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二章 垂死挣扎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30本章字数:3063字

    “符镇”二字落地后,原本被我握在手中的茅山符咒,突然从我手中飞离,迅速的附在了旅馆老头的背上。

    茅山符咒平平无奇,毫无光华。

    可是就是在这时候,眼看着我那一缕魂魄就要被拽的脱离我的身体了,可是忽然瞬间归位了。

    旅馆老头被符咒压的直接弯下了腰。掐着我的手像是痉挛了一般,急剧的往里收缩。而我摔倒在地上,魂魄瞬间归位的冲击,让我整个人像是懵了一般。

    揪心的痛的在一点一点的消失。

    “发生了什么?”

    “不知道,不过那老头好像不行了。”

    “好像是个机会,上不上。”

    “当然上啊,这回看不弄死他。”

    说完,张子文和欣胖子互相着搀扶起来了。

    而旅馆老头痉挛的手根本就不受控制,他用另一手按压着,嘴里呢喃着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他身上开始散发着妖气。

    张子文和欣胖子站起来后,虽然受伤了,不过两人仍是顽强的朝着旅馆老头走来。

    张子文面露狐疑之色道:“这老头如果不是妖,为什么身上会散发这么强烈的妖气,不是妖到底会是什么?”

    “这还用说,不是妖还有妖气,那不是妖人就是人妖了。”欣胖子接话道。

    欣胖子右手捉着洛阳铲,说道:“张子文,我先上了,你待会可不要装怂啊。”

    “胖爷,我张子文是那种人吗?”

    欣胖子不再多废话,扛着洛阳铲就冲上去了,洛阳铲散发着淡淡乌金色的光芒,这把洛阳铲可是有点来历的。

    这是欣胖子在地底下挖墓之时,一位三国时期的同行留下的,当时得到这把铲子上,铲子的内里可是写着,第一代摸金校尉所持几个大字。

    欣胖子强提一口气,冲将上去,直接从朝着老头的脑袋砸去。

    可能是由于老头此时受到了符咒的压迫,如今再加上欣胖子这一铲子,终于老头忍不住吐出了一口老血。

    “死老头,让你算计我们。”欣胖子第二铲子又拍了下去,乌金的光芒直接砸的旅馆老头的头皮都破开了。

    张子文这时候捡起了自己的罗盘。罗盘被张子文操控在手中,指针在慢慢地跳动着,张子文双目紧闭着。

    罗盘慢慢的转动,一张金色的网再次被他罗结而出,不过这次速度却很慢。

    “束缚,诛妖。”张子文突然双目一睁,一声大喊。

    “胖爷,快点让开。”

    一张比之前更加金灿灿的罗网朝着旅馆老头笼罩而去,于此同时张子文浑身的力气像是被抽空了,腿脚一软,直觉昏厥过去了。

    罗网落下,旅馆老头被困在里面,逐渐的发出了痛苦的叫声。

    “你们都得死。”

    “是吗?信不信我现在就砸死你。”欣胖子站在罗网外说道。

    这会,妖气弥漫的更强盛了。

    而此时的我已经逐步清醒过来了,我望着欣胖子的背影,虚弱了喊了一声:“胖爷。”

    欣胖子当即转身,几步朝我走来,把我给扶起来道:“小马,你还行吗?”

    “我无大碍,这老头命脉可能就是在后背的位置。”

    我对欣胖子道。

    “是吗?难怪我砸了他的脑袋好几下,他都没事。”

    “那我现在就过去戳破他的后背,看看的他骨头有多硬。”

    此时,我们俩都很弱,虽然符咒暂时镇住了老头,我魂魄也归位了,但是我仍然感觉这老头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此时被我引入身体里至寒的阴气已经削弱了一些。

    我抽出自己的那把刀子,对欣胖子道:“让我来吧!”

    “小马,要不然还是交给胖爷我来吧。”

    遇妖邪必除灭,这乃是本门派掌门的责任,虽然我不知道我们这个门派叫什么,但是既然是规矩,那就我得履行规矩。

    “胖爷,我行的。”

    欣胖子也不勉强了,说了句:“那你先来,我后来。”

    张子文罗结而出的罗网束缚的越来越紧了,旅馆老头费力的挣扎着,逐渐地罗网出现了一道很小的裂纹。

    我知道不能再等了。

    我咬牙加快了步子。

    手持刀子从罗网外面插进旅馆老头的背部,刹那间,旅馆老头发惨痛的叫声。

    “对了。”我嘴里呢喃了一声。

    因为我感受到了老头之前的沾染的至寒的阴气逐步的从身体里消散。

    我心想,这回这老头总耍不了什么花样了吧。

    鲜血顺着的刀口流出来,我却没有半点悲悯之心,这老头干了这么多丧尽天良的事情,也算是罪有应得了。

    可是就在这时候,突然出现了变故,罗网被撕裂了,金色的光芒正在快速的消失。

    老头居然缓缓的直起腰了。

    见状,欣胖子赶忙地上前拉住我就往后退。

    “这老头又要活了啊”

