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一间旅馆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29本章字数:3045字

    虽然我不愿意林梦叫我徒弟,但是我更不愿意被一只鬼敲诈,很快我就揍了龙哥一顿。可是在揍的过程中,我忽然狐疑了起来。

    我突然对林梦道:“不对啊!林大师,他身上好像是活人的味道。”

    “是吗?好像真的是。”林梦接话道。

    因为这张符咒贴在龙哥身上没有任何的反应。

    “傻徒弟,我们是不是打错人了啊!”

    我看着“傻师父”林梦,没有往下接话。

    “现在怎么办?”

    “要不然把他揍晕,说不定他醒来就忘记是谁打他了。”我们俩对视一眼,然后会心的笑起来了。

    被压在我身下的龙哥都没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此时听见我要揍晕他,顿时急了道:“两位大侠,我龙哥可是好人,知道你们没地方住,才特意给你们找了一间店子啊!”

    听到这句话我赶忙地把龙哥给扶了起来。

    礼貌的叫了一声龙哥。

    龙哥此时被我们揍的鼻青脸肿,但是他知道现在还手肯定是打不过我们的了,于是只能心想这等下好好敲诈我们一笔。

    我和林梦被龙哥领着七拐八拐的终于来到了一间旅馆,可能是因为已经到了夜晚了吧,所以这里根本就一个人都没有。

    我和林梦一路劳顿,所以没那么多的挑剔,就住进了旅馆,旅馆的老板是一位看起来五六十岁的老头,他说话很怪异,慢吞吞的,听着像是随时都要咽气了一般,因为我们急着赶路,所以只住一个晚上。

    从山上下来的我对钱没有什么概念,本来以为林梦有,没想到的是林梦根本不认识钱,我都要无语了。

    最后付了好几张一百的,我也不知道是多了还是少了,只知道我上楼的时候,那个叫龙哥的人和旅店老板一阵窃窃私语。

    随后龙哥就笑嘻嘻的离开了。

    这间旅馆虽然看着老旧,但是旅馆的房间收拾的还是挺干净的。

    我们开了两间相邻的房间,我一推门进去,我就嗅到了一股怪怪的味道,不知道是不是我太敏感了,反正我就感觉这间房间不对劲。

    但是可能由于是太疲累了吧,我迷迷糊糊的便睡过去了,睡过去之后,我似乎感觉有人在给我捏肩膀捶腿,而且还在我耳边呵着香气,反正这一晚上我睡的很好,可是让我没想到是,第二天我起床去退房的时候。

    昨晚那老头慢吞吞地对我道:“客官你这是要退房吗?”

    我说是。

    “那你还得再多付五倍的房钱。”

    我有点没明白,什么意思,我现在退房,还得多付五倍的房钱,我狐疑的看着这个老头,以为他想敲诈我们。

    可是这老头不紧不慢的道:“客官,你可能有所不知,我们这店子里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凡是入住我们店子里旅馆,从入住当天算起,必须住满整整五天,不然的话,就得再多付五天房钱。”

    我心想这是什么破规矩,我可没多余的时间在这里耗了,于是我对老头道:“我今天必须得退房了”

    “那好,你付五倍的钱,你就可以走了。”

    我看着这老头露出奸诈的笑容,心想不就五倍的钱吗?我把全身上下的钱全部掏出来,可最后经老头一数,却发现不够。

    我盯着老头看了一眼,最后强硬的道:“如果我非要离开的话,你能拿我怎么办?”

    “不能怎么办,大不了把两位送去吃牢饭。”

    对于吃牢饭这两个字我还是有些了解的,所以当着老头说要送我们去吃牢饭,我当即露出了一个笑容。

    若真的被送去警察局可就麻烦了。到时候耽误的可不止四五天的时间。

    我重新返回楼上打算去找林梦商量商量。

    我转身后,旅馆老头看着我的背影露出一个阴邪的笑容。只见他在一个本子上用红笔又勾了两下。

    我进屋对林梦说了这个事情,林梦明显不是一个屈服的人,当听完我的叙述后,林梦嚷道:“走,徒弟下去,给那老头一个教训。”

    可是当我们下楼的时候,却发现老头不见了。

    此时太阳逐渐升起,我和林梦出了旅馆的门,可是旅馆门外的街道却没有一个人,仿佛荒无人烟一般。

    我和林梦走了一程,都没有见到一个人。

    林梦忍不住道:“难道我们从鬼河走了一趟,就这么不受待见吗”

    人人都怕鬼,可是我却没想到这个镇子上的人怕成这样,最后我和林梦决定还是先返回旅馆再说。

    可是再返回旅馆的途中,我和林梦突然惊喜的遇到的了一个人。

    她开口就对我们说:“哥哥姐姐,我现在身上没钱了,你们能不能给我一个地方住。”

