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七章 新来的房客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29本章字数:3141字

    “谁啊!谁敢偷袭龙哥我,是不想活了吗?”

    龙哥回头过来,当看到是我后,他的面部表情先是一僵,随即发生了细微的变化。

    “是你啊……”

    “是我。”

    “没什么事的话,龙哥我很忙,就先走了。”正当我要说话,没想到龙哥一下子就像牛入泥海,消失不见了。

    我追了几步,没追上,也就放弃了。

    真是个奇怪的人,当初那么热心的把我们带到旅馆,怎么现在连和我见面都不愿意。

    要是我知道龙哥是那个要在旅馆里住一辈子时间的人的话,我就不会这么想了。

    我站在街上也不知道要干什么,只是觉得每一人看我的表情都是有点耐人寻味。

    几个小时就这样的过去了。

    林梦和奚女逛街也逛累了,两人买了许多的东西,我好奇的问道:“你们哪里的钱啊?”

    我根本没给他们钱,林梦是不可能有钱的,就在我以为自己又要抓到奚女漏洞的时候。

    林梦却说:“傻徒弟,我卖了几张灵符,没想到这个镇上的人对灵符需要这么大。”

    我差点就忍不住骂林梦败家子了。灵符可是用来驱鬼去邪,而不是用来换钱买这些乱七八糟没用的东西。

    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她俩一股脑的把东西全部塞给我了。

    回到了旅馆,我看见昨晚新来的两个人,正坐在旅馆大厅的一张桌子上啃着干粮。

    当看我们进来的时候,他们斜睨了我们一眼,眼神怪怪的,有些像我当初看奚女时候的眼神。

    两人看了我们一眼后,又迅速的埋头吃着自己的干粮和自己带来的水。

    老头趴在柜台上皱着眉头。

    我和林梦三人上了楼梯,林梦自从到了旅馆后,像是彻底变了一个人了似的,回到了旅馆后就把门关上了,有时候一整天都不出来。

    我站在走廊上发呆,不自觉的步子又朝着那个住了三年女孩的房间移动过去。可是我刚要挨近,却忽然被楼下老头叫了一声。

    “老头,干嘛?”我问道。

    “小兄弟,你先下来,我有话和你说。”

    我正准备下楼梯,忽然有人叫道:“死人了,死人了,又死人了。”

    我本来准备夸下楼梯的脚步,立马朝着声源的方向跑去。

    而坐在楼下的两人也是快速的反应过来,就朝楼上跑去。

    而旅馆老头在这一刻,仿佛是再也淡定不下来,压着力气拍了下柜台,灰尘被惊的掸飞起来了。

    老头从柜台里面绕出来,也加快步子朝着楼上走去。

    我是第一个进入房间的,此时房间里只有三个人,一个是小轩还有一个是他的同伴,另外死的那个人正躺在地上翻白眼。

    我进入房间后,先扫视了几人一眼,小轩淡定的不像话,而另外一个人则慌乱的不行。

    我快速的蹲下,检查了那个人身体,口中吐白沫,嘴唇乌青,面色发紫,呼吸停止,心脏也停止了跳动。

    我把手放在脖子处,血管里的血好像都已经凉透了。

    “死了”我兀自呢喃了一句。

    “真的死了啊!又死人了啊!”另外的一个人已经被吓的语无伦次,惊慌失措了。

    “你胡说,他还没死。”小轩忽然开口道。

    我看着反差超强的两人,心里也是不安,我也不敢断定这人是否真的已经死透了,因为小轩之前被我断定死亡。

    但现在依然活的好好的。

    正当我冥思之间,房间里又跑进来两个人。

    “兄弟,麻烦你让一下,让我们哥俩看看。”

    我扭头狐疑的看了两人一眼。

    两人也像是看出了我眼中藏着的疑惑似的,其中那个瘦子开口道:“兄弟,你就放心,死人活人相信在这个世界没有比我们分的更清楚的了。”

    听到这句话后,我特么的也想说一句,你们见过的死人要是有我多,那还真是奇怪了。不过我此时确实不能下定死决心确定这人百分之百的死亡了。

    我错开了身子,让他们俩靠近。

    只见那个瘦子迅速的从身上摸出一把小刀子,然后快速地抓住那“死人”的手腕,刀子轻巧的一划,他手腕就流出了鲜血。

    当我看到这血后,我先是一惊,随即就冷静下来了,血是黑色的,但不是我之前喝的那种,这种顶多算是“污血”吧。

    瘦子和胖子对视了一眼,正准备下一步行动。

    旅馆老头忽然神不自觉鬼不觉的一把夺过那人的手腕,对他们道:“你们这是想杀人吗?”

    瘦子抓着那把还沾有污血的刀子,冷哼了一声,道:“人都已经死了,还用得着我动手吗?”