    我稳住身形,罗网已经彻底消逝了,飘散在空中了。

    老头转身面向我们,他的一张脸已经衰老的不成样子,面目阴沉着。我的刀子还插在他的背上没有取下来。

    我和欣胖子面面相觑,各自的眼里尽是担忧。

    “拼了吧,小马。”

    我嗯了声。

    老头忽然发出一声怪笑声道:“你们想杀死我,那我就让你们先死。”老头笑声愈加的张狂。

    忽然他伸出一只手,把刀子从背上拔了下来,鲜血沾染着刀子上,他舔了一下刀口道:“这味道,还真熟悉啊。”

    我特么的想说,你老小子喝的是自己的血,还说这种话,真是变态。

    “变态啊,这妖人真变态,不对是这人妖真变态啊。”欣胖子开口道。

    我也接了一句:“真是变态啊。”

    旅馆老头继续动手,想把附在他背后的符咒给撕掉,在撕的过程中,老头痛的一张脸都扭曲起来了。

    “不能让他撕下来。”

    我再次朝前走去,强撑一口气想结令,可是却没有成功。

    欣胖子也紧跟着我。

    不过我们俩现在都是一副摇摇欲坠的模样,只能拼着最后一口气,阻止这老头。

    幸好这老头养魂被我们破坏了,不然的话,现在我们可能都已经死了。

    可是还没等我靠近,一阵强烈的妖气就冲的我往后倒退。

    “不好了,符咒被撕开了。”

    符咒被老头拿在手中,手直接被烧的燃起了青烟,妖气被符咒压的死死的。

    “跟我斗,你们还嫩着,就凭这一张破符咒,就想弄死我,痴人做梦。”

    符咒被他丢在地上。

    他浑身都在冒青烟,这是强制撕开茅山符咒带来的后果。

    “我没死成,那就该你们死了。”老头发出丧心病狂的声音。

    “奶奶的,这回真的有危险了啊!”

    “小马,你说我们是不是真的要死了啊”欣胖子开始唠叨起来。

    “死不死的还不一定,我蹲下身子把木剑给捡了起来。”

    老头看着我捡起木剑,忽然骂道我:“臭道士,还想垂死挣扎吗?”

    先前的那个女妖说我是道士,现在这老头又忽然说我是道士,我真的想说一句我不是道士。

    可是我现在却没有这心情。

    生死关头了,是死是活,就看这把木剑了。

    此时我身体内外充盈的至寒的阴气虽然薄弱了些,但还是很多,我抱着仅剩的希望,希望这把木剑能把这些至寒的阴气引去,一剑斩灭了这老头。

    我嘴唇开始快速的闭合着,默念着聚气法则。

    忽然我感觉一丝气息从我丹田内涌了出去。

    瞬间我像是恢复了些力气,我不再犹豫,抓住时机,一剑朝着老头挥去。

    “斩妖。”

    我一跃而起,木剑挥落。

    可是我不知道随着木剑挥落我身上缭绕的至寒的阴气没有散去半分,而体内的道气早就荡然无存,那么剩下只能是……

    旅馆老头本来也是抱着鱼死网破的心思。

    看见木剑挥落,老头没有任何的犹豫就迎了上来。

    “垂死挣扎而已。”

    不过下一秒,老头的面色就变了,看向我眼神就像看见鬼了一样。嘴里呢喃道:“居然是妖气。”

    只不过我没有听见而已。

    老头被我斩的往后倒退了几步,而我却是往身后弹飞出去。

    这回,我是彻底起不来了。

    老头也再次喷出一口鲜血来。忽然,老头开始冷笑起来道:“真是一个笑话啊。”

    欣胖子可没时间听他说笑话,见我摔倒在地后,他这个打辅助的肯定立马接上,扛着铲子砸了上去。

    老头一挥手,妖气形成一道屏障,不过却很薄弱的,但是依然阻拦了欣胖子的脚步。

    老头不断的咳嗽着,现在看来也伤的不轻。

    欣胖子凭借着顽强的毅力继续前进着。

    现在的情况,正如张子文所说的那般,最后,只剩下我和欣胖子对付这老头了。

    欣胖子这一时半会也靠近不了,老头开始盘坐在地。

    我趴在地上,看着老头。

    忽然……

    “不好了,这老头又在招魂了。”

    我看过老头那个破烂的旧本子,知道上面死了多少人,如果这些年老头把魂魄都给收起来,估摸着待会招魂过来,那我们就连一丝生还的机会都没有了。

    欣胖子一张脸被妖气挤的通红,但是还只是前进了三步。

    “我很难过啊。”

    这时候,比之前龙哥招魂形成的更强的诡谲的阴寒的风已经起了,正呼呼的往旅馆里猛灌。