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章 旅馆老头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30本章字数:3085字

    我看着棺材里的老头被弥漫而出的至寒的阴气所包裹着就来气,真想拿一把刀子在这老头心窝子上戳一刀。

    这老头的手段可谓是阴险至极,人血裹棺,加上棺守阴位。

    前有龙哥做法事,后有我血碗镇魂。

    着了这么大的当,我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欣胖子道:“咦!这老头是不是要死了,要不要给他来一铲子。”欣胖子是个行动派,说来就来,一铲子猛砸下去,没砸到老头,自己却被反弹的倒退了好几步。

    欣胖子怒冲上前来准备再下手,却被张子文给拦住了:“胖爷,没用的,这老头现在被一股很强的气息包裹住了,凭你是砸不开的。”

    至寒的阴气在棺内汹涌着。

    欣胖子道:“这死老头是什么时候爬进棺材内的?”

    “可能从这个属阴命之人死的那天起,这老头就在棺材内了。”我语气已经变的有些平缓了,事到如今,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养魂要完成了吗?”张子文问道。

    正当我要回答张子文的时候,忽然棺材内旅馆老头动弹了一下,身子稍稍的和死者的身子错开了。

    这时候我看见了,他的魂魄正处于“离体”的状态,附在死者的身上。

    “这死老头。”

    “喂,你过来干嘛?是不是想找打?”欣胖子忽然说道。

    我和张子文齐刷刷的转头看去,发现龙哥颤颤巍巍的站起来,他此时精神萎靡不振,嘴里依旧呢喃着:“我不信,你们肯定是骗我的,我要自己过去看一眼。”

    “就算骗你又怎么样,我不揍你已经算是你走运了,小马,这回你千万不要拦我。”说着欣胖子准备上前。

    龙哥这次却没有后退。

    看着龙哥这副模样,我对欣胖子道:“胖爷,就让他死心吧。”

    “混小子,少要诓我。”龙哥已经要到了近前。当来到棺材边的时候,他也被至寒的阴气压的面色像是一张白纸一般。

    当他看到棺材内的旅馆老头时,苍白如纸的面色居然涌上了一丝血红色,然后嘴角抽搐了一下。

    忽然冷笑起来,只是这笑声有点瘆人。

    “没想到,这老头果然骗我,真的骗我了。”

    “骗我……”

    “骗我,我就让你死。”龙哥音量陡然增大,然后整个身子朝着棺材里扑去,想要接近旅馆老头,可是最后却被反弹倒飞出去好几米。

    龙哥摔倒在地上,口吐鲜血。

    他的模样此时很凄惨,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了。

    “别白费力气了,现在至寒的阴气已经到了饱和的程度,老头养魂是铁定成功了。”

    “我呸。”龙哥吐出了一口血渣滓。继而道:“这死老头子,扣住老子一辈子的命数,现在临了了还摆老子一道。”

    “什么意思?”我忍不住问道。

    “这老头属于‘妖道’,而我却不属妖道,我顶多算个半妖,那年我误进这间旅馆,这么一待就待了二十年,这老头诱使我成了半妖,这些年没和他少干黑心事,直到你小子来了,我就一直好奇,这老头对所有人都下手,就是偏偏不对你下手。你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历?”

    张子文和欣胖子听到这也忍不住多看了我一眼。

    我摇摇头,表示也不知道这其中的原因。

    “这个属阴命之人,我等了二十年才出现,他出现了,我才能变成一个真正的妖,做一个半妖不仅寿命得不到延长,而已一旦少了魂魄的温养,我将死的更快。”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你以为我想啊,我也是身不由己。”

    “这一切,都怪死老头。”龙哥的语气又变的阴狠起来。

    我没有再接龙哥的话,因为说再多也是于事无补了,当务之急,是怎么驱散这至寒的阴气,让这老头养魂中断。

    我面目严肃想着办法。

    张子文和欣胖子面色也有些不好看。

    “混小子”

    我张眼朝龙哥看去。

    “这老小子不仁,那就休怪我不义了,你先前不是用血碗压在棺盖上,逼的至寒的阴气往棺材里回流了吗!那么你的血肯定能破开这股阴气,不信你试试。”

    听龙哥说完这话后,我像是瞬间恍然大悟一般,是的既然我的血气能镇魂,那么是不是能破这股阴气呢?

