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 我有话和你说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29本章字数:3114字

    我目光如炬想从他的表情看出破绽,只是老头忽然就咳嗽起来了,越咳嗽,他就越显的老态。

    看着他的样子,我也不好再追问下去,找了个理由,就离开了柜台。

    老头在我走后,又是一阵猛烈的咳嗽,可是他那只瘦的如同鸡爪子的手仍然颤抖的在那个本子上勾了一笔。

    就在我准备上楼梯的时候,忽然我看见女孩门打开了,我心里一喜,加快步子上了楼梯,可是当我快要到了近前,门嘎吱的一声又关上了。

    这个女孩居然在这里住了三年了……这种鬼地方也能住三年。

    我本来想敲门的,但终究还是忍住了。

    我长出了一口气,想到还要在这里住七天,我就一阵郁闷,我忽然想出去走走,可是外面已经天黑了。

    我又没有手电筒,不过我有那盏点阴灯,虽然光线不太明亮,但是勉强还是能看清楚的。

    我去叫上林梦,敲了几下门,没人回应。

    说实话,我一直就不放心她身边的奚女,见没有人回应后,我加大了力度敲了几下,终于林梦打了哈欠过来开门了。

    “傻徒弟,这么晚了,我都睡觉了,你还有什么事吗?”

    “我想让你出去陪我走走。”

    “那……”

    “姐姐,我怕黑。”

    听到这句话,我心猛然一沉,我几乎没有犹豫就拉着林梦下楼梯,林梦被我拉的措不及防,匆匆跟着我下了楼梯。

    我把她带到了旅馆外面。

    我喘着粗气。

    就在这时候,奚女也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进入了那间已经住了三年的女孩的房间里……

    我出了门后,旅馆老头也突然从柜台下面冒出一个脑袋出来……

    一股阴森森的气息开始在旅馆里弥漫开来。

    “傻徒弟,你这么急干嘛?奚女一个人在里面会害怕的,不行,我得回去看看他。”

    我一把抓住林梦的手腕说道:“先不要回去,林大师,我跟你说那个叫奚女的女孩真的不对劲。”

    “傻徒弟,你又在胡说什么?”

    我心思不静,忍不住默念了几句聚气法决。

    外面一片漆黑,我死死的拽住了林梦的手腕,即使林梦用力挣脱,我依然没有放手,我对林梦道:“林大师,我真有话和你说。”

    “放手,我要进去。”林梦已经生气了,我知道我可能要挨打了,挨打之后,她还是要进入旅馆。

    不得已,在慌乱间,我亲了林梦的面颊一下。

    我当时感觉整片世界都静下来了,一切的疑惑和问题都被驱散了,脑海里只剩下师父说的那句:“女人的滋味……”

    “啪啪啪!”

    “死色胚,你居然敢亲我。”

    我被狠狠的揍了一顿后,林梦也变的冷静下来了。

    我蹲在地上,抬头看着林梦,嘴里还留有余香一般,我忍不住舔了下嘴唇,我对林梦道:“林大师,我是真的有话和你说。”

    林梦虽然还在气头上,不过已经没有要进去了态势了。

    “色胚,快点说,我林梦怎么就收了你这么一个徒弟。”

    我有些无语,但是为了我们俩的安全,我必须得向林梦说明白,我都恬不知耻的要叫她师父了。

    我对她道:“对于奚女你一定要有戒心啊。”

    林梦看着我道:“多好的一个女孩,你总是说别人。”

    “我先进去了啊!”

    我本想叫住她,可是她的步子太快了。我一个人站在街上发呆。手中捉着那盏点阴灯。

    我抬头望了眼天空,天空是灰色,夜空黯淡无光,我摸着往前走了些步子,点亮了点阴灯,盘坐在街道中央。

    坐在这里比睡在那张床上让我感觉踏实一些。

    我望着点阴灯忽明忽暗的光线,心思也跟着飘摇起来了。

    我叹了一口气,在这间旅馆里,貌似没有人能理解我了,除了那旅馆老头不时的能和我说上几句话。

    其余的人好像都已经变了。

    在这一条长约一百来米的街道上,点阴灯释放着光线,把我照亮,我闭上眼睛默念着聚气法则。

    我心思越加的空灵,感觉到丹田的那一丝丝道气正在增多。

    就在这时候,不知道哪里吹来一阵诡谲的凉风,吹的我心头一冷,我快速的张开眼睛,点阴灯在这时候即将要熄灭。

    我目光停留在上面。

    灭了……我心头一沉。

    可是就在点阴灯灭掉的那一瞬间,我仿佛看见了满街的白骨,我心思泛冷,我急忙的站起来身,我往身前身后看了一眼。

    重新的点亮了点阴灯。

    可是街道已经如常了,没有灿灿的白骨了,应该是虚晃了一眼,幻觉。我擦了下眼睛,感觉丹田的道气充盈了几分。

    我背在背上的木剑没有丝毫的动静。

    我望着旅馆,又埋头看了一眼脚下,然后我走进了旅馆,刚进旅馆,就有一盏煤油灯顶在了我面门上。

    赤红的光线,猛然的让我退了几步,我被吓的心脏都差点跳出来了,煤油灯被移开了,旅馆老头那张泛着青色的脸露了出来。

    “你回来啊!我刚准备叫你呢,旅馆要打烊了。”

