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傻徒弟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28本章字数:3193字

    我背着那具腐烂不成的样子的尸体,一路失神的回到的了村子里,村子里仍是漆黑一片,家家户户锁门关窗。

    不过这次小亮在门口挂了一盏灯。

    林梦跑过去敲了几下,小亮很快地就把门给打开了,当看到林梦穿着一身红色的嫁衣的时候,小亮表现的有些吃惊,不过却没问出口。

    “林大师,马大师,我等你们好久了。”

    我把尸体放到地上,那股腐烂的臭味熏的小亮微微皱眉,我坐在尸体的旁边,冥思起来。

    小亮感受着屋外的凉风,早就紧张的不成样子,喊了我一声道:“马大师,先进屋里来吧。”

    林梦一进屋就把自己那身红色的嫁衣给脱掉了,里面仍然是她的那件有很多口袋的衣服,想到自己差点和一只恶鬼结婚,林梦就很气愤,自己可是灵符门第十八代传人啊!

    “傻大师呢,傻大师,你给我进来。”

    听着林梦的叫声,我从外面垂首进来:“怎么了?林大师。”

    “傻大师,你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我被恶鬼抓去呢!”

    “我可是一直都是听你指挥的啊”

    “你还狡辩,傻大师。”

    眼看着我们又要闹起来了,小亮赶紧出来打了圆场。此时我和林梦都很狼狈,尤其是我,浑身不仅有怨气缠身,身上还有一股腐烂尸体的味道。

    我去洗了个澡了,然后回到了房内,其实在洗澡的时候,我发现我手腕的黑气又进了几寸。

    我盘坐到床上,拿出师父给我留下的那张纸条,看了眼地址,我下决定明天就出发去找这个人。

    黑气袭身,再加上晚上我答应席凌星的条件,都不得不让我这个时间本来不多的人,去加速自己的行程了。

    我坐在床上,不能入寐,又修习了一遍心法口诀,第二日天刚亮,我就让小亮去把村民给召集了过来。

    虽然答应三天限期的时间还没到,但是我已经没有时间去帮他们把鬼河中的尸体给一具一具背回来了。

    而那具腐烂不成样子的尸体,很快就被人认领了。

    看着那些聚拢在一起准备开口的村民。这次我却没有给他们说话的机会,我直接开门见山道:“鬼河中的尸体我不能帮你们背上来了。”

    我话刚落下,人群中便响起了喧闹的吵声。

    很快就有人带头跪下了,似乎他们已经抓住了我的命门,只要他们一跪下,我就会答应他们的请求。

    看着身前齐刷刷的跪下的人群,这次我没有转身,虽然我是阴人受不住阳间的福祉,但是这次,我只能拒绝他们的请求了。

    我看着跪下的村民,我一只手捂住胸口的位置道,借用林梦的一句话说道:“人死化土,只要灵魂得到安息了,要一具尸体又有什么用。”

    可是跪下的村民根本就像是没有听到我说话一般,终于时间渐久,我有些撑不住了。

    “大师……”小亮叫了我一声。

    我摇了摇头,表示没事。

    我转身走进了屋内,简单的收拾了自己的行囊,便走出了屋内,恰好碰见林梦刚起床。

    林梦打了哈欠问道:“傻大师,你这又是要去哪里?”

    看着这个第一次让我生出对女人憧憬的女人,虽然舍不得,但我还是说道:“林大师,我得离开这里了。”

    林梦听到这句话后,先是一怔,随即道:“傻大师,你就这么走了,鬼河里的恶鬼你不管了啊”

    我犹豫了会道:“只要村民不主动靠近鬼河,那些恶鬼便不会来侵扰了。”

    林梦像是没听明白我的话一般,但是我也没有去复述第二遍了,因为此时我被阳间福祉压身,压的咳嗽的不行。

    我背着行李走出门外,当村民们看到我要离开,立即有人忍不住哀嚎起来了,我看了一眼小亮,对小亮道:“鬼河里的尸体腐烂的不成样子了,背上来也没什么用了,另外那条鬼河只要你们不主动靠近,便不会再发生活人离奇跳江事件了”

    看着这个我从山上下来第一个认识的人,我忍不住道:“小亮,我时间不多了,我不能在这里耽搁下去了。”

    说完,我又是一阵强烈的咳嗽,我让小亮把我的话复述出去。

    可是当小亮复述完之后,村民们根本就不买账,终于,我撑不住了,当着他们面就喷出了一口鲜血。

    林梦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屋里走了出来,当看到我喷出一口鲜血后,林梦急匆匆的走出来道:“傻大师,你没事吧?”