    “人死没死,不是你说了话,你说这话要有证据,我是开门做生意,旅馆里死了人可不是小事。”

    “老头,经我们哥们检查过的尸体,死人活人,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这人已经死透了,不可能活过来了,你要还想开门做生意,就老老实实的去警局备个案。”胖子说道。

    “死人还是活人,待我看过才知道,小轩让他们离开。”

    小轩听到老头的话后,居然真的去驱赶胖子和瘦子了,胖子和瘦子也没有争,很快的就退了出去。

    临退出去的时候,还拉了我一把。不过我却没出门。旅馆老头也没有说什么。

    小轩从屋外进来把门给关上了。

    我看着小轩,心想,这人怎么一下子这么听老头的话了,不过旋即一想,老头救了他的命,他这么做也是应该的。

    我回神,看着老头的动作,老头迅速的用绷带把那人的手给缠住了。然后按压了那人的胸口几下,他按压的姿势很怪。

    我不是说按下去的姿势很怪,我是说他的双手叠加的姿势很怪,他一下一下按着,差不多四十九下之后,那个原本已经被断定死亡的人吐出了一口污血,然后居然清醒了过来了。

    我被惊到了。

    老头看着我神情对我道:“他只是有一口气不顺而已,没别的,现在顺畅了,人不就活过来了,以后不要没事有事就喊死人了,我还要靠这店子养老啊。”

    说完后,旅馆老头就出了门。

    而重新醒来的那个人,先是表情有些茫然,随后出声道:“刚才怎么了?”

    “是老板救了你。”小轩回答道。

    “哦,那我去现在去向老板道谢。”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话语里没有夹杂着半点的生气。说完,他就追着旅馆老头去了。

    那一胖一瘦两个人还坐在旅馆楼下吃东西。

    当看到之前已经被下定死亡书的人从楼上走下去的时候,两个人眼里皆浮上了诧异之色。

    两人迅速的对视了一眼。

    “张子文,你怎么看?”胖子出声问道。

    “欣胖子,我这下心里没有底子。”

    叫欣胖子的人接话道:“你不要说没底子,你眉头都快皱成了一个疙瘩了,有什么话直接说就好了。”

    “行尸走肉?”张子文轻轻的从嘴里吐出来。

    “我看也像,不过却好像又不是,他好像还有意识。”

    “那就奇怪,欣胖子,我就说自己不知道吧,你还非要让我说。”

    “这种事情就要弄出个结论出来,不然的话,我们睡觉都不踏实。”

    “嗯,说的有道理。”

    此时我双手扶着走廊的栏杆往下看了一眼,只见旅馆老头这回没有走向柜台,而是径直的朝着自己睡觉房间里走去。

    而那个人也紧随其后。

    两人进去了约莫一刻钟的时间,那个像小轩一样将死或者已死之人从房间走了出来,不过出来后,给我的感觉又变了。

    我能感受到那人的身上释放着一股新生的活力。

    我越加的好奇,楼下的张子文和欣胖子也是满脸的愁苦,索性就卖力的吃起东西来了。

    我站在走廊上,小轩从我身边路过,我叫住了他道:“小轩对吧?你去干嘛?”

    小轩嗯声道:“我去看看我朋友怎么样了?”说完他往楼下走去。

    我心急的问道:“你现在感觉自己怎么样了?”

    “什么怎么样?”

    “就是你的身体状况啊?”

    小轩突然不带好意的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就朝楼下走去。

    我有些无语,他刚才看我的那一眼,我仿佛像是感受到一丝的死气,但是却很微弱,又像是没有。

    我一个人纠结着。

    拍了几下栏杆,忽然听见有人叫我,我低头往下看去,发现是那个胖子叫我。

    “你叫我吗?”我在这间旅馆里呆了快十天的时间了,发现自己都变的神经兮兮了,明明旅馆大厅能看见的人就只有我们三个,我仍是下意识问出了这个看起来很愚蠢的问题。

    “是啊,我是就叫你,要不要下来喝一杯啊!”

    我心想反正自己现在无聊,好不容易旅馆里来了两个愿意主动而且看起来比较正常的人和我交流我也是愿意的。

    我下了楼梯。

    那人从自己口袋里掏出一个杯子,给我倒满了一杯不知道是酒还是水的东西。

    张子文开口就道:“兄弟,不知道怎么称呼?”

    每次听到这个问题,我都要顿了一会,才道:“我姓马,你们可以叫我小马。”

    张子文哦了一声道:“我叫张子文,他是欣胖子,不介意的话,你可以叫我一声文哥,可以叫他胖子。”

    欣胖子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

    不过很快就被张子文打断了道:“废话不多说了,兄弟,你现在看起来有些浑浊啊。”

    “什么意思?”我眉头皱了下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