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我为阴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28本章字数:2537字

    我话语落下后,一个箭步越过了林梦,快速的朝着那道人影追去,我知道的那就是席凌星。

    林梦在背后喊着我,不过我却没有回头,也许席凌星能告诉我该怎么驱散这整条鬼河里的怨气。

    我提了口气,快速的追去,可是席凌星的速度也不慢,约莫追了十分钟的样子,突然席凌星身上掉下来一样东西,我快步弯腰准备捡起,可是当看清楚之后,我五脏六腑当即翻涌起来了,掉在地上的是一只被咬的零零碎碎的死人手。

    我赶忙地直立起来,继续朝着席凌星追去,心想,这混小子还真是吃腐烂的死人肉活下来的。

    我喊了一句:“席凌星”

    虽然这一声喊叫让这小子身子顿了一下,可是他依旧没有停下来。

    “傻大师……”背后传来林梦的声音。

    又追了一刻钟,忽然河面起了一阵黑色雾气,并且黑色的雾气朝着河岸上弥漫而来。

    我步子顿了一下,朝着河面上看去,顿时我惊呆了。

    只见河面上又出现了一顶轿子,林梦气喘吁吁的跑到了我身边,开口就骂我道:“傻大师,你这个死傻大师……”林梦的声音已经要带着哭腔了。

    黑色的雾气弥漫着。

    我回过神来,再次看向身前,席凌星已经消失不见了。

    林梦见我没有出声,终于对我下惨手了,直接敲了我脑袋一下,我诧异瞪了她一眼,林梦的手还僵住没有收回。

    “谁叫你这个傻大师不听的我指挥,擅自行动的。”

    我怔怔的有些出神,河面上突然传来一阵呜呜呜的响声,我捉着手电筒往河面上看去。

    可是现在并没有到凌晨啊!河面怎么一下子出现这么多恶鬼,难道是因为席凌星?

    我心中疑惑不止,林梦也听见这阵诡异的呜呜呜的响声,下意识的就抓住了我手臂,我从背上把木剑给取下来。

    林梦一只手抓住我的手臂,一只手从她浑身数不清的口袋里摸出一张符咒来。

    “傻大师,这是怎么了?”

    “目前还不清楚,看来是‘百鬼出动’了,恐怕今天是一个特殊的日子。”我话落后,掐指算了下日子,不对,今天的日子很寻常啊!

    可是守夜老头却忘了告诉我,今天是席凌星的生辰。

    我望着河面对林梦道:“林大师,小心一点。”此时的怨气居然比我那天的凌晨时候都要浓郁。

    我不知道待会发生了什么。所以异常的小心。

    看来今天是不能捞走尸体了。

    河面上的那顶轿子,四周若隐若现的出现了一些鬼影子,看来都是河中的恶鬼了,而我的目光却一直停留在和中央的那顶轿子上,因为那顶轿子的怨气尤为集中。

    我心里猜测着,那里面应该是一只五等恶鬼,我的呼吸不自觉的加重起来了。

    我想叫林梦退走,可是当我朝林梦看去的时候,却猛然的发现林梦不见了,我被惊了一跳,额头上的冷汗刷刷的就往下流,后脊梁骨冒上一阵寒气。

    我叫了声林梦,林大师,可是却没有人回应,我往林梦先前站立的地方看去,地上掉落着一张刚被加持的符咒,符咒还在亮光。

    我心里逐渐有些恐慌。这事发生的太突然了,简直是不可思议,我循着林梦所在的位置绕了一圈,再也没有发现林梦的踪迹。

    我捡起林梦的那张符咒,又喊了一声林梦。不过这句喊声就像石沉大海再无回应。

    我目光空洞,本来打算退走的我,却没有退走的心思,林梦是跟着我来的,我必须要安全的把她带回去。

    我心绪不宁。

    河面上不时的还传来呜呜呜的响声,响声空灵而诡谲,就像是盛大的聚会,吹响的角号。

    难道今天是五等恶鬼要进行蜕变了?我猜测着,可是这都是毫无依旧的猜测,我继续走动起来,想寻到林梦。

    手中的张被林梦加持过的符咒光芒越来越弱了,而且变弱的速度越来越快,眼看着符咒的灵力就要消失了,忽然,本来要熄灭的符咒,轰的一声炸开,我的一张脸直接被炸成了黑色,不过幸好符咒的灵力已经散的差不多了,我只是面部被染黑了。