    “我没事。”我还想开口说话,却被林梦拦住了,林梦像是怒了对村民道:“从今天开始傻大师后就是我灵符门第十八代传人林梦的徒弟了,你们要谁敢强求他去干什么不公道的事情,就得先问过我这个师傅同不同意。”说完林梦加持的一道灵符,灵符发亮,在空中炸开,惊起了一丝涟漪。

    村民们哪里见过这阵仗,当即被林梦吓的噤声了。

    “走吧,傻徒弟”

    听到这个称呼,我愣了会神,这转变的也太快了吧!刚才还是同僚,现在就变成了师徒关系了,但是现在为了脱身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临走的时候,我对小亮说了声:“保重。”

    小亮忽然就朝我扣了三个头,二嫂子也从人群中挤出来,向我行了三拜九叩的大礼,我把二嫂给搀扶起来,无意的扫到了二嫂的胸口的位置。

    当即被林梦掐了一下。

    我无语的看了一眼林梦,不用听她的声音和看她的嘴型,我就知道她肯定是在骂我色胚,流氓了。

    村民们虽然不愿意我离开,但是见拦不住我,也没辙。

    所以这次我如愿的离开了这座村子。可是没走多远,就被守夜老头给拦住了去路,我也没和守夜老头废话,直接对他说明了席凌星现在的状况,表示自己根本就无能为力,而守夜老头也不是一个胡搅蛮缠的人,最后叹了一口气,递给我一样东西,我一眼就看出来这是一盏置放在棺材下面的“点阴灯”,可是守夜老头却告诉我这不是一盏普通的点阴灯,这盏点阴灯是他们祖传的宝贝,能抵御一些怨气,其实我一开始是拒绝了,但是架不住他的一而再二三强求,我只能勉强接下来了这盏点阴灯,我和守夜老头告别后。

    约莫又走了四五里路后,我忽然顿住脚步大气的对林梦道:“林大师,山水有相逢,今天谢谢你帮我解围,他日有缘必定厚报,就此别过。”

    说完我背着行李就准备大步的离开,可是没走几步,我忽然感觉身后有一股灵力在波动,我当即转身,很快一张脸再次被炸成了“黑炭”的颜色。

    “傻徒弟,你当我灵符门是想入就入,想出就出的吗?以后你就是我林大师的徒弟了,言行举止谈都要听我的话,不然的话,我一定会对你执行门规的。”

    被他这么用灵符炸了一下,我都要哭了,什么灵符门啊!

    “林大师,刚才我们不是逢场作戏吗?”

    “傻徒弟,以后不准叫我林大师,你得叫我师父了,不然的话,我天天用灵符炸你。”说完林梦邪恶的笑了起来。

    我差点被她气的吐血了。

    我对林梦道:“林大师,我真是有要紧的事情,我时间不多了,要不然等我办完这件事情,再来认你当师父。”我说这句话时的表情很诚恳,我得去完成师父交给我的遗嘱。

    林梦也像是听进去我的话,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正当我以为她会深明大义的时候,她却对我说了一句:“傻徒弟,以后你的事就是为师的事情,既然你有非办不可的事情,那为师就屈驾陪你走一趟!”

    我无奈的翻了一下白眼,最后不得不带上林梦。

    差不多一直走到上午,太阳晒的不行了,林梦叫了一声傻徒弟,不得已我又背了她一程,好不容易折腾到了镇里,已经是下午了。

    到了镇里后,当别人听说我们是从鬼河赶来的,瞬间看我们的眼神全部变了,不仅旅馆老板不允许我们住店子,就连街边小贩也不卖我东西。

    开始我以为是什么误会,于是问了好多家,然而结果都一样,当听得知我们是从鬼河来的,都一脸的嫌弃甚至厌恶。

    林梦气的牙痒痒,其间几次都准备动手打人了,都被我劝住了。

    就在我和林梦差点流露街头的时候,突然一个人诡异的从我身边冒出来,我和林梦都被吓了一跳。

    因为此时天色渐晚,这个人的长的又有些邪气。

    我看着他道:“你想干什么?”

    “我不想干什么,在这一片给我面子的人都叫我一声龙哥,我知道你们俩是从鬼河赶过来的,现在又找不到地方住宿,对吗?不知道两位可否给我一个面子叫我一声龙哥……”

    “龙哥好。”几乎是在他话还没落地,我就立即喊了一声龙哥。

    林梦鄙视了我一眼。

    那个叫龙哥的人也没想到我叫的这么爽快,本来想要说的话,反而一时被卡住了。不过毕竟是一个老江湖,犹豫了几秒,立即脱口而出:“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嘿嘿,你们懂得。”

    我现在对鬼这个字特别的敏感。

    于是我看了一眼林梦,林梦也看了一眼我,我们“师徒”对视了一眼,一切尽在不言中,林梦快速的加持一张符咒贴在龙哥的身上。

    我也用木剑朝着龙哥斩去。很快龙哥就被我们制服了。

    “哼,一只鬼也敢敲诈我们师徒俩,我看你是今天出门忘了看黄历了,徒弟揍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