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女人的滋味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28本章字数:3488字

    我当下快速的跑了过去,可是河面上却再无动静,我心里惊疑不定,等了约莫一刻钟的时间仍不见那个人浮上水面。

    我忍不住想,会不是恶鬼跳入了水中啊?

    不可能,恶鬼白天不出动。

    难不成他就是席凌星?我脑海中忽然浮上这条信息,我站在河面上喊了一声:“水下的兄弟,你是席凌星吗?你爸让我来带你回去。”

    我喊我一声后,水面没有任何动静,我接连喊道:“席凌星,是你老爸让我来找你的,你难道不想和你老爸见上一面吗?”

    我一连喊了数声,终于水面有了动静。

    一个人头从水面浮了上来,我当下心头一喜,走近了些,又喊了一声,不过迎接我的却是一道恶毒的眼光。

    他相貌英俊,目光冷冽,脸上带着一丝病态白。

    不过此时他的眼里却只剩下满满的怨毒了,我试着把杆子延伸到河面上对他道:“席凌星,你抓住木杆我拉你上来。”

    可是回应我的却是他没入了水中。

    我站在河边上讷讷的发呆着,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席凌星就已经消失在水面不见了踪迹,我等了半天也不见他上来。

    我可不敢下水去“摸”他上来,我自己也怕死,所以我只能在不危及自己性命的情况下去挽救别人的性命。

    就像我进入村子后只答应村民们背尸体,我可从来没有答应他们要把鬼河里的恶鬼给抓干净,我这样做的原因,首先是因为自己没能力,其次是我自己还背有其他使命,所以我不能死。

    即使我是个阴人,命并不长。

    此时时间快到了正晌午了,这时候河中的怨气龟缩的更紧了。

    又待了会,没有半点进展,我叹了口气,心想,看来只能晚上来了,可是晚上干这活,又是一件危险的事情,哎,到时候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我一路失神的回到了小亮家里。

    此时林梦正坐在外屋,喝着小亮给他泡的茶,一看到我回来,林梦就立即起身,问我道:“傻大师,一清早就不见你人,你去哪里了?”

    我看着林梦,感觉,晚上和白天看女人是一种不同的效果,晚上看林梦觉得她挺好看的,此时看林梦觉得她更好看了。

    我不禁的失了会神,忍不住又想起了师父的那句话:女人的滋味……

    我的眼神从林梦的头部一直看到脚,林梦也察觉到了我的目光,当即怒了道:“傻大师,你这个色胚,信不信我把你的眼珠子给挖出来。”

    我当即被惊醒,赶紧收住目光,转移话题对林梦道:“我没干嘛!只是去了一趟鬼河。”

    林梦听我说鬼河,果然忘记了刚才的那件事情,出声问道:“你去鬼河干嘛?”

    “没事,去鬼河看看,能不能背几具尸体回来。”

    林梦翻了下白眼:“大白天你去背尸体,神经病啊!”不过很快的她又问道:“尸体背回来了没有?”

    我差点无语,她说第一句话的时候,我原本以为她知道,鬼河里白天尸体会全部沉入水中,直到晚上才会冒上来。

    “没有背回来,河里没有一具尸体。”

    “怎么可能,河里没有一具尸体啊!不是河流都被尸体给堵死了吗?”

    我刚要说话,小亮就从屋里走了出来道:“林大师可能有所不知,鬼河在白天的时候尸体沉入水中,直到晚上尸体才会浮上水面。”

    而我从这句话里听到的重点是:“林大师?”我用疑问的语气说道。

    小亮道:“是林姑娘让我这么叫她的。”

    我诧异的看了一眼林梦,林梦脸色一红,不过很快的冷哼了一声道:“许你这个傻子当大师,不许我这个灵符门第十八代传人当大师吗?”

    “行,当然行。”

    “林大师好。”我赶紧叫了一声,我心想:要是你早点出现就好了,我就不用在这里当什么狗屁大师了,活人受着死人的罪。

    林梦听到我这么恭敬的叫了她一声,本来是想忍不住笑的,不过终究还是没忍住。

    我和小亮奇怪的看着她。

    林梦收住笑声道:“傻大师,以后我们都是大师了,所以收服鬼河里的恶鬼我也会出一分力气的。”

    我可从来没有想过要收服鬼河里的恶鬼。

    我对林梦道:“林大师,你法术高强,鬼河里的恶鬼从此就交给你了,大师以后就让你一个人当了。”

    “不行啊!马大师。”小亮率先否决了。

    “小子,你什么意思?”林梦不满意了。

    小亮尴尬的打了个圆场,我走进了自己的房子,还听见小亮连续叫了林梦好几声林大师,而林梦想憋住又憋不住的笑声不时的传来。

    我想着,都忍不住失声笑了一声,真是奇怪了,这个女人真的奇怪。

    我盘坐在床上开始练习《葬人续命》的心诀,可是才练了一会,我发现自己根本静不下来,我满心的疑问,为什么当时席凌星会用怨毒的眼神看着我,为什么他不愿意跟着我回来。

    我和这小子无冤无仇,他用这种眼神看我,我心想下次在岸上碰到他,非得用麻绳把他捆起来问个清楚。

    我躺在床上胡思乱想着,愈发觉着席凌星能在鬼河边活下来肯定藏着某种阴谋在里面。

    距离我答应他们去河里背尸体只剩下两天了。

    我现在想,怎么才能把这小子给抓住。

    我在想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却忽略了自己的年纪,似乎自己也是个毛头小子啊!