    就在讷然的时候,忽然河面上突然亮起一道黄色的光芒。

    光芒很亮我的目光立刻就被吸引住了,那道黄光,我猛然想起,那不就是林梦加持的符咒吗?

    想到这,我当即呆住了,难道林梦已经被恶鬼虏获到了河中央了吗?

    我的冷汗已经流到了鼻尖的位置,我用手擦了一下,心脏的加速跳动着,丹田里积存的不多的道气似乎正在抵御着外围的怨气。

    我朝着河边快速走去,持着手电筒往河面照去,手电筒的光线勉强能照穿部分的黑色雾气,看到那顶轿子存在的位置。

    刚才黄色的光线就是在那里迸发的。如果我没猜错,此时林梦已经到了轿子旁边了,我有些心惊肉跳。

    一时有些茫然……

    我试着往河里靠去,可是呜呜呜的声音已经越来越灵异,让我的心神不静,刚迈入河中,脚步不稳,摔倒在河里,我手中的木剑再次颤抖了一下,上面漂浮的几缕阴气迅速散去,我看着怨气朝我压来。

    被几缕阴气给抵消了。

    河面上的尸体漂浮的到处都是,我朝着河水里走去,走到水淹没腰身位置的时候,我终于看清楚了河面中央的情况。

    全部是恶鬼,满目的恶鬼,让我心脏像是忘了跳动一般。

    我目光移动,突然心跳一下子像是被鬼爪子给按住了,又一下子跳动起来了,林梦,我看见了河中央的林梦了,此时她正被几个恶鬼抬着,身体离开河面,没有沾水,怨气包裹着那里。

    却始终没有一丝可以靠近林梦,我心下一急,就快速的朝着河里走去,眼看着我就要被河水淹没了,突然我被人拽了一下。

    我敢说,我当时被吓的不行。

    我回头就用木剑斩了过去,不过却斩空了,等我定住了心神,发现拽住我的人居然是席凌星。

    我脑子一下子没转过来。

    “怎么是你?”

    “什么都不要说,趁他们没有发现你,快点跟我来。”

    “可是她……”

    “放心,她暂时不会有事的。”说着,席凌星又拽了我一下。

    我狐疑的看着他,他苍白的脸孔,却有着一抹坚定的神色。

    “我得先救她……”我拒绝了席凌星的提议。

    席凌星突然冷笑一声,眼睛里怨毒又显露了出来,他道:“你现在过去反而救不了她,会加速她的死亡。”

    我一听他这么说,赶忙追问。

    不过席凌星却不再和我说废话,直接从河水里往岸上走去,我内心有些纠结,不过我最后选择了相信席凌星。

    于是我跟着他往河岸上走去。

    席凌星在河边住了两年,吃了两年的腐烂尸体,吸收了两年的怨气,不过我此时却从他身上感受到更多的是一抹死气。

    难道他是一个死气压身的人?

    我心思活络着,临上岸后,我再往河面上看一眼,却发现林梦和那顶轿子已经消失不见了。

    我内心焦急。

    此时离凌晨不过两个小时了。

    我叫了一声席凌星,刚要开口说话,没想到,席凌星猛地回头怨毒的瞪了我一眼。

    “阴人?”

    听到这两个之后,我心里猛然的一惊,他居然看出来我是阴人了,我内心惊讶到无以复加。我并没有露出半点蛛丝马迹啊!

    我故意装作不知道他在说什么道:“什么阴人。”

    “一个阴人而已。”

    “什么阴人。”

    “阴气加身之人,寿命不过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