    我哦了一声。

    看着这老头,心想,等下再查查你的底子。

    我径直的上了楼梯走进了自己的房间,我没有闭眼,坐到晚上两点的时候,我才从房间里出来。

    这间旅馆是二楼用来住客人的,而一楼也有一间房间,那就是旅馆老头住的地方。

    经过我这几天的观察,我发现旅馆老头每天晚上十二点以前都会趴在柜台上算账,然后十二点到一点旅馆老头就会来巡夜,之后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我在床上坐立不安,保守起见,我两点的时候才从房间里出来。

    出来后,走廊一片黑漆漆的,我手中拿着点阴灯,直接扶着楼梯就往楼下走,我先是在柜台上寻摸了一番,想看看旅馆老头到底在本子记了一些什么。

    可是我失望了,本子根本就不在这里了,这老奸巨猾的老头肯定是随身携带了。我心里度量着,我决定去他房间看看。

    有人说,因为人老了之后,时间不多了,所以他们在晚上一般很难入眠,他们这就是在争取在有意识的情况下活上更长的时间。

    我没有敲门,先是推了下门,门居然又出乎我的意料,没锁。我走了进去,我熄灭了点阴灯。

    因为屋里的那盏煤油灯没灭。

    这间房子和我们的不同,因为里通里,里面还有两间,外面是一间中规中矩的接待客人用的。

    没什么出奇的。

    所以我很快就进入了第二间房子,我一进去,我心就像是被卡住了一般,忘记了跳动。

    一副古朴的棺材映入的眼帘,活人住的地方居然置放着一副棺材。我心想,早就看这老头不对劲了。

    现在总算是逮到了证据了吧。

    我压住呼吸,往里屋走去,三间房子都有门连通着,而且三间房子里都点着煤油灯。

    可惜的是,我现在道行不够,看不出个名堂,如果是我师父在这里,肯定会惊叫出声。

    我绕到最里屋,里面总算是恢复了正常,里面摆着一张床,和一个书柜,老头正在床上睡觉,看样子应该是已经睡着了吧。

    我摸到他的床边,小心翼翼翻动着,忽然我看到他的那本泛黄的本子被压在手下,我心思一动,就伸手去扯。

    先扯了一下没扯动,又扯了一下,旅馆老头在这时候忽然翻了一下身子,本子下子就完全暴露在我的视线里。

    我快速的伸手把本子给拿了回来。

    拿到本子后,我心跳加速并且快速的翻动起来,可是当打开第一页我就傻了,空白,第二页也是空白,一直翻到最后一页都是空白的。

    我忍不住在心里骂这老头奸诈无比。

    看了几眼我兴致缺缺的把本子还给老头,我搜查了这老头房间一遍,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物品之后,感觉内心一下子就被抽空了。

    现在还能让我提起兴趣的就是夹在中间放置的那副棺材了,不过一副棺材能说明什么呢?很多老人在自己五六十岁的时候,就会提前给自己打造一副棺材,以免到时候死的太突然了,寿木准备的不及时。

    要说这老头做的奇怪的地方,就是把死人睡的棺材放在活人住的地方。

    我朝着老头挥了几下拳头,然后就退出去了。

    不对劲,肯定还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我没有发现,我来到旅馆的门厅里兀自念叨着,首先是在旅馆里住了三年的女孩,老头解释说是因为看她可怜才让住的。

    其次是我主动要住半年,这死老头又要收我的钱,然后我每问一个问题,他就让多住五天。

    然后就是小轩这个将死之人或者说明明已死之人被他灌了一副汤药或者说是被他拍了几下脑门,就重新活过来了。

    这老头到底是人是鬼还是妖啊!我百思不得其解,想着想着脑袋都要炸开了,可就在这时候,原本漆黑无比的旅馆里,突然有人拉亮了灯光。

    我目光瞬间就被吸引住了。

    是那个在旅馆住了三年的女孩拉开的,我紧紧地盯着,不多时,门也嘎吱的响了一声,然后被打开了。

    我下意识的就加快了步子朝着她的房间移动。就在这时候我背在背上的木剑忽然颤动了一下。就在我准备抽出木剑的时候。

    突然传来一句:“你先进来,我有话和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