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 老头的年龄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29本章字数:3087字

    我回去躺在床上,由于一晚上没睡,所以精神状态不是很好。

    我摸出法决在练了一遍,不过我却再也静不下心来,其间林梦喊我出去吃东西,我本来不想去的,但是又不放心她身边的奚女,所以跟着去了。

    我走到林梦身边,小声的对林梦道:“林大师,你小心点。”

    林梦诧异的看了我一眼,问我道:“小心什么?”

    “小心你身边的叫奚女的那个女孩。”

    “傻徒弟,你又疑神疑鬼了,奚女是个可怜的女孩,要不是我们灵符门的掌门传人只能收一个徒弟的话,我早就收她当徒弟了,那时候可就轮不到你这个傻大师了。”

    我无语的看着林梦,不在多话。

    我决定了,今天晚上,我一定要去那人房间里看看,用来印证我的猜测。

    我心神不定,一路回到了旅馆,这里的气氛开始让我感到压抑,我意识似乎变的有些模糊了。而在迷迷糊糊中,我似乎看见额前飘过一丝不定的气息。

    林梦很快的就跟着奚女回到了房间,她们仿佛有说不完的悄悄话。

    旅馆新来的几个客人比较难伺候,有事没事的呼唤着旅馆老头,旅馆老头对他们也热情,楼上楼下的招呼着,比对我的态度要好上许多,与此同时我也看见他在那本泛黄旧本子上记数的时候,表情是笑眯眯的。

    我心想,肯定是这老头坑了别人许多钱,不过我也没多管闲事。

    旅馆老头看向我的目光狭长而幽深,他忽然叫了一声我,我来到柜台前,他对我道:“小兄弟,你还有什么问题要问我吗?”

    “我可不想在这里再多住五天了。”

    老头忽然笑眯眯的道:“不用担心,这个问题就算我送给你了,因为你们住在这里,所以才吸引到更多的顾客不是。”

    我看着他的笑有些不真实,但既然有问题可以免费问,恰好我满肚子的疑问,于是就道:“老头,你今年多大年纪了?”

    旅馆老头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我会问这么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但是我在问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却是这么想的,这老头如此的奸诈,该不会成人精了吧。

    问完这个问题后,这是我来到旅馆三天的时间里第一次看到老头神情有些难堪。

    老头没有直接开口告诉我,而是用手指朝我比划着,老头先是伸出一个手指,然后又伸出两根手指最后伸出三根手指。

    我没看明白,不过心想一二三加起来不就是等于六吗?

    于是我开口道:“老头你今年才六十啊?”

    老头听到我说六十,没点头也没有应声,不过眼神却闪烁了一下,嘴角露出了微笑,仿佛就是在告诉我:小兄弟,你说的没错。

    我兀自呢喃了一句:“我怎么看你有八十岁了啊。”老头不再作声,继续埋头拨动着算盘。

    我自己上了楼梯,还有七天的时间,我就可以离开这里了。

    我回到房间里,忽然被人叫住了,我记得他是刚搬来旅馆的。我回头望着他。

    他自来熟的对我道:“朋友,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离这座小镇的不远处有条鬼河,说什么里面有很多鬼,我都不相信,我这个人什么都信,就是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

    我讷讷的看着他,我特么的想告诉他,鬼河真的有鬼,不过看着他倨傲的神情,我闭上了嘴巴。

    见我没回答他,他继续道:“朋友,你这是要往哪边去?有没有兴趣和我去鬼河看看鬼。”说完他哈哈大笑起来。

    我忽然想到一句话,在这个世界上,有许多事情,我觉得都可以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这人会吃亏。

    我没有人和他搭话,转身就进入了自己的房间。

    他们刚住第一天,也不知道那老头现在要他们入住几天。

    我在房间里,一个人发呆。

    一直等到晚上,我实在有些困,我本来是想躺在床上瞌睡一会,等醒来后,就去敲那人的门。

    可是由于一晚上没睡,不自觉我就进入了睡眠。

    不出多时,一阵轻柔的舒服再次传来,这次我感受的已经很清晰了,就像是我感觉到有人坐在我的床上。

    我猛然的一下张开了眼睛,摸到了开关,按亮了灯。

    一阵空虚袭上心头,我坐在床上,四处张望了一眼,可是房间里空荡荡的,我有些心理压力,因为对梦里捏肩捶腿的感受太真实了,可是一醒来却发现什么都没有。

    我看了眼时间,此时已经快要十二点了。

    我擦了一把冷汗,没有急着出门,那老头喜欢这时候巡夜,我想等那老头巡夜过后,再去敲那人的门。

    我在心里默数着时间,等到凌晨一点我才出了房间的门。

    我来到那人的房间门口,先是轻轻的敲了几下,嘴里问道:“有人在吗?”我一连轻声的问了好几声。

    不过却没有得到回应。

    于是我又道:“要是里面没人的话,我可要进去了啊。”

    我先是这推了一下门,本来我以为里面门应该是被拴住的,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我就这么轻轻的一推,门嘎吱的一声就来了。

    里面黑暗无比,一股阴凉的气息直接扑面而来,我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

    “有人吗?”

