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七章 诛杀手令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29本章字数:3014字

    龙哥的面目已经变的狰狞起来,一只手掐着欣胖子的脖子,直接把他提起来了脱离了地面,欣胖子的眼珠都差点被掐的掉出来了。

    一张脸憋的通红,嘴里在支支吾吾道:“大哥,我突然不想死了怎么办?”

    “晚了。”

    而我趁龙哥掐着欣胖子,心想,机会来了,就是这时候,我双手快速结令,朝着龙哥猛奔过去。

    “结令,灭妖。”

    我手指快速的变动着,我身体一跃而起,结令,落在了龙哥的天灵盖上。

    刹那间,龙哥失魂,如同被万箭穿心一般发出令人心神绞痛的惨叫声来,很快,他的身子便软到在地,原本用力掐着欣胖子的手也落了下来。

    欣胖子落到地上,大口大口的踹着粗气,这种死里逃生的喜悦,令欣胖子忍不住冲上前揍了龙哥几拳。

    而我落地,单膝跪地,一只手撑着地面,开始咳血,我此刻重新变的虚弱起来,身体的道气被全部牵引而出,丹田里变的空荡荡的。

    只是我不知道其实我丹田里还蜷缩着一丝妖气正在壮大。

    我大口的呼吸着。鲜血也呈线条一般的垂落着。

    我很快的盘坐下来,开始默念着聚气法则,调节气息。

    冤魂从龙哥的身体里飞出来,纷纷的朝着旅馆门外窜去。

    欣胖子揍了龙哥几拳之后,就朝着我走来,出声问我道:“小马,你还好吗?”

    “奶奶的,小马,你刚才那招太帅了,直接就把那小子给收拾了。”

    我虽然还能听见欣胖子的声音,但是我已经没有力气回答他了。

    此时我的心情很复杂,诛杀手令用出去后,一时半会想恢复也不是那么容易,而旅馆老头还没出现。

    不知道这老家伙是不是躲在某个角落,等着上演一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戏码。

    我静心凝神,开始聚气。

    可就是在这时候,张子文发出了一声叫声:“奶奶的,我撑不住了,小马,胖爷你们快点来给我打个辅助啊!”

    此刻张子文四处奔逃,但是一直没朝着我所在的方向奔来。

    欣胖子看了一眼张子文,突然笑着道:“张子文,胖爷等下要和小马对付那老头,要保存实力,这种小角色对于你文哥还不是小事一桩。”

    张子文此时是有苦难言,本来以为只是收拾几个没有魂魄的行尸走肉而已,收拾起来很简单,可是等过招之后,他才知道,这几个人已经发生了异变。

    罗网被撕裂了,这让张子文受到了重创。

    而且这几个人的身上的死气愈发的浓厚,明显是经过了一番“人为”的操纵。

    张子文和他们过招还发现,这些人身上似乎还多了几率魂,但是却没有魄。实在邪门的很,这让他在这几个人手下吃了很大的亏。

    但是先前看到我和欣胖子在对付龙哥,所以没招呼我们,此时见我们收拾完龙哥,本来就撑不住的张子文终于求救了。

    欣胖子嬉笑的看着,完全没有要上前帮忙的意思。

    张子文怒了骂欣胖子道:“死胖子,你真不讲义气,还记得我们在地下那次……”

    欣胖子见到张子文说到在地下那次,终于急了道:“奶奶的,不是说好的那件事情不对任何人说吗?”

    “那你快过来帮我,不然的话,说不定我等下就说漏嘴了。”

    欣胖子没好脸色,因为那个地方很隐秘,这是他手中的这把铲子挖到的最邪门的东西。

    “说出来,对你有什么好处啊!”

    欣胖子虽然有些不情愿,但还是扛着铲子朝着张子文走了过去。

    欣胖子冲过去之后,可没留手,出手就是下死手,一顿猛砸。

    此刻,我盘坐着在地上调理着气息,但是我心里却开始不安起来,因为那股至寒的阴气流动的速度在加快,在往外充盈着。

    我心里有些乱,心想,这不可能啊,我用血气压棺,而且棺材下还点着“点阴灯”。为什么至寒的阴气还流淌这么快。

    我心思不稳,恰在这时候龙哥又开口道:“混小子,你的血气压不住死者的魂魄了,你所做的一切都白费了。”

    龙哥此时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

    但是他说的这句话还是影响了我的心智,我额头开始冒虚汗。

    心绪紊乱。

    下一秒,我就睁开了眼睛。

    我艰难的站起身来,身体显的有些孱弱单薄。

    我转身看向那口棺材,入目的是点阴灯已经熄灭,顿时我的心都凉了一截了。我朝着棺材移动。

    可就是在这时候,龙哥强提一口气喊道:“老头,你到底去哪了,你再不出现,我们可就要功亏一篑了。”

    “闭嘴。”我朝着龙哥吼道。

    我顾不得那么多了,点阴灯必须续上。

    我三步并两步的走了过去,快速的蹲下身子,点亮了点阴灯。

    “血气好像也不足了。”我兀自呢喃的了一句。

    我心里惊疑不定,怎么可能会出现这样的状况,龙哥的法事已经中断了,而且我又把血碗放到棺材盖上,加上棺材底下置放点阴灯,按理来说不该出现这样的状况啊!