    我当下不再犹豫。

    我用刀子在手掌的侧面划开了一道的小口子,鲜血顿时就涌了出来,我快速的伸手置放在棺身上方。

    鲜血滴落在那团充盈的至寒阴气上,可是当鲜血落到了至寒阴气上之后,入目的一幕,却忍不住让我心惊肉跳起来。

    因为当鲜血滑落到了至寒的阴气之上的时候,我的血居然变成了黑色,而且黑的晶莹剔透,我忍不住迅速的收回目光看着从自己手掌里流出来的鲜血,不对,这明明是红血啊。

    怎么落到了至寒阴气上面就变成了黑色了。

    张子文也发现了这一幕,看了我一眼,但是当看到我流出来血是红色,那一抹疑虑便消失了。

    我心思不定。

    “咦!真的开了。”欣胖子是时候出声。

    我的鲜血滴落到了至寒的阴气上之后,阴气被削弱,鲜血慢慢地破开了充盈的阴气,落到了老头的身上。

    紧接着一阵黑烟燃起。

    老头虽然闭着烟,但是此时身体还是下意识蠕动了一下。

    “小马,继续有效果。”欣胖子提醒我道。

    鲜血继续滴落,阵阵黑烟冒出来,我分明的看见从旅馆老头身上离体而出的魂此时已经不安的抖动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时候,我脑海里忽然响起一个声音:不对劲,你的血怎么变成了黑色的。

    难道我和师父……

    师父当初说了自己想要续命,成为黑血之人是必走之路。

    而我现在……

    “小马,专心点,你的血滴空了。”张子文忍不住提醒我。

    我摇晃了下脑袋,尽量让自己清醒一些。

    此时那团充盈的阴气已经朝外扩散,越加薄弱。

    “可以动手了?”张子文用不确定的语气道。

    “肯定可以了,胖爷先试一下。”

    “先别,先检查一下这老头在棺材里还布了别的什么道没有,这死老头太精明了,别待会又上当了。”

    “对对,小马你说的在理。”欣胖子心有余悸的道。

    我小心仔细的打量着这口棺材,棺材内,死者在下,老头在上,两道透明的魂正附在死者的身上。

    而棺材的内壁,四周都是血红色的,看的出来,这口棺材被人血养了很久了。

    “应该没什么问题。”张子文忽然说道。

    我嗯声,因为我好像也没有看出什么不妥。

    “那就动手吧,直接击碎老头的天灵盖。”我说道。

    “没用的,老头的命脉不在天灵盖,而是……”

    “而是什么?你说啊!”欣胖子催促道。

    不过龙哥再无回应。

    “死了。”

    “什么死了。”

    “龙哥死了。”

    简短的对话,就交代了一条生命。

    登时欣胖子和我们俩都沉默了一会。最后是张子文打破了僵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这老头的命脉可能真的不是天灵盖。”

    我嗯声道:“那我们直接断魂吧,让他和自己的魂失去了联系。”

    “怎么做?”

    “先把老头的身体给弄出来。”

    可是就在我这句话话落后,老头的眉头突然颤动了一下,我忽然像是感觉一股莫大的危险的气息扑面而来。

    张子文和欣胖子准备动手。

    却被我立即喊住了。

    我从地上把血碗给拿起来,直接放在了死者的头部之上。

    “这老头恐怕要苏醒了。”我目光如炬的看着老头。妖气夹着至寒的阴气开始扩散而出。

    “你们闻到了没?”

    张子文点了下头,他手中的罗盘上的指针,已经不安的跳动起来。

    老头身上妖气越来越盛。

    “要不然还是跑路吧?”欣胖子这时候内心的那份不安也越来越强烈了。

    我不再说话了,而是开始往血碗里放血,放血放的头都有点晕眩了,我猛烈的摇晃了一下脑袋,然后快速的从地上捡起纸钱和香。烧毁在碗里,香也是直接焚毁。

    “聚气。”我开始念念叨着聚气法则,聚气法则一共千字。

    此时我念的部分正是要将这些至寒的阴气引至己身,利用血气镇住死者的魂,也是镇住旅馆老头的魂。

    我嘴唇张合,最后速度越来越快,慢慢地这些至寒的阴气透过我身体里的万千的毛孔,开始涌入的我体内。

    我当即入赘冰窖,浑身发凉,额头冒出了虚汗。身体忍不住轻微的摇晃着。

    引至寒的阴气入体,可能会对我造成伤害,因为这种至寒的阴气之前抗拒过我,但是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

    利用血碗镇魂,尽量切断老头和自己的魂之间的联系。

    “不对劲啊!”张子文突然喊道。

    我面色苍白的朝他看了一眼。

    “如果这老头是妖的话,怎么可能会有魂。”

    我这时候没有多余精力回答他。但是我知道这老头其实不是妖,而是人,只是修习了妖邪之法而已。

    至寒的阴气加聚己身,我嘴唇已经变成乌青色。随着时间的流淌,我的身体终于到了临界的边缘,我吐出一口血渣滓。

    身体歪倒在地,像是一个将死之人一般,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