    她说完这句话,我当即心头一凉,不知道为什么,我既没有从她身上感受到怨气,也没有感受到死气,但是相同的我也没有从她身上闻到活人的阳气。

    我上次说了,女人都是极阴之身,但不代表女人身上没有阳气。

    林梦看着这个女孩可怜的样子,同情心泛滥,朝前走去,我刚想上前拉住她,没想到她已经牵住了女孩的手。

    看到这一幕,我心跳加速,呼吸不知觉的紧张起来,正当我以为要出事的时候,我快速的摸出束缚在背上的木剑,可是木剑抽出来后,几分钟的时间都过去了,却没有任何出现任何动静。

    我额头冒出了虚汗,打量了一眼四周,最后落到了那个女孩身上。

    刚才我真的感觉一股危险的气息扑面而来,不过一下子却又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这时候林梦已经牵着那个女孩子朝我走来,我紧紧的盯着那个女孩打量起来,看年纪和我差不多一般的大小。

    不过她的……

    正当我思考的时候,我脚背突然被人用力踩了一下,我猛然抬头看去,正好碰上了林梦敌对的眼神。

    “傻徒弟,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色眯眯的啊!你是不是长这么大没见过女人啊”

    我被林梦说的面色一红,她说的没错,我在山上待了五年,还真没见过什么女人。

    “她叫奚女,她现在流落街头了很可怜的,傻徒弟,我能带她回旅馆吗?”

    我又看了一眼这个女孩,总觉得不对劲,我刚想拒绝林梦,林梦却又朝我发难了:“傻徒弟,你眼睛看哪里呢?

    偏在这时候,奚女又朝我羞涩的笑了一下。

    我感觉我跳进黄河里都洗不清了。最后不得已我答应了林梦的要求。

    在返回旅馆的途中,我嘴里念叨了好几次奇怪奇怪真是奇怪了。

    进入到旅馆后,那旅馆老头又在柜台上,看到我们回来后,旅馆老头漫不经心的道:“我还以为你们跑了呢,正准备出门去报警。”

    我无语的看着这老头,这老头也是一个邪门的人。

    老头看着我们多带了一个人回来,当即要我加了一百块钱,并且要这个女孩和我一起住满五天。

    我没办法,只能应下来。

    我本来是打算多开一间房让那个叫奚女的人单独住,可是林梦偏偏说自己和奚女很投缘,要和她睡在一间房间。

    我没辙,只能应承下来。

    回到了房间,我仍然闻到了一股怪怪的味道,可是经过一番寻摸,却并没有发现什么邪门的东西。

    到了晚上的时候,我依然对那个叫奚女的女孩不放心,于是去敲了林梦的门,不出多时,林梦就来开门了,那个女孩紧紧的跟在林梦的身后。

    我看着这两个漂亮的女孩,一时间反而怔住了。

    林梦开口问我道:“傻徒弟,你有什么事情吗?”

    我看了一眼林梦,又看了一眼林梦身后的那个女人,我忽然对林梦道:“师父,我今晚上想和你们一起睡。”

    “啪啪”

    “流氓,禽兽,淫贼”

    我刚要说误会,却正好目见那个女孩朝我一笑,看到这个笑,我冷不丁的就打了个寒颤。

    “看什么看?还不快滚。”

    看着林梦的生气模样,不得已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回到房间之后,我没有睡觉,而是盘坐在床上修习聚气法决。

    约莫到了晚上十点的时候,我从自己房间里出来,盘坐到林梦的房间门口。

    一直坐到第二天天亮,中途的时候我又睡着了,其间,我又感觉有人在朝着我的耳边呵着香气,还给我捶腿捏肩的。

    好奇怪的感觉,要说第一天晚上我没察觉可能是疏忽过去了,可第二天晚上我却有了这方面意识,因为捏肩捶腿的感觉太真实了。

    此时,我面色凝重。回想着昨晚的事情,可是无论我怎么想都想不起来。

    就在这时候,嘎吱的一声们被打开了,忽然传来一声女人的尖叫声,我定睛看去,发现是奚女发出来的。

    我望着奚女,此时她面容憔悴,看着还有一丝困意挂在脸上。

    这一声尖叫声不止把林梦给吵醒了,就连旅馆的老头也吵了过来。

    “发生了什么事啊?旅馆老头不紧不慢的道。

    林梦却气的五福朝天对我道:“色胚,你昨晚是不是在门外偷窥了一晚上啊。”

    天地良心,正当我要反驳的时候,突然,我看见从另一间房间里走出来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