    我内心惴惴不安。

    用手盖住血碗,香已经灭了。

    可就在这时候,棺材突然毫无预兆的抖动了一下。我当下不再犹豫,再次割破手指开始放血。

    偏在这会,龙哥忽然发狂的笑起来了道:“看来我的担心是多余了,那死老头这么精明,怎么会放任你们破坏法事。”

    我沉默着没有说话,龙哥说的没错,那老头这么精明,怎么可能就让我们这么轻松就把法事给破坏了。

    放完血之后,我的面色变的更加苍白起来。

    我的身体已经摇摇欲坠了。

    但是我知道我现在不能倒,更大的危险还在后头。

    我细细思量着,然后掐指一算,登时,我又喷出一口血了,荧惑守心,星象开始移位,天降灾难开始了。

    点阴灯再次熄灭。

    我身体有点吃不住了,只能靠一只手扶着棺身,勉强支撑下来。

    可屋漏偏逢连夜雨,小轩忽然朝着我奔来,我心头一紧,眼看着他就要到了近前,我心想完了,我此时哪里还有半点余力去应付小轩。

    小轩朝着我的身体扑来,张嘴就朝着我的脖子处咬去。

    我下意识的就侧过脑袋,小轩咬空了。

    我忍不住叫了一声:“胖爷救我。”

    我的声音很弱,也不知道欣胖子听见了没有,只能赌一把了,是死是活,就看命了。

    小轩一口咬空,很快第二口就上来了。

    这一次,我是想避也避不了。

    小轩双手掐着我的脖子朝着我咬来,要是脖子被他咬开了,估摸是活不成了。

    我闭上眼睛,我可不想看着自己是怎么死的。

    一秒,两秒,三秒……

    突然,我脸上一股凉意袭来。

    我迅猛的张开眼睛,只看见小轩的脑袋已经被打爆了,鲜血伴着脑浆一起流出来了,我的脸上也沾染上了。

    欣胖子一把推开小轩的尸体,对我道:“小马,放心有胖爷在,你死不了的。”

    此时欣胖子身上也染血了,看来他自己也伤的不轻。

    “谢了”我心情一松对欣胖子道。

    欣胖子当即佯装怒了道:“什么谢不谢的,小马,以后咱们就是兄弟了,你要是谢我就是看不起我。”

    我嗯了声,也不在扭捏。

    欣胖子搀扶了我一把。

    这会,张子文已经躺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了,他嘴里道:“终于结束了,终于把这群王八羔子给收拾掉了。”

    我却忍不住提醒他道:“不要高兴的太早,这口棺材生出了异状。”

    “不管了,要死也等下死,老子先要躺着舒服一下。”

    “胖爷,你先把棺材底下灯给点着。”

    欣胖子听到我的话后,立马行动起来了,不过不出一分钟,欣胖子突然喊道:“糟了!这是怎么回事,这灯怎么点不燃啊!点燃一下子又熄灭了。”

    听到欣胖子的话后,我心头一冷。

    看了眼压在棺盖上的血碗,只见碗底的鲜血正在涌动着,香也灭了,血气在蒸发着。

    至寒的阴气往外泄流的情况越来越不正常了。

    “胖爷,血气恐怕压不住这口棺材了,而点阴灯也灭了,那老头可能就快出现了。”

    欣胖子这时候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了。

    出声问我道:“小马,那现在怎么办?”

    我往下吞了口唾沫,呼吸紊乱,我对欣胖子道:“至寒的阴气充盈在外,星象移位,给至寒的阴气泄流提供了有利的环境,而这口棺材……”说到这我顿住了。

    欣胖子急忙地问道:“小马,这口棺材怎么了?”

    我眉眼跳动着,手放在这口棺材,感觉很不对劲。

    我讷讷的说道:“恐怕这口棺材也有问题。”但是我不敢确定,我摸出自己的一把刀子一刀插进棺材里。

    顿时,我和欣胖子都惊呆了。

    张子文也发现了这边的异常,就像是见鬼了一样,麻溜的就爬了起来,朝着我们走来,他的脸色就像是吃了死孩子一般难看。

    他声音颤抖着道:“怎么……会……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