了一眼小亮,捧着那卷祭文,开始念叨起来了,当日鬼文老爹就是因为念错了一句祭文,而被棺材里的尸体抓住了名门,最后把我给葬在棺材里了。

    所以我在读祭文的时候,异常小心,可能是因为心里有了阴影。正当念到一半的时候,突然,棺材像是抖动了一下。

    我顿时眉眼收缩,瞳孔放大,绑在我背后的木剑轻微的颤动了一下。

    我顿住了呼吸,心跳都要停止了,我猜的没错,二哥躺的这副棺材肯定有问题。我看了一眼众人,却发现他们没有任何的察觉。

    我压住心里的不平静,继续往下念祭文,当祭文念完之后,其间棺材抖动了三次。

    我心里清楚,我找了个地方坐下,有一丝怨气从我的头顶飘过,我用手一抓,怨气顿时消散。

    我心里有些紧张,看着众人忙碌的声音和不断被烧掉的纸钱和香火,冒着浓浓的烟雾。

    烟雾往棺材上飘去,顿时消散,我心里一惊,不好,这副棺材里的存在居然在吸食香火之气,香火之气乃阳间送往阴间的福祉。

    我开始坐立不安,往前走了一步,看着二嫂跪在地上往铁盆里丢纸钱,我一把抓住二嫂的手腕。

    二嫂抬头看着我,眼圈红红的。

    “大师,怎么了?”

    我大脑顿住了几秒,然后鬼使神差的说了一句:“魂魄下到阎王殿的第一天,不该烧这么多香火纸钱,这样,魂魄会受不住的。”

    我怔怔的看着二嫂。铁盆里的火苗还窜的老高。

    突然二嫂娇嗔了我一眼对我道:“大师,我知道了,你的手……”

    我看了一眼我抓住二嫂的手,脸色一红,急急的松开了。二嫂把剩余的香火纸钱给放到桌子上,道:“我今晚上什么都听大师的。”

    听到这句话后,我不自然的嗯了声。

    我失神的回到位置上坐下,时间缓缓地过着,到了差不多十一点的时候,吹喇叭敲锣鼓的已经走了,十二点的时候,就剩几个直系亲属,还有我和小亮。

    那副棺材已经愈加的让我不安起来了,现在已经到了凌晨了,恐怕要出事了,我提了一口气,默念了《葬人续命》的口诀,丹田传来一股热意,我才刚开始修炼本门道术,等下要出什么变故了,只能借助背上的那柄木剑了,

    就在这时候,忽然从外面吹来一阵诡异的风,挂在门外的白条子飘荡了起来,那副棺材又抖动了一下。

    我终于按捺不住了,我对二嫂道:“你们先回去吧。”

    其实此时他们也感受到了这个股寒意了,只是碍于亲属的身份不便离开,此时一听我这么说,如蒙大赦,便纷纷地告辞了。

    这附近的十里八村这两年来,时间每到凌晨,每家每户都已经关好门窗,门窗外也贴好了符咒,对于这条“鬼河”,人们是谈之色变,到了现在简直就是避讳莫深,根本轻易不敢提。

    “二嫂,你也走吧。”

    二嫂脸色有点为难,看了我一眼道:“大师,我和我丈夫结婚没多久,如今就办三天的丧事我想陪伴他走完。”

    就在我要说话的时候,小亮忽然插话道:“大师,我也先告辞了啊!”

    我瞟了小亮一眼,这家伙贼精贼精了,从我进入村子之后,这家伙就一直坑我,今晚得整整他才是,于是我对小亮道:“夜晚这里阳气不足,需要一个青年在这里守灵。”

    小亮面色一变随即接话道:“有大师在这里不就好了。”

    我差点就要说,老子是阴人,身上没有一点阳气,在这里没有半点作用,我对小亮道:“小亮,昨天晚上你家门门口躺过二哥的尸体,和一个‘离神’活人,一直到现在那里的气息都还没散开,河中的恶鬼可是会循着这种气息而来,到时候半夜敲门的可就不是我,而是恶鬼了。”

    小亮听到这句话后,刷的一下,脸色变的惨白起来。

    连忙对我道:“大师,可有什么破解之法。”

    “破解之法倒是有,就是不知道你……”

    要说小亮在我来村子之前,看到我是毛头小伙,还对我抱有怀疑的态度,可是当我从鬼河里把二哥的尸体给背回来后,他就彻底相信了我的抓鬼本事,所以现在对我的话是深信不疑。

    因为以前去鬼河的人,无一生还,当然了,除了那个满脸“山川沟壑”的怪老头外。

    小亮颤颤巍巍的道:“一切都听大师的。”

    “那好,你今晚上就和我在这里为二哥守灵,借二哥的亡魂带走你家里存在的怨气,相信二哥会帮你的,还不快谢过二哥。”

    小亮听我说的这么真实,连忙对着二哥的灵位磕头起来。

    二嫂仍旧不愿意离开,我只能对她说:“二嫂,你不方便留在这里,你是女人,乃‘阴气’之身,在这里反而会影响我对二哥的亡魂的超度。”

    我扯完这些话,我差点就真的相信自己是一个抓鬼大师了。但其实我只是一个会背尸体的人而已,我从山上来,还是会回到山上去的。

    二嫂面色一怔,斜睨了我一眼,然后依依不舍的离开了。

    现在灵堂里所有的人都走了,只剩下我和小亮了。

    小亮问我道:“大师,我该怎么帮二哥守灵啊!”小亮的声音压的很低,我知道他是怕惊醒鬼河里的存在。

    “你什么都不要做,只需要坐在这里,不要说话,不要乱动就行了。”

    小亮心里一喜,但同时也怕的要死,因为我已经朝着二哥的棺材走去,不时的敲打着棺材。

    村里人迷信,所以见到我在敲棺材,小亮的像是吃了死孩子一样,面色变的死白死白的。

    差点就要喊出声来,不过对我嘱咐的话,他还是不敢违背。

    怨气压住了棺材,我在心里明确下来了,现在棺材里葬的恐怕不止是二哥这么简单了,而且可能是葬着另一只恶鬼。

    正当我准备打开棺材把二哥的尸体给背出来的时候……

    突然灵堂外传来一句:“你干什么,嫌命长的话,你就打开棺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