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入土为安 (第二更)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28本章字数:2548字

    那团幽绿色的光火又是几番跳动,开始我没明白过来,后来仔细一想,就问道:“你是不是担心二嫂啊?”

    那团幽绿色的光火一连跳了好几下,我为了让二哥的魂魄安心去阎王殿于是道:“放心吧,二嫂我们会帮你照顾好的,你快点去报道吧。”

    二哥的魂魄终于不再犹豫,飞快地出灵堂,消失在茫茫地夜色中。

    此时夜色又恢复了宁静,剩下的灵堂被我们弄的满是狼藉。我一屁股坐倒在地上,喘着粗气。

    林梦朝着二哥的尸体走去,把那张符咒给解了下来,然后问我道:“傻大师,难道你也会用符咒?”

    我摇了摇头,但是看着它拿着我的茅山符咒,我对林梦道:“快点把它还给我。”

    林梦根本就没有理会我,看了一眼这张符咒,却并没有发现他的奇特之处,这根本就是一张废纸吗?可是为什么在刚才却散发出那么强的灵力。

    林梦陷入了自己思索当中,我趁她失神,赶忙地把师父留给我的茅山符咒给抢了回来。

    林梦反应过来后,瞪眼望着我,气势汹汹地道:“傻大师,你干什么?”她说这话的气势,好像是我抢了她的东西一般。

    我回击她道:“这张符咒是我的。”

    林梦听到这句话后,终于像是泻了气的皮球,眨巴着眼睛对我道:“傻大师,能把你的符咒给我看一眼吗?”

    我心想,你都叫我傻大师了,我可没真傻到那个地步,会把符咒给你看。

    林梦见我不理会她,经过刚才的一番折腾她自己本来也比较累了,于是盘坐下来,调息起来。

    我休息了会,起身对小亮道:“我们把这里收拾一下。”

    今晚小亮是彻底被震惊了,虽然十里八村一直不断地死人,他也确信无误的相信鬼河中养着恶鬼,可传闻终究是传闻,和亲眼见过毕竟是不同的,小亮此时还感觉手脚发软。

    所以我们在抬二哥尸体的时候,小亮手一软把二哥的尸体弄的掉落到地上。

    我嘴里念叨:“罪过,罪过,小亮你小子对二哥的尸体不敬,小心二哥今天晚上回来找你。”

    小亮被我这么一吓,声音已经带着哭腔了道:“二哥,小亮不是故意的,你可千万大人不记小人过,晚上不要来找我。”

    我看到小亮神情,终于忍不住笑了一声,对小亮道:“手脚麻利点,天都快亮了,尸体不能见光的。”

    把二哥的尸体安葬好在棺材里后,我直接用棺钉把棺材给钉死了,以免再次发生意外,我往灵堂外看了一眼天色,还有差不多一两个时辰天就要亮了。

    索性不回去了,就在灵堂里呆到天亮,我不回去,小亮自然也不敢回去,这一两个时辰内,小亮一直张大着眼睛,像一块膏药一般,紧紧地跟在我的身后。

    约莫凌晨六点半的时候,按照的农村人丧葬的习惯,此时应该把燃完的蜡烛给续上了,所以这时候差不多有人过来了,这是民间俗称的“守夜人。”这种守夜人就是东家花钱雇来的,负责灵堂一些事物的处理。

    蜡烛被点上之后,香火也被点上了。

    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棺材下面的那一盏黑色外形的小灯,这盏灯从办丧事的第一秒起被点燃了就绝对不能灭了,因为这叫“点阴灯”,是为亡魂照亮前行的道路的。

    “大师。”守夜人叫我了一声。

    我应了声。

    “不知道大师昨晚超度亡魂可顺利。”

    我点了下头说道:“没什么大事,一切顺利。”小亮想开口说出来昨天晚上的事,却被我拽了一下,这种事情要是被说出来的话,肯定会造成人心惶惶的,所以与其不说。

    忽然,毫无征兆的一下,守夜人朝我跪下了道:“大师,你能不能帮我把我的儿子的尸体也给找回来啊!”