    听到没声后,因为我没有手电筒,所以我点亮了守夜老头送给我的“点阴灯”当作照明工具了。

    因为“点阴灯”的灯芯小,所以光线不是很明亮,昏昏暗暗的我就走入了那间房间。

    我的房间和林梦的房间是一样的,进门就是一张桌子然后是一张床,所以我下意识的就觉得这间房间和我的房间摆设应该也是一样的才是。

    可是等到走入了房间,我先是看到一扇屏风,屏风把房间分隔了成了两部分,外面是一张桌子,桌子上放着一个茶壶。

    很正常。我心里有些底子了,正当我想穿过屏风的时候,忽然一头黑色的头发一下子就挡住的我视线。

    我肾腺素往上猛升高,被吓的叫出了声。

    我快速往后退了些步子,看着那黑色的头发我忍不住道:“你是人是鬼啊?”

    只不过还没等他回答,我自己已经在心里确定答案了,身上没有怨气也没有死气,应该不是鬼。

    饶是如此我仍然被吓的不轻。

    我手中的那盏点阴灯的灯火忽然的就茂盛了一些。

    “出去……”

    此时稳了稳心神,我倒有些尴尬,说了一些不好意思之类的话,可是被我握在手中点阴灯不知道是不是一下子吃多了“油”火苗蹿的老高。

    屋里的光线也变的亮堂起来了,火苗在屏风跳动着。

    那个女孩依旧重复着一句话:“出去……”声音很空洞。

    我继续道歉,可是这时候,我忽然好像看见屏风后面有一块墓碑,没错就是墓碑,我心跳加速,正当我要朝前走的时候。

    那女孩直接挡在了我的面前。

    我心跳加速,呼吸急促。

    那女孩长长的黑色的头发,从后面往上翻过来,直接盖住了自己脸庞。

    我心神疑惑,可偏在这时候,我居然从这女孩身上闻到了一股“阳气”的味道。

    “出去……”

    我一步一步往的后退,终于退到了门口。

    站在门口愣了会神,我发现后背已经被冷汗给打湿了。

    “点阴灯”的光线此时也弱了下来,至始至终我都没有看清楚那女孩的相貌。

    我调节下了呼吸。不对劲,那个女孩肯定不对劲,要么就是我看错了。

    我回到房间里,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一连喝了好几倍,我仍然心神荡漾,我又是一个晚上没睡觉。

    所以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林梦忍不住骂我道:“傻徒弟,你是不是晚上又去偷窥了。”

    面度林梦对于我的污蔑,我只能沉默。

    林梦的精神状态看着还不错,而奚女的精神也不错。只有我哈欠连连。

    可能是由于林梦和奚女都长的不错,所以后来几天来的人就去和她们搭讪,我也没有在意。

    只是终于在第五天晚上的时候出事了。

    第五天晚上的时候,新来的住店的有一个人不停的呕吐,不停的呕吐,呕吐的样子像是要把五脏六腑都给吐出来了一般。

    我去看了一眼,只见他面色死白死白的。

    我见死人见多了,所以当看到这个人的时候,我就认为这个人活不长了,最多还有三天的时间。

    我对他同伴说送他去看医生。

    可是那人自己却说自己没事,休息一会就好了。

    我作为一个外人也不好强求。

    让我没想到的是他居然连续吐了三日,我在想,不能见死不救,可是当我第三天去见他的时候,却发现他精神焕发,像个没事的人。

    他的状态看起来比我还要好。

    正当我纳闷,那人走过来对我说:“多亏了旅店老板的那一副药,不然我都要死了。”

    不可能啊!我心里否定道,就他当时那副死样子,就算送到了医院也一定治的好,怎么可能一副药就精神焕发了。

    我当时几乎已经认定他必死无疑了,说什么送医院也只是给他一丝生还的寄托而已。

    我呆呆的站着,他拍了我的肩膀几下道:“朋友,我要去向老板道声谢去。”

    我没有回答,却忍不住出了一身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