    时间分秒的过着,夜色很快的就降临了。

    我从屋里走了出来,一眼就看见林梦站在门口等我,她俨然已经准备好了,只等我出发了。

    我叫了声林大师。

    可是林大师没给我好脸色看,相反道:“傻大师,晚上我要鬼河边一趟,准备带你一起去。”

    本来我也打算去,所以当林梦这么说,我也没有推拒她,我看了一眼小亮,小亮吓的赶紧朝我摆了摆手,表示自己就不用去了吧。

    我也没有强求小亮,因为鬼河边怨气加重,一个活人确实不适合去鬼河边。

    我和林梦出了门。

    走了没多久,林梦便开口问道:“傻大师,那河里是不是真的有很多尸体啊?”

    我看着林梦道:“满满的一河尸体,而且怨气冲天。”我顿了会对林梦道:“鬼河里藏着的不止一只恶鬼,上次我看见鬼河的水面上出现了一顶轿子,而轿子的四周围着的全部是恶鬼,不知道那天晚上那些恶鬼聚集起来在干嘛?”

    “干嘛?”

    “我怎么会知道?”我无奈的对林梦道。

    约莫在距离鬼河三四百米的时候,那丝丝的怨气已经聚集起来了,这和我白天来的时候的景象完全不同。

    我忍不住对林梦道:“小心点。”

    林梦对我的话嗤之以鼻,还故意挺了挺胸脯,意思是说:你不要小看我,我可是林大师。

    又往前走了一百米的样子,林梦终于还是忍不住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符咒。符咒被她展开,口中不知道在念叨着什么,不过很快符咒就散发出淡淡的黄色光芒。

    怨气越来越重,压的我呼吸都变的有几分急促起来,林梦也有些不好受,不过幸好她用了灵符护住了身体。

    “傻大师,你看河面上……”

    我看了一眼,其实我早就注意到了,有一丝丝怨气从河面之上在往河面之下沉淀。

    我对林梦道:“这很可能是恶鬼在修炼。”我心里隐隐的有些不安,不禁加快了步子,很快我就和林梦拉开了一点距离。

    林梦看我走在前面有了一些距离,面色一白,赶忙地追上了我,并且对我道:“傻大师,你能不能不要鲁莽,一切行动都要听我的指挥。”

    我透过过手电筒的光线,看见了林梦一张发白的脸,担忧的问道:“你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倒是你瞎看什么,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我:“……”

    “傻大师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天看二嫂是什么眼神,一副色眯眯的样子。”

    我冒出一头的黑线,赶紧叫了一声林大师,让她加快点步子,现在时间已经是晚上八点了,等时间到了晚上十二点可不好办事了。

    上次自己就是等时间过了凌晨,才背回来一只恶鬼的。

    “傻大师,等下你可一定都要听我的。”

    我嗯了声。

    被林梦加持的那张符咒在浓厚的怨气中,光芒尤为的强烈。

    我心下想着,先花一个小时找找席凌星这家伙,然后再背一两具尸体回去,好歹对这些村民有个交代。

    很快,我和林梦就到了河边,林梦刚到河边,就把符咒贴在了我的身上,我诧异的看了她一眼,她都没有出声回答我,一只手扶着的肩膀,就呕吐起来了。

    是的,满河的尸体又出现了,我猜想没错,这里的尸体白天就被恶鬼拖入了河底,晚上又会浮上河面。

    所以此时一河的尸体再次出现了,现在我的口袋里满满的一叠照片,但是我根本不可能一一去分辨,等下,只能从河边随便捞一两具背回去,让他们自己去分辨。

    林梦一只手捂住嘴巴,呕吐让她看起来气色很不好看。

    那张贴在我身上的符咒,光芒越来越淡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熄灭了,等林梦想从我身上把符咒揭走的时候,却发现符咒灵力灭了,林梦忍不住对我道:“傻大师,你对我的符咒干什么了?”

    天地良心啊!我可什么都没干。

    林梦一副气冲冲的样子,因为经她加持的符咒,符咒灵力能维持一个钟头左右,可现在半个时辰都没有,符咒的灵力就消失了。

    我向林梦解释道:“可能是这里的怨气太重了吧。”

    林梦展现出若有所思的模样对我道:“有可能。”

    此时,往下沉降的怨气让我们俩都有些不好受,我目光四处逡寻着,想找到席凌星的踪影。

    而林梦却一直有意无意的总是走在我前面一两步,看着身前的林梦我忍不住的道:“林大师,要不然我们分开行动?”

    刷的一下,林梦原本发白的脸色变的更加白了,林梦张大着眼睛看着我,顿了会才对我道:“不准,这里太危险了,要是你等下出事了,我怎么去和那些村民交代。”

    我上下打量着林梦,我分明的看到她眼神不自然的飘忽闪烁着。

    正当我要往下接话的时候,突然,我看见林梦背后闪过一道人影:“席凌星!”我大喊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