    我都没有预料到有这么一出戏,这个看起来老老实实的小老头突然措不及防地跟我来这一招我实在吃不消。

    我对守夜人道:“我真的不是什么大师,怒我无能为力。”

    守夜人忽然老泪纵横起来:“大师不瞒你说,我儿子不是沉河而死的,我儿子他没死,他是疯了,他现在住在河边,每天都在那里吃腐烂的死人肉。”

    我一听当下惊呆了。

    在河边吃那些尸体的死人肉,怎么可能?那么多恶鬼,会允许一个活人在那里吃死人肉,这绝对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除非他儿子不是活人。

    想到这点后,我打量了一眼这个守夜人,发现他和平常的活人没什么不同。难道他儿子发生了什么异变?

    我看向小亮,想从小亮嘴里得到真话,小亮对我道:“这是真的,他儿子一直在河边吃腐烂的尸体。”

    “肯定又是个妖孽。”林梦起身插话道。

    守夜人跪在地上叹了一口气道:“我也不知道我儿子为什么会这样,事情也是从两年前开始的,两年前河边死了人,传说有恶鬼,后来陆续有人死了,我儿子在有天也不见了,开始我以为他死了,不过后来却被前来抓鬼的大师告知我看到儿子在河边吃腐烂的尸体。”

    守夜人越说越悲伤,这时候从灵堂外面走入几个人进来,我当下快速地把守夜人给扶起来了。朝他使了个眼色。

    我真是怕了这几个村子里的人,听风就是雨,待会全部的人又在灵堂里,大哭起来,要我给捞尸体了。

    守夜人也是个聪明的老头,很快的就会意了。

    二嫂从外面匆匆的朝我走来,我一看就知道二嫂一晚上没睡好,二嫂对我道:“大师,你为我丈夫超度的怎么样了?”

    “差不多好了,我昨晚看到你丈夫回魂了,现在应该已经在阎王殿了,待会我们丧事办好,就让二哥入土为安吧。”

    二嫂看到我衣襟上有血迹,指了一下,刚要开口说话,却我被示意闭嘴,二嫂满眸子的疑问。

    我继续对二嫂道:“二哥的棺材已经被我钉死了,丧事不要办的太久了,今天下葬为最好。”

    此时门外已经透着一丝阳光进来。

    二嫂嗯了声:“好,我什么都听大师的。”

    林梦站在的我对面,用鄙视的眼神看着,意思是:瞧你那色眯眯的样子,还什么大师呢。

    我自然没有在意林梦的眼神。

    丧事在行进着,灵堂里很快就热闹起来了,所有的人都对这场丧事热心好奇,因为这是这两年来,十里八村把的所有丧事里,唯一有尸体的丧事。

    一阵锣鼓敲打和鞭炮声响过之后,约莫到了下午的时候,就要抬棺“起灵”了,此时这里的聚集的人越来越多了。但是我却感受到有数道目光落在的我身上,我不觉的一冷。心里叹了一口气,心想,看来一时半会是离不开这里了。

    我不是天生阴人,我是被师父后天造就的,师父说阴人者,寿命均不超过十年,一个天生纯粹的阴人都活不过十年的话,那么我这个后天就更不用说了。

    此时,我惴惴不安,从守夜人口中得知在鬼河旁边居然还存在着一个活人,我对这个活人好奇,因为我不知道是怎样的一个“活人”能在鬼河那种怨气极度充盈的地方活下来。

    二哥下葬的墓坑也是我给选的,像葬二哥这样一具“正常”的尸体的话,对于墓坑没太大的要求。

    人死土埋,这个世界上,没有是什么用坑葬不了的。

    我稍稍的给二哥找了一个风水相对比较好的墓地,把二哥给安葬下来。当二嫂捧起第一抔泥土落下之后,莫名我的心也